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两个黑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看《拔魔》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早在舍身国公开投降望山之前,圣符皇朝就已经感受到了北方的丝丝寒意,边疆的各大诸侯国送来雪片般的求救信,内容出奇地一致,全是妖族再度耸动、雪势迟迟不退,就连南方的几个诸侯国也发现今年的冬季特别漫长,淅淅沥沥的冬雨之中夹杂着米粒一样的雪雹。

    道统准备整体退隐、冰魁正在横扫群妖之地……越来越多令人迷惑与惊恐的消息传来,大厦将倾,圣符皇朝却有点束手无策,朝廷习惯性地向龙宾会求助,龙宾会习惯性向道统请教,结果所有询问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只得到几句模棱两可的回答。

    道士们全都撤离了皇京,只留下一些凝丹未成的普通弟子,他们一问三不知,比龙宾会的符箓师还要慌乱。

    西介国公主在皇京只是刚刚站稳脚跟,离掌握大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她仍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尽可能做点事情。

    她以私人名义向各家道统尤其是庞山送去书信,得到的回答仍然不够清晰,但是足以让她得出最悲惨的结论:道统真的决定放弃整个世界了,圣符皇朝正在失去最强大的靠山。

    除了少数亲信,她没将这个消息宣扬出去,而是在一团混乱的朝堂和龙宾会之中寻找尚存斗志的勇士,暗中将他们联合起来,组成一股人数不多却最为坚定的力量。

    向舍身国派出使者就是公主亲自推动的行动之一,那时舍身王还在观望之中,圣符皇朝不愿对从前的属国示弱,皇帝甚至想颁旨命令舍身王亲自来皇京表露忠诚。公主多方运作,才让皇帝明白时移事易,对舍身国不能再用从前那一套了,必须主动拉拢,不求联合,起码得让半妖之国保持中立。

    圣符使者马不停蹄地从皇京出发,一路上用掉了数不清的符箓,以最短的时间赶到舍身国都城,可时间还是耽误得太多,一切都晚了。舍身王已经下定决心追随望山,托病拒不接见使者,反而传令搜捕全国的人类。

    洪福天等人是作为公主的亲信跟随使者一块来舍身国的,发现舍身王已不可能回心转意,又不愿无功而返,于是想闹出一点事情。

    年轻而热情的散修欧阳槊很快就代替师父洪福天讲述起来,“舍身王是被拓山魔王征服的,我们就想不如趁魔王力量尚弱的时候将她杀掉,我们知道魔王曾经是慕道士的真幻。可她早已被魔族法术改造,不再是从前的龙魔了。”

    共有百余名散修和符箓师跟随使者来到舍身国,他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实力较弱的一半人留在舍身国都城与半妖继续周旋,七个人在朝东镇制造一点麻烦。吸引拓山的入魔道士,另有数十人则已暗中潜至拓山,伺机冲上山顶杀死魔王。

    于是他们救出了十几名人类俘虏,对下一步行动却发生了分歧。洪福天、欧阳槊和刘鼎觉得救的人太少,不足将入魔道士引离拓山,还想将军营里的所有人类俘虏都救出来。散修陈观火和另外两人则觉得够了,应该尽快按原计划退回舍身国都城。

    最后是那名叫秦昆的散修决定继续救人。

    慕行秋早就注意到了,洪福天并非这七人的头目,秦昆才是。

    秦昆看上去五十岁年纪,实际上可能一百多岁,其貌不扬,两只不大的眼睛却矍铄有神,见到慕行秋之后一直保持着沉默,可无论是洪福天还是欧阳槊,每说一件事都要看一眼秦昆,得到默许之后才大胆地开口。

    洪福天终于发现自己的失礼,打断正滔滔不绝的徒弟,向慕行秋介绍另外三人,尤其是秦昆,“秦修士是皇宫内臣,为皇室效劳已久,是当朝皇帝最信任的大臣之一。”

    慕行秋寻思了一会才明白“内臣”的含义,不仅更加意外,人类帝王和各国龙宾会对散修向来心存忌惮,经常下令捕杀,皇帝本人居然将一名散修留在身边,而秦昆竟也甘愿充当阉人,实在是不合常理。

    慕行秋没有多说什么,与秦昆客气地互相施礼,然后说:“暂时不用再去救人了,拓山很快就会派入魔道士赶来,而且军营里已经布下陷阱,救人不易。”

    他没说自己曾经救下这七个人,若不是他及时阻止黑凰,散修和符箓师恐怕早已沦为阶下囚,成为人肉会的下一拨祭品。

    欧阳槊和刘鼎大失所望,洪福天却立刻表态同意,秦昆有点犹豫,“慕道士大名如雷贯耳,我一向敬佩得很,可是严命在身——慕道士有什么计划?”

