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三章 魔像的阴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凰无法入睡,离止步邦越近,她越觉得惶恐不安,不明白自己跟来到底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能得到什么好处。

    黑凰靠在魔像脚边的阴影里,看到杨清音三番五次地从帐篷里探头观望,发现慕行秋在小岛一端现身之后,才一本正经地跟过去。

    黑凰暗中冷笑,这两个道士幼稚得像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过了一会,她又感到一阵酸涩,羡慕起两人之间的微妙情感。

    “少年的爱情总是令人怀念。”身后的一个声音说。

    黑凰哼了一声,没有回头就知道来者是谁,那是占据她分身的安象形,她在队伍里的唯一用途就是维持这个人的生存。

    她厌恶安象形就像厌恶那些粘糊糊的毛虫。

    “我还从来没有谢过你。”事实上,安象形就没跟黑凰说过几句话。

    “用不着,借分身给你并非我的本意。”黑凰对安象形的搭讪感到奇怪,转过身来,打量另一个自己,“所以你的感谢也非本意。”

    看到跟自己一样的脸上显露出另一种风格的笑容,黑凰更感到厌恶了。

    “咱们相似的地方还真挺多。”

    “哈!”黑凰笑出了声,马上收敛,到处扫了一眼,几顶帐篷里都很安静,小岛另一端一无所有,慕行秋的幻境越来越强大,她已经看不出端倪了。

    安象形却不觉得可笑,继续道:“除了容貌相似,咱们都不能按本意行事,因为咱们都走上了绝路,往前走是死路,往后退死得更快。”

    “道尊和灵王正带领大家创造活路呢。”黑凰慵懒地说,目光从安象形脸上移开,不想再多看一眼。

    “就算他们能成功。这条活路也要用无数的尸体铺成,最早一批跟随者,恐怕都会变成尸体。”

    黑凰没吱声,微微扬头,保持高傲冷艳的姿势,容貌比任何时候都要模糊,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谨言慎行。

    “慕行秋会和异史君一块进入止步邦,其他人都留在岛上,包括杨清音。”

    黑凰仍不吱声,连目光都吝于转动。她是拐弯抹角的老手,当然知道这些话都是试探,安象形的真正意图还没有暴露。

    安象形也沉默了,他在考虑是继续兜圈子,还是有话直说,过了一会他再次开口,平静得像是请对方喝茶,“这是夺取洗剑池水的最好机会。”

    黑凰猛然转头,冷冷地看着安象形。“如果你是来试探我的,这一招可太愚蠢了。”

    “我为什么要试探你?慕行秋有念心幻术,异史君擅长魂魄妖术,根本用不着我来试探任何人。”

    黑凰盯着他。

    “洗剑池是牙山至宝。拥有它,你能成为这世上少数几个强者,我能得到一个真正的身体。”

    “拥有它?就凭你和我能保住它吗?”黑凰只是觉得可笑,还没有心动。

    “你知道。我从前是洞府科道士,专门管理道统书籍。”

    “我还知道你的记忆丢失不少。”

    “异史君给了我一枚妖丹,让我恢复不少记忆。其中一些特别重要,比如洗剑池水能用来熄灭远荒半岛的火焰,而熄灭火焰者会得到极大的奖赏,超出想象。”

    “从谁手里得到奖赏?”黑凰语气不屑地问。

    “说实话,我不是特别清楚,我从前只是星落道士,没资格查看最重要的一小部分道籍,但是从一些语焉不详的记载中,我推论出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远荒半岛的火焰是一道禁制,里面关着一些了不起的强者,他们愿意给予灭火者丰厚的奖赏。很久以前的服日芒道士对此都有些紧张,因此定下规矩,不允许任何道士以任何理由进入止步邦,所以我猜这份奖赏非同一般。”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我用将近九百年的时间研讨道统书籍,我的猜测跟别人可不一样。”安象形笑了一声,“谁能想到我会沦落到这一步,我对杨创都没有透露这个秘密,却向你坦白一切。当然,你若是觉得我在胡说八道,那就算了,你想告密也随你,反正我是个不死不活的废人。”

    安象形转身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等等。”黑凰叫住他,“为什么找我?”

    “因为咱们两个目前的状况。你若是一走了之,我的一切计划都实现不了。”

    黑凰如果离得太远,分身就会消失,安象形没有身体,很快就会魂飞魄散。

    “还有谁?”

