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云雾之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下午3时结束,手里的月票投出来吧,千万别浪费了。)

    高大的魔像被复活了,真正的复活,有血有肉,脸上的神情纤毫毕现。

    黑凰微微一愣,随后露出笑容,“魔王陛下的声音变化好大,我都认不出来了。”

    魔像的高度是普通人类的几倍,却一点不像多数兽妖那么臃肿肥胖,即使穿着全套甲衣也显得身材匀称。

    “魔族需要像你这样的奴隶。”魔像用安象形的声音说。

    “很荣幸我能被魔王看中,魔族奴隶强过妖族和人类的帝王。”黑凰微微垂头表示臣服,她知道这不是龙魔,却不敢询问原因。

    “在战魔山你曾经立过功劳,抢回了魔像之躯。”

    “我也得到了丰厚的奖赏,学会了魔族幻术。”黑凰心里明白这样的谈话通常不会有好结果,可她没有别的选择。

    “你学到的只是一点基础法术,当你立下更大功劳的时候,会得到更强大的魔族法术。”

    黑凰的头垂得更低了,“只怕我本领低微,没机会立更大的功劳。”

    “功劳不只凭实力,还要看忠诚,有一分力使一分力,比有十分力只使五分,功劳更大。”

    魔像走到黑凰身前十余步的地方,垂目看着被众多法器所包围的小小身形,“牢牢记住你的选择,三心二意立不下功劳,更得不到奖赏。”

    黑凰甚至没办法让声音变得柔媚一点,站在魔像面前,她一下子失去了全部信心与意志,觉得一切诱惑与法术也都没有用武之地,紧张得出了一身细汗,“我对魔族一心一意,妖族一直忠于魔族。早就盼着魔族重返世间,我们全都憎恨道统。”

    “十三万多年,足以让沧海变桑田,妖族的忠心也大不一样了,从前你们用生命效忠,现在却是凭语言取悦。”

    黑凰抬起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我的生命早已归魔王所有,魔王随时都可以取走……”

    “记住你的话,尤其是在最关键的时刻。”

    黑凰讶然观瞧。这才发现就在自己低头的这一小会时间里,四周的法器全都在发出嗡嗡声,汇成一片,像一股股流水灌进她的耳朵里,她之前居然一直没有察觉。

    “最关键的时刻?”黑凰的声音发颤了,她的容貌和媚术主要是针对人类的,对一些半妖也有效果,用在兽妖身上就大打折扣了,面对魔族。她觉得自己跟一条丑陋的赖皮狗没有区别。

    “你带来了慕行秋,这是一件功劳,但是得把他交出来,才算真正地立下功劳。”

    “我脑子里只有幻术。慕行秋躲在山外……”黑凰耳朵里的声音越来越响,好像整座城市的居民都在冲着她说话,她快要被嘈杂声淹没了,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幻术无形。但是并不意味着它就无法被捕捉,它与施法者紧紧相联……”魔像改用魔族语说话,那是雷霆一般的庄严声音。仿佛来自九重天之上,穿透重重乌云,轰然落地。

    黑凰觉得自己飞了起来,不是迎风飞翔,而是如杨柳絮一般的随风飘荡。

    她知道自己晕过去了,奇怪的是意识却依然清醒,只是眼前所见不再是拓山之顶的庭院,也没有法器与高大的魔像,尽是成片的云雾,她弄不清自己是在飞升还是在下坠,只看到云雾快速从身边掠过。

    终于,她看到了其它景象。

    慕行秋飘浮在云雾中,背负双手,比真实的他似乎更英俊一些,身边没有秃子。

    数十步之外飘着另一名道士,年纪很老,她从来没见过。

    慕行秋的魂魄被拽入了魔族的幻境。他还是低估了敌人的实力,冰城击败周契、战魔山消灭万只冰魁,慕行秋再冷静也会有一点骄傲,以为凭自己的实力足以应付任何一位魔道士。

    魔道士接连惨败,反而从中得到好处,虚空中的魔种不得不给予他们更强大的法术。魔道士因此复活了魔像,通过他得以发挥出魔族法术的全部实力。

    慕行秋的身体还在山外,魂魄却已被迫进入不属于自己的幻境之中。

    “安道士使得好计。”慕行秋承认自己输了一招,没能及时从黑凰的头脑中收回幻术,但他并不惊慌。

    安象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微一动念,整个人年轻了几十岁,现在的他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道士,须发皆黑,身量也高了一些。

    “这是将计就计。”安象形露出满意的微笑,“我之前说过的话都是真实的,也的确被你和左流英骗过了。我来到拓山为你探路,想要安排你跟龙魔见面,可她说服了我。我自愿入魔,自愿融进魔像之躯,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我的选择是正确,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再也没有人能夺走我的内丹,就算是祖师亲自出面也不行!”

