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七章 心甘情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象形勃然大怒,在左流英那里他上过一次故弄玄虚的当,慕行秋居然又来这一招。

    “龙魔一直在算计你!”他用法术将声音送入慕行秋的耳朵里,容不得他不听,“念心科乃是经过道统改造的魔族法术,真幻则是念心咒语的产物,从拥有形态的那一刻起就具有魔躯的特点。头几个真幻都是高等道士造出来的,可他们只研究过咒语,不肯修行念心幻术,真幻不堪大用,只好被毁掉。”

    “只有你,慕行秋,在几万年之后选择了念心科,造出的真幻无与伦比!龙魔本应在你的泥丸宫里一直待下去,等你成为注神道士之后才凝形出世,可是形势危急,她不得不提前降世。”

    “她凝成了魔躯,可是因为你太弱,她也不够强,只能炼出一枚星落五重的内丹,对普通道士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境界,对龙魔来说却远远不够,所以她将内丹送给你,为的是强化你的泥丸宫。”

    “周契是注神道士,那时他还不知道你的重要性,对你全力进攻,毁掉了你的全身经脉、绛宫与下丹田,唯独泥丸宫保持完整,给了你反击的机会,慕行秋,你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吗?这是龙魔的功劳,她的内丹一直在悄悄强化你的泥丸宫。”

    “你挡住了注神道士的攻击,证明泥丸宫已经成熟,可以用来承载完整的一粒魔种了。”

    “慕行秋,别再自我安慰了,睁开眼睛看看真相吧,存想帮不了你,道统那一套都帮不了你。你被出卖了,该是交出成果的时候了!如果你肯自愿入魔。龙魔会奖赏你的,是你想象不到的重赏。虽然遭到利用,但你仍是幸运儿。”

    慕行秋睁开双眼。仍然端坐在高空中,他听到了安象形的所有话。存想大受影响,但他的目的并非强求平静的心态,他在回想一些事情。

    该想到的他都想到了,于是他笑了一下,“这些话是龙魔告诉你的吧。”

    安象形唤醒了慕行秋,却没有胜利的感觉,慕行秋应该愤怒至极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镇定。“当然,除了龙魔谁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当她觉得时机成熟,就主动去找望山的魔道士,一块设计将你引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舍身国一名王子的记忆中看到她,也是你向我透露龙魔下落的原因。”

    “没错,舍身国王子和当时的我都是不自觉的消息提供者,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你和左流英的怀疑——龙魔本来最忌惮左流英,可他居然吐丹除念,一个大麻烦自己解决了。否则的话,还真不好骗过他。”

    慕行秋点点头,表示全懂了。然后缓缓起身,“也是龙魔让你激怒我的,只有当我怒气冲天的时候,她才能夺走我的泥丸宫,对吧?”

    作为一名陷入困境的小道士来说,慕行秋实在过于冷静了,安象形的得意之情一点点减弱,“激怒你不是夺取泥丸宫的唯一方法,只是比较省事一些。龙魔还有其它方法。”

    “这么说此刻龙魔就在我的肉身附近。”

    “没错,你的肉身早就被发现了。”

    慕行秋再无疑问。又笑了一下,“你曾经完完全全地相信一个人吗?”

    安象形愣住了。微微眯起眼睛,“你还是不相信龙魔在利用你?像你这么固执和愚蠢的人还真是世上少有。你以为龙魔还会救你吗?她已经加入魔族,一切想法都与魔族共享,但凡有一丁点的叛意,也不会受到信任。”

    “即便如此。”慕行秋说,再一次体会到记忆的力量,哪怕是极不起眼的一段记忆,也可能在某种时刻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所以道士们才会牢牢记住每一件小事,异史君才会不停收集魂魄,为的就是要其中的记忆。

    慕行秋想起了自己与龙魔相处的每一个片段,从淡蓝色的幼魔一直到她取得跟芳芳一样的身形,还有龙魔通过小蒿赠送内丹时的场景,那是她第一次用人类语言对慕行秋说出完整的话,一共三句,第二句现在想来尤其重要。

    “早晚你会来到我身边,心甘情愿帮助我。”

    慕行秋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心甘情愿”帮助龙魔。

    这是固执与愚蠢吗?那句话不是龙魔早就安排好的计策吗?慕行秋仍然心甘情愿,就像芳芳曾经无条件地相信他一样,他也无条件地相信龙魔。

    魔族能共享龙魔的一切记忆,但是永远无法体会她与慕行秋一块打架、一块练功、一块自保时的心态,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能让慕行秋完全信任她。

    幻境发生了变化,云层增厚,雾气变暗,剧烈的旋风将云雾搅动成了圆形的深渊,慕行秋和安象形就站在深渊的中间。

    “无论如何你都要交出泥丸宫,它早就注定不属于你!”安象形的道袍灌满了劲风,高高鼓起,“不能激怒你,我就只好用最痛苦的方式杀死你。你很幸运,能够产生完美的真幻,你也很不幸,生活在魔族即将复兴的时代。”

