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十四章 谁的幻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看《拔魔》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首先,五一到了,祝大家劳动节快乐,在家休息能舒舒服服,出外游玩能快快乐乐。其次,感谢麦草在yy和拔魔吧读者今天的飘红打赏。最后,一些读者应该有保底月票了,请砸过来吧,劳动节还在劳动的我需要你的鼓励。)

    “这是幻境!”安象形愤怒了,他是将近九百岁的星落道士,同样是天目,他比餐霞道士看到的更多更清晰,法术在他眼里无处遁形,再快的速度也如蜗牛爬行一般缓慢,居然有人敢用幻境欺骗他的眼睛。

    “你老眼昏花了。”杨清音莫名其妙,除了慕行秋的小屋,她没发觉任何幻境,而且道士的喜怒通常不形于色,安象形被左流英讥讽的时候都没发怒,只是因为没能一招击破禁制就失态了?

    空中的两名道士却不这么想,他们奉安象形为首,知道他绝不会在这种情形下胡言乱语,于是各召出一面铜镜,互相照射,两束光在空中相遇,汇成一束光,折转方向,在禁制上扫来扫去。

    镜光所照之处,禁制显出了真实面目,几十道形态各异的法术纵横交错,各有不同的功能。这是一道强大的法术,但是还没强大到能令星落道士吃惊的程度。

    两名道士疑惑地看向地面上的安象形,不明白他到底在怕什么,连伸出的胳膊都不敢动一下。

    “这是幻境。”安象形又说了一遍,神情越发凝重,目光死死盯着左手触碰的禁制,对其他人一眼都不瞧。

    他的话终于产生效果。两名道士不敢轻举妄动,杨清音也有点糊涂了,“哪来的幻境。一切都没变化啊。”

    殷不沉仰头冲杨清音不停地使眼色,示意她不要总说实话。可是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眨得都快要干涩了,也没引起杨清音的注意。

    “要我们帮忙吗?”空中的一名老道士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在他看来,安象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被一道普通的禁制拦住,实在太过不可思议。

    “这是幻境……”安象形的声音和左臂同时在微微颤抖,右手紧紧握住拐杖,指节都发白了。好像这就是他唯一的依靠,一松手整个人就会被狂风暴雨席卷而去。

    杨清音有点相信了,安象形虽然不是一个好道士,但是能把他吓得发抖,事情必定有异,她对殷不沉说:“你去看看,禁制有什么特别吗?”

    “啊,为什么是我?高伏威可以祭一张符……”

    “因为你胆子太小,需要锻炼,你不会以为我真需要胆小鬼吧?”

    “我不是胆小。就是……就是……灵王的法术太强大,光是看上一眼就能让我两腿发软……”殷不沉嘴里说着谄媚的话,脚下却不敢不动。开始几步走向安象形,很快改了主意,与老道士错开,一步一步地蹭到禁制边上。

    空中的两名道士已经收回铜镜,殷不沉看不到禁制的形态,只能伸手慢慢摸索,“请灵王见谅,我的本事太低微,没办法……”

    话未说完。殷不沉突然跪了下去,像是被闪电击中。全身一下子瘫软,他也跟安象形一样。右臂悬在空中不敢收回来,左手托在腋下,抖得更严重。

    跟殷不沉相比,安象形镇定多了。

    “老君……饶命……饶命啊……”殷不沉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杨清音这回不得不信了,她让殷不沉去查看有无幻境,不是因为他胆小,而是早就注意到并且也听小蒿说过,半妖对慕行秋的幻术反应特别激烈,即使只是无害的幻境也能让他怕得瑟瑟发抖。

    她转过身看向那间幻境小屋,“慕行秋在搞什么鬼名堂,度劫完成了?干嘛不直接出来?”

    “不是慕行秋,不可能是他!”安象形最初也以为是慕行秋,可是随着幻境越来越强,他有了新看法,“是左流英,没错,就是他,他根本没吐丹,这全是他设下的陷阱。”

    空中的两名道士吓了一跳,他们跟安象形一样最忌惮左流英,想逃走,不好意思,想帮忙,却没有信心。

    “你不仅胆小,还很糊涂,看不出左流英已经没有法力了吗?”杨清音更加瞧不起安象形了。

    “那都是假象,你亲眼看到左流英吐丹了?”

