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八十六章 符箓师的秘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夺取秦昆的身体是他最后一次换魂,高贵的魂魄被困在残破的阉人体内,在这之前,他当过龙宾会首席、大臣和将军,除了皇帝之外,品尝过各个领域的权力——味道几乎都是一样的,但是每隔几十年更换一次名目,还是会有新鲜感。

    如果一定要说遗憾的话,他留恋的并非自己从未坐过的帝位,而是生命本身,符箓师的换魂无法一直持续,每一次换魂都会令魂魄受损,六七次之后就再也无力转移了。

    所有的换魂者都觉得这很不公平,尤其是跟那些道士相比。

    秦昆盯着慕行秋的眼睛,不公平的感觉越发强烈,“不对,这不可能,你没有道士之心,没有根本隐遁之法,挡不住换魂之术……”

    “你是说神杀符?”

    秦昆的心像是被一只肮脏的脚丫子狠狠踩了一下,龙宾会最重要的秘密已经泄露还有他刚刚想起来的其它秘密,很可能正在流失、正在被盗走,他必须做点什么。

    如果不是过于留恋生命的话,秦昆的动作还会更快一点,但他犹豫了,居然对这具残破的微贱身躯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外面就是凄风苦雨,再破的房子,哪怕是一座阴森的洞穴,也是安乐窝啊。

    慕行秋已经拿到记忆,还没有细看,施展幻术想将秦昆击晕,他做过一次,秦昆昏迷了五天,可这一次却失败了,秦昆晃了几下,没有倒下,眼神反而更加严厉。

    “你都拿走了?”秦昆问。

    “嗯。”

    “唉,道士总是技高一筹,凡人的记忆你们予取予求,道士的记忆却保护得固若金汤……可我还是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昆坚持着不肯倒下。说到底这不是他的身体,只要不在意伤害,甚至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他能挡住任何法术。

    慕行秋收回幻术,头也不转地叫了一声:“跳蚤。”

    跳蚤翻身而起,从死气沉沉一下子变得生龙活虎,在慕行秋肩上亲昵地蹭了两下。

    “这头畜牲……”踩在秦昆心上的脚丫子又狠狠地蹍了几下。

    “哈哈,原来跳蚤没事。”小蒿高兴得跳起来,强抑扑上去抱住跳蚤的冲动。

    秃子也终于明白过来,“小秋哥也没事……对不起。老娘,我咬了你的手……”

    杨清音冷冷地嗯了一声,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慕行秋,这让秃子有了“心中惴惴”的感觉,虽然握住自己发髻的手有点过于用力,他却不敢发出半个字的抱怨。

    “这是庞山铁麒麟。”慕行秋说,取出一捧金银屑奖励跳蚤,“高伏威心怀不轨,自以为无人知晓。却没能骗过敏感的灵兽。跳蚤拦住了高伏威的神杀符,刚才将昨晚的记忆都交给了我。”

    “高伏威的魂魄呢?”秦昆严厉地问,好像他仍然占据绝对优势,此刻正在审问走投无路的敌人。

    慕行秋指指自己的脑袋。“我允许魂魄进入体内,并让它占据了一小会,然后再将它收服。”

    “这是再灭之法的功劳。”乌鸦异史君竟然又飞回来了,落在魔像头顶。嘎嘎地笑了几声,“慕行秋的胆子也真够大,他接受过再灭之法。魂魄与身体一直没有完全融合,所以能够暂时让位又夺回,符箓师居然对魔尊正法一无所知,哈哈。我配合得还好吧?”

    “谢谢。”慕行秋向乌鸦点下头。

    “我对龙宾会的换魂之术一直很好奇,总觉得跟我的聚魂之术有点类似,慕行秋,能跟我说说吗?”。

    “龙宾会有一种‘神杀符’,可以用来与他人换魂,这种符很难制作,需要数十种极为罕见的材料,这些材料都被融进高伏威的身体里,当他恢复记忆之后,以肤为纸,以手为笔,以血为墨,写了一张神杀符。”

    慕行秋已经夺得高伏威的全部记忆,能够看见昨晚的全部场景,“神杀符想要夺魂还需要最后一味材料,那就是另一只生魂,所以高伏威先要潜藏在一个人体内,吸收足够的力量之后再转到真正的目标身上。他选中的人原是小蒿。”

    小蒿气愤地低声道:“怪不得他半夜守在我帐篷门口,坏家伙。”

    慕行秋拍了拍跳蚤的脖子,“跳蚤拦住了高伏威的魂魄,一直在与之搏斗,但它搞不清状况,等我回来,主动将记忆交给我。”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慕行秋细说了,他带着跳蚤走出禁制,以防高伏威慌乱之中随意选择目标换魂,慕行秋一边与妖族谈判,一边告诉跳蚤该怎么做,事实上,是他将魂魄主动收进体内,而不是魂魄夺取他的身体。

    高伏威的魂魄晕晕乎乎,既没将灵兽生魂融入神杀符,也没有真正夺取慕行秋身体。

    乌鸦长长地嗯了一声,“听上去神杀符并无特别之处,你能将材料清单给我一份吗?”。

    “可以。”慕行秋不在意将换魂者的秘密送给乌鸦,对异史君来说,神杀符只是一种知识,远远比不上他的聚魂之术。

    “你毁灭了整个人类。”秦昆怒气冲冲地说,可是怒气一点也掩饰不住他心中的恐慌,“没有我们,人类将群龙无首,西介国公主只会争权夺势,她根本不懂维持一个庞大的皇朝需要多少心血,而你,你只会破坏,实力越强破坏得越多。哈哈,你还妄想联合人类与妖族,那只会让你败得更惨!”

