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九章 错或落弱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魔是一项过时计划的产物,她生不逢时,足足晚了几万年。

    念心科对灭亡早有预感,于是提前准备了多项自救计划,其中一项就是万一被关进拔魔洞,得有人来将她们救出去,这个人必须能够迅速变强,而不是像普通道士一样修行数百年,还得有始有终,绝不能因为一点困难就半途而废。

    可惜,就算是胎生道根的奇才,也不可能在几年、几十年之内升到注神境界以上,而拔魔洞内的犯人顶多坚持三五十年就会身殒道消,只剩下残破的魂魄忍受永不结束的煎熬。

    所以,这位救星不能是人,也不能是妖族,但凡是这世上已有的生物都不行。

    念心科的数位天才道士共同发明了无心之咒“错或落弱莫”,它简单而神秘,能够引起高等道士的注意,它还会在道士的泥丸宫里自我生长,创造出一个非人、非妖、非魔却又同时具有三者长处的奇特生物,。

    直到左流英得到咒语之后,才将其命名为“真幻”。

    真幻寄生在高等道士体内念心科看中的是当时的几位服日芒道士,可不是注神道士因此一出生就能具有强大的实力,或许斗不过整个道统,但是足以悄悄潜入星山,打开拔魔洞的禁制。

    错或落弱莫~%,⊥堪称念心科历史上最复杂、最强大的无心之咒,得从最初的种子一直规划到参天大树,每一步出错都可能导致失败。

    最终的结果是,咒语还没有彻底完成,念心科就在一场惨烈的战斗中失利,所有弟子不是当场被杀就是被送进拔魔洞。

    于是,咒语从第一步就偏离了既定方向,它根本没有被当时的服日芒道士们发现。

    错或落弱莫,简单而又强大的五个字。埋藏于故纸堆中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时光一年又一年地流逝,没有被任何道士发现。但它是一粒顽强的种子,即使是在最贫瘠的土壤里,即使没有一丝阳光和一滴雨露,仍能存活成千上万年。

    咒语第一次被发现已是万年以后,发现者是一名专职整理古籍的洞府科道士,他看到了、记住了,因此触发了咒语的力量,可这是一片比荒漠好不了多少的土地。他根本没将这五个字放在心上,令咒语失去最重要的养分。

    它没能生长起来。

    但是洞府科道士亲手将这五个字写在一本书上,保留了无心之咒。

    又是几万年过去,也有一些道士在翻看资料时发现了这句咒语,能放在心上的却寥寥无几,结果真幻一共出现过五次,其中两次只存在于泥丸宫里,两次化成了淡蓝色的烟雾,一次变成了人形。却被寄居者以法术歼灭那名道士因此入魔,他一直以为被杀死的是自己。

    这些真幻都不在道统的记载之中,无心之咒却留下了简单的相关记忆。

    只有左流英让无心之咒顺利生长,不仅因为他更好奇更严谨。还因为他的境界最低,在他之前的几万年间,所有看到咒语的道士都是服月芒和服日芒境界,他们的道士之心强大到能够压抑一切不必要的好奇。也能中断甚至杀死真幻。

    这是咒语本身的不完善之处,念心科弟子还没有解决就已沦为拔魔洞中的囚犯。

    左流英只是注神境界,产生的真幻实力不强。而且还发生了一件念心科传人当时根本没想到的问题。

    真幻兼具人类、妖族与魔族的特征,这让她对虚空中的魔种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以至于引发魔劫,带来一只巨大的魔手。

    打开虚空的不只是魔种,真幻本身也帮了大忙。

    如果说关押魔种的虚空是一所大监狱,囚禁重罪道士的拔魔洞就是用类似材料造成的小监狱,所有真幻都具有穿越监狱墙壁的本事,以方便她们救出念心科弟子。

    结果左流英的真幻还没有到达拔魔洞,就先引来了魔种,她的“穿墙之术”不自觉地在错误的地方发挥了作用,自己被魔手抓走。

    龙魔没有透露那个“幻月”的结局,甚至没说自己对此是否有所了解。

    左流英是在无意中触发无心之咒的,也在无意中将咒语教给了弟子梅传安。

    梅传安是第一个对这条简单咒语产生浓烈兴趣的道士,对它念念不忘、前思后想,这正是错或落弱莫最需要的阳光和雨露,可梅传安的境界太低,根本不在念心科弟子最初的预计范围之内,咒语没能按计划生长,却让被寄居者入魔而疯。

    咒语接下来落入连内丹都没有的慕行秋和芳芳的脑子里。

    芳芳跟大多数正常道士一样,很快就进入常规的修行程序之中,虽然没有忘记咒语,对它却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只有慕行秋接二连三地使用咒语。

