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十六章 幻境小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看《拔魔》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舍身国妖将罗云樵觉得一切都不如意:他辅佐的王子在异乡被杀,弄得自己有国难回,好不容易将凶手骗到陷阱里,以为能稍稍将功补过,没想到预料中的激烈战斗根本没有发生,几招简单的法术之后,自称很厉害的三名老道士居然就投降了。

    恐惧、惶急、愤慨、迷惑……罗云樵被太多情绪所包围,焦头烂额,全身冒汗,而他最恨的是,那三名道士改变立场比自己还快。

    “灵王……”罗云樵本打算强撑一会,看情况再做决定,可是一看到横眉立目的女道士,两只膝盖就再也不听他的指挥,自动跪了下去。

    慕行秋等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上路,只有杨清音一个人接待妖将。她脸上的表情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一脸寒霜,转眼间已是春风满面,“咦,罗将军为何行此大礼?”

    罗云樵糊涂了,呆呆地一言不发,想站起来两条腿却仍不听使唤,努力了好一会才挤出几个字,“灵王……灵王不怪罪我吗?”

    “那三名道士个个神通广大,就算我亲自出马也¥,ww▼w.未必能拦得住,你们何罪之有?”

    罗云樵更糊涂了,扭头看向叫自己过来的高伏威和殷不沉,希望他们能看在同为妖族的份上给出一点提醒,可高伏威面朝其它方向,根本不看他,殷不沉倒是一直盯着他,脸上的神情分明是津津有味,绝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是顺着灵王的话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还是干脆一点将一切都挑明?罗云樵心里诸多混乱的情绪之中又多了一种左右为难。最后他一咬牙,直挺挺地跪在地上,“灵王,我明白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这就树起反对投降的大旗,带着全体将士一路攻进都城,拿下昏王,亲自送到您面前。”

    杨清音收起笑容,“反应倒是挺快的。就凭你手下的两千妖兵,能打到都城去?”

    “舍身王昏庸无道、不得民心,投降望山更是置全国妖民于火海之中,只要将反对的旗帜树起来,所到之处必定闻风而倒、应者云集……”罗云樵的套话脱口而出,不像是带兵的将军,倒像是蹩脚的文人。

    杨清音居然耐心地听完了,“你这是要造反哪。”

    “舍身王已经疯了,再不造反整个舍身国都会被他葬送掉。”罗云樵越说越慷慨激昂。

    殷不沉原本只是看热闹。慢慢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不自觉地点头称赞,这位妖将说谎的时候真是太投入了,根本听不出有一点违心。

    “呸。没人让你造反,我要你即刻起程返回都城面见舍身王,告诉他我们随后就到。”

    “然后呢?下毒、刺客、兵变……我都行。”

    “没了,就是让你传句话。但是速度得快,马不停蹄,路上不准休息。”

    罗云樵彻底糊涂了。“真的、真的……就只是……传句话?”

    “用你刚才的伶牙俐齿,别像现在这么吐吐吞吞。给我们留下十名妖兵和一些食物,你带着其他妖兵走吧。”

    杨清音一挥手,并无任何法术发出,罗云樵却像是被强壮的兽妖一脚踢中,翻了个跟头,在地上转了几圈才爬起来,数步之后突然止步转身,不停鞠躬,然后转身又跑。

    殷不沉这时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苦于没有练习的机会,对着杨清音露出谄笑,满含感情的“灵王”两字还没叫出来,杨清音已经迈步走开。

    反倒是高伏威一步走到杨清音身边,低声道:“灵王这是纵虎归山,罗云樵肯定要在舍身王面前大进谗言,迎接灵王和道尊的只会是成群妖兵。”

    “没关系,让慕行秋再施展一次‘一念之威’就行了。”

    高伏威心中仍然疑惑,却不敢再多嘴了。

    十名妖兵很快就到了,带着二十匹坐骑和大量的食物、衣甲与金银,足够百人一月之用。

    众道士与妖族重新出发,只见舍身国妖族的营地一片狼藉,大量帐篷和物资被丢弃在地上,倒像是刚刚打过一仗。罗云樵生怕杨清音反悔,带着妖兵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妖军中仅有的一头震山牛因为行动缓慢,被留在了原地,此时正在悠闲地啃食刚长出来的青草,它的妖力不多,个头稍小一些,却仍然不失为巨兽,比普通的大象足足大了一圈。

    小蒿、秃子和飞飞跑去将震山牛撵回队伍里,共乘一头,都觉得很威风。飞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曾经被道士盗取过,难得地显示出爱玩的天性。