    慕行秋垂下目光,将秦昆的记忆极快地扫了一边,然后他说:“就给其他人一次机会吧,你们将权力握在手里已经太久了,久到只关心权力本身,忘了符箓师的目的是保护人类,而不是统治人类。”

    “哈哈,愚蠢!没有我们的统治,皇族和各国王室早就衰朽腐烂,人类会分成几百个小国,跟妖族一样互相仇杀。统治就是保护。”秦昆突然间心灰意冷。不明白这些话到底在说给谁听。

    他的身体跪在地上,魂魄却留在原处——再也不能换到任何人身上了。

    乌鸦飞下来,从秦昆头顶一掠而过,转了一圈落在殷不沉头顶,“谁先抢到,魂魄就归谁,是这个规矩吧?换魂符师的魂魄,值得收藏。”

    慕行秋从秦昆身边走过,对杨清音等人说:“抱歉,我来不及跟你们商量。”

    小蒿走过来。无所谓地说:“挺好,我又学会一招如何装死。”她抱住了跳蚤,兴高采烈地对它又亲又拍。

    杨清音冷淡地嗯了一声,松开秃子,将手缩回袖中。秃子蹿到慕行秋身边,围着他飞了一圈,仔细嗅了一会,咧嘴笑道:“没错,真是小秋哥。”

    “高伏威的魂魄怎么办?”杨清音开口问道。

    “他死了。没办法再回到自己身体里。”慕行秋凝神施法,将高伏威的魂魄送到身体之外,让它停在不远处的尸体上方。

    乌鸦摇摇头,猛虎符师的魂魄太普通。他不感兴趣,而是盯着左流英,“你真是让我看不透啊,我能猜出真相很正常。你没有内丹,连记忆都没剩下多少,又是怎么知道慕行秋在演戏的?”

    左流英的半张脸隐在帽檐下。淡淡道:“因为你,你说自己本事不大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乌鸦大笑,笑得羽毛都飞起几片,纵身一跃,在空中迅速变化,落地时已经化形为一名瘦削的老者,穿着一身黑色长袍,长长的黑发黑须垂在身前身后,跟长袍几乎融为一体,“想不到你居然保留着对我的记忆。唉,秦昆若是对我再多一点了解,就应该知道异史君绝不会谦虚到承认自己实力不济。”

    左流英不说话了,他记得异史君,兴趣却不大。

    “等你死的时候,我一定要收集你的魂魄,不管多大代价也要。”异史君的兴致却越来越高。

    小蒿放开跳蚤,拦在异史君面前,严肃地说:“他是我的。”

    乌鸦微笑着摇摇头,转头对慕行秋说:“别忘了外面还有一群妖术师,其中几个认得我这副身躯,要我帮忙说服他们吗?”。

    慕行秋摇摇头,“这些妖术师是说服不了的,他们对舍身王的反对还没有强烈到必须背叛的程度,而且追了这么久,不会轻易放过我,他们正在准备一次集中攻势,我要用幻术将他们引走。”

    慕行秋开始施法,他要制造一次前所未有的强大幻境,将周围数千名妖术师通通引走,而且维持得越久越好。

    “你做决定。”异史君转过身,将营地里的每个人、每只族都看了一眼,没有理睬满脸谄笑的殷不沉,而是看向了安象形。

    安象形正捂着肚子,对别人来说这是一场真真假假的戏,对他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一记重创,血已经往外渗出了。

    “离七天不远了。”安象形颤声道,他的魂魄在这具身体里只能待七天,一旦开始丧失记忆,就再也没办法拯救了。

    “你愿意成为众魂中的一只吗?”。

    安象形明白这句话的含义,那意味着放弃姓名与自我,成为异史君的一部分,“还有……别的选择吗?”。

    “有啊,魂飞魄散,将分身还给女妖,你是道士,对这种事早该看得很透彻了。”

    虽然这几天来一直考虑这个问题,安象形还是没办法给出回答,站在那里沉吟不语。

    慕行秋制造的幻境显形了,所有人类和妖族身边都有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映像,魔像和十名妖兵也不例外,但异史君的映像还是乌鸦,这跟黑凰的分身之术倒有几分相似,只是映像不那么活泼,而且也不真实。

    小蒿伸手从“小蒿”身体里穿过去,咯咯直笑。

    众多映像一块升到空中,伴随着一道强大的闪电,同时向东南方疾飞而去。

    妖术的嘈杂声响起来了,数千道妖术跟它们主人一块冲向幻境。

    等声音渐渐远去,慕行秋对众人说:“换魂者有一些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记忆,现在我必须去止步邦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六百八十六章符箓师的秘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