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九章 浪头上的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看到的是母亲,殷不沉什么也没看见,洪福天和欧阳槊看到的是五名道士,异史君看到的则是杨创。◇↓

    杨创也站在浪头上,位置靠边,与其他四名道士的距离更远一些。

    “安象形,是你吗?”海浪停在数十步之外,浪花翻涌,五人纹丝不动,杨创第一个开口。

    异史君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真遗憾,我不能陪你再走下去了。”杨创继续道,不喜欢拿主意的他,再也忍受不了前途未卜的生活了,“我决定回星山,我想过了,大厦将倾,咱们只是梁木之间蹿来蹿去的猫狗,没能力撑起千疮百孔的屋顶,除了回归道统,这世上其实并不存在其它道路。安道友……如果你没有杀死郭东游的话,我会劝你迷途知返,现在,我只能对你说好自为之。”

    异史君冷笑,他拥有安象形的大部分记忆,对这个名字却已没有半分感情,“这么说,几位是替道统执行戒律,准备捉拿我归案的?”

    其他四名道士都不开口,仍由杨创代答:“不是,安象形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是异史君的众魂之一,只是承载着安象形的记忆,我刚才的那些话就是说给那些记忆的。现在我要告诉你,异史君,你的计划不会成功,道统放任你多年,今天该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异史君大笑,“杨创,你真的不适合说这种话,是谁把这些东西塞到你嘴里的?让我看看,召山沈斜照,你是个老实人,不会说这样的大话。庞山申纯素,你是来找女儿的,也不会说这种话——听说你将安象形当初对你女儿的预言很当回事。终于要等到成果了。”

    杨清音没看母亲,专心拘束异史君的魂魄,玉斧里虽然有慕行秋的法术,仍需要她以法力维持,她觉得快要成功了,黑凰体内的寄居之魂明显发生了动摇。

    异史君却像是毫无感觉,没有人打断,他就继续往下说:“牙山申同寿,你是为洗剑池而来,嘿。你们放任两名小道士带着洗剑池水到处乱闯,真是令人意外,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申同寿是名相貌清癯的老年道士,脸上带着牙山道士普遍都有的文雅微笑,对异史君的话弃耳不闻,目光的确在盯着杨清音手里的水珠。

    “望山杨安愚,啊……道统里太多姓杨、姓申的道士了,你是望山戒律科首座,注神境界。看到你我没什么可说的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是众魂之妖。少一魂无所谓。不过你让杨创说‘我的计划不会成功’是什么意思?你知道远荒祖火里都有什么?你知道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和体质早已今非昔比了吗?”

    杨安愚看上去才三十来岁,其实是这里年纪最大的道士,比将近九百岁的安象形还要老,他不太爱说话。所以才让杨创代为传言,既然异史君点到自己的名字,他的回答是额头上射出的一束光。

    在道士眼里。这束光是白色的,细如小指,刚一射出就到了黑凰的脑门,里面的异史君大叫一声,再无声息。

    黑凰软软地倒在地上,旁边的殷不沉惊恐地向后退却,他什么也看不到,却能感觉到不远处的死亡气息。

    杨清音身前的玉斧啪的一声裂为两半,同时坠落,它在吸入了异史君魂魄的同时也失去了魂魄,杨安愚一招两用,击破了魂魄的全部妖力,也击破了玉斧,异史君的这只魂魄将逐渐消散在空气中。

    杨创轻轻叹息一声,虽然那只是安象形的一段记忆,魂魄已被异史君吞掉,他还是有一点感伤,“没有根本隐遁之法和道士之心的道士,就是这么可怜,甚至敌不过一只魂妖的力量。我要回星山了,听说那里会有一战,希望我还能赶上。再见,诸位道友,道火不熄。”

    杨创在海浪中消失了。

    召山道士沈斜照第二个消失,他是来见证安象形最后下场的,如今事情已了,没必要留下,他也说了一句“道火不熄”。

    牙山道士申同寿飞到杨清音面前,微笑着向她伸出手,“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秃子发出威胁的低吼,杨清音对洗剑池水却没有留恋,放在申同寿的手心里,鸡蛋大小的珠子眨眼间变成一滴水,随后又消失了。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现在才要回洗剑池水吗?”杨清音平静地问,她知道自己留不住牙山至宝。

    申同寿转身看了一眼望山注神道士杨安愚,得到默许之后才说:“洗剑池水本来是留给望山魔道士的,在群妖之地,只有他们能夺走池水。可是再完美的计划也有意想不到的变化,慕行秋居然保住了池水,还差点将它带到止步邦。不过现在没事了,道统对魔道士另有计划,池水当然不能流落在外。就是这样,我解释得清楚吗?”