    “目前就咱们两个,既然是奖赏,分的人越少越好。我不想找杨创,他是个糊涂虫,很可能会露馅。”

    “而且你还憎恨他。”黑凰这些天来看得清清楚楚。

    “他无缘无故跟来做什么?不就是为了看我的笑话吗?早晚我会让他笑个够。”安象形毫不掩饰他对杨创的痛恨,他被困在女妖分身体内,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从前的熟人,杨创却天天出现在他面前,撵都撵不走。

    “不要杨创。”安象形肯定地说,“杨创和那颗头颅必须除掉,洪福天需要警惕,殷不沉不用管他,欧阳槊和刘鼎要拉拢过来,这件事得由你去做。”

    黑凰露出一丝媚笑,这种事当然要由她来做,两名年轻的人类男子,正是她最擅长捕捉的猎物。很快她又收起笑容,“你确定洗剑池水肯定会留在灵王手中,不会被道尊带走?”

    “你比我更懂这些所谓的男女之情,慕行秋会将杨清音留在荒岛上,不给她任何可恃之物吗?”

    黑凰被说服了,接着问:“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怎么说呢,应该是最重要的问题,咱们打不过灵王,她有太阴之火。”

    “只要你能拉拢到欧阳槊和刘鼎,我会告诉你致胜之法。”安象形的容貌虽然跟黑凰一模一样,却能显露出令人信服的严肃来。

    两个黑凰互相看了一会,同时点头,同时转身,走向各自的帐篷,他们达成了阴谋,彼此的戒心却更深了。

    幻境牧马谷之内,慕行秋将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都讲给了杨清音。

    听完之后,杨清音只觉得脑子里一团混乱,想了一会才渐渐理出头绪来,“舍身王可信吗?”

    “他没必要骗我,更没必要编这种谎话骗我,而且我检查过他。”

    “幻术。”杨清音还是没办法改变对务虚幻术的偏见,“好吧,就算舍身王说了实话,远荒半岛的火焰里囚禁着一个或一群能与道统和魔族并立的强者,可他们就一定很危险吗?没准可以跟咱们联手对抗魔族呢。”

    “这是我去止步邦要弄清的事情之一,可我不抱太大希望,道统将他们囚禁了十几万年,必然是有理由的。”

    “啊,道统,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对道统十分了解呢,没想到……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三祖真是依靠背叛者才战胜魔族的?”

    “那是道统憎恨者的说法,咱们不用相信,也不用反驳。我只需要弄清异史君的真实意图和远荒半岛的火焰是否需要熄灭就行了。”

    “你还要送魔像、寻找野林镇居民的下落,哦,对了,顺便还要看看止步邦能不能加入对抗魔族的同盟——你真给自己找了许多麻烦事。”

    “反正都在一个地方,能一块解决最好。”

    杨清音轻轻叹了口气,“你哪来这么强的信心?当初在致用所我就觉得奇怪,你自己还没凝成内丹,竟然想带着一大群弟子共同修行。”

    “你当时不也加入了,还帮了很大的忙。”慕行秋笑着说。

    “我是想看热闹、看笑话,结果你却成功了,然后还越走越远,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就算是由一名注神道士来做,大家也会觉得不可思议,左流英就比较聪明,根本不参与。”

    慕行秋平静地说:“其实你误解了,我根本没有那么强的信心,我只是……”

    慕行秋正在斟酌用词,杨清音却替他说了下去,“你只是必须这么做,你受不了大家的退缩。一群人沉默的时候,你会第一个开口,一群人仰望高山的时候,你会第一个向上攀爬,一群人面对强敌怯懦的时候,你会第一个站出来反抗。你根本不在意自己能否做到,你就是这样一个人。你若失败了,大家都笑话你的愚蠢与鲁莽,你若成功了……你若成功了,就会有人永远记得你。”

    慕行秋很惊讶,倒不是因为杨清音如此了解他,事实上,慕行秋从没仔细想过自己是什么人,他只是从杨清音的语气中感受到深深的爱恋,那是他以为高傲的她不会产生的情感,即使有也永远不会表露出来。

    “当心,除了秃子,你身边的人类与妖族都不可信,在岛上你要小心,洗剑池水虽然可疑,但是有它在你会更安全一些……”

    “我知道。”杨清音转过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再怎么着这里也比止步邦安全,听你说完这些事情之后……还是由你带着洗剑池水吧,它对你的帮助更大,我只能用上极少一点力量。记住,一定要安全回来。”她加重了语气。

    告别与嘱托突然变得毫无意义,慕行秋觉得他们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咱们一开始要做什么来着?”

    “一开始?”

    “这是结缘的夜晚,咱们说好要比从前做得更多一点。”

    “我不记得……”

    慕行秋握住她的手,要让她记得这个夜晚。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