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五章 质问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凰终于找到一点从前的感觉,她不再孤苦伶仃,身后跟着三个男人,即使他们只是很一般的男人,远远达不到她欣赏的标准,可是在这样一座小小的礁石岛上,在经历长久的忍耐之后,他们也算是一道小小的开胃菜了。※%

    所以,她的笑容特别灿烂,甚至显出两三分的真诚来。

    “灵王在想念道尊吗?”黑凰用调侃的语气问。

    杨清音没有回答,冷淡地看着面前的几名人类与妖族,她站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比他们都要高一些。

    黑凰盈盈一拜,笑道:“灵王见谅,我真是晕了头,竟然敢对灵王说这种话,全是因为……呵呵,知己难得,聊着聊着就忘乎所以了。”

    黑凰转身冲洪福天等人一笑,每个人都感到心中一动,好像脖子上系了一根细绳,黑凰的微笑就相当于提绳的动作,对面三人全都不由自主地伸颈屏息。

    “都怪你们。”黑凰柔声责备,三人的脖子伸得更长了,“对我胡说八道,我居然就当真了,替你们来问这种事,问题还没出口呢,第一句话就得罪了灵王,我还怎么敢问?现在轮到你们得替我求情了。”

    三人当中,符箓师刘鼎实力最弱,说话时抢在最前面,“不怪黑凰,是我们几个……”

    “都是我们乱猜乱想。”欧阳槊抢到第二句。

    洪福天老成一些,只是点头,没有插嘴,只是目光也跟另两人一样,仍然停留在黑凰模糊的脸上。

    “有问题谁都能提出来,用不着互相撺掇。”杨清音说。

    “哎呦,大家都在这儿哪。”殷不沉搓着双手走过来,不客气地站在黑凰身前。冲杨清音挤了一下眼睛,“岛这么小,又这么荒凉,大家的确应该聚在一起,凑凑热闹也好。”

    杨创也跟来了,站在洪福天等人身后,扭头望向大海,似乎对远处的海浪更感兴趣。

    只有安象形仍然站在小岛另一端,背朝北方一道接一道涌来的巨浪,望向南方的平静海面。

    黑凰轻轻推开殷不沉。像是拂走讨厌的蚊虫,脸上的笑容一点也没减少,“灵王允许我问,那我可就大胆开口啦,灵王要是不愿意回答,别理我就是,灵王要是不高兴,也别惩罚我,是他们几个……”

    殷不沉转过身。十分不礼貌地盯着黑凰,“咦,你是黑凰还是安象形?”

    “我是黑凰。”黑凰脸上还挂着笑容,声音却表现出十足的反感。

    “不对吧。安象形是你的分身,肯定不如真身美丽,为什么你看上去比较丑呢?呵呵,这肯定是你跟安象形玩的小把戏。互相交换了身份,骗我们大家,对不对?”

    黑凰的笑容消失了。冷冷地说:“滚开。”

    “怎么滚?侧滚、前滚、倒滚、地上滚、空中滚,我都擅长。”殷不沉一副笑嘻嘻的无赖样,一动没动。

    黑凰脸色更冷,她好歹也是大妖,甚至有资格称王,从来就没将殷不沉放在眼里,可她很快又笑了,不再疾言厉色,反而抬起一只手搭在殷不沉肩上,“不愧是异史君身边的妖仆,本事不小啊。”

    欧阳槊和刘鼎都露出愤怒的神情,洪福天也不满地哼了一声。

    “嘿,你这个样子就好看多了,我相信你是黑凰了。你可千万得是黑凰,万一是安象形,我怕是能吐出另一座岛来。”

    黑凰娇笑连连,亲昵地搂着殷不沉,抬头对杨清音说:“又得请灵王见谅了,妖族来自僻壤,天生不懂规矩,在一起不是打架就是胡言乱语。”

    “我见过不少妖族。”杨清音平淡地说,她见过的妖族可没有几个能跟黑凰的媚和殷不沉的谄相提并论,“你不是想问我一件事吗?”

    黑凰向前迈出一步,顺便将殷不沉轻轻推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大胆道:“我跟洪修士、欧阳修士和刘符师打赌,灵王跟道尊昨晚已结鱼水之欢,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意斩缘度劫。他们几个不信。”

    黑凰笑吟吟地看着杨清音,欧阳槊和刘鼎的目光终于从女妖身上转向女道士,很快又都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殷不沉的脸色沉了下来,“黑凰,妖族是不太懂规矩,可是你拿这种事开玩笑,也太过分了吧。”

    杨清音挥挥手,表示她不在意,然后骄傲地说:“我是庞山杨清音,众妖尊我为灵王,不是扭扭捏捏的凡人女子,没错,我跟慕行秋……在一起了。祝福,我接受,嫉妒,请收起。黑凰,你这一路上表现不错,可是不论任何时候,若是让我看到你对慕行秋来这一套,我就把你烧成灰,绝对连骨头渣都不剩。”

