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八十九章 舍身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舍身国妖民数量只有圣符皇朝人口的五分之一,领土却更加广大,统治如此地广民稀的一个国家绝不容易,最先需要解决的就是距离问题。

    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都有大量符箓师,除了配合军队作战,他们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保持驿站畅通,使得信函和官吏贵族能够迅速来往各地,帝王的旨意由此四通八达。

    舍身国也有类似于驿站的系统,叫做“王脉”,在几乎所有城镇的军营里都有一座蛇形雕像,它们就是王脉的一个个节点,由妖术师负责维护。王脉雕像有点像道统的瞬息台,但是力量就小多了,最多只能传送不到三百里,而且不能跨越,必须顺着节点逐渐前进,每到一处还要等待一会才能继续使用雕像。

    即便如此,王脉也是一种极为迅速并且珍稀的交通手段,平时只用来传递书信与公文,只在极个别的情况下才传送妖族——每次都要付出血的代价,所经过的节点皆需以一名妖术师为祭品。

    因此,只有舍身王才能动用王脉,而且最多携带十名随从。

    过去的一千年里,历代舍身王从未急迫到需要这样做,直到今天。

    皇孙符慈等人在都城与舍身王通过王脉来到附近的一座小城,临时征用数十名妖术师和妖兵,马不停蹄地赶来,慕行秋若是继续前进,他们也只能前往下一站等候了。

    符慈和洪福天等人都没有立刻逃离舍身国,他们分别在拓山和朝东镇与慕行秋分别之后,回到都城与正使汇合,比慕行秋晚了一步,所以正赶上王宫遇袭全城大乱,圣符皇朝使团遭到包围,根本无法逃脱。

    使团里的散修和符箓师们已经做好死战到底的准备,几天之后。形势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舍身王居然召见了圣符皇朝的正、副使,副使正是符慈。

    舍身王向客人透露了实情,他之前投靠望山、服食魔种都是迫不得已,他在等待机会,而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舍身王远道而来就是为了见三位一面,慕道士、杨道士和异史君。”符慈等人来营地介绍情况,舍身王则在十里以外等候。

    “我?”杨清音没想到自己也是舍身王要见的人之一。

    “嗯。”符慈郑重地点点头。

    异史君走上前来,“认得我是谁吗?”

    “阁下想必就是异史君。”

    “我问你一件事,请你老实回答。”

    “请问。知无不言。”

    “把我的名字排在最后面,是舍身王的意思,还是你私自篡改的?”

    符慈愣住了,“呃……这个……名字……我不记得……”

    洪福天上前解围,“异史君是妖族至尊、古神教之主,舍身王早已将您当成半妖之国的保护神,将您的名字放在后面乃是为了向客人表示敬意。”

    异史君撇撇嘴,“我不相信,但是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勉强接受吧。”

    符慈领教了异史君的古怪,在这之后目光尽量躲着他,对慕行秋说:“请慕道士移步与舍身王见面,我们几个都愿意担保舍身王的诚意。”

    “舍身王既已服食魔种。还会背叛望山吗?”慕行秋早从龙魔那里得知舍身王的事情,因此从未想过要去笼络他。

    “舍身国王族自有抑制魔种的办法,其中详情,舍身王会亲自向慕道士说清。”

    慕行秋看了一眼杨清音和异史君。得到默许之后说:“我一个人去见舍身王,其他人就不必了。”

    异史君打个哈欠,“正是。‘神’与王者各管一边,我们还是别见面为好。”

    杨清音也说:“我还是灵王呢,没兴趣见什么舍身王,我还是留下保护魔像吧。”

    符慈显得有些为难,寻思一会说:“好,那就请慕道士跟我一块过去见舍身王,其他人留下。”

    两人刚一走开,散修欧阳槊和符箓师刘鼎就一块向杨清音拱手致意,他们曾经很熟,算是朋友,对这次重逢都很高兴,秃子没跟慕行秋走,而是飞来飞去抢着跟这两人叙旧,杨清音反而插不上话。

    黑凰远远地旁观,真怕自己会忍不住露出嫉妒之意,干脆站到魔像后面,眼不见心不烦。

    洪福天与异史君相谈甚欢,殷不沉守在旁边,脸上的神情与异史君出奇地一致,只是更夸张一些。

    整个营地里,只有两个人,互相看着已有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开口。

    道士杨创走到黑凰分身面前,这很好认,真正的黑凰绝不会面容如此清晰却又将脸拉得这么长,好像上门要债却没有得到主人重视似的。

    “你真是……”

    “一副皮囊而已,真正的道士不会在意这种事情。”

    杨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的内丹还在吗?还用交给道统吗?”

