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一章 老王的衰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拓氏历任舍身王为保守秘密花了不少心事,几乎每一任舍身王都想过让秘密跟随自己一块进入坟墓,最后却觉得太可惜,于是将秘密传给继承者。

    拓开成从远荒半岛带回来诸多法门,若能练成的话,足以令拓氏傲视群妖,但他毁掉了绝大多数法门,自己不练,也不允许其他拓氏子弟接触,他有一种想法:突然强大起来的拓氏王族肯定会受到道统的关注,从而引来灭顶之灾。

    只要了解道统是真心实意想要封堵止步邦,这就够了,拓氏从此可以安心统治舍身国,至于十几万年前的旧事,跟拓氏无关,拓氏也没有实力干预。

    拓开成只留下一种法门,叫做“祖印”,它能够强化并改造泥丸宫,利用祖先的力量将一些秘密或者魔种这样的无形之物藏在里面,如果头脑遭遇法术袭击,泥丸宫会自动封存相关记忆,丢失的只会是普通记忆。

    “祖先的力量。”慕行秋听到这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道士们的泥丸宫跟你非常相似,里面也有一个人形……”

    “那应该是道统三祖吧,他给予所有道士力量。”舍身王随口猜道,他站得太久了,坐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舒服地叹了口气。

    “不是,人形各不相同,绝不只是三祖……是祖师塔传承!”

    “祖师塔,庞山至宝?”舍身王对这件事不太在意,他在等慕行秋的兴趣重新转到止步邦。

    慕行秋明白了,道士泥丸宫里的人形是他们在祖师塔内存想传承时留下的,存想到哪一位前代道士,泥丸宫里就会出现谁的身形,可是也有道士离开祖师塔之后改变传承,投入其它道科,他们的泥丸宫里是什么样?慕行秋不知道。

    还有他和小蒿的泥丸宫里空空如也。是因为念心科弟子都被关进拔魔洞了吗?

    慕行秋有点怀念左流英了,这些事情大概连注神道士都不知晓,左流英一定非常感兴趣,没准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事实,唯一的问题是他可能什么都不泄露或者只说出一点。

    慕行秋在舍身王身后来回走了几圈,思绪像暴风雨前的乌云,越聚越多,翻涌碰撞,中间电闪雷鸣。

    他突然止步,“所以道统想要整体退隐。因为敌人不只是魔族,还有远荒半岛的强大力量,可是谁会熄灭岛上的火焰?魔族?不对,魔族觉得自己被出卖,他们要报仇。”

    慕行秋双手重重地按在舍身王所坐的椅背上,几块木头应声而碎,舍身王没了依靠,只能正襟危坐,“所以灭掉火焰的只会是道统。他们希望看到两强相争,自己坐山观虎斗。”

    慕行秋一边笑一边摇头,心中的一个重大疑惑终于解开了,道统的整体退隐太突兀、太不可思议。就连还是注神境界的左流英都接受不了,现在却豁然开朗了:一共三方势力,互相仇视,无论谁和谁遇上。都会不遗余力地厮杀,所以道统要躲起来以保存实力。

    “那尊魔像,就是魔族给远荒半岛的战书吧?”慕行秋想明白的事情越来越多。

    “很有可能。魔族虽然连形体都没有,仍以魔种的形态被关在虚空里,但我知道他们的天性当中没有‘原谅’和‘妥协’这种事情,就像远荒半岛不会原谅拓氏王族一样。”

    慕行秋走到舍身王面前,“你以为是道统派我去释放岛上的强大力量?”

    舍身王平静地看着慕行秋,“如果我有这种想法,就不会大老远跑来专门见你。道统不会派一个叛逆的道士做这种事,但是他们最后会利用你。”

    舍身王又笑了,“你可能不会理解,但是从我的立场看,道统对你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纵容:允许你加入早已灭绝的念心科,给你机会让你变得强大,数次追杀却从来没有赶尽杀绝,最后还给你留下一点洗剑池水。可道统不会这么着急灭掉火焰,我担心的是异史君……”

    “洗剑池水。”慕行秋没有受到道统纵容的感觉,但是回过头来一想,许多不太合情理的事情确实有了更合理的解释,“原来洗剑池水是用来监视我的……”

    “希望你没带在身上,听说你将它送给了——灵王。”舍身王说出“灵王”两个字时就像谈起一只名字威风的野兽,拓氏自认为是唯一的妖族之王,从来不将群妖之地的杂号妖王放在眼里,偶尔会因为利益而支持其中的一两位,但绝不允许他们平起平坐。

    “可是你一开始要见的是我们三个,还有异史君。”

    “当然,不这样的话就惹人怀疑了,对不对?我有好几个计划能让灵王和异史君自动退出谈话,不过事情比我预料得要简单,你单独来了,省下不少麻烦。”