    慕行秋将自己想好的计划简略地说了一遍,七人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认得慕行秋的四人还好些,对他比较信任,刚见面的秦昆等三人却是满腹疑惑,半天不肯吱声。

    “有三名星落道士帮我,其中一位就在朝东镇的客店里。”慕行秋知道这三人在犹豫什么

    果然,秦昆如释重负,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就好了,一切听慕道士安排吧。”

    欧阳槊扭头与刘鼎对视一眼,他们两个更相信慕行秋本人。

    慕行秋用魔行术直接回到客店,洪福天等人则落到朝东镇外,装作刚刚赶到的外地妖族步行进镇。

    昨晚被救出的十几名人类已被藏在附近的一座山中,暂时不必担心。

    客店房间里,面红耳赤的杨创正跟笑语盈盈的黑凰大声争论,秃子立在桌子上,迷茫地左瞧右看,显然不太明白他们在争什么。

    慕行秋的到来结束了这场争论,杨创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垂目念诵经文,让心情迅速平静下来,黑凰却是一副输赢无所谓的样子。起身迎上来笑道:“道尊回来了,找到散修了?那是一定的,哪有道尊办不成的事情。”

    慕行秋问秃子:“怎么回事?”

    “他们在争论谁胆大谁胆小,然后……我就听不懂了。”秃子呵呵笑了几声。

    黑凰走到慕行秋身边,面孔无比清晰,神采奕奕,好像刚立下一件大功,即将得到重奖似的,“只是随便聊聊,我问杨道士为什么不跟道统一块退隐。他说自己习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不想再回道统,我说一回道统就要再度修行,你是害怕坚持不下去吧,杨道士一下子就生气了。”

    杨创急匆匆地想要开口反驳,又急匆匆地控制住心中的冲动,对慕行秋说:“女妖不懂什么是胜劫,我们三人当初就是因此而隐居,再回道统会有入魔的危险。”

    慕行秋知道什么是胜劫。那是争强好胜却又无力实现的道劫,周围的所有人都在修行,自己也得努力,可是又明知努力不会有结果。时间长了,难免会生出嫉妒之心,杨创等人于是赶在嫉妒之心太强烈之前离开了道统。

    道士之心坚固者通常会在叹息劫面前止步,那是在与自己的较量中败下阵来。少数道心不坚者才会遇到胜劫,在与他人的比较中落败,相比之下。胜劫少见而且不太光彩,杨创对此事十分敏感,居然跟一只女妖争了起来。

    慕行秋从来就没有形成过道士之心,自然不会嘲笑杨创,可他注意到的是另一件事,“杨创,你上当了,黑凰在对你施展魔族幻术。”

    杨创一惊,刚要否认,忽然醒悟过来,女妖对自己的事情本来一无所知,是他不知不觉抖露出来,给了她可趁之机,这也是幻术,只是太微弱,连房间里的法器都没有做出反应。

    杨创更加恼怒,也更加自责,走到墙角,背对慕行秋和黑凰,坐下来进入存想状态。

    黑凰咯咯娇笑,“道尊不会生气吧,我没有坏心思,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你也知道,我学会魔族幻术没有多久,总想试试效果,道尊刚学会念心幻术的时候也是这样吧?”

    慕行秋直接问:“拓山的入魔道士什么时候会到朝东镇?”

    “嗯……我将这边的情况说得不是很严重,他大概会在天黑之前到达,正好赶上今晚的人肉会。”

    这跟慕行秋想得一样,“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分身之术。”

    黑凰笑得更暧昧了,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又施展了一点魔族幻术,“一个黑凰不够道尊看,非要两个吗?”

    黑凰并无拒绝之意,抬起右手,托着一根黑色羽毛,原地转圈,忽然间烟雾升起,她的骨节噼啪作响,片刻之后,烟消雾散,原地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黑凰,互相凝视,像是在对镜鉴照,姿势却各不相同。

    秃子忍不住叫好。

    “你能造出几个分身?”慕行秋问。

    “几个?道尊好大胃口。”“一个分身就很了不起了。”“分身可不是普通幻术,就算道士的天目也看不出真假。”“道尊要不要试一试?”

    两个黑凰你一言我一语地回答,说罢相视一笑,彼此都很满意。

    慕行秋指着其中一个,“我一直在跟踪你的法术。”

    “也就是说道尊只凭眼睛是看不出真假喽?”“呵呵,这足够让我骄傲一会了。”

    “假的留在朝东镇,真的跟我去拓山,立刻出发。”

    “哎呀,我嗅到毁灭的气息了,万子圣母说得没错,道尊去哪哪就要完蛋。”“不过有件事道尊得知道,距离越远,分身越弱,拓山离此二百余里,分身只剩一个躯壳,可骗不过入魔道士。”

    “没关系。”

    外面传来敲门声,洪福天等人到了。

    慕行秋去开门,两个黑凰互相看了一眼,突然收起笑容,清晰的面容迅速变得模糊。

    (求求订阅)(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