    “长痛不如短痛,我已经放弃内丹,打算重新修行。”

    杨创既惊且佩,“安道士果然心志坚定,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这具妖身有道根吗?平时会不会感到奇怪?左流英教你重修的法门了吗?”

    安象形的脸越拉越长,“既然你不打算吐丹重修,今后咱们就不是一路人了,你干嘛要跟这些散修和符箓师混在一起?我劝你还是回星山吧,起码能保住内丹。”

    杨创连连摇头,“回星山用不上一年我就得入魔,我还是……我跟着他们来找你,就是希望你能给我出个主意。”

    安象形曾经很愿意替其他人做出主意、做决定,现在却厌烦至极,声音不由得严厉起来,“那就跟我一样!”

    杨创呆住了,“跟你一样……黑凰还有分身吗?我恐怕适应不了,我还有一堆子孙呢,他们都供着我的画像。”

    安象形迫不及待地要转移话题,“舍身王来找慕行秋到底要干嘛?妖族有办法抑制魔种,我可不太相信。”

    “可这是事实。舍身王看上去一点问题也没有。”杨创说。

    舍身王年纪很大了,至少有二百岁,从头到脚都透出衰老的气息,但是看上去的确一点问题没有,好像还能再活一百年。

    妖术师们用最快的速度布置好了一块露天会客室,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毡毯,中间摆了一圈软椅,四角用旗帜压住,旗杆上挂着大量妖器,与道统的禁制功效类似。能够阻止声音和景象外泄,还能提供照明。

    妖术师和妖兵站在数十步之外,全都背朝舍身王,正好围成一圈。

    舍身王独自等候客人到来,坐在一张椅子上,身材瘦小,头发稀疏,连金黄色的王冠都掩饰不住。

    王冠镶着一圈向上伸起的蛇,足有三十条之多。

    他的眼睛很亮。是他全身上下唯一显出旺盛生命力的器官,正是这双眼睛,让符慈和洪福天等人相信他没有被魔种控制。

    慕行秋在与舍身王对视片刻之后,也相信了。这双眼睛里有太多的智慧与灵动,绝不可能受到任何东西的控制。

    符慈是圣符皇朝的皇孙,却已被半妖之国的老王所折服,恭恭敬敬地致意。然后也退下了。

    舍身王做出想要起身的架势,最后还是没动,“将近七千里路。我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儿孙们都觉得我命不久矣,看来是有道理的。”

    舍身王的脸上布满皱纹,当他微笑的时候,这些皱纹显得优雅而有力,像是一队经验丰富的宫廷侍从,总是知道自己该站在什么地方,做出怎样的神情。

    “你就是慕行秋?人类称你慕将军,道士叫你法将,在妖族嘴里,你是道尊和妖师。”舍身王的目光里露出少年人才有的浓重好奇。

    “是我,只有我来见你。”

    “没关系,我最想见的也是你。坐。”

    慕行秋走到一张椅子后面,双手放在椅背上,却没有坐,“我比较习惯站着。”

    “嗯,站着谈话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求,就让我坐着吧。我大老远跑来见你,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谈,但是我想我应该先解释一下魔种。”

    “我的确很好奇。”

    “不用客气,你可以用任何法术对我进行检查。”

    舍身王随意地靠在椅背上,目光炯炯,这让他的邀请显得非常真诚。

    慕行秋也不推辞,放出一道幻术送进舍身王体内,他现在会的念心科法术比较多,有攻有守,即使舍身王设下陷阱,他也能全身而退。

    舍身王一边接受检查一边说话,“我有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死在了群妖之地,其中一个的死因据说与你有关,但是请你放心,我的儿孙很多,那两个绝不在我最喜欢的行列。”

    慕行秋很快就找到了魔种,它被困在泥丸宫里。可是最让慕行秋感到惊讶的并非这件事,而是舍身王的泥丸宫,居然跟道士的一模一样:洁白无瑕,正中间端坐着一个人形。

    慕行秋见过不少妖族的泥丸宫,没有任何一只妖能与道士类似,连比较接近的都没有。

    “这是……”慕行秋收回幻术,迷惑不解。

    “第一,我不是道士,也没有内丹。第二,让你查看我的泥丸宫是为了表示诚意,其他人,就算是注神道士,也不能随意进入我的脑子。”

    舍身王脸上没有了笑容,平整的皱纹却让他显得更加威严,“我一听说你要去止步邦就急匆匆地赶来了,为的是提醒你,千万不要做蠢事,岛上的火绝不可以熄灭。”

    慕行秋一愣,他还从来没想过灭火的事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