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四章 换魂者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昆是一名了不起的散修,否则的话也不会受到老皇帝的信任与重用,他在皇宫里的职责之一就是防止皇室秘密泄露,所以对各种夺取记忆的法术、符箓术和妖术都有一点研究,再加上换魂者所带来的大量招术,这让他对防护头脑极为自信,除了少数注神道士,他不认为任何人能不知不觉侵入自己的头脑。

    可念心幻术已经失传数万年,慕行秋是唯一掌握这门法术的人,许多强大的法门甚至是最近才领悟出来的,秦昆无从了解,自然也就无从防范。

    慕行秋是在跟洪福天交谈的时候才怀疑秦昆的,皇孙符慈既然能被西介国公主选中,在皇室中的地位自然不会太低,秦昆是皇帝身边的内臣,既没有留在舍身国都城守卫正使,也不在拓山守护副使符慈,却跟公主的几名亲信来朝东镇小打小闹,实在有些怪异。

    于是慕行秋悄悄推动了秦昆的自信,让他放松警惕,然后以幻术趁虚而入。杨清音不喜欢这种幻术,慕行秋却越用越得心应手,用它省下不少麻烦。

    秦昆的记忆有一次明显的中断,并且刻意将一部分记忆隐藏在脑海深处,这部分记忆慕行秋还没有挖出来,但是凭那次中断以及秦昆的计划,慕行秋能够认出换魂者的迹象。

    “你怂恿皇孙符慈来拓山,是为了除掉西介国公主选中的夫婿,你留在皇京的最重要任务就是阻止公主掌权,可是公主已有防备,所以你没办法采取暗杀的手段,只能尽力破坏公主的计划。”慕行秋并未看到全部记忆,可是只要猜出对方是换魂者。其它事情也就一目了然了。

    秦昆面如死灰,好一会没有说话。

    黑凰拍手称赞,“不得了不得了。道尊的幻术越来越出神入化,我真是愚蠢。当初为什么要学魔族幻术,而不是拜道尊为师呢?”

    慕行秋没吱声,他身后的秃子却开口了,秃子原本对黑凰没有特别感受,只记得她是断流城一战的神秘大妖和群妖之地的美丽女妖,此番见面之后对她的印象却越来越差,因此没好气地说:“小秋哥的念心幻术是勤修苦练再加上自己琢磨出来的,魔族幻术却是现成的。一学就会,你才不会想吃苦。”

    魔族幻术不是“一学就会”那么简单,但是有魔族遗物和一些魔器的帮助,已是大妖的黑凰的确学起来很轻松,她不跟秃子争辩,冲他笑道:“小弟弟,听说你很喜欢镜子,姐姐这里有不少……”

    慕行秋的目光只盯着秦昆,现在无需避讳了,他正以强大的幻术攻入散修的头脑。挖掘那些隐藏的记忆。

    秦昆全身微微颤抖,正在拼尽全力保护自己的记忆,这是一场在脑海中发生的激烈战斗。外表平淡无奇,秦昆的心情却比统率千军万马迎战十倍于己方的敌军更加紧张。

    大概一刻钟之后,黑凰已经用数面精美的镜子笼络到秃子的欢心,秦昆却一败涂地,他施展了一切能用上的散修法术和符箓之术,两只手不停地冒出股股青烟,可幻术的强大还是超出他的预料。

    秦昆一屁股坐在地上,交出了全部记忆。

    黑凰笑着对秃子说:“这么久才摔一个屁墩,我还是不学念心幻术了。”

    跟慕行秋之前猜测的一样。换魂者秦昆就是在设计让皇孙符慈来拓山送死,不仅如此。他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圣符皇朝和舍身国开战。

    这让慕行秋有点意外,毕竟换魂者的权力基础就是圣符皇朝和龙宾会。开战对他们没有好处。

    隐藏的记忆太多,慕行秋一时整理不过来,于是取出一枚宝珠,将这些记忆存入其中,用幻术击晕秦昆,对黑凰说:“圣符皇朝的人大概都已经成为俘虏,生死未知,我得尽快弄清楚。”

    “那是,拓山防卫森严,一群散修怎么可能潜藏其中不被发现?道尊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嗯,你先向我解释一下,龙魔早已化身为魔王,为什么你却说时间还早,她会在人肉会第三十天变化?”

    黑凰的面容又一次变得清晰,好让慕行秋看到她眼睛里的惊诧,“我说的都是实话,他们就是这么告诉我的,道尊可以进我的脑子里随意查看,看我是不是在撒谎。”

    “不需要。”慕行秋对黑凰的记忆并无兴趣,带她来是有别的用处。

    “我真的不在意。”黑凰眼中波光流动,“反正我没什么不能让道尊观看的。”

    秃子刚对黑凰产生的那点好印象又都消失了,将一面镜子扔还回去,“都是女妖,为什么你不如别的女妖可爱呢?”

