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一章 来者止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一进入止步邦就退去形体,跳进茫茫海水之中,先是变成一条鱼,到岸之后又化为一只乌鸦,他早就知道无瑕冰镜的存在,能够轻易躲过监视。¢£

    慕行秋穿越海浪之后,只听到海水中传来的一段留言:别泄露我的行踪,我在远荒半岛等你。

    止步邦位于大陆最西边的一段海岸上,再往西二三十里,隔海相望的就是远荒半岛——它本来与大陆相连,很早以前通道被法术毁掉,半岛成为纯粹的岛,名字却没有改变。

    慕行秋飞在空中,看到了那片燃烧了十几万年的远荒祖火。

    岛很大,几乎跟对面的止步邦面积相等,火焰覆盖了十之七八,势头却不是特别猛烈,看上去就是普通的野火,慕行秋的天目看不出法术的痕迹。

    岛的边缘地区种了一圈树,将火焰包围其中,树林共有三层,内里一层接近黑色,中间是褐色,外面一排才是绿色。那就是阻挡远荒祖火的遗木了,同样的平淡无奇,最高的也不过一丈有余、碗口粗细,像是还没有长大的树苗,在那里它们大概也没有机会长大。

    慕行秋没有看得太仔细,带着魔像,径直飞向海岸上耸立的宫殿。

    陆地上存在明显的法术禁锢,慕行秋入乡随俗,落到地面,沿着一条土路向山上走去,这条路不长,很快就能走到头。

    道路两边种着不少花草树木,却没有人家。

    慕行秋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山上传来清晰的叫声,“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我叫慕行秋。”这个名字在止步邦以外颇有些名气,在这里却没有带来任何影响,他又加上一句,“曾经是庞山道士。”

    “你、你说你是道士?”山上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惊慌不安。

    慕行秋抬头望去,因为角度问度。看不到说话者在哪里,“曾经是,我已经退出道统,现在就是普通人,我带来一些重要的消息,请为我引见止步邦的君王。”

    “道士,怎么会是道士……”山上的人越发惶恐,连声音也消失了。

    慕行秋继续往上走,他听说过道士不准进入止步邦的禁令,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转了一个弯。道路骤然变陡,数十级石阶的尽头就是宫殿的台基。慕行秋站在石阶前,发现一群甲士堵在前面。

    说是甲士,他们身上的盔甲却很奇特,全是木片造成,好像就是远荒半岛上的遗木,黑色护住头、心等要害处,褐色包裹身体其他部位,绿色则用作装饰。就连他们手中的刀枪。也是以黑木造成,样式粗糙而古旧,上面没有划痕,似乎很少动用。

    “停下。闯入者。”一名黑甲比较多的军官命令道,“火树王陛下还没有召见你。”

    慕行秋目光扫视,他对止步邦了解不多,到目前为止得出的印象是。这里地方不大,民众也不多,树木倒是不少。位处极西北,却有几分南方气派。

    止步邦的军队规模应该不大,战斗力也不强,起码拦在慕行秋前方的这十几名士兵非常一般,没有兽妖的强壮,身上也没有法术加持,那些可笑的木甲看上去只能起装饰作用。

    也难怪如此,外面的世界战争从未停止,却从未涉及到止步邦,十几万年来,这里一直维持着和平,管理种树者也不需要太强的武力。

    之前从各个渠道闯入止步邦的亡命之徒呢?他们不可能个个都那么老实,是怎么融入止步邦的?慕行秋心中记下这个疑问。

    “你带来的是什么东西?”军官问道,显得非常好奇。

    “一尊雕像。”

    “它身上披着的也是盔甲吗?”

    跟止步邦王宫士兵身上的简陋木甲相比,魔像的盔甲精致得有些过分了,魔像虽然高大,盔甲却一点也不敷衍,完全就是照着它的身形制造的,每一处都很贴合,上面刻画的树枝形图案简单而不粗糙,透着一股神秘。

    “银魄甲。”慕行秋说,魔像跟在他身后,双脚离地不到一尺,是他施法带过来的,可是越接近宫殿弥漫四周的法术禁锢越强烈,带动魔像因此越来越困难,他有点明白多年以来的闯入者为何全都老老实实了。

    “银魄?整个都是?”军官露出惊讶的表情,与周围的士兵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有点不太相信。

    “嗯。”慕行秋见过不少银魄甲,但是给一尊三丈高的魔像定制银魄甲的确是罕见的大手笔,说是价值连城绝不为过。

    “如果这真是银魄甲,火树王陛下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他会给你丰富的奖赏,将你派到最好的地方,没准就在王宫当卫士。”军官的语气缓和不少。

