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十件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看《拔魔》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安象形终于从幻境中抽出了手臂,悬在空中的两名道士也落在了地上,三个人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两千岁了,这时却都扭扭捏捏,像是刚入门不久就被都教指出错误的新弟子。

    他们只看了慕行秋一眼,然后又都盯着左流英的帐篷,可左流英已经没兴趣再跟他们见面,一直不肯出来。

    慕行秋与杨清音互相客气地点头,都没有说话。慕行秋看上去有些疲惫,走路时脚步很轻,斩缘度劫说起来简单,即使对高等道士来说也是一件苦活累活,需要几个时辰甚至几个月的休息才能完全复原。

    “你知道龙魔和魔像的下落?”慕行秋走过来问。

    安象形打量慕行秋,他现在不受任何束缚,可以随意施法,但是只要左流英还在,他就不敢造次,也不敢逃跑,对眼前的这名年轻道士,他的疑惑则远远多于戒备,“你就是慕行秋?”

    “嗯。”

    “就是你在冰城打败了周契,在战魔山一念之间杀死了万只冰魁?”

    “嗯。”

    安象形干笑两声,“怪不得,怪不得。”

    秃子不高兴了,他能听出老道士声音里有浓浓的怀疑,从慕行秋身后闪出来,“你不相信吗?小秋哥一个能打你们三个。”

    “相信,为什么不信?有左流英在,我什么都相信。”安象形翻眼看天。

    秃子揣摩话中之意的本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满意地退回到慕行秋身后。

    杨清音上前不耐烦地说:“已经把你们从幻境中放出来了,快说实话吧。”

    三名老道士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安象形开口。他先叹了口气,“我们已经非常小心了,跟了整整五天,得到确切无疑的消息之后才动手,没想到还是被左流英给骗了,注神毕竟是注神哪。”

    杨清音突然想起身边很可能还有一个内奸,“是谁向你们通风报信的?殷不沉还是高伏威?”

    殷不沉眨了眨眼睛,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为什么把我排在前面……”

    安象形一副拒绝回答的强硬神情,慕行秋开口道:“是飞飞。”

    杨清音吃了一惊,“飞飞?怎么会是他?”

    飞飞一直留在帐篷里。从来没有出来过,他痴迷于存想,只要没人催他上路,就一直坐在帐篷里。

    “不怪他,是道士们盗取了飞飞的记忆。”

    飞飞经常坐在左流英身边,慕行秋与杨清音说话时对他从不防备,舍身国妖兵经常邀请他乘坐拓涛王子留下的震山牛,安象形想盗取小妖的记忆易如反掌,从中推测一些事情也不困难。

    “你早知道了?”杨清音又吃了一惊。

    “不。我刚刚猜到的。”慕行秋笑了一下,相信左流英早就猜到了。

    “你还是挺聪明的,怪不得左流英赏识你,愿意给你撑腰。”安象形算是承认了慕行秋的说法。“左流英有办法留住你们的内丹吗?”

    “他正在想。”

    杨清音瞥了慕行秋一眼,她知道得很清楚,所有不肯退隐的道士都必须交出内丹,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左流英根本没办法留住任何人的内丹,他自己甚至两次舍弃内丹。

    但是安象形三人已经死心塌地相信左流英并未吐丹,仍是真正的注神道士。自然也就推论出他肯定有办法阻止道统夺丹,慕行秋的回答正中他们的心意。

    杨清音不吱声了,决定从现在起管住自己的嘴,不要什么实话都往外说。

    “左流英要是肯保住我们的内丹,我们愿意说出一切实话,甚至可以留下来效力。”

    慕行秋仰头想了一会,在三名老道士看来,这是在与左流英进行无声交谈。

    “好,我可以替左流英答应你们,只要他有办法不向道统交出内丹,绝不会藏私,肯定会与你们分享,但是你们的表现得让他满意才行。”

    杨清音低下头,心中暗笑,听出慕行秋的这番承诺藏着陷阱,左流英若是没办法的话,就用不着帮助这三名道士了。

    安象形等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好,但我们怎么做才能让左流英满意,总得有个约定吧。”

    “嗯——”慕行秋又仰头想了一会,“五年之内,左流英会让你们做十件事,事成就能让他满意。”

    安象形眉头微皱,“五年太长了,一年吧,十件事。”

    “也行。”

    “呃,还有,这十件事不会太难吧,让我们去攻打望山,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们。”安象形对细节倒是很谨慎。

    “不会让你们攻打望山,但也不至于简单到只是送封信,具体哪十件事,我要和左流英再商量商量。”

    “好。”三名老道士异口同声地表示同意。

    双方陷入一阵莫名其妙的沉默中,都以为对方会先说话,最后还是杨清音没忍住,“你们的实话呢,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说?”

