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四章 岛上的站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强者设置的障碍,只有强者才能跨越!”异史君飞在空中,冲向迎面扑来的惊涛骇浪。

    慕行秋站在魔像肩上,一只手扶住盾牌大小的耳朵,看上去是魔像载着他,其实是他施法带着魔像。

    挡在前方的不只是海浪,还有强大的禁制,实力稍弱一些的人类与妖族甚至无法在海面上飞行。

    慕行秋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在瞬间穿越海浪,不能沾上一滴水,难上加难的是,他还要带着一尊巨大的魔像。

    异史君已经消失了,慕行秋仍然飘在原处,眼睁睁瞧着海浪迅速逼近。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对今后将要遭遇的重重危险也做好了准备,可他仍然感到轻微的心悸,回想起来,只有当年他骑马带着芳芳第一次驶出野林镇的地界时,那种对未知的激动与惶恐感觉才与此类似。

    他在魔像上转过身,看到了这种感觉的来源。

    小岛上的人类与妖族站成松散的一排,正抬头仰望这一慕:连接天地的巨浪已然逼近,魔像变得如草芥一般渺小,肩上的道士更是微不足道。

    大家的反应都不一样,只有一个人心中的感受与慕行秋一模一样,一根沾着露珠的细丝将他们连在一起,微微颤抖着,每一下都像是要折断,每一下都在传递难以用语言讲述的信息。

    海浪逼近,整个小岛似乎即将倾覆,慕行秋和魔像一块消失了,无影无踪。

    “十天之内,小秋哥肯定能回来。”秃子自信满满地说。

    杨清音深深吸入一口气,然后随着逐渐减弱的海浪一点点呼出去,“蛛丝”已断。露珠飞溅,她的嘴角却显出微笑,低声说了一句:“再见。”

    “你和小秋哥说了一晚上再见。还没说够吗?我都没说上几句话。”秃子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

    杨清音佯装没听见,大声道:“咱们在这里等十天。十天之后回陆地上继续等。”

    别人都不吱声,只有杨创问道:“在陆地上要等几天?”

    “等到慕行秋回来。”

    “几个月没问题,他要是一年、两年回不来呢?止步邦防范得这么严密,只怕不欢迎客人……”

    杨清音走开了,杨创转向安象形,“安道友,咱们一定要留在这里吗?我瞧异史君不会帮你的,咱们另找他人吧。我认得乱荆山灯烛科的两位隐士,没准……”

    “要走你自己走。”安象形没好气地说,转身也离开了,或许是受黑凰的影响,走路姿势居然有了几分袅娜。

    杨创看着安象形的背影,对其他几人说:“我不意外,内丹对道士至关重要,没有内丹,道士连性格都会发生变化。”

    没人接话,安象形毕竟曾经是星落道士。谁都不好意思对他的变化说三道四,洪福天带头走开,欧阳槊和刘鼎冲杨创笑了笑。也跟着走远。

    黑凰对杨创更是视若无睹,反而对洪福天师徒更感兴趣,很自然地跟上去,“这岛上一下子变得无聊了,洪修士、欧阳修士,我有几个小问题要向两位请教,虽然我是妖族,可当年拜的好几位师父都是修士……”

    秃子早就追赶杨清音去了,顷刻间。杨创身边只剩下半妖殷不沉。

    殷不沉眼泪汪汪,看上去比杨清音和秃子要悲伤多了。

    杨创拍拍殷不沉的肩膀。同情地说:“你对异史君还真是忠诚,放心吧。他会安全回来的,就算慕行秋遭遇不测,异史君也有办法全身而退。”

    殷不沉迷惑地打量杨创,抬手擦去还没流出来的泪水,“你弄错了,怀念老君的不是我,是这两只眼睛,它们都是老君亲手造出来的妖丹……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殷不沉大步离开,几步之后又转过身,重新打量杨创,“在这座岛上,现在属你最厉害吧?”

    “不是我,还有……”杨创转身指着远处的安象形,突然笑了,“好像真是这样,杨清音如果还有洗剑池水……那她也发挥不出多大威力,没错,岛上属我最厉害,只要我不走,就会保护你们的安全。”

    殷不沉讨好地笑了几声,然后凑近过来,低声说:“你要小心。”

    “小心什么?除了道统,没有我害怕的对手。”

    殷不沉用头和目光先后指向左右两边的安象形与黑凰,“他们两个昨晚说到你了。”

    “我?”杨创更迷惑了。

    “具体内容我没听清,不过我要是你的话,就会小心提防。”

    杨创笑了,“你这只小妖就会胡思乱想,安象形是道士,我们一百多年前就认识了,后来相约一块隐居,我之所以跟你们一块来止步邦,就是想帮助安象形……”

