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五章 幻术随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一脚踢到石的飘红打赏。)

    仍然是黑凰,活动活动手指,前进、后退、原地转圈,一切都随己意,没有受到半分干扰,完全感受不到幻术的存在。

    在她面前,慕行秋站立不动,神情一如既往地严肃,眼神似乎变得空洞了一些。

    黑凰靠近慕行秋,在他眼前晃晃手,“你平时挺爱笑的,为什么跟我这么冷淡呢?根据我的经验,而且是丰富至极的经验,你喜欢上我了,所以才装出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自尊过分的毛头小子最喜欢这一招,还都以为自己很独特呢。”

    慕行秋冷冷地说:“你可以上山了。”

    黑凰向后跳出一步,“原来能听见我说话,你送进我脑子里的果然只是幻术,不是魂魄。”黑凰转身向幻境外面走去,“我只是试探一下,别把我的话当真,你不是毛头小子,你是号令群妖的道尊,我最喜欢的类型,舍弃脸面都要主动投怀送抱的人,珍惜啊,一定要珍惜……”

    黑凰飞上天空,声音消失。

    秃子看着黑凰消失的方向,拧着眉说:“我终于知道黑凰是怎么回事了?她不要脸。”

    慕行秋笑了,“你的眼光倒是挺准,像她这种女妖是不会轻易接受失败的,走≮∠,ww∞w.吧,咱们换个地方藏身。”

    “小秋哥,你不需要控制幻术和黑凰吗?”

    “暂时不用。”

    慕行秋将一道幻术送入黑凰脑海里,距离较近的时候不需要全力施法,等到黑凰登上山顶,相隔遥远,而且受到强大妖术干扰的时候,才需要他施展第八层幻术。

    在这段时间内,慕行秋得换一个更安全些的藏身之所,不能等着黑凰将自己出卖。

    慕行秋第一次来拓山。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想要凭自己的本事躲过那些隐藏起来的妖术和魔族法术,几乎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跟踪黑凰。

    黑凰对路径也不熟,走出没多远就触发了隐藏的妖术,但是很快就被放行,离拓山不远,黑凰落地步行,在山脚处,终于有妖术师出来拦住她。

    妖术师是名中年半妖。从石壁中直接穿越而出,显然认得黑凰,满脸堆笑地说:“凰仙怎么来了?你不是在朝东镇吗?”

    称妖为仙是舍国身的风俗与尊称,黑凰不认得妖术师,懒得对他施展幻术,冷淡地嗯了一声,然后以命令的口吻说:“送我上山。”

    拓山不算高,但是不准飞行,必须由妖术师送上去。

    妖术师有些为难。“凰仙应该知道,如今这拓山不比从前,由魔王亲自坐阵,手下还有十几名道爷护佑。不是能随便上去的,凰仙有魔王的召见令吗?”

    妖术师这是明知故问,所有召见令他都能见到副本,断不会对黑凰的出现一无所知。

    黑凰微微一笑。虽然容貌模糊不清,这一笑却如春风扑面,对面的妖术师骨头酥了半边。“要不我向上面通报一声?魔王跟凰仙很熟,没准她愿意现在就见你。”

    “好啊,那就谢谢你了。”黑凰柔声道,这对她来说只是牛刀小试。

    半妖的审美观念与人类近似,再加上一点魔族幻术的影响,妖术师的另半边骨头也酥了,站在原地呆了一会,才连连点头,“我这就去……”

    “等等。”

    妖术师急忙止步,若有期待地看着黑凰,脸上的笑容简直快要融化了。

    “告诉上面,说我还带来一位客人。”

    妖术师茫然地四处看了看,“客人?哪来的客人?等等,你是说‘人’?”

    “他叫慕行秋,是位很英俊的客人,英俊到像你这样的半妖都不好意思站在他身边。”黑凰的声音越来越软,突然毫无来由地强硬起来,就像是奸商收到全部款项的嘴脸,冷冷地说:“没用的蠢货,还不快去通报。”

    可怜的妖术师上一刻还在温暖柔情的安乐窝里,下一刻就被狠狠一脚踹进了风雨交中的寒夜,他却没有发怒,而是如丧家之犬一般仓皇跑向山崖,慌乱中甚至忘了施展妖术,撞在崖壁上,额上起了一个大包,再度前冲才进入山内。

    黑凰嘴角微翘,“道尊瞧我的魔族幻术还用得吗?什么时候指点我两招,让我受用终生,什么时候都行……”

    妖术师又从山崖里露出半截身子,一手按着额上的大包,惊奇无比地问:“慕行秋?在群妖之地自称道尊和妖师的慕行秋?”

