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八十三章 神杀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入舍身国的第五天夜里子时左右,猛虎符师高伏威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心脏狂跳不止,这些天来他一直疑虑重重,最后自己所恐惧所期盼的梦境终于发生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梦里告诉他许多事情,还有一些承诺,恐惧慢慢消退之后,他开始为这些承诺心动不已。

    权衡片刻,高伏威做出了决定,先是起身走到帐篷门口,掀开一条缝隙向外张望:十名带路妖兵挤在对面的两顶帐篷里睡得正熟,隐隐能听到他们的呼噜声;左流英、杨清音、小蒿、飞飞和殷不沉各占一顶帐篷,听上去悄无声息;麻烦的是两头畜牲,麒麟和震山牛露宿帐外,尤其是跳蚤,它不肯睡觉,静静地站在左流英帐篷门口,一红一黄两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事情有点危险,但是回报也极为丰厚。

    高伏威又寻思了一会,决定冒这个险,“道士们人都不错。”他放下帐帘,低声自语,“可这是人人自保的时代,道士们也并非真心对我好,只不过想利用我找到换魂符师,慕行秋一回来……”

    高伏威的心咯噔一声,慕行秋一回来,就什么也瞒不住了,“人人都在自保,我也不能例外,换成任何一个人或是一只妖,都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

    决定是艰难的,行动则更加艰难。

    高伏威挽起左袖,直到肘部以上,右手在左臂上轻轻抚摸,一度想要放弃,最后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柄锋利的小刀,在左臂外侧划出一个长方形的伤口来,接下来的事情更难。他必须揭下一层皮。

    他真希望身边能有一壶酒。

    当长方形的一小块皮终于被完整揭下来时,高伏威已是全身大汗,连眼睛都湿润了,他不承认自己会哭,只是觉得眼眶里的汗水特别多,比殷不沉的水晶眼还要湿润。

    最痛苦的一步总算完成了,高伏威再无犹豫,立刻给伤臂敷药,祭出三张疗伤符,阻止左臂流血太多。

    他需要血。但这些血不行。

    他托着那一小块长方形的皮肤,冷笑一声,“绝大多数人类和妖族根本没有我这样的机会。我的手臂,我的皮肤,你们是为了保住整个身体而付出代价,值得。”

    皮肤是一张符纸,想要在上面写出最优等的符箓,还需要独特的笔与墨,最重要的是得有一位优秀的写符者。

    高伏威更擅长祭符。写符本事稍弱一些,所以他犹豫了很久才动手,一次失败就得再揭一块皮,他很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受得了第二次。

    高伏威咬破右手食指。帐篷里很黑,他还是闭上眼睛,准备在皮肤上以血写符,这有个说法。叫“墨从笔出”,所以他只能咬指,而不能蘸伤口上的血。

    写符的过程倒是很快。高伏威睁开双眼,看着黑暗中微微闪光的符箓,长长吐出一口气,“成了,我还从来没写出过这么完美的符箓。”

    他静静地欣赏了一会,甚至有点舍不得使用。

    “神杀符,嘿,我也能写出神杀符了。”高伏威真想仰天大笑,为了一张神杀符,有多少符箓师情愿上刀山下火海,甚至亲手除掉至亲之人,“曲循规会比我做得更决绝。”

    高伏威心中坦然了,这是一次机会,他得到了,曲循规没有,所以他会在乱世之中活下去,而大符箓师却已死得干干净净。

    他收起神杀符,转身走出帐篷。

    宿营地点在一片树林里,周围有一层禁制。跳蚤扭头看了符箓师一眼,高伏威有些心虚,低下头假装毫不在意,跳蚤甩甩尾巴,没做出任何反应。

    他有几个选择,飞飞和殷不沉立刻就被排除在外,珍贵的神杀符可不能浪费在两只妖族身上。左流英?不行,虽然骗过了三名隐士,但高伏威很清楚,这位注神道士如今只是凡人。杨清音?本来这是最好的选择,可高伏威将她也排除了,倒不是感激或是惧怕她,而是因为灵王看过他年轻时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对记忆还非常赞赏。

    只剩下唯一的选择了,小蒿。

    那是一名可爱的小道士,可她从来没对妖族表露出同情,跟慕行秋又熟得很,正是执行计划的不二人选。

    小蒿的帐篷就在左流英的旁边,跳蚤调头看着符箓师,对他今晚的举动感到有点奇怪。

    “我找段道士有点事……”高伏威被盯得心里发毛,忍不住开口做解释,可那头畜牲不为所动,仍然冷冷地盯着他,但是也没有阻止或是攻击他。

    高伏威走到小蒿帐篷门口,强迫自己不去看麒麟,尽量表现得镇定,心想只是祭一张符而已,畜牲看不出什么。

    祭符的时候心不能乱,高伏威站了一会以稳定情绪,觉得差不多了,正要动手,帐帘被推开,小蒿居然从里面走出来了。

    “猛虎,你在干嘛?”小蒿纳闷地问,她是唯一这么称呼高伏威的人,倒不是为了显示亲切,而是觉得这个名字更好听。

    “没、没事。”高伏威结结实实吓了一跳,心境全毁,虽然也能祭符,但是效果会大打折扣,“你怎么没睡?”