    安象形觉得只有慕行秋才能代表左流英,盯着他说:“这算十件事当中的一件吗?”

    杨清音抢先回答,“不算,这是左流英饶你们一命的代价。”

    慕行秋知道什么时候该继续沉默,安象形寻思了一会,“好吧,就当是见面礼,舍身国王室成员对投降望山的确存有激烈的争议,据我所知,至少有十五名王子坚决反对投降,还有一些持观望态度,真正愿意投降的只是舍身王和一小部分妖族。”

    杨清音真想问舍身国有多少王子,最后还是忍住了,这件事并不重要。

    “劝说舍身国妖族回心转意,这算一件事。”慕行秋说。

    三名老道士稍感踏实,这件事虽然不容易,但也不至于无法完成。说明左流英并没有故意为难他们。

    “那尊魔像被安置在舍身国北方的拓山上,那里是舍身国王族的发源地,听说舍身王就是见过魔像之后,才一心一意投降望山的。”

    “夺回魔像是第二件事。”

    “龙魔……就是你的真幻吧?”安象形没有直接说出龙魔下落,他早就认得左流英,与道统也一直保持联系,当然听说过真幻的事情。

    “嗯。”慕行秋表现得很冷淡,其实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他希望能尽快救出龙魔,然后问清一切真相。

    “她也投靠望山了。就是她在镇守魔像所在的拓山。”

    慕行秋一愣,虽说龙魔擅长与各方势力结交,可投靠入魔道士还是有点让人意外,“望山相信她?”

    “看来是,因为拓山没有其他入魔道士,全是龙魔一个人领着一群妖术师。”

    慕行秋本想将救出龙魔当成第三件事,可“救”字已经不合适了,“攻下拓山,让我见到活的龙魔。这是第三件事。”

    “好,你把剩下的七件事也说出来吧,我们可以早点准备。”安象形有点着急,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道统就会开口索要内丹。当然是越早找到解决办法越好。

    “别着急,总得让我和左流英想一想。”

    三名老道士只得点头。

    “对了,有件事你们要记住。”慕行秋扭头瞧了一眼左流英的帐篷,“施展幻术、制造幻境的是我。左流英两次吐出内丹早已是纯粹的凡人,明白吗?”

    安象形露出你知我知的默契微笑,“放心吧。我们不会泄密,陷阱仍然有效。”

    “你们可以走了。”

    “左流英不希望我们留下吗?”安象形大感意外。

    “只要你们还在五里范围之内就行,左流英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会通知的。”

    三名老道士其实也不想离左流英太近,一块点头准备离开,杨清音叫住他们,“等等,起码得留下名字吧,安象形是你的真名吗?”

    “我的确叫安象形,至于从前是那一山的道士,不说也罢,你自己去打听,这两位是杨创和郭东游。”

    三人冷淡地点点头,转身飞走了。

    “他们会听话吗?”杨清音望着三人的背影问。

    “值得一试,对他们越不在意,他们越会听话。”

    杨清音嗯了一声,转身对高伏威和殷不沉说:“我之前怀疑错了,向你们道歉。”

    两妖急忙表示不介意,殷不沉不知是感动还是害怕,眼睛更湿润了。

    “去把那个罗云樵给我叫过来,我倒要听听他这回又有什么话说。”杨清音道歉干脆,下命令也干脆,高伏威和殷不沉急忙应命,争先恐后地向禁制外面跑去,然后一块飞起。

    杨清音又对秃子说:“去看看左流英和飞飞在做什么,没有别的事情,就告诉他们准备发出了。”

    秃子也飞走了,小蒿还在守卫左流英的帐篷,杨清音召出一截蜡烛将声音留在几步之内,然后非常非常严肃地问:“到底是谁制造的幻境。”

    “肯定不是左流英。”慕行秋笑着说,“他连内丹都没有。”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杨清音心怦怦直跳,脸上的神情却越发严肃。

    “大概是左流英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他为我争取到一点宝贵的时间,你是怎么了,这么严肃?”慕行秋的目光中有一点疑惑。

    “没……没什么?你度劫成功了?怎么突然间连幻境都这么厉害?”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今天晚上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我再详细告诉你吧。”

    “还要单独相处?”杨清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太需要了。”慕行秋连连点头,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又让杨清音的心怦怦直跳。

    (求推荐求订阅)(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