手机上阅读

和七百零二章 殿内的换魂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宫殿内的法术禁锢极为强大,慕行秋勉强能够施展出第四层幻术,但是这已经够了,他现在掌握着丰富的幻术技巧,没法夺取记忆,却足够用来探测殿内君臣的细微情绪。

    幻术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高高在上的火树王,他的情绪很复杂,最占优势的是惊讶与愤怒,他显然没料到来者如此不懂礼貌,可王者的尊严令他极好地掩饰住了心底的情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应对眼下的情形,他就干脆不开口,用沉默施加高压——这一招通常很好用,止步邦的臣民和那些无力施法的闯入者在这种情况都会跪下求饶。

    对慕行秋来说,沉默只是沉默,别无深意,要说证明了什么,那就是火树并未遭到换魂。

    他的目光开始转向两边的大臣和他们的助手。

    火树王大惊失色,他根本没有察觉到曾有幻术加身,只看到一名粗鲁蛮横的道士公然蔑视自己的权威,当着他的面东张西望,口口声声要除掉什么“奸臣”。

    火树王不愿自贬身份与一名陌生的外来者争吵,他所做的只是让自己的呼吸稍微粗重一点,像是一头正在休息的雄狮在发出第一声警告,表示自己不愿受到干扰但也绝不允许其它动物在此耀武扬威。

    大臣们立刻心领神会,尤》其是南镜大臣,他掌管南墙的无瑕冰镜与南方事务,要对来者的行为负责,“卫兵!卫兵!带走这个人,把他送进火狱,止步邦不接受……”

    数名卫兵从殿外冲进来,大步走向慕行秋,其中就包括那名军官,脸上微显惊讶,不明白这位带来丰厚礼物的道士。怎么会得罪火树王。

    慕行秋微微躬身,却没有停止施法,“非常抱歉,我知道我的行为非常不合时宜,但是必须抓紧时间,有一些符箓师混进了止步邦……”

    “胡说,符箓师们已经延期两个月没来了,之前的符箓师有来有去,每次都经过清点。”南镜大臣挥手示意卫兵们立刻动手,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失去火树王的信任。

    卫兵们冲到慕行秋身边。不忘向火树王行礼,然后才伸手去抓大胆的客人。

    慕行秋停住了,张开双臂,任凭卫兵们架住自己的胳膊,站在原处一动不动。他用幻术扫遍了殿内所有目标,十分确任自己正在盯着的对象就是换魂者。

    符箓师的换魂比较复杂,远远比不上异史君的来去自如,要花很长时间适应新身体,但也有一个长处。那就是身魂之间的融合最后会非常完美,在这一点上很难找出破绽,慕行秋查看的是那些情绪与身份极不相符的人。

    慕行秋并不意外,换魂者进入了一名年轻官吏的体内。此人大概二十三四岁,是一名大臣身边的助手,这是一个低微的职位,但是能留在火树王身边即意味着前途光明。换魂者不急于马上夺权。他们愿意慢慢经营。

    一名换魂者死在了舍身国,根据他的记忆,还有六名换魂者躲在止步邦。至于他们在这个偏远小邦有何阴谋,记忆中没有详细内容。

    卫兵们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客人却跟外面的雕像一样纹丝不动,他们的脸都红了,不敢指出异常,也不敢向外面的卫兵们求助。

    火树王上身倾斜,疑惑地在大臣们脸上扫来扫去,对他们发出无声的责问。

    南镜大臣年纪不小,在寒冷的宫殿中待久了,一条腿有些风湿,这时却一个箭步冲过来,用手里的毛笔狠狠戳向慕行秋的胸口,“道士休得狂妄!”

    慕行秋感到胸口一痛,低头看了一眼,看出毛笔的材料与墨汁都很特别,附着一些法力,腐蚀了皮甲,对他造成了一点伤害。

    慕行秋双臂一震,数名卫兵身不由己地后退,南镜大臣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仍然握着毛笔,一脸茫然。

    慕行秋走向那名年轻的小吏,其他人纷纷让开,又不敢躲得太远,全都挡在火树王面前,手里拿着笔砚等物,军官得到暗示,仓皇跑向殿外去叫更多帮手。

    “秦昆死了。”慕行秋说。

    小吏站在原处没动,也没说话,像是吓呆了,目光中却显示出与年纪不符的成熟与阴冷,正是这一点让他漏了馅,作为一名在圣符皇朝掌权已久的换魂者,他的锋芒是一名止步邦小吏掩饰不住的。

