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十二章 怕死的老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山的入魔道士来得太巧了,正好是慕行秋尝试斩缘的关键时刻,他这时候即使醒来,实力也只剩不到一半,杨清音不得不怀疑这样的巧合背后另有原因。

    高伏威和殷不沉都不可信,一个是被迫跟在队伍里,一个怀有谁也说不清的目的赖在队伍里,但他们两个都是妖族,对度劫了解极少,不可能准确猜出慕行秋斩缘的时间。

    杨清音暂时放下猜测,对妖将罗云樵微笑道:“向望山投降是舍身王的决定,罗将军向我们通风报信,算是抗旨不遵吧?”

    罗云樵端正神色,“只要是亲眼见到望山入魔道士与冰魁种