    黑凰嘴角的微笑瞬间消失,冷冷地看着妖术师,好像他是一只浑身脏兮兮却非要向人类献媚的野狗,妖术师讪讪地退回山内,再也不敢多问。

    黑凰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她倒是不着急,站在山前的平地上四处张望,时不时对脑海中的幻术说几句,相信慕行秋不管在哪都能听见。

    “妖族的历史比人类还要久远,我们以此为荣,可能正因为如此,我们也特别喜欢编造家族传说,像这座拓山,就因为名字起得好,成了舍身国王室的起源祖地,没准这里从前是座荒山,瞧附近的树,都不是古树,大概是近几十年种上的。”

    “道士也爱撒谎,什么初代三祖啊、道魔大战啊,不是说没有,可真实情况跟记载总是天差地别。”

    “你能用幻术跟我说话吗?我很无聊,自己跟自己说话也显得很傻。”

    “不说就算了。我脑子里有不少珍贵的记忆,你可以随便欣赏,不用客气,就当是加深了解了。你会看到一只可怜巴的小女妖是怎么走遍天下拜师学艺,一步步成为大妖黑凰的。还有别的记忆,多少人类与妖族想看而不得,你可以……随心所欲。”

    “断流城的记忆你最应该看一下,当时你还是吸气小道士,却挡住了巨妖王的大军,毁掉了妖火之山。瞧瞧当时我对你的印象,呵呵。那时的你就算被我杀死,也没资格见到我的容貌……”

    “山上已经接到消息了,说不定正在到处搜寻你的下落,你很聪明,所以肯定会换个地方躲藏起来,不会就跟在我身后吧?”

    黑凰缓缓转了一圈,对每个方向都露出笑容。

    妖术师从山里出来了,正好看到这笑容,失效不久的魔族幻术再度将他攫住,满腔警惕瞬间化为乌有。他又露出谄媚的嘴脸,“凰仙与魔王果然交情匪浅,魔王请您上去,请跟我来。”

    黑凰收起笑容,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已经是正午了。

    拓山内部有一座井似的深洞,直通山顶,在这里更不能施展任何法术与妖术了,黑凰进入一只铁笼里。数条铁链哗哗啦啦地将铁笼牵引上去,妖术师留在原处抬头仰望,良久方才收回目光,低声骂了一句。“好横的女妖,拿我寻开心,看你能得意多久。”

    黑凰早已妖术师忘在脑后,伸手握住一根铁棍。“望山魔道士对这里的一切都重新施过法术,你的幻术还有效果吗?我可什么也做不了,只是纯粹的一名弱女子了。还好有道尊相伴,咱们这算孤男寡女吗?”

    铁笼终于走到头,黑凰也闭上嘴。

    山顶是一块很大的平台,建着数座宏伟的庙宇,是舍身国王族的祖祠,还有许多小屋子,从前住着不少供奉者,现在却都空了。

    青石铺地,四周云雾环绕,却见不到一个身影。

    “龙魔……不对,从现在开始要称魔王了,魔王喜欢清静,把山上的妖族都给撵走了,的确清静了,可地面却有点脏。”

    青石路面上蒙着一层尘土,连个脚印都没有,黑凰是第一个踩上去的。

    “上次见魔王是在一座偏殿里,咱们还是去那儿吧。”

    黑凰走进庭院,还没靠近偏殿,就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止步。”

    黑凰站住,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些,表明说话者不可小觑,“是钱小尧钱道士吧,您的名字可有点绕口,像我这么笨嘴拙舌的女妖还真不容易说出来,但是印象却深刻,听一次就能记住。”

    “女妖,此乃魔王殿,收起幻术,你不过只学了一些皮毛而已。”

    黑凰闭上嘴,在嘴边连做几个手势,表示再不轻易开口,其实在这里她发不出魔族幻术,只能过过嘴瘾。

    一柄法剑从主殿的方向飞来,悬在黑凰头顶数尺的空中,嗡嗡作响。接着是一只铜铃、一面铜镜、一块铜印……法器越来越多,从各个方向飞来,错落有致地停在黑凰身边。

    黑凰有点紧张,挤出笑容,“这可都是道统法器,魔道士还用这些东西吗?慕行秋在我脑子里留下一招幻术,他本人可不在这里,但也不远,钱道士应该多在拓山周围找找。”

    不知隐身在何处的钱小尧未做回应,仍然送出法器,最后总数达三十件之多,将黑凰从头到脚围住。

    一截魔掌飞了过来,嶙峋的手心里握着一颗红通通的魔眼。

    黑凰被魔眼盯得心慌意乱,“钱道士,我一直站在望山这一边,无奈技不如人,被慕行秋挟持,我可没做背叛望山的事,请魔王出来吧。”

    正殿里传出脚步声,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不是龙魔,而是那尊心脏萎缩的魔像。

    魔像穿着全套甲衣,只有头部露出来,那张威严方正的脸庞已不再是木雕般的死板,变得活生生的,甚至挂着一丝微笑。

    “终于等来了,慕行秋,没有你,真幻离魔王总是差着一步。”

    这是安象形的声音。

    (求推荐求订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