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八十章 魔族的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抱歉,临时有事出门,发稿子晚了一会。)

    慕行秋在空中站了一会,重新适应被修复的经脉,浏览千余项念心科法术,有些太难,即使是第八层幻术也无力施展,有些太简单,暂时无需学习,他最需要的是一种飞行术。

    找到了,慕行秋露出一丝微笑,飘在旁边一直盯着他不放的秃子也笑了,突然想起一件事,指着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秦昆,“这个家伙怎么办?”

    “带上他。”

    慕行秋向山顶飞去,秦昆自动跟在身后,歪着头,吐出一小截舌头,看上去有些滑稽,秃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慕行秋抬起手,冲着环绕山顶的云雾发出一道闪电,云雾中隐藏的众多妖术和魔族法术纷纷露出狰狞的面目,像一群在黑暗的洞穴中被惊醒的蝙蝠。

    慕行秋右手甩出长鞭,左手不停地变换法诀,发出一道又一道幻术,务实与务虚交替进行,在不同层次之间自由游走。他在尝试刚刚得到的各种念心科法术,它们全以念心幻术为基础,施放手段丰富多样,大大超出了慕行秋的想象,如果让他自己一样一样领悟的话,大概得用上一万年才能凑齐这千余项法术。

    他现在尝试的法术相对比较简单,效果却仍然令人惊喜,※≈,w⌒ww.从前的他更像是拿着宝剑当棍棒,只会凭力气乱敲乱打,现在才终于窥见一点精妙的剑法。

    云雾中的妖术与魔族法术收起狰狞的面目,一个个又退回黑暗中之中,就此消失。

    片刻之间,云消雾散,不知多少年来,强烈的正午阳光第一次毫无保留地照进拓山之顶,驱散神庙中的阴沉与庄严,发出如薄冰碎裂时的轻脆声响。

    慕行秋停在空中。俯视下方的庭院。

    魔像还在,黑凰的身体完好无损,可他们都不动,面对面地站立着,好似被搬出庙宇的两尊神像,脚边散落着一地的法器。

    魔像终于动了,抬起头,即使阳光照射,也没有眨眼,“你说得对。依附强者不如自己成为强者,这种感觉……真是美妙至极,我感觉自己无所不能,只是……”

    这是黑凰的声音,她的魂魄占据了魔像,正在熟悉其中的强大力量,突然魔像飞了起来,与慕行秋面对面,相隔数十步。

    “魔像不太听话。异史君的魂魄在里面,我能感觉到,他被囚禁在某个地方,不喜欢受到干扰。”

    “是他们。”慕行秋纠正道。被困在魔像内的异史君魂魄有几百个,“安象形呢?”

    “没被你杀死吗?”黑凰不再称“道尊”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这个实力。

    幻境破碎消失的时候,慕行秋身不由己地退出。没看到安象形的下落,“不,他没有死。”

    “那他就还在我的身体里……”魔像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妖身。哈哈大笑起来,“一名道士,居然被困在女妖的身体里,哈哈,有趣,我会把从前认识的男人都介绍给他,哈哈。”

    黑凰的女妖之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不知安象形是没有苏醒,还是不好意思。

    慕行秋用天目迅速搜索一遍山顶,没再发现任何活物,望山魔道士都已经走了。

    “黑凰,你得将魔像交出来。”

    “呵呵,好东西谁都想要,是吧?”黑凰的声音里还残留着几分从前的柔媚,却不再拐弯抹角,“很遗憾,我没法同意,魔像是我的,不,魔像就是我,我就是魔像。我没想过一统天下,可是我等着强者来拉拢我呢。”

    魔像握紧双拳,同时做出砸向地面的动作,一声轰响,拓山顶部的庙宇和房屋纷纷倒塌,扬起成片的灰尘,只有庭院中间一小块保持完好,黑凰的妖身正站在那里。

    轰鸣声不绝于耳,整个拓山都在摇晃,从山脚处跑出数十名妖术师,一个个惊恐万状,朝四面八方飞去,很远之后才敢回头张望。

    “哈哈,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力量!没想到得来的如此轻松,这都要感谢你,慕行秋,作为报答,我帮你毁掉拓山,实现你身上的预言。”

    所谓的预言只是万子圣母的一句玩笑,慕行秋去过很多地方,现在还都好好的,他笑了笑,轻轻摇头,“得来轻松必有原因,魔像是望山魔道士留给我,让我带到另一处地方去的。”

    魔像发出冷笑,“什么都是你的,我们这些妖族就应该跟在你的屁股后面赴汤蹈火,侥幸没死就高呼‘道尊’,是不是?想要魔像就亮出本事来,别编造无聊的谎言,魔道士为什么要将魔像送给你?安象形刚刚还要杀你。”

    “安象形不是魔道士,他只是被利用了。魔像体内被注入大量法术,那是魔族留下的信息,是一封信,而我是送信者。不管是你还是安象形,只会被魔像慢慢吞噬……”

    “异史君的魂魄藏在这里不也一直没事?”

