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三章 新计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散修和符箓师面前,黑凰展现出另一副面孔,两个她全都容貌模糊,像是一面磨制粗糙的铜镜映照出来的影像,即使这样也挡不住她浑身上下的冷若冰霜。

    洪福天等人有些惶恐地站在门口,目光躲开黑凰,迷惑不解地看着面墙而坐的杨创,欧阳槊和刘鼎则亲切地跟秃子打招呼。

    慕行秋在声音中注入法力,唤醒正在存想的杨创。

    杨创毕竟是有道士之心的人,虽然不够坚固,但是仍能熟练地压下不该有的情绪,他不再愤怒了,也不想再对任何人解释胜劫,他起身、转身,甚至没对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陌生人和两个一模一样的黑凰感到意外。

    “天快亮了,安象形也该回来了,你能不能见到龙魔,很快就会知道结果。”

    “如果天亮的时候安象形和郭东游还不回来,我就要出发了。”

    “出发去做什么?”杨创隐隐生出不祥的预感,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道士之心又要兴起一阵惊涛骇浪。

    “去拓山,用我自己的办法见龙魔。”

    果然不出所料,杨创强压怒意,走到慕行秋面前,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做过一些了不起的事情,给自己弄到好几个名号,可那都是因为你的背后有左流英。现在你告诉我,左流英来了吗?他躲在附近吗?”

    “没有。”慕行秋非常清楚,想要说服一个名已经有了先入之见的道士是不可能的,除非真刀真枪地打一架,可他没必要跟杨创动手。

    “那你干嘛要去送死呢?其实我们并不在乎你的生死,可是左流英希望你活着,我们只好保护你。所以你还是老实一点吧,等安象形回来,他要是真出了意外。你就更不能去拓山,得和我一块回去见左流英,让他拿主意。”

    两个黑凰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幕,她最清楚慕行秋与杨创谁强谁弱,所以对杨创的居高临下感到很有意思。

    洪福天等人知道慕行秋很厉害,对他的具体实力却拿不准,因此对杨创肃然起敬。

    慕行秋想了一会,“我还是先说一下计划吧,有备无患。”

    杨创的眉毛都快要贴到眼睛了,越来越觉得慕行秋是个固执而麻烦的小道士。不过对方既然退了一步,他也就没再反对。

    “黑凰的分身留在朝东镇,吸引从拓山来的魔道士。”慕行秋虽然多次转身,还是准确地指出了真假黑凰,“杨创道友和洪修士几位要将魔道士歼灭,救出军营里的所有人类,尽量少杀伤妖族……”

    “等等。”杨创越听越惊讶,“你我让和几名散修杀死一名魔道士?假如你的计划真的必须执行,我们该怎么杀?”

    “魔道士并不都是周契那样的注神境界。黑凰说拓山周围的魔道士大多是吞烟境界,星落境界只有两位,我在黑凰分身这里留下一道幻术,可以帮你们一点忙。”

    黑凰分身得意地笑了笑。目光一转到散修和符箓师身上,立刻收起笑容。

    “荒唐,你的幻术能帮多大忙?要是来一位吞烟魔道士,或许还有胜算。如果是星落,绝无可能,我也绝不会冒险尝试。”杨创连连摇头。

    慕行秋暂且不理他。继续说下去:“天一黑就动手,就算魔道士不来,你们也要救人,把动静弄得大一些。黑凰和秦修士跟我一块去拓山。”

    散修秦昆的职责是找到之前已经潜伏在拓山的数十名同伴,在云端他同意得很干脆,现在却显得有些犹豫,因为他发现慕行秋并未得到星落道士杨创的完全支持。

    “天亮时就算安象形和郭东游没回来,你也不能走,此去拓山二百余里,到处都可能有妖术监视,你走不出多远就会被发现。整个计划就是一场胡闹,安象形若是见不到龙魔,你更见不到,去了只是白白送死。你不准离开朝东镇,我也不会替你杀死一名魔道士,真有危险,咱们立刻离开……”

    杨创一阵唠叨,总之不肯同意慕行秋的计划,欧阳槊和刘鼎等人对道士向来尊崇,却都觉得杨创不像是真正的星落道士。

    离天亮还有一会,慕行秋将洪福天请到一边,施放一道简单的幻境,阻挡声音外泄,“跟我说说皇京那边的情况,我已经让辛幼陶回去帮他姐姐了。”

    “公主正需要辛王子。”洪福天平淡地说,他被皇京龙宾会囚禁过一段时间,脸上残存着当时的憔悴,他从怀里掏出一尊三首神像,“慕道士看到古神教的力量了吗?即使是在魔族已经染指的舍身国,神像仍然随处可见。”

    “我见过异史君,还跟他打了一架。”

    洪福天的微笑里总有一股悲天悯人的意味,“慕道士对异史君有些失望,是吧?可他并非古神教的创始人,只是重新挖掘出古老的教义,有些信徒把他当成教主,其实古神教从来没有教主,有的只是神像。”

    洪福天将神像递给来,慕行秋犹豫了一下才接在手里,“我未必能保住它。”

    “这只是一尊泥塑,在哪都能得到。等慕道士有朝一日受到泥塑的好处,就会相信真有古神的存在了。”

    慕行秋笑了笑,收下神像,他本想从洪福天这里打听皇京的真实情况,没想到反而被传教了。

    洪福天也笑了笑,“慕道士尽管放心,公主有勇有谋,恰逢乱世,她早晚能够成功。对了,慕道士如果在拓山遇见一位叫符慈的皇孙,请尽量照顾他一下。”

    “好。他有什么特别?”

