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八章 修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为冰大受”的飘红打赏,呃,这个名字……有个性。双倍月票已经结束,感谢大家的支持。)

    慕行秋的藏身地点就在拓山崖壁上的一处凹陷里,离地面百余丈,他制造了强大的幻境,足以躲过绝大多数目光。

    他将秦昆也带来了,换魂者靠壁而坐,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秃子监视外面的情况,总是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小秋哥,因为他的神情越来越僵硬,最后变得跟雕像没有两样。

    秃子尽职尽责,可是龙魔闯进来的时候,他还是一无所觉,好一会才发现她飘在几步之外的空中。秃子先是吓了一跳,随后露齿而笑,“龙魔,你可真像芳芳。”

    龙魔笑了,“你很喜欢她?”

    “当然,没人不喜欢芳芳,可是只有小秋哥胆子最大,敢去抢亲,所以芳芳最喜欢的人是小秋哥。”秃子打量龙魔,“你一笑的时候就不像芳芳了。”

    “太像了也不好,会让怀念芳芳的人感到悲伤,你说对不对?”

    秃子寻思了一会,“你说的还真有一点道理,刚看到你的时候,我既高兴又失望,可是一发现你不是芳芳,心情就平静多了。”

    “呵呵,聪明的秃子,把你的小秋哥交给我好不好?”龙魔笑着伸出一只手,好像在索要一件极不起眼的小东西。

    秃子扭头瞧了一眼站在峭壁凹陷里的慕行秋,“小秋哥就是来见你的。”

    “我知道,我也在等他。”

    “那咱们把他叫醒吧。”

    “叫是叫不醒的,他必须自己醒来。”

    秃子又寻思了一会,慕行秋没说过来者是龙魔的话应该怎么办,他有点拿不定主意,“那就等小秋哥自己醒过来吧。”

    “那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什么?”

    “来不及让你的小秋哥脱胎换骨。”

    秃子从这时起开始警惕了,“小秋哥挺好的。用不着脱胎换骨。”

    龙魔一闪身,绕过秃子到了慕行秋面前,与他相隔只有咫尺之遥,“他一点都不好,唉,像他这样拼下去,情劫度不过去,早晚还会倒在力劫前面。”

    “力劫是什么东西?”秃子也懂一点道统知识,却不记得力劫,马上反应过来。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急忙飞到慕行秋身前,微微低头,几乎顶到龙魔的鼻子,“退后,退后,你来晚了,小秋哥已经跟老娘结缘了,你等下一次结道缘吧。可小秋哥到时候未必选你……”

    龙魔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转身飞走,兜了一小圈又飞回来了,“力劫是一种少见的道劫。实力提升太快,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就叫力劫。你额头上的红眼睛是在断流城得到的魔心吧?”

    “这是我的,小秋哥和左流英都同意给我了。”秃子对属于自己的东西看得很紧。立刻抬起两缕头发挡住头发里的红色魔心。

    “我能借来用用吗?”龙魔的微笑自有迷人之处,适合一切年龄,就连秃子看在眼里也倍感亲切。觉得她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姑娘。

    “嗯……可以吧……不过它镶在我脑袋里了,拿不下来,不信你试试。”

    “那我就试试。”龙魔倒不客气,一伸手抓住了秃子头顶的发髻。

    秃子又吓了一跳,龙魔离着明明还有一段距离,怎么一伸手自己就到了她的手里?“你、你真要试啊?”

    “你不是同意了吗?”

    “是啊,其实……我是说着玩的,你要是剜出了红眼睛,我头上岂不是要多一个坑?多难看啊。”

    “没关系,你的头发能把小坑遮住。”

    “嗯……嗯……”秃子绞尽脑汁地寻找反对理由,可是怎么也否认不了之前表示过的同意。

    他真是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不对龙魔客气了。

    龙魔大笑,轻轻摇晃手里的头颅,“逗你玩呢,小气鬼,我不会剜出你的红眼睛,就让它继续长在你头上吧,我还能让它更好看一些。”

    “原来是这样啊。”秃子大大地松了口气,“吓得我心都慌了——咦,我没有心,那就吓得我眼皮都跳了。龙魔,你这个样子更不像芳芳了,她从来不会吓唬我。”

    “她脸皮薄嘛。好了,秃子,我用你的红眼睛对慕行秋做一次检查总可以吧。”

    “这个……小秋哥没说过……最好等他醒来……”秃子完全糊涂了,小秋哥信任龙魔,他也应该信任,可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龙魔没给秃子更多时间考虑,向秃子头内输入一股力量。

    秃子熟悉道统的法力,对妖力也不陌生,可这股力量却不属于两者之一,好像很熟悉,嘴里一下子涌出早年间吸食血液时的香甜感觉,细品起来又很陌生,他敢发誓自己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力量。