    “法术是最近才被注入的,而且异史君的魂魄有左流英的禁制,那是监狱也是保护,我待会就将它们都放出来。”

    魔像大笑,如王者般的坚毅面孔与阵阵娇笑形成极鲜明的对比。

    笑声未落,地面上传来一声愤怒到极点的尖叫声,黑凰的妖身醒过来了,如今“拥有”这具身体的是道士安象形。

    妖身试图飞到空中,升起数丈就掉了下去,安象形还不能熟练操纵这具身体。

    魔像笑得更开心了,伸出右手,招来妖身,将它轻轻握在手掌里,“小心点,道士,这是我的旧身,我还没决定将它送给你呢。”

    妖身抖如筛糠,安象形可以由道入魔,因为那是向上走,而且是轻松而巨大的一步,可现在他却是一落千丈,“混账女妖,立刻退出魔躯!”

    魔像仔细打量妖身,眼睛几乎跟她的头颅一样大。“从前的我长得还真是挺美,可惜,美丽在乱世之中变得比什么都廉价,道统和魔族都看不上,我还留着她做什么?”

    魔像的声音逐渐严厉,手上也逐渐增加力量,遭到破坏的是妖身,忍受痛苦的却是安象形,没一会工夫他就屈服了,“等等。我有话说。”

    魔像住手,露出毫无王者气质的得意神情。

    妖身扭头看了一眼几十步之外的慕行秋,以安象形的声音问:“望山的魔道士去哪了?钱小尧呢?龙魔呢?”

    “他们已经走了。”

    “不可能,你还活着,他们不可能离开。”

    “嗯,我与魔道士终有一战,但不在这里,也不是今天,他们早已夺下舍身国。咱们只能退出,你自己的身体呢?希望它还在。”

    “我……我……”妖身抖得更严重了,安象形为了向魔道士表示忠诚,在与魔像融合之后亲手毁掉了自己原来的身体。“我要魔像,魔像才是我的身体。”

    “魔像不是任何人的身体,你们还不明白吗?他随时都会背叛试图操控他的魂魄。黑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魔像将妖身收到胸前。“看来咱们两个的想法才是一致的。”

    魔像对慕行秋的回答就是直来直去的一拳,相隔数十步远,这一拳却瞬间即至。附带着轰轰雷鸣。

    慕行秋整个人才比拳头高出没多少,他伸出手,按在拳头的一截手指上。

    巨大的拳头被拦住了,道道闪电钻进魔像体内,从手掌传遍全身。慕行秋以前只能单独使用务实与务虚幻术的一种,现在却可以同时施展。

    “休想夺走魔像!”黑凰愤怒地大叫,另一只拳头轰过来,根本不管手中妖身的死活,被困在其中的安象形惨叫连连。

    这一拳的速度却没有黑凰预料得快速,而且越来越慢,离目标只有数尺的时候,干脆不动了,停在空中微微颤抖,闪电却仍然不停地纵横全身,黑色的甲衣被映得通红。

    “休想……”黑凰仍不服气,她的魂魄进入魔像的时间不长,还不能完全发挥出其中的力量,她相信,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

    她准备逃跑了,想要收回双臂,可闪电却将魔像牢牢束缚住,最可怕的是,魔像内部生出一股斥力,似乎要将她的魂魄推出去。

    “没有魂魄真能占据魔像,魔族怎么可能将如此强大的武器转交他人?黑凰,抓住机会,回你自己的身体里去。”

    “不……”黑凰的声音变得痛苦不堪,她已经喜欢上操控魔像的感觉,再回到原身里去,就像是在梦里吃惯了山珍海味突然又要醒来面对萝卜青菜。

    可是她做不得主,在念心幻术的压力之下,魔像正在驱逐体内的魂魄,不只是黑凰,还有异史君的众多魂魄,左流英留下的禁制已经遭到破坏。

    闪电暴增,从魔像体内向外扩张,将坚硬的盔甲射出一个又一个小洞。

    终于,黑凰发出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叫声,魂魄离开魔像,回到原身中去。

    异史君的魂魄也出来了,原本混杂成一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时却被分离成数百个单独的魂魄。

    众魂纷纷寻找附身之物,地面上的法器、魔掌和废墟中没有被压坏的各种妖器都被用上了,无一例外都选择变成鸟身,扑扇翅膀,四处乱飞,然后在空中盘旋。

    慕行秋收回闪电,魔像没有坠落,而是垂下双臂,站在人类身边。

    “你说得没错。”慕行秋大声对空中的几百个异史君说,“止步邦是最后的希望,也是未来的战场,魔族的信就是要送到那里,如果你还知道更多内容,请告诉我。”

    几百只鸟振翅飞去,各奔东西,没有再融合在一起。

    一只年轻的乌鸦留下了,落在慕行秋肩膀上,冲另一只肩膀上的秃子嘎地叫了一声。

    (求推荐求订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