    杨清音点点头,没有追问洗剑池水落入魔道士手里会怎样,那已经不重要了。

    申同寿飞回浪头之上,向两名道士点头致意,说出“道火不熄”之后也消失了。

    杨母来到女儿面前,落在地上,母女对视片刻,最后是杨清音先开口,“我已经接受再灭之法,如果您是来要内丹的,我现在就交出来。您是我的母亲,最知道我的脾气。”

    杨母目光扫了一下,洪福天和欧阳槊抬起昏迷的刘鼎,走到小岛边缘等候,秃子不动,仍然停在杨清音肩上。

    “去吧,秃子,我没事。”杨清音说。

    “有什么事,给我眼色就行。”秃子小声说,警惕地看了杨母一眼,飞到洪福天师徒身边。

    杨母召出一截蜡烛,阻止声音外泄,她才只是吞烟境界,不能像慕行秋那样随手制造幻境,“你是我唯一的女儿,因为你,我几乎放弃了修行。”

    “嗯。”杨清音对父亲印象不深。虽然同在庞山,父亲一直专心修行,对亲情不是很看重,母亲申纯素却不一样,她成功地斩断道缘度过情劫,却在女儿降生之后母性大发,耽搁了修行,没能达到星落境界。

    但道士的母女感情与普通凡人不同,申纯素对女儿的想法跟杨宝贞差不多,希望子女能够延续自己的修行。获得更高的境界。

    杨清音很快就让母亲失望了,她从小淘气,聪明才智没有完全用在修行上,虽然顺利凝丹,修行进展也不算慢,却远远称不上奇才。

    申纯素没有继续生育,而是将希望寄托在更下一代身上,当杨清音出生时,得到不少道士的赞许与预言。内容都跟安象形说过的差不多:这名女婴有可能孕育出修行奇才。

    “现在是跟我回庞山的时候了。”杨母说,眼睛里充满了爱怜与期望,不像是一名道士。

    “我说过……”

    “不是为你自己。”

    “嗯?”

    “预言就要实现了。”

    “什么?”杨清音觉得母亲有点疯癫。

    “你身上的预言,牙山申家本想得到这个预言。我也希望如此,可是你不同意,我们没有勉强,因为咱们都是道士。”

    杨清音神情冰冷。她清楚记得母亲的次次哀求与劝解,她对母亲的大部分感情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消耗掉的,若不是庞山老祖峰遇难。她相信母亲与牙山申家绝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现在,你自己实现了预言。”杨母指着女儿的腹部,目光更显激动。

    “你到底在说什么?”杨清音心中感到不安。

    “你会生下我期待已久的孩子,姓杨、姓申都行,我只希望不要姓慕,那是一个普通的姓氏……”

    “胡说……”杨清音又羞又怒,远处的秃子听不到声音,但是能看到她的样子,立刻飞过来,半途中发现杨清音没有冲他使眼色,这才停下。

    “我知道,这只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切尚未可料,但是有预言在,所以……跟我回庞山吧,你也要当母亲了,这个世界风雨飘摇,只有道统是安全的。你的孩子生逢其时,没准有朝一日会成为道统的救星……”

    “别再说了!”杨清音厉声道,一招手,秃子飞到她身边,“我不回庞山。”

    杨母的眼神有些失落,还有些迷惑,于是扭头看了一眼浪头上的杨安愚。

    望山戒律科首座在除掉异史君的一只魂魄时一字不发,这时开口了,声音有些生涩,似乎已经好久没有说过话了,“从前没有勉强,现在也不可勉强。”

    杨母叹息一声,“好吧,道统一时不会退隐,你还有时间考虑,我会一直在庞山等你回来。现在你要去哪?”

    “止步邦。”杨清音生硬地吐出三个字。

    “你进不去了,止步邦已经被封死。”申纯素又看了一眼杨安愚,继续道:“道统知道远荒祖火快要烧不下去了,所以设置了第二道禁制,更加强大,等到道统退隐的时候才会自动消失。”

    “可是小秋哥进去了……”秃子惊讶地说。

    接下来说话的又是杨安愚,“道统需要有人去灭掉远荒祖火,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但是不会再有任何人出来了,即使禁制自动失效,走出止步邦的也不会是人类或妖族。”

    杨安愚没有解释计划是什么,杨母对道统的计划则所知甚少,也不关心,全部心思都在女儿身上。

    杨清音反而恢复了平静,没错,道统总有计划,这是必然的,慕行秋猜不到具体情况,但是早有准备,她也不应该感到意外。

    她向两边扫了一眼,散修洪福天和欧阳槊正看着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脚边躺着符箓师刘鼎,另一边,断了一条腿的黑凰也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人形的殷不沉蜷成一团,屏息不动。

    除了秃子,杨清音身边没有真正值得信赖的帮手,远隔千山万水的左流英、小青桃等人和那些妖族更是指望不上。

    想明白这一点,杨清音反而更平静了,她弯曲肘部,右手捏出道火诀,竖起的三根手指冲天,这是道士们发誓的姿势,极少有人使用。

    “道火不熄,母亲,即使此岛沉陷,即使天崩地坏,我也将在这里等候下去,直到他出来。母亲,世上是有奇迹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