    “什么东西……”话没说完,秃子愣住了,他头上的红眼睛射出一束扇形的弱光,正好笼照慕行秋大部分身体,显出奇特的景象。

    慕行秋身上露出一条条金黄色的细线,这些线并不连贯,中断的地方非常多,像是没有串线的珍珠,勉强摆在一起,轻轻一碰就会散乱。不仅如此,慕行秋头部还有一块特别亮的银色区域,不停涌出水银似的东西,流遍全身,在脚底消失,没有一滴外泄。

    “哇……”秃子发出惊叹声,“小秋哥身上原来藏着这么多金银。”

    “呵呵,这可比金银更珍贵,金色的是他的经脉,可惜都被毁掉了,只剩银亮的泥丸宫还算完整,瞧,我给他的内丹就在泥丸宫里,。”

    “毁得这么严重!是谁这么可恨,把小秋哥伤成这样?”慕行秋与周契两次斗法的过程中,秃子都在昏迷状态,不了解当时的情况。

    “谁伤的不重要,关键是得把他治好。”

    “对对,哦,小秋哥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来找你的吧?龙魔。你快给小秋哥疗伤吧,我不阻挡你了。”

    “嗯,我要用你的红眼睛修补慕行秋的经脉,你可别怕疼。”

    “我不怕。”秃子马上说,紧闭双唇,准备忍受疼痛,很高兴能帮上忙,而不是在一边旁观。

    魔心射出的光芒变成了细细一束,淡蓝色,从慕行秋的左脚开始照射。缓缓上升,所过之处,中断的金线重新连接在一起。

    秃子刚想说自己不怎么疼,疼痛就来了,就跟魔心射出的蓝光一样,细细的、淡淡的,像丝一样的痛楚从脑子最深处蹿上来,如小虫一般到处乱飞,每当要被捉住的时候就突然消失。然后又产生一条新的丝痛。

    秃子咬牙忍住,嘴里偶尔发出哼哼声,当慕行秋的经脉修复到胸口时,他实在忍不下去了。“龙魔……停一会吧,太难受了,我好像要吐。”

    “不能停,这对你们两个都有好处。”龙魔柔声安慰。手上牢牢控制着头颅,不让光束发生偏差。

    秃子只好继续强忍,丝痛感越来越多。它们还带出来大时莫名其妙的记忆,全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甚至有秃子几个月时又哭又叫的场景,他根本不记得那个胖乎乎的婴儿,只觉得厌烦透顶。

    正是顺着这股厌烦情绪,丝痛带上来一股强烈的愤怒,愤怒没有任何来源,跟秃子根本没有关系,却牢牢占据他的全部情绪。

    “放开我!”秃子愤怒地大叫,摇头晃脑地奋力挣扎。

    “乖乖,再忍一会。”龙魔仍不肯住手,不管头颅如何摇晃,淡蓝色的细光从未发生偏差。

    终于,龙魔修复到了慕行秋的头部,这里的经脉更加密集,中间还包裹着完整无损的泥丸宫以及里面的内丹。

    “啊,我的故居。”龙魔笑眯眯地看着银色的泥丸宫,受她控制的细光移动得更慢了,“该回来了,该回来了……”

    龙魔的神情严肃起来,抬起另一只手,在额角附近做出一连串复杂的手势,慕行秋的泥丸宫以极慢极慢的速度离开原来的位置,像一团银色的光球飘向龙魔。

    “现在不要醒来,千万不要醒来,再等一会……”龙魔喃喃自语。

    秃子看到小秋哥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飞出来,更愤怒了,拼命挣扎,可他使不出劲儿,也无法夺回对魔心的控制权。

    龙魔与慕行秋相距不远,光球飘得虽慢,还是很快就接近了,龙魔伸手抓住光球,露出惯有的慧黠微笑,“小家伙,终于把你拿回来了,你有没有想念我啊?”

    慕行秋就在这时魂返肉身,睁双开眼,正看到龙魔一手抓着秃子,脸上带着微笑,却没有注意到她另一只手里的银色光球。

    龙魔松开秃子的发髻,魔心发出的细光消失了,秃子嗖地飞到慕行秋身边,围着他绕了两圈,“小秋哥没事,真是太好了,龙魔从你脑子里抢走了什么东西。”

    慕行秋终于看到龙魔手里的光球,“泥丸宫?”

    “嗯。”

    “为什么?”

    “安象形没告诉你吗?”

    “我不相信他。”

    “你应该相信他,那都是实话。”龙魔微笑道。

    慕行秋盯着龙魔,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他最为熟悉的人,也是最费解的人,“实话,未必是实情。”

    龙魔开心大笑,“谢谢你的信任,实情就是我必须在道统退隐之前攻破拔魔洞,救出里面的念心科传人,多亏你的帮助,我终于快要拥有相应的实力。”

    “那些传人都已经死了。”

    “那不重要,攻破拔魔洞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与目的,只有实现这个目的之后我才能获得自由。”龙魔将银色光球塞入自己脑中,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与温柔,“希望到时候咱们还能再见。”

    龙魔凭空消失了,只有声音留下来,“看看我留给你的礼物吧,让它解释一切……”

    慕行秋可以追上去,却没有动,秃子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