    有了这头牛,队伍行进速度不是很快,当天傍晚在一座荒废的妖村外停下休息,十名妖兵前后奔走,将几名道士侍候得舒舒服服。

    安象形等三人未经召唤从不出现。

    又一次月升中天,慕行秋邀请杨清音单独相处,他得再造一处幻境,这回他选择在禁制外的荒村里施法。

    离舍身国越近,妖族的生活方式变化也越明显,村子里的住所不是低矮的地洞,而是一座座小房子,大都受损严重,只剩下残垣断壁,慕行秋一时兴起,将幻境扩展到整个村子。

    “这是镜湖村吗?”杨清音隐约认出一点模样。

    “嗯,我见过的村子不多,就对镜湖村印象最深,你在老祖峰生活那么多年,对镜湖村一定很熟吧。”

    杨清音摇摇头,在平坦洁净的道路上与慕行秋并肩缓行,“镜湖村的人太热情,道士通常不去打扰他们,而且我觉得村民太无趣,瞧他们的街道,干净得让人不敢乱跑,生怕扬起一点灰尘来。”

    这的确是镜湖村的民风,村民们对庞山道士感恩戴德。一言一行都想着不能给仙人丢脸,有些古板,除了驱逐梅婆婆那件事之外,慕行秋对他们的印象不错。

    “你是不是觉得道门子弟都很骄傲、不通人情?”

    “我很喜欢你的骄傲。”慕行秋微笑着说。

    这是慕行秋第一次对她说出“喜欢”的字眼,杨清音的心又狂跳起来,脸上却做出无所谓的神情,故意将话题转到别的事情上,“你觉得舍身王会上当吗?”

    “这可是你的主意。”

    “只是有一点拿不准而已。”

    “舍身王会上当的。”慕行秋肯定地说,两人已经走到村子尽头,前方就是迎宾馆舍。“他会派出重兵和大量妖术师过来拦截,我则趁机去北方的拓山查看情况。”

    “你要小心,龙魔帮过你也帮过我,可她……很古怪,有时候能让你把心都掏出来给她,有时候又觉得她在暗中策划什么,所做的一切都有目的。”

    “我会小心提防。”

    “不不,你别误会我的意思,龙魔是你的真幻。再怎么着她也不会害你,可你毕竟是一个人去,拓山可能会有陷阱……”杨清音说不下去了,发现这种谈话真的不适合自己。眉头微蹵,改用严厉的语气说:“给我活着回来。”

    “好,你也要小心,我会赶在舍身国大军之前回来找你们。”

    两人停在迎宾馆舍的大门外。没有走进去,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以一座破败的院落为基础造出的幻境。

    “现在可以告诉我对付那三个老道士的幻境是怎么一回事了吧?还有你的情劫。”

    “你听说过念心科弟子提升实力的传言吗?”

    “念心科的传言一大堆,你说的是哪个?”

    “就是不停结缘斩缘以此提升实力的那一个。”

    “难道这是真的?邪门的炼法。一点也不像道统的修行法门。”杨清音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恭喜你了,幻术又升一层,第九层了吧,你快天下无敌了。”

    “不,我的幻术还停留在第八层。”慕行秋看着杨清音,她越严肃,他越想笑,“但我领悟了一些施法的手段。左流英跟我说过,内丹境界是道士实力的基础,但不是全部,需要大量法器与法术的补充,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斩缘就是你们念心科的法术?”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在斩缘成功的一瞬间,突然发现能够将务虚幻术与幻境结合在一起,这样一来,幻境可以做得更简单,但是效果更强大。”

    “原来如此,左流英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用密音告诉他的,我当时对新法术还没有完全领会,需要一点时间练习,所以让他帮我争取一点时间。”

    “你们两个可把那三个老道士骗得团团转,不过这也是他们罪有应得。”杨清音扭头看着来路,有意躲避慕行秋的目光,“度劫是什么感觉?你能平静对待……她了?”

    “我永远也做不到平静地回忆芳芳。”慕行秋收起笑容,“但我可以承受得住了,我知道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我也知道自己应该继续往前走。”

    “第一次尝试度劫就能成功,你还真是幸运。”杨清音仍然不肯直视慕行秋,“我想我很快也可以尝试了。”

    “嗯,你应该尽快斩缘,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咱们可以再一次结缘。”

    杨清音没法再躲避了,转回头冷冷地看着慕行秋的眼睛,“你拿我当提升实力的工具吗?”

    慕行秋摇摇头,他有许多话要对她说,希望能够清晰地表达出心中的感受,可一切还是显得太复杂。

    他无话可说,只能前行一步,揽住杨清音的腰,轻轻地吻下去。

    (求推荐求订阅)(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