    慕行秋查看了所有人,只找到这一个换魂者,还有五个不知下落,可是只要离开宫殿,到法术禁锢弱一点的地方,他就能夺取记忆,查明一切真相。

    “高伏威也死了。”慕行秋继续道。

    数十名卫兵从南偏门一拥而入,亮出了兵器,都是用黑木制造的刀枪,迅速将客人包围,只等一声令下。

    小吏仍不开口,他在负隅顽抗。

    慕行秋转身,目光越过众卫兵,对九尺高台上的火树王说:“符箓师来了又走,可是有时候走的只是躯体,请陛下仔细回想一下,最近一两次来止步邦的符箓师是否有人蹊跷得病,走的时候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火树王微微眯起眼睛,没有他的命令或暗示,卫兵们围而不攻。

    南镜大臣哆哆嗦嗦地开口了,“当然有符箓师生病,经常有,在这里他们不能使用符箓,很容易水土不服。”

    “我说的病很奇特,你一定会注意到,得此病者不痛不痒、不热不冷,只是一直昏昏沉沉,最关键的是说不出话。”

    慕行秋再次盯瞧小吏,换魂者可以直接杀魂夺身,但是更稳妥的做法是与之互换身体,符箓师在新身体里能够逐渐适应,被换魂者却会逐渐萎缩而死亡,这样一来,整个换魂过程更加不着痕迹。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人很凑巧地也在同一时间生病,不那么严重,只是动作比较迟缓,性格也有一些变化,可能是非常明显的变化。”

    南镜大臣哑口无言,因为慕行秋说对了,而那名小吏正是他的助手。

    小吏仍不开口,只是目光凶狠地盯着道士,显露出深切至极的仇恨,慕行秋此时还没办法夺取记忆,但是他明白了,这就是曾经在皇京附身在辛幼陶体内的换魂者。

    慕行秋不需要更多证据了,他要将小吏拎出宫殿,得到全部记忆之后再向止步邦君臣做解释。

    就在这时,高台上的火树王开口,“你刚才说有一些符箓师混进了止步邦,是几个?”

    大臣们都吃了一惊,因为陛下的声音居然不是特别恼怒,卫兵垂下手里的兵器,预感到事情会有变化。

    “应该是六个。”慕行秋又一次转向火树王,“他们能够与其他人互换魂魄,从而占据新身体,用这种方法延长生命,并夺取权势。”

    “一名小吏能有多大权势?”火树王问。

    “他们看重的是未来,这名小吏以后会平步青云,如果允许我再猜一次的话,自从那次重病之后,他的办事能力变强不少吧?”

    众多目光都看向了南镜大臣,那是他的助手,他最了解情况。

    南镜大臣刚被人扶起来不久,身子还在摇晃,尽量用含糊的语言说:“有时候人就是会突然开窍……”

    对于怀有疑问的人来说,这样的回答就够了,火树王问:“符箓师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一直以来止步邦与龙宾会合作无间,从无怨隙。”

    “这正是我要查清的真相之一。”慕行秋心里其实有一些猜测,换魂者追逐的永远都是权力,在他们看来,止步邦肯定就是未来的权力之源,可其中的具体原因他还没想出来。

    小吏终于开口了,一直以来他都以假声说话,突然改用真声,让认识他的殿内众臣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南镜大臣,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

    “我们已经离开皇京和龙宾会,为什么你非要追到这里赶尽杀绝?”

    猛虎符师高伏威的最终任务就是夺取慕行秋的身体,换魂者对此却只字不提。

    “不是我赶尽杀绝,是你们总围着权力打转,大厦将倾,这个世界的敌人已经足够强大,我不想让你们再弄断一根柱石。”

    小吏冷笑一声,“你只是一名普通的小道士,自以为聪明,竟然想要力挽狂澜,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我们的所作所为是让柱石更加稳固。”

    “真的吗?”慕行秋逼近小吏,只要走出宫殿拿到记忆,一切自然明了。

    小吏突然扯开衣服,露出苍白瘦削的胸膛,上面写着极复杂的符箓图案,“有得必有失,牺牲总是必要的。”

    除了慕行秋,没人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君臣与卫兵们还在发愣,慕行秋已经将幻术施展了到极致,想要阻止换魂者的举动。

    可小吏还是爆炸了,换魂者掌握着龙宾会最高深的法术,有一些甚至能够突破止步邦的法术禁锢,也能挡住幻术的干扰。

    这是一次威力强大的爆炸,小吏瞬间血肉横飞,余波扩散,势头不减,似乎要将整个宫殿都毁掉。

    慕行秋立刻改变幻术,造出一个透明幻境,将爆炸束缚其中。

    爆炸没有消失,而是在透明的圆球之内来回激荡,血肉飞来飞去,寻找突破口。

    大殿内鸦雀无声,片刻之后,火树王突然起身,离开那张存在了十几万年的王座。

    “你说的那些符箓师,基中一个很可能就躲在魔奴中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129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