    “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帮助的。”殷不沉冷冷地说,异史君在的时候,他受妖术控制,全心充当妖仆的角色,异史君一走,立刻恢复了本性,“你能给他一具身体和一枚内丹吗?不能。在别人眼里,你站在这里就是在看热闹。”

    “我……那我走好了。”杨创也觉得安象形对自己的态度不是太令人满意。

    “等等,我帮你打听一下,帮助强者是我的本性。”殷不沉又左右看了看,迅速做出决定,迈步走向黑凰。

    杨创留在原地怅然若失,第一次觉得冒着入魔的风险回归星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黑凰成功拴住了三个目标,安象形让她拉拢欧阳槊和刘鼎,她却更自信一些,连洪福天也不放过。

    她先是问了几个修炼方面的问题,很自然地过度到互相介绍,她有本事同时与三个人交谈,听洪福天谈论古神教,跟欧阳槊探讨散修法术,向刘鼎请教符箓术,在每个人眼里她都在专心与自己谈话,神情温柔而专注,时而露出一点意外与崇敬。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黑凰极少施展媚术,三人对她的本事只是耳闻,第一次亲身领教,很快就放弃了警惕。

    殷不沉站在边上,发现自己根本插不进话,谁也不搭理他,就算他当众挖出自己的眼珠,也吸引不到半点目光。

    殷不沉退后几步,观察小岛上的形势,岛的一头是安象形,另一头是杨清音和秃子,杨创孤零零地站在海边,离安象形更近一些,黑凰与另外三人的位置差不多在中间。

    他想了一会,没有回杨创身边,而是走向杨清音。他是一只不起眼的妖仆,像异史君身边的小狗,谁也不关注他的去向。

    杨清音坐在一块突起的石头上,重温昨晚的每一个场景,时而嘴角含笑,时而脸颊微红。巨浪还没有涌来,秃子放心地在浅水里追逐小鱼小虾,每到感觉没意思的时候就抬头问一句,“小秋哥到止步邦了吗?”

    “快要到了吧。”杨清音每次都回答,很高兴听到他的名字。

    殷不沉悄悄靠近,站在十余步以外,不敢再往前走,也不敢开口。

    过了一会,杨清音扭头看着殷不沉,面带微笑,亲切和蔼,连声音都比平时柔和许多,“什么事?”

    殷不沉吓了一跳,这可不是他记忆中的灵王,呆了一会才说:“黑凰和安象形要害灵王。”

    “这都被你知道了?”杨清音随意地说。

    殷不沉又吃了一惊,然后心中再无犹豫,“我是海妖,不喜欢睡帐篷,这里的海水虽然跟南方大不一样,但是……总之昨晚我溜出来泡泡海水,偷听到黑凰和安象形密谋抢夺灵王的洗剑池水。”

    “就凭他们两个?”

    “黑凰正在拉拢散修和符箓师,但安象形痛恨杨创,如果把杨创拉拢过来,灵王又占优势了。灵王也姓杨,跟杨创是亲戚吗?那样的话就更容易了。”

    杨清音摇摇头,她是道门子弟,杨创来自凡人家族,同姓,但是没有任何亲缘关系。

    “嗯……那也没关系,我想我能说服杨创。真奇怪,老君竟然没吞掉安象形的魂魄,道尊的幻术那么厉害,也没看破黑凰和安象形的阴谋……”殷不沉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

    “你去说服杨创,其它事情交给我。”杨清音说。

    殷不沉转身向小岛中部跑去,半路上突然明白过来,没有奇怪的事情,只有已经安排好的事情,他更坚定了立场,站在灵王一边才是万无一失。

    从黑凰身边经过的时候,殷不沉觉得黑凰的目光扫了自己一眼。

    秃子从水里飞到杨清音身边的岩石上,眯眼冲着太阳,晒一晒湿透的头发,又一道巨浪从远处涌来,他却已经见怪不怪了,“老娘,你跟小秋哥当真夫妻了?”

    杨清音的脸一下子红了,“你在胡说什么?”

    “别看我小,我可一点也不傻。”秃子摊开三缕头发,像一只被冲上岸的受伤章鱼,“做真夫妻就不用急着斩缘了吧?”

    杨清音扭过头去不回答。

    “我希望你们别斩缘。”秃子认真地说,看着水中的倒影,觉得这比铜镜还要完美,“反正魔族要回来,大家都没法修行了,干嘛还要斩缘度劫呢?虽然我爹娘经常吵架,但他们大多数时候还是挺美满的。道士之心是个好东西,可是没有的话,也不见得就是坏事吧……”

    杨清音看着秃子,“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不打算斩缘。”

    秃子抬起头,咧嘴一笑,露出几颗豁牙,“咦,黑凰他们来了,刚才你们说谁要害谁来着?”

    杨清音脸色一寒,从岩石上站起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