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八章 蛟龙后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不沉五岁的时候遭受过一次打击,令他终生难忘,并且从那时起对化龙充满了恐惧。

    真正的铁蛟后裔出生的时候是人形,三天之内必然自动化龙,从此一多半时间都以龙形生活在海里,他们也能在天空翱翔,只是更喜欢海水。

    在蛟王殷胜千和一群铁蛟的热切目光下,尚是婴儿的殷不沉变成了一条鱼,一条大鱼,在海里欢快地游来游去,时不时用尾巴拍打水面,全然没注意到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青。

    殷不沉的母亲并非铁蛟,可蛟王还是大失所望,他原以为儿子会继承自己的血统而不是母亲的,因为这个原因,他同时讨厌母子俩,很少再来见他们。

    总体来说,五岁之前的殷不沉还是快乐的,他知道自己不受宠爱,但是很少见到父亲,感受并不深刻。他以鱼形跟着族内的铁蛟四处游荡,探索海底的秘密,惊吓成群的鱼虾,享受着强者身边的余威。

    五岁那年的一天,殷不沉在海湾里与数条铁蛟游玩,四周围着一群不同族类的海妖,他们羡慕不已地旁观,不敢靠近一步。

    鱼形的殷不沉频繁地跃出水面,一次比一次高,嘴里发出怪声嘲笑那些观众,将铁蛟的威风全部收归己有。

    他的父亲,铁蛟之王殷胜千正好路过,在空中目睹了这一幕,在他眼里,自己的儿子正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乖露丑,僭越铁蛟一族的尊严与名声。

    巨大的铁蛟之王从天而降,重重砸在海湾里,惊得旁观众妖四散奔逃,蛟王用双角将得意洋洋的鱼王子抛向天空,像是玩弄一枚小小的石子,然后冲他怒吼、咆哮,指责他不是蛟龙却给本族丢脸。

    殷不沉已经不记得父亲具体骂过什么了。只记得自己一次又一次被甩上天空,仓皇无助,惊恐万分,为了证明自己也属于铁蛟部族,他按照从母亲那里学来的法门,努力想要变成蛟龙形态,他曾经成功过,这一次却怎么也做不到,反而变得怪模怪样,非鱼、非人、非龙。

    殷不沉差点死在父亲的暴怒之下。最后,蛟王厌倦地带着所有蛟龙离开了,殷不沉飘在海面上,伤痕累累,身边的海水被鲜血染红,没有了同伴、欢呼与威风,只有奇怪的嘀咕声。

    直到天黑的时候,殷不沉才被闻讯赶来的母亲带走,拣回一条小命。在那之后,他极少再变成自由自在的鱼形,拼命学习化龙术,可是一听说父亲要来。哪怕只是听到蛟王两个字,也会令本来就不牢固的妖术失效。

    十岁之后,殷不沉绝大多数时候只保持人形了,铁脊蛟龙成了他吹嘘的资本。而不是内心的骄傲,活下去,就是他唯一的信念。

    殷不沉果然活了下来。他那骄傲的父亲却带着绝大多数铁蛟死在一场无意义的战斗中。

    因此,当异史君要用他献祭的时候,殷不沉感到恐惧,还感到愤怒,他早已一无所有,仅剩这卑微的生命,绝不愿交出去。

    水晶眼没了,眼前一片漆黑,手腕剧痛,好像已经断了,殷不沉全不在意,拼尽全力紧紧咬住异史君的小腿,好像这样一来就能留住生命。

    异史君甚至没看半妖一眼,这根本不是他的身体,他能感受到疼痛,却一点也不在意。

    “妖丹为柴,妖血为焰,唯此烈火,焚天烧地。”异史君嘴里念诵咒语,两枚水晶眼合在一起燃成了一团翠绿色的火焰。此地的法术禁锢太强大,他必须施展更强大的妖术才能突破束缚。

    杨清音此前能施展妖术类的太阴之火,是因为有老君魔掌以及藏在里面的水晶眼妖丹,现在的她只剩下道统法术可用,即使得到洗剑池水的增强,也只能勉强突破法术禁锢,远远不是异史君的对手。

    她和身边几人最大的依靠还是慕行秋留下的禁制,那是一处强大的幻境,能够阻挡巨浪的多次冲击。

    慕行秋了解异史君单只魂魄的力量,相信经过巨浪的五六次冲击之后,异史君会先崩溃。杨清音只需等待就可获胜,可她被激怒了,去除了禁制的隐形效果,相当于自毁一道防线。

    第三道巨浪来了,前所未有地猛烈,它好像也有感觉,对自己未能彻底消灭岛上的人类与妖族而恼火万分。

    小岛瞬间就被淹没,暗流汹涌,四周一片黑暗,异史君发出的焚天妖火没有熄灭,也没有被冲走,反而更加旺盛。

    杨清音等人站在一个透明的罩子里,同样不受影响,可罩子已不像头两次那么坚固,表面接连划过十几道闪电,每道闪电都意味着禁制里的一条法术被巨浪击溃。

    异史君在等,虽然巨浪也在削弱他的力量,可对方弱得更快,巨浪一散,他就可以放出焚天妖火,以殷不沉献祭,从而一举击散慕行秋的禁制。到时候,杨清音就是他囊中之物。

    巨浪持续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杨清音等人周围的护罩开始出现更多闪电,爆裂声不绝于耳,绿色的妖火也在摇摆不定,已有不支之意。