    “他是公主看好的皇位继承者,也是公主选定的下一任丈夫。”

    西介国公主毕竟不是符氏皇族的后裔,她想尽快掌权,就必须依托某位皇子皇孙,第一任丈夫死后她得尽快找到接替者。

    慕行秋想起了那个下着小雨的夜晚,一点也不后悔当时的选择,公主是位奇女子,可她跟道士的差异太大。只是因为种种偶然两人才有过几次道路交汇,匆匆一瞥之后还是要各奔东西。

    “公主选中的皇孙想必错不了。”慕行秋说。

    “符慈是位很优秀的皇孙,此次作为副使来舍身国,就是他决定刺杀拓山魔王,性子急躁了些,但他还年轻。”

    “有龙宾会换魂者的消息吗?”明知外面的人听不到,慕行秋还是压低了声音。

    洪福天摇摇头,“公主猜测那些换魂者大概以为未来的权势不在皇京,所以躲到别处去了,她相信几年之内必有至少一股新的人类势力兴起。换魂者十有就藏身幕后。”

    慕行秋不得不佩服公主的聪明,她擅长争权夺势,当然也了解其他争权夺势者的想法,那些换魂者不会放弃崇高的地位,乱世已至,他们必定早就安排好了退路。

    外面传来鸡鸣,天就要亮了,慕行秋走出幻境,却没有将它取消。“安象形不会回来了,很可能已经遇险,按我的计划行事吧。”

    杨创猜到慕行秋不会老实听话,所以想好了应对之策。“你走我也走,我不去拓山,我要回去找左流英,万一无路可去。那我只好回星山……”

    杨创一时大意说出了自己从前的道统,急忙闭嘴。

    慕行秋轻挥右手,透明的幻境移到了杨创身边。它还没有产生明确的形象,力量也很微弱。

    “可笑,这点幻境……”杨创突然变得张口结舌,别人眼里仍是透明的幻境,在他眼里却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不可能,这不可能是你造出来的幻境……绝不可能……左流英,左流英就在附近,他悄悄跟来了,对不对?”

    幻境消失,杨创如梦初醒,发现慕行秋已经带着秃子、黑凰真身和散修秦昆离开了,剩下的几个人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天黑就动手,魔道士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你们都要听我的安排。”杨创转变之大让洪福天等人惊讶极了,就连黑凰的分身也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杨创并不在意幻境的内容,他从中看到的是强大实力,由此相信必有左流英那样的高等道士在朝东镇帮忙,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他心里踏实了,觉得整个计划万无一失。

    有黑凰带路,慕行秋和秦昆能够轻易躲开大量的妖术陷阱,可以一直在空中飞行,从而节省大量时间,日上三竿时就到了拓山附近。

    拓山孤峰绝起,四周都是平地,只有它笔直地刺向天空,高数百丈,崖壁上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峰顶云雾缭绕,连天目也无法穿透。

    黑凰将慕行秋等人带到数里外的一片林地里,“说实话,我也只来过一次拓山,稍稍认得路径,再多的详情我也不知道了。”

    “这里很好。”慕行秋施展幻境阻挡身形与声音,他的幻术如今比普通的禁制好用,一切妥当之后,他站在秦昆面前,“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拓山吗?”

    “慕道士不是让我寻找之前赶到拓山的那些散修吗?我这就可以开始……”

    慕行秋摇摇头,“不对,你们的原计划是在朝东镇救人,然后直接回舍身国都城,根本没想来拓山帮忙,所以你不可能知道其他散修的所在。”

    秦昆自觉受得到羞辱,脸色冷下来,“慕道士疑心太重了吧,我自有办法找到其他散修,你要是不信,请放我走。”

    黑凰咯咯笑起来,“我劝你还是不要装了,道尊的幻术今非昔比,早就在你的脑子里逛了几圈,你还一无所知呢,瞧我,对道尊坦诚相见,问什么说什么,想看哪就露哪,绝无二话。”

    秦昆脸色微变,还是不相信曾有幻术进入过自己的脑海,直到脑子里突然有什么东西一跳,他才明白自己的防护早就被攻破了。

    “你是龙宾会的换魂者。”慕行秋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