    “你觉得谁更可爱,我倒要跟她好好比一下。”黑凰自信容貌在妖族当中数一数二,起码对人类的眼光来说是这样。

    秃子认真地想了一会,“万子圣母。”

    黑凰愣了一下,随后大笑,“那个瘦竹竿?哈哈,你觉得她可爱……哎呦,笑得我肚子疼,你是因为她身子长所以羡慕她吗?”

    秃子点点头,“对啊,身子那么高,放眼一望都比别人远些,而且万子圣母从来不像你……这个样子。”

    “我是什么样子?”黑凰笑吟吟地问。

    “就是……很奇怪的样子,我希望你能好好说话,不要总是莫名其妙地笑,尤其是跟小秋哥说话的时候,你瞧他多严肃,你一点都不认真。”

    黑凰收起笑容,嘴角和眼角却仍然留着一丝笑意,“听你的,从现在开始我认认真真,关键是能留在道尊身边我开心嘛。”

    秃子天真,却不傻,“不对,你跟杨创也是这么笑,对散修就不笑,你只对比你厉害的人笑。”

    黑凰的微笑有点尴尬了,“你这颗脑袋想得还真多,告诉你实话吧,笑是我的武器,就像你的牙齿一样,你愿意敲掉牙齿吗?”

    秃子闭嘴摇头。

    “敌人越强大你越要露出牙齿,我也一样,越是面对强者,越要笑得开心。”

    “可我一点也不强啊,你为什么也对我笑?”秃子迷惑了。

    “偶尔我也会真笑,比如遇到像你这么可爱的脑袋。”

    秃子也笑了,对黑凰的印象又变好了一些,“大家都说我可爱。”

    “糟了。”有一会没开口的慕行秋突然叫了一声。

    慕行秋一直在快速查看宝珠里的记忆,这名换魂者的记忆颇多缺失,倒不是隐藏得好,而是早就被去除了,显然就是防备遭到强夺,但还是留下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怎么了,这个挨过刀的家伙还藏着什么诡计吗?”黑凰早就看出秦昆是阉人。

    慕行秋没有回答,秦昆的记忆跟高伏威有关,杨清音和左流英没准会陷入危机,他必须尽快赶回去,不能再等了。原计划天黑时朝东镇那边引起骚乱,他在这边偷闯拓山,现在一切都得提前。

    “我要用你施展一次幻术。”

    黑凰这回笑得极不自然,“是用我的血肉,还是用我的……身体?”

    “我只需要你尽量放松,不要抗拒我的幻术就行了。”

    黑凰明白了一些,“道尊是想‘换魂’吧?你的魂魄进入我的身体,我的魂魄进入你的身体,这倒挺有意思,可我在你眼里就更没有秘密了。”

    “没有那么复杂,我只是以幻术暂时占据你的头脑,你还是你,然后你上山去求见龙魔。”

    “以什么名义呢?我可没有得到召见,这时候还应该在朝东镇呢。”

    “通过你的分身警告杨创和散修,让他们立刻撤离朝东镇。”

    “相隔二百余里,我的分身现在就跟白痴差不多,也不知道那群男人对她做没做过分的事……好吧,让我试试,可我要是成功了,发出的法术很可能会被发现。”

    “没关系,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黑凰闭上双眼,施法的时候她可不笑,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睛,“成了,我已经让分身说话,然后自动消失,至于那些男人信不信,我就不敢肯定了。”

    慕行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待会上山,如果遇到询问,你就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

    “嗯,你被我挟持到拓山,中了我的幻术,只有见到龙魔之后才会透露我的下落。”

    黑凰盯着慕行秋瞧了一会,脸上的笑容第一次不那么风情万种,而是一种真实的好奇,“你就那么相信龙魔还记得你,还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

    “相不相信她是我的事情,你只要上山就行了。”

    “如果我不同意,你就会用幻术摧毁我的记忆,让我生不如死?”

    慕行秋点点头。

    黑凰恢复惯有的笑容,“我喜欢道尊的手段,随你的意,怎么做都行。”

    慕行秋对秃子说:“留在这里看护我的身体。”

    秃子认真地点下头,“好。”

    慕行秋看着黑凰,目光越来越严肃,“这是我第一次施展这种幻术,所以……”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无怨无悔,就算魂飞魄散我也愿意。”黑凰的眼睛像月下的池塘一样泛起粼粼波光。

    顺着层层波光,慕行秋将幻术送进黑凰的头脑中,他不知道这一招是否好用,也不知道在距离渐远之后,幻术是否还能生效。

    但他要试试,他相信龙魔,还要及时回到杨清音身边。

    他答应过,要活着回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