    小蒿精神旺盛,看样子并非刚从梦中清醒,这跟平时贪睡的她可不一样。

    “我估摸着慕行秋快回来了,所以出来练练拳,免得他又说我偷懒。你占了我的地方了。”

    高伏威急忙让开。

    小蒿对半夜出现在自己帐篷门口的外人毫不在意,更没生出疑心,舒展四肢,扭扭脖子,刚要开始练拳,又把小乌龟从怀里掏出来放在帐篷门口,“不准跑,要不然弹你脑袋拽你尾巴。”

    乌龟立刻将头足尾都缩进壳内。

    小蒿开始打拳了,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幻化出九条手臂来,她已经达到幻术第一层。

    高伏威越看越是心惊,想不到一名吸气三重的小道士也这么了得。自己只要出一点错,不仅祭符会失败,连性命也难保。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小蒿平时淘气爱动,练拳的时候却心无旁骛,似乎能一边舞动手脚一边存想。这种状态的小蒿根本没有防备,是个好时机。

    高伏威扫了一眼跳蚤,麒麟的目光已经转到小蒿身上,他又一次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他刚提起一口气,身后却传来一个恼人的声音。“小蒿,你怎么半夜出来练拳啊?”

    飞飞从另一顶帐篷里走出来了,而且也没有丝毫困意,他一直在存想,刚刚睁眼就听到外面的声音,于是走出来查看。

    “过来跟我一块练拳,慕行秋回来肯定表扬咱们两个。”小蒿放慢了速度,飞飞急忙跑过来,跟着她有板有眼地练拳。对高伏威更没有在意。

    高伏威暗叫倒霉,同时还痛恨自己的胆小与犹豫不决,只是祭一道符而已,转瞬即逝。小蒿和飞飞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自己完全没必要紧张。

    可他还是又等了一会,这一等,出问题了。

    杨清音竟然也从帐篷里走出来。同样没有半分睡意,看了一眼正在练拳的小蒿和飞飞,满意地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旁观的高伏威,有点奇怪,却没有多问。

    杨清音是出来检查禁制的,进入舍身国已经五天,她得小心行事。

    高伏威轻轻发出一声谁也没注意到的呻吟,当着杨清音的面他可不敢祭符,这里面既有尊敬,也有根深蒂固的恐惧。

    杨清音却没有在营地里停留,直接飞出禁制巡视周围的状况。

    高伏威一直盯着杨清音的身影,看到她消失在夜色里,总算松了口气,回过头再看小蒿,脏话差点脱口而出——

    这个晚上好像所有人都不想睡觉,左流英竟然也出来了。

    左流英还戴着那顶不合时宜的草帽,站在麒麟身边,安静地看着小蒿和飞飞练拳。

    “左流英,你不一起来吗?”小蒿又放慢了一些速度,来的人越多,她越高兴。

    左流英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高伏威忌惮这个古怪的道士,即使明知左流英已经没有内丹和法力,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他又犹豫了,可神杀符等不了太久,顶多半个时辰,血液和皮肤就会变质,符箓就毁了,重新再写一次神杀符,他觉得自己会受不了。

    “嘿,大家都出来了,今晚的月色不错啊。”

    一个甜腻腻的声音传来,高伏威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他冷着脸,暗暗咒骂世界的不公正,想做点事情怎么就这样困难?

    殷不沉不敢靠近道士,就站在高伏威身边,一个劲儿地吹捧小蒿的拳法,偶尔带一句飞飞。

    禁制外面响起杨清音的说话声,“慕行秋快要回来了,离咱们只有五百里……好像带回来不少人。”

    五百里,意味着天亮不久慕行秋就能赶到,高伏威知道机会就只有这一次。

    小蒿一片练拳一边笑着说:“秃子总算要回来……”

    高伏威不能再等了,他想活命,还想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大符箓师们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通过换魂占据慕行秋的身体和力量。

    换魂不能一蹴而就,他得先找一块跳板,就是小蒿。

    殷不沉正在卖力地叫好,就听得身边响起一声惨叫,猛虎符师高伏威无缘无故地跪在地上,头顶蹿起一丈多高的血光。

    小蒿愣了一下,停止打拳,呆呆地看着高伏威,似乎被吓坏了。

    跳蚤严厉地盯着小蒿。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