    “哈。”秃子兴奋地跳起来。

    “我祝福灵王与道尊情投意合千年不改。”殷不沉深作一揖,然后扭头对黑凰说:“你还要不要骨头渣了?据我所知,背着灵王你可没少勾引……”

    黑凰伸手一推,殷不沉连退数步,差点掉进海水里。

    黑凰退后三步,对洪福天等三人笑道:“瞧我说什么来着?灵王身心皆有所属,平时不过是在逗你们玩玩,顺便增加几个跟班而已。”

    秃子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喂,你这个丑女妖,胆子越来越大了,老娘,把她烧成灰吧,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黑凰对小秋哥做那种……怪样子。”

    杨清音伸手拽回秃子,目光落在欧阳槊和刘鼎两人身上。

    洪福天倒还冷静,另两人却是满脸通红,好像怀着满腔怒火与疑惑,最后开口的是刘鼎,“杨道士,黑凰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一直把你们当成朋友。”杨清音和声道,甚至连当朋友也是因为慕行秋,“你们中了妖术,如果能凭自己的力量挣脱出来,对修行、对写符全都大有好处,不只是道士需要平静之心。散修和符箓师也需要。”

    欧阳槊脸色更红,在强行忍耐什么,憋得全身都在颤抖,洪福天关切地盯着徒弟,却没有上前干涉。

    黑凰哈哈大笑,“没错,挣脱我的妖术对你们大有好处,斩缘度劫对修行还大有好处呢,灵王却流连情劫之中,舍不得斩断。”

    不远处的殷不沉讶然道:“原来斗法已经开始了。”立刻向杨创使了一个眼色。杨创却摇下头,没有立刻出手。

    刘鼎上前一步,脸红得像是一口灌进了半斤烧酒,“皇京龙宾会想让我留下,我有机会成为九重冠符箓师,可我通通舍弃,跟来这里,就是为了能多看你一眼。”

    秃子被杨清音抓住了发髻,却努力往前蹿。“少骗人,刚才你还一直盯着黑凰呢。”

    刘鼎喘着粗气,不理秃子,只是盯着杨清音。目光越来越凶狠。

    欧阳槊的头却是越垂越低。

    黑凰轻轻叹了口气,“难道我老了?功力大不如从前啊,费了这么多心血,居然只说服一个人。洪福天。你装得挺像嘛。”

    洪福天没理她,对徒弟说:“运行法门,护住内丹。你能抵住妖术,杨道士说得没错,坚持过去对你大有好处。”

    “这叫束心咒。”黑凰抬了一下手指,刘鼎冲杨清音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她继续道:“灵王可能有所不知,刘符师的性命此时与我连在一起,杀他即是杀我,杀我也是杀他。当然,一只女妖和一名符箓师,都不在灵王眼里,您动手吧。”

    杨清音没有动手,她很早以前就认识符箓师刘鼎,不能睁睁睁看着他被妖术害死,“黑凰,你的性子太急了,总是在事情还不明朗的时候仓促地选择立场,已经犯过一次错误,现在又犯同样的错误。”

    “哈哈,冲在前面的确比较危险,可是得到的回报也更丰厚一些,我是个爱冒险的女妖。”黑凰将右手抬在胸前,食指与中指夹着一根尺余长的黑色羽毛,“灵王好像有恃无恐,太阴之火、老君魔掌和洗剑池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让我见识一下吧。”

    杨清音取出老君魔掌,掌心里的水珠已然通红。

    秃子头上的魔眼也在闪烁红光,殷不沉更是兴奋得眼睛在闪闪发亮,“杨创,还等什么?”

    “没错,还等什么!”杨创甩手亮出如意,话音未落,已经施放出一条冰火龙,没有攻向黑凰,目标却是杨清音。

    殷不沉大吃一惊,又后退一步,一脚踩进了海水里也不知躲避。

    太阴之火自动从魔掌里蹿出,挡住了冰火龙,杨清音哼了一声:“你果然心怀鬼胎。”

    “你没资格拥有洗剑池水。”杨创恨恨地说。

    殷不沉又退了几步,多半截身子都浸在了水里,全然没注意到身后巨浪正在涌来,而他已经越过安全线。

    “好一道太阴之火。”黑凰赞道,手中黑羽一挥,刘鼎奋不顾身地扑向老君魔掌,伸手去抓掌心里的水珠。

    刘鼎的手臂穿过太阴之火,居然毫发无伤。

    杨清音直到这时脸色终于微微变化,立刻增加法力,水珠没有被夺走,却仍然伤不得刘鼎分毫,。

    秃子的魔眼射出一束红光,直击黑凰,黑凰顺手用羽毛扫住,根本不在意,“为了得到洗剑池水,我可是煞费苦心……”

    “你不是黑凰!”杨清音叫道。

    黑凰微笑,“你才看出来吗?”

    杨清音望向小岛另一端,看到安象形依然纹丝不动。

    同一时刻,高耸入云的巨浪已经涌来,正要吞没误入其中的殷不沉。

    杨清音也露出微笑,“慕行秋猜得没错,你果然是异史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