    错或落弱莫在慕行秋的泥丸宫里生根了,却不能发芽,仍然处于默默等待的状态。

    如果慕行秋始终没能凝成内丹,咒语对他不会有太大影响,顶多让他的力量比普通人更强一些,幼魔则会半路夭折。

    如果慕行秋凝丹却没有加入念心科学习锻骨拳,他的下场会跟梅传安一样,入魔,然后变成疯子。

    各种偶然加在一起,让幼魔与慕行秋共同成长,却迟迟不能凝成人形,直到左流英在乱荆山试图打开一条虚空通道,才给了幼魔一次难得的机会。

    她成形了,相貌跟芳芳一模一样,在形态不一的所有真幻之中,她的实力最弱,想要攻破拔魔洞,必须另辟蹊径。

    她有一颗内丹,对于没有成熟三田的她来说,这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于是干脆将它辗转送给慕行秋,希望通过他炼出一个可用的泥丸宫这是她唯一的选择,其他道士的泥丸宫都不可能与她完美相融。

    为此,慕行秋必须变强,最好是注神乃至服月芒境界。当发现慕行秋情劫未度,龙床又想办法撮合他与杨清音。也是为了让他变强,快点造出可用的泥丸宫。

    没有内丹的龙魔只能投靠妖族,她本来就有妖的体质,轻易地融合了异史君的一颗水晶眼,发挥出的力量远远超过殷不沉等妖,可她还是太弱小,甚至比不上当初拥有内丹的时候。

    也拥有魔族体质的她,能够轻易发现那些隐藏在地下的魔族遗物,带领灵妖挖出完整魔像的那一天,她忽然明白。只是等待慕行秋变强是不够的,自己必须投靠更强者才能完成心愿。

    念心科传人是死是活不重要,她诞生的目的就是攻破拔魔洞,她必须做到这一点,否则心境永不平静,无心之咒给予她生命,也给予她如附骨之蛆一般的诅咒。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超出龙魔最乐观的预料:道统准备退隐,魔族即将重返世间,慕行秋的念心幻术迅速变强。重新塑造了泥丸宫,望山道士周契以注神道士的法力进一步强化了它……

    所有事情都变得有利,龙魔于是去见望山入魔道士,接受魔种的检查与考验。

    魔种相信她。因为真幻拥有魔族的体质,她的目的也与魔族没有冲突,甚至可能帮助他们提前几年打破虚空的禁制。

    龙魔取得了一粒完整的魔种,只要再有一处适合的泥丸宫。她就能拥有魔王的力量,足以攻破拔魔洞。

    ……

    这就是龙魔留给慕行秋的记忆,虽然长达数万年。但是对五字无心之咒来说,真正值得记忆的事情却不多。

    慕行秋的泥丸宫没有被夺走,龙魔只是复制了一份,这是她与慕行秋的独特联系,而不只是法术的原因。

    慕行秋的内丹也在,它是无法复制的,而且龙魔已经有了魔种,不需要内丹了。

    龙魔几乎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慕行秋,她或许还有秘密,但是影响不大,她的目的和计划都在这里。

    慕行秋理解那种必须要做某件事的感觉,所以他理解龙魔,但还是有一点失落,曾经与他共享一切的龙魔,正越走越远,最终甚至可能走到他的对立面:等她吸收整粒魔种化身为魔王,或许会成为魔族的先锋。

    慕行秋的经脉也被修复了,三田俱在,他运行了一遍法力,发现绛宫和下丹田仍很脆弱。

    记忆与修复都不是龙魔的礼物。

    她送给慕行秋一套完整的念心科法术,包括各类幻术在内,共有上千种,之前隐而不予,是怕影响到他的基本功。

    现在无需再隐瞒了,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已经升到第八层,而且时间也不多了,再等下去,慕行秋大概没机会学习这些法术了。

    除此以外,龙魔没有留下别的话,告别时的三言两语就是她全部的感受了或许只有在实现存在的目的之后,她才能“自由”地来见慕行秋。

    这是背叛吗?慕行秋说不清,但他没有感觉到遭遇背叛的愤怒与痛苦,龙魔的确利用了他,但是从始至终没有让他受害或是吃亏,单看这一点,她比左流英强多了。

    他只是失落,好像从小最亲密最信任的伙伴,几年之后突然变得跟初见的陌生人一样客客气气。

    还有一段重要记忆,是关于望山和魔种的,慕行秋粗略地浏览了一遍,对龙魔更恨不起来了。

    “走吧。”慕行秋对秃子说。

    “去哪?”秃子十分困惑,因为小秋哥的样子有点古怪。

    “去做我必须要做的事情跟那些魔道士还有那个大块头魔像打一架,他们都在山上等着呢。”慕行秋突然明白,龙魔留给他的不只是记忆和礼物,还有信心。

    这世上还有谁比身怀完整魔种的龙魔更了解慕行秋的强敌呢?

    (求推荐求订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