    海水终于开始消退,阳光再次回到小岛上。

    杨清音做好了准备,要用洗剑池水拼死一战,异史君越来越弱,她不觉得自己毫无胜算。

    异史君也做好了准备,相信即使是衰弱的自己也能轻松击败一名餐霞境界的女道士,顺利夺下牙山至宝。

    海水降到脖子以下时,异史君决定出手了,这次蓄势已久的进攻却被一件小小的意外打断了。

    小腿上传来的疼痛太严重了,寄居于此身之内的异史君也不能等闲视之,低头看去,诧异地发现脚边的海水里居然盘踞着一条数尺长的蛟龙,而自己手里正握着一条龙臂。

    龙族是罕见的异兽、灵兽,各类当中蛟龙相对多一些,个头也最小,可是小到只有几尺长,还是出人意料。

    异史君冷笑一声,“我尝过你的眼珠,没错,你是铁蛟后裔,血肉里藏着祖先的印记,可你是一个不成器的后裔,连化龙都这么不成样子。嗯,以铁蛟形态献祭,效果会更好一些。”

    蛟龙却不这么想,他很小,也很弱,可他毕竟是龙,嘴巴比人形时有力百倍。

    异史君还没来得及献祭,就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黑凰的一条小腿被活生生咬断了。

    异史君暂时占据了这具身体,能利用它施展妖术,自然也要承受它的一切感觉,他可以不在意,但是不能让感觉减轻。

    他用一条腿站立着,将手中的蛟龙甩出水面,原本他只需要妖血,现在却要将殷不沉整个扔给焚天妖火。

    这时海水已经降到胸部以下,对面的杨清音严阵以待,她是防守一方,不急于出招。

    蛟龙的身体像鞭子一样被甩出海面,只差不到两尺就会被焚天妖火点燃,异史君却不动了。

    “怎么回事……我的腿,我的腿!”黑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是她的肉身,强烈的疼痛终于让她压过异史君的魂魄,重新夺回控制权。

    黑凰松开蛟龙,坐在海水里,抓回即将被冲走的断腿,试图用妖术将它补回去,却忘了自己在这座岛根本不能施展妖术。

    蛟龙没有眼睛,却准确地扑向焚天妖火,那是他的双眼,他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可是刚一接近妖火就感到不可忍受的剧痛,低吼一声,跌到地面,恢复了人形。

    小岛露出水面,两只受伤的妖不停哀叫。

    半空中的焚天妖火没了妖力来源,逐渐减弱,直至于无。

    杨清音有点同情这两只妖,尤其是殷不沉,他虽然从来不是忠诚者,但也没有像黑凰一样故意背叛。

    “听着,小岛被慕行秋用幻术移到巨浪袭击的范围之内,我现在就结束幻术,小岛将回重返原位,你们又能施法了。”杨清音大声说,“殷不沉,别要水晶眼了,待会想办法给你弄一双眼睛。黑凰,不要让异史君再控制你,我要用法器将他的魂魄囚禁。”

    “是,我不会再让身体交给异史君。”黑凰颤声道,捧着自己的断腿,几乎要晕过去。

    杨清音召出七件法器,最重要的是一柄玉斧,她不会灯烛科法术,玉斧已经被慕行秋施过法术,三天之内都有束魂的效果。

    慕行秋本人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用新学的幻术移动小岛,以及向玉斧里灌注法术,都必须借助洗剑池水。

    杨清音轻轻地擦了一下右手里的水珠,慕行秋留的幻术,此时受她控制。层层幻境消失了,小岛上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可人类与妖族重新感觉到力量在体内流动。

    黑凰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急忙集中精力,她真的不想再让出身体了。

    杨清音身边的玉斧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它在吸魂,异史君的魂魄都已超过七日之期,算不上真正的生魂,吸魂并不违背灯烛科戒律。

    “啊,真是了不起的幻术。”无论黑凰愿意与否,她嘴里吐出的又是异史君的声音,“居然能在不知不觉间移动岛屿,令我眼界大开……”

    “巨浪是道统的法术吧?”洪福天突然开口,打断了异史君的声音。

    几双目光都跟洪福天一样向北方海域望去,海浪又来了,比哪一次都要早都要快,规模却小了许多,只有三四丈高,浪头站着五名道士。

    杨清音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