    舍身王费力地抬起身子,坐到另一张完整的椅子上,“异史君想不到拓氏王族会知道如此重大的秘密,整个道统对此都一无所知,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利用这个秘密做任何事情。”

    “可你却告诉了我。”慕行秋退后数步,也坐在一张椅子上,低头冥思,只分出一部分心思听舍身王说话。

    “因为一切都已改变,这个秘密即将失去全部价值。而你,根据我的观察,你只要去了止步邦,就会惹出一场大祸来,有异史君出谋划策,这场祸会更大更快,我希望能阻止你。”

    “阻止我?还有不到十年魔族就会冲出虚空,顶多五年之内,道统也会整体退隐,在那之前,他们会先放出远荒半岛的强大力量,就算我想灭掉火焰,也不过早了几年而已。”

    “啊,虽然年轻,可是瞧你说话多像一千岁的道士,‘不过早了几年而已’,‘几年’能训练出一批成熟的士兵、能让一只妖由贱到贵或者由贵到贱,对我来说‘几年’就是后半生。”

    舍身王双手按住膝盖,显出无法掩饰的老迈沧桑,“你不是想要联合各方势力对抗魔族吗?现在你有两股力量需要对抗了。别急着灭掉远荒半岛的火焰。你还有几年时间,一旦火焰熄灭,你就无路可走了。”

    “你在担心什么,你应该明白,道统只要一天还没退隐,就不会让我灭掉火焰。”

    “异史君,他一直在防备道统,将自己隐藏得很好,可他轻视妖族,也包括拓氏王族。他在妖族当中做过的几件事情让我明白,他很可能知晓远荒半岛的秘密,而且想灭掉火焰,因为一些我无从了解的原因,他需要一名强大的道士当帮手。”

    “你希望我相信你,从此戒备异史君?”慕行秋当然不会将舍身王的话都当真。

    舍身王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抬起头严肃地说:“我准备变魔。”

    慕行秋没吱声。

    “变魔有许多好处,尤其是对我这种风烛残年的老者来说更是如此。在接下来的一到三年里,我会先安排一些事情。然后放出泥丸宫里的魔种,与它完全融合。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希望你去止步邦的原因,我有强烈的预感,异史君会通过你提前灭掉火焰。而我需要时间。”

    舍身王的双眼更加明亮,“我冒着生命危险不是来向你说谎的,你可以现在就杀死我,为这世上减少一只魔族的帮凶。也解决了我的一桩心事。或者你可以继续执行原定的计划,如果你真能创造奇迹,笼络到足够强大的势力。没准我会改变主意,将魔种永远囚禁在泥丸宫里。”

    慕行秋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舍身王,除了泥丸宫特殊一点,半妖之王并不强大,但他没有这做,“我不杀你,我用你的命换取舍身国所有人类的性命,将他们驱逐出境吧。”

    “公平合理,我同意,对外就说我饶恕人类,你不去止步邦,我会遵守协议,至于你,我不强求,只希望你不要随意灭掉火焰。”舍身王站起身,“我是半妖之王,你是道尊、妖师,面对一群凡人和普通妖族,你我的几句话就能让他们感受到奇迹。可是抬起头来,仰望那些可知与不可知的强者时,谁能创造奇迹?谁能?”

    慕行秋飞上天空,他得到一桩意想不到的重大秘密,可他希望尽快离开舍身王,离开老王身上的衰朽与悲观,他甚至怀念起那些粗鲁的兽妖来,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力量,他们起码还有拼死一战的勇气。

    记忆不只是力量,有时候也是拖累,有些人知道得越多越勇敢,另一些知道得越多越懦弱,讽刺的是,勇敢者没办法只保护勇敢者,他们的浴血奋战总是将懦弱者一块保护下来。

    慕行秋在空中向皇孙符慈告别,飞回营地的那一刻,他更加确信挺身而出的必须是自己。

    “老家伙找你干嘛?”异史君甩掉洪福天和殷不沉,第一个发问。

    “他用舍身国十多万人类俘虏的性命换取我不去止步邦,他要完成舍身国的职责。”

    “你同意了?”异史君惊讶不已,“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跟你一块去,不管他是舍身王还是舍命王,在我面前都得匍匐在地,我去找他……”

    “不用,这只是权宜之计,我可以不走舍身国,从海上进入止步邦,这样就算遵守协议了。”

    异史君赞许地点点头,“聪明的做法,而且你还非常幸运,因为我恰好知道一条海上的通道。”

    “没有你,我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进入止步邦。”慕行秋将舍身王告诉自己的秘密深深埋藏,打算从现在起尽量不要乱想。

    他还需要异史君。

    “那是因为咱们都不喜欢魔族。”异史君淡淡地说,将高傲全留给脸上的神情。

    慕行秋看向杨清音和秃子,无比怀念这两个简单得能让他看透的伙伴。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