    “郭东游呢?”

    安象形最大的变化不是年轻了几十岁,而是失去了道士们的镇定自若,脸上神情随心而动,提起与自己同来拓山的郭东游,他的脸色变得冷酷无情,“他太愚蠢,不肯被说服,不肯自愿入魔,结果就是他的魂魄正在魔王殿里飘荡。”

    安象形将同伴之死说得轻描淡写,他入魔时间不长,却更深一些。

    慕行秋哼了一声,入魔道士六亲不认,可安象形的所作所为还是更令人鄙视,“就你自己吗?不如痛快一点,把你的同伙都叫出来吧。”

    “这一战就是咱们两个,我要领教一下你的‘一念之威’。”

    正在旁观的黑凰很是意外,这两个人说来说去,好像都没发现她的存在,黑凰低头扫了一眼,马上就弄清了原因,她的确不存在,本该是身体的地方一无所有,云雾随意穿越。

    这是以她的脑海为基础制造的幻境,三十件法器和一只魔掌正在外面束缚并监督她。

    这一战无论谁胜谁负,黑凰的头脑都可能会遭遇重创,想到此节,她的心剧烈地颤了一下,整个幻境也颤了一下,好像刚刚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灾难。慕行秋左右观察,安象形却不动声色。

    黑凰急忙收束心神,她明白所谓一心一意的忠诚是什么意思了,自己若是破坏了这场斗法,立刻就会和那个郭东游一样,魂魄飘荡在魔王殿里。

    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安安静静地旁观,祈祷两名道士不要将幻境毁坏得太严重,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刻到来时,还要助安象形一臂之力。

    慕行秋没有急于施法,他在判断形势,还要弄清真相,“你说你是将计就计,有没有想过你们被派去抢夺洗剑池水本来就是望山的计划之一?”

    “那不重要,即使我曾经上当受骗,现在也心甘情愿了,而且我得说那是一条妙计,若是让我提前知道,没准就会泄露,可我一无所知,反而天衣无缝。哈哈,这像是左流英惯用的手段,可惜他没有跟你一块来,此事一了,我第一件事就是去将左流英杀死,他居然敢对我虚张声势,罪不容赦。”

    “别着急,左流英已是凡人,跑不掉。你说龙魔说服你自愿入魔,她在哪?怎么没出来?”

    “你也别着急,等我将你击败,龙魔自会出来见你,这也是你来拓山的目的,我算是实现承诺了,对不对?”安象形发出讥讽的冷笑,“你欠龙魔一件东西,她一定会见你的。”

    “我欠她什么?”

    “泥丸宫,龙魔是从你的脑海里产生的真幻,她能塑造身体和内丹,却造不出能容纳内丹或者魔种的三田,她曾经得到过一颗水晶心脏,却不能当作绛宫使用,于是给了你身边的女道士。现在龙魔需要真正的三田,哪怕一个也好,以继承魔王的全部力量。你的下丹田和绛宫都已经毁了,还好留下了泥丸宫,那正是魔族最重要的力量容器,魔种在这里才能生根发芽。天下有无数泥丸宫,可是有哪一座比你的更适合龙魔呢?”

    “龙魔可以自己来找我要。”慕行秋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嘿,好像你会心甘情愿交出来一样。”安象形也不急于施法,这是幻境中的战斗,扰乱对方心神就是最重要的斗法手段之一。

    “龙魔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安象形的双眼奕奕闪烁,准备射出一支蕴势已久的利箭,“她送你星落五重的内丹,尽力撮合你跟那个姓杨的女道士,督促你变得更强,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强化你的泥丸宫,这就像栽花种果一样,如今花开果熟,你应该交出来了。”

    慕行秋感到一阵难以遏制的愤怒,右手一挥,闪电从袖中钻出来,瞬间就穿透了安象形的身体。

    安象形消失了,转眼间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这可不是‘一念之威’,慕行秋,用出你的全部实力吧!”

    安象形没有受到半点损伤,正在观战的黑凰却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幻境,也就是她的脑子在替安象形承受闪电,黑凰更加惊恐了,却不敢出声提醒慕行秋。

    最关键的时刻还没到,她必须等。

    慕行秋没有继续施放闪电,他干脆垂下手臂,飘在原处想了一会,然后端坐在空中,竟然进入了存想状态,任凭身边云雾缭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