    无数根箭矢从层层云雾之中射向慕行秋,显示出来的威力远远超出安象形原有的水平,这是魔像提供的力量。

    慕行秋展开双臂,从全身各处射出无数条闪电,迎向无数根箭矢,双方在云雾形成的深渊里激烈地碰撞一起。

    箭矢像烧焦的蝗虫一样纷纷跌落,闪电也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仿佛一团总是无法旺盛起来的火焰,忽强忽弱,就是无法扩展到太远的范围。

    慕行秋与安象形斗了一个势均力敌,深受其苦的是黑凰。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就要炸掉了,再也忍受不住,放声尖叫,可是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她必须做点什么,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被杀死,或者更惨,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这就是安象形所谓的“最关键时刻”吧。黑凰虽然没接到命令或是暗示,但她不想再等了。

    一心一意忠于魔族。黑凰怀着无法掩饰的憎恶念叨这句话,还是冲向了慕行秋。

    不管慕行秋有多镇定,他都更像是陷阱中的野兽,帮他没有好处,至于龙魔,黑凰从来就没看清过她的真实想法,更不明白她是怎么先后得到漆无上和魔种信任的,就连慕行秋。一名真正的道士,也对她坚信不移。

    黑凰对龙魔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怎么都无法理解来自道、妖、魔的信任当中哪个才是唯一正确的。

    黑凰只能根据眼睛所看到的情况做出判断,即使拥有形体,她这时也笑不出来,只能无声地对慕行秋说:“抱歉,你若是看过我的记忆,就该知道我只是一个挣扎求生的女妖,永远站在强者一边……”

    黑凰在幻境中没有身体,她只是一阵风。这阵风与搅动云雾的旋风不同,只受她的控制,而且拥有连她本人也预料不到的力量。

    这是她的脑海。她就是主宰者,只是她自己意识不到,即使意识到了也不敢自得,她的肉身周围还有几十件法器包围,随时都能让她魂飞魄散。

    慕行秋察觉到一阵古怪的风吹来,立刻分心发出一道闪电迎上去。

    电与风接触,慕行秋全身为之一震,这阵风的力量太强大,闪电瞬间就被击溃。他立刻分出更多闪电,原本能与云雾之箭斗个不分上下。现在却一下子变得危急了。

    “这不是你的幻境!”安象形的声音像雷一样滚来,“当你承受无尽痛苦的时候。或许会承认真相:龙魔从来就不属于你,更不会处处替为着想,她所做的一切皆有目的!”

    慕行秋知道这处幻境属于谁,当安象形在魔像里对黑凰说话的时候,他也听得清清楚楚。

    “黑凰,与其依附强者,不如自己成为强者,你不想拥有魔族的力量吗?那尊魔像正虚位以待,谁先入住谁就是他的主人。”慕行秋必须取得黑凰的帮助,起码要让她保持中立。

    黑凰头痛欲裂,但是理智尚存,听到慕行秋的话,放缓了攻势。

    她不认识安象形,只是在朝东镇客店里几次听到这个名字,知道这是一名星落道士,曾经在慕行秋那里吃过亏,实力显然远远不如道尊,可是与魔像融合之后,实力大增。

    如果有可能,她当然想拥有魔像的力量,她根本不在乎魔像是男是女、是美是丑,美丽只是一种武器,如果能得到更强大的武器,还要美丽做什么呢?

    安象形又一次勃然大怒,“女妖,任何一点犹豫都会让你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黑凰不犹豫了,调转方向冲向安象形,说服她的不只是慕行秋的话和魔像的诱惑,而是她突然想明白一件事:安象形是不可能饶恕她并给予奖赏的,此战一完,她就完全没用了。

    一阵风吹来,安象形发出怒吼。

    黑凰发觉自己在向深渊底部急速坠去,她又害怕了,如果这一步走错……眼前很快就出现光明,黑凰低头望去,看见三十件法器和一只魔掌正向自己的身体射出法术,她能清楚地看到法术的轨迹,在从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黑凰下意识地伸手去保护自己的身体,即使今后再也不用,她也不能看着它被毁掉。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有点困难,黑凰发现魔像里的魂魄不只她一个,还有许许多多,她忽然想起来,异史君还被困在魔像体内……

    黑凰坠向深渊的同一瞬间,慕行秋被狂风吹走了,云消雾散,眼前的一切都在失衡,没多久,他的魂魄终于回到身体里。

    他又能用自己的肉眼观看了。

    龙魔果然就站在身边,脸上挂着慧黠的微笑,一只手里抓着不停挣扎的秃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