    “我……”杨清音一时语塞,左流英吐丹的时候只有慕行秋在场,其他人连吐出的内丹都没见着,可是左流英怕冷无力,每天至少要吃两顿饭,胃口好得像是一只兽妖,这都是再明显不过的凡人特征。

    “嘿,这就是左流英,当他想要骗谁的时候,总是连自己人一块隐瞒。除了他,没人能造出这么强大的幻境。他连容貌都没变……”安象形越想越怕,终于明白为什么望山入魔道士自己不来抢夺洗剑池水,肯定也是因为左流英。

    杨清音示意高伏威去把殷不沉接回来,幻境到底是谁施展的不重要,关键是她不用发招就取得了胜利,于是笑吟吟地说:“还要洗剑池水吗?或者你还想多要一根拐杖。”

    安象形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沉吟半晌,低声说:“请左流英出来。”

    “哈。”杨清音笑了一声,空中突然传来响动,原来是另外两名老道士出手了。

    两人将蓄势已久的法术释放出来,两条五彩龙冲向禁制。可他们的目的不是击破禁制,也不是趁机救人,而是要逃跑,法术刚一发出,两人转身朝来路飞去。

    从他们决定投向望山入魔道士并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内丹开始,就已经没有了同甘苦共患难的想法。

    杨清音一晃手中的老群魔掌,也要释放太阴之火,可她及时住手。因为根本用不着。

    两道五彩法术才飞出几丈远就调转方向追赶自己的主人,毫不留情地一头撞上去。两名道士全然没有防备,后背居然被自己的法术击中。同时惨叫一声,跌向地面。

    奇怪的是。他们不是直直地坠落,而是斜着飞向杨清音等人,然后悬在禁制所在的高度,动弹不得,像是两只被蛛网粘住的昆虫。

    他们蓄在身前的法术,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被换成了幻境。

    小蒿和秃子哈哈大笑,跳蚤纳闷地眨眨地眼睛,它原本飞在禁制之上。这时降落一段距离,回到禁制之内,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连杨清音也吃惊了,这不仅仅是幻境,里面还附着了其它更强大的法术,安象形看不透,她也看不透,慕行秋即使没在度劫之中,似乎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有事好商量,请左流英出来。我们还没有入魔,投向望山也是被逼无奈。”安象形最后一点尊严也不要了,确信自己彻底落入了左流英的陷阱。

    “‘小左’在休息。谁也不能打扰他,有话就跟我‘老杨’说吧。”杨清音心中仍存疑惑,但她不想在敌人面前表露出来。

    安象形望了一眼左流英的帐篷,知道他不会再出来了,只好对“老杨”说:“请放我们一马。”

    “给我一个理由。”杨清音收起太阴之火。

    “我之前说过,望山改变了策略,也开始寻找盟友了,舍身国已经举国投降,可我知道不是所有妖族都心甘情愿。但他们不敢公开反对舍身王和望山,需要强大的帮手。我们三个一直在舍身国隐居。能代为引见。”

    “嘿,你还真是挺聪明的。改主意都这么快。”

    安象形忽略杨清音的讽刺,“严格来说,我们从来不是望山的同伙,我们只是想保住内丹,再延长些寿命而已,所以……”

    “保丹延命,我们一样也做不到。”杨清音回答干脆。

    “那两件事我们自己再想办法,既然落入左流英手里,我们没什么可说的,只求换命,不讲条件。”

    杨清音寻思了一会,“不行,你们都是出尔反尔的家伙,不值得相信,我们一时心软,没准会被你们带入陷阱,除非……”

    杨清音左右看了看,对仍然瘫在地上但是已不再颤抖的殷不沉说:“你的歪门邪道最多,有没有办法让这三个老道士今后不敢背信弃义?”

    殷不沉身上还残留着幻境的影响,呆呆看着杨清音,没明白她的意思,安象形却已反应过来,“杨道士可以相信我们,连望山也没有对我们……”

    “所以你们说改主意就改主意了,望山一定很后悔。”杨清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对殷不沉说:“你跟异史君没学过什么邪恶的妖术吗?用血肉献祭,让对方不敢心生二意的那种?”

    “哦,明白了,这个有。”殷不沉终于醒悟,而且还很兴奋,腾地站立起来,“我至少会十三种这一类的妖术,用在注神道士身上他也不敢背叛,就是稍微麻烦一点,而且对身体多少有些损害。”

    “对我有损害吗?”

    殷不沉摇头,“只对接受妖术者有损害。”

    “那就没问题了,给我选一招最狠的妖术。”杨清音摩拳擦掌。

    悬在空中的两名道士一边挣扎一边叫嚷着不要妖术,安象形的脸色也变了,妖术大都要用到献祭,轻则吸血剜肉,重则残害肢体,没一个道士愿意受这种惩罚,“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说吧。”

    “这个,得跟慕行秋说。”

    “少废话,现在是我做主。”

    “望山道士从战魔山盗走了一尊魔像,还有一个叫龙魔的女妖——我知道他们的下落,可以透露,但是你不能对我们动用妖术……”

    慕行秋就在这时从小屋里走了出来。

    (求推荐求订阅)(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