    殿内迟迟没有传出命令,军官自作主张,招手让来者带着雕像上来。

    止步邦王宫建在一块石面平台上,两边有不少官舍,进进出出的文臣武将不少,中间是一条宽阔的通道,正殿后面似乎还有很大一块区域,慕行秋所站的位置看不到。

    魔像很快就吸引了大量关注,越来越多的人类与妖族围上来观看,轻轻触摸银魄甲。

    慕行秋站在一边继续观察,止步邦果然没有隔阂,人类与妖族混杂在一起,穿着同样的官服,热切地议论着,他没看见兽妖。这里的语言也很奇特,慕行秋几乎一句也听不懂,但是对他说话时,这些官吏与士兵都能说一口流利的人类语言。

    “刚才在山上对我喊话的是谁?”慕行秋问那名军官。

    “南镜大臣。”

    “他好像不太喜欢道士。”

    “呵呵,大概是因为那个预言吧,我们这里从来没见过道士……你和我想象的道士也不太一样。”

    “因为我已经退出道统。”慕行秋微笑道,止步邦臣民看上去都比较单纯,对刚到的外来者也没有咄咄逼人,“什么预言能让大臣不喜欢道士?”

    “不是不喜欢,是有点害怕,预言说道士进入止步邦,岛上的火就会熄灭,止步邦也会因此毁灭。可谁信呢?大臣们信,我不信,祖火烧了十几万年,来一名道士就能给灭了?说说,你有本事灭火吗?”

    慕行秋笑着摇摇头,到目前为止,他的确没有这个本事。

    “这就得了,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止步邦。”

    “是吗?”

    “你从前是道士,现在不是了,肯定是你得罪了道统,来止步邦避难。像你这种人,这里多得是,无非得罪的对象不同。所以说,就算你有本事灭火,你什么为要灭呢?火没了,止步邦就没了,你的避难之所也没了,对不对?”

    慕行秋又点点头,“我的确得罪过道统。”

    魁梧的魔像和脸上的笑容,令慕行秋很受欢迎,军官将他拉到一边,低声说:“火树王肯定喜欢你的礼物,如果他让你选择去处,别选王宫,以后你会知道,这里既无聊又没油水,去岛上当护树者,到时候你会感谢我的。”

    “我现在就谢谢你,问一句,在岛上种树的是什么人?”

    “魔奴嘛,从他们身上你能得到不少好处。”军官挤挤眼睛,表示一切心照不宣,无需多说。

    慕行秋真想立刻飞往岛上,寻找野林镇亲人的下落,但他忍住了,岛很大,胡乱找人没有效率,如果能得到火树王的帮助,事情会更简单一些。

    宫殿里终于有命令传出来,来者进殿,雕像留在外面。

    慕行秋在一名小官吏的引领上走向正殿,没动魔像。

    围观者渐渐散去,殿前卫兵们觉得魔像挡路,动手要将它搬走时惊讶地发现,雕像根本不是看上去的轻飘飘,重得跟生了根一样,十几名士兵一块用力也动不得分毫。

    这是止步邦的臣民第一次见识到道士的与众不同,在这之前,所有闯入者在踏上止步邦的土地之后都会失去特殊的力量,绝无可能孤身运来如此沉重的雕像。

    阴冷的宫殿里,大臣与助手们排列成两行,火树王端坐在王座上,背北朝南,等候来者的晋见,决定暂时忘记那个不祥的预言,他已经听说了外面的雕像全身包裹着银魄甲,他想,能带来礼物的道士应该不会带来毁灭。

    慕行秋在引路者的示意下止步,宫殿里也是法术禁锢最强大的地方,第八层幻术大概只能发挥出三四层的威力。

    慕行秋无意动武,所以他向平台上的火树王躬身致意。

    殿内气氛一下子冷淡起来,那只是一次普通的躬身,过于潦草,来者似乎自认为能与火树王平等,这可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火树王不打算开口了,亲切的抚慰只能送给那些谦卑的求助者,对不懂礼节的鲁莽来客,他显出的只有威严。

    “慕行秋,说出你来止步邦的目的,还有你带来的礼物是什么?”一名大臣开口了,辅佐火树王多年,无需任何暗示,他就能猜到陛下的心意,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站出来。

    “抱歉,外面的雕像不是礼物,至于目的,我有好几个。”慕行秋说,目光扫过殿内的每一个人类与妖族,“其中一个对陛下来说尤其重要:我要替你除掉几名奸臣。”

    殿内哗然,慕行秋却在继续观察,他相信,龙宾会的换魂者在止步邦也不会甘居人下,必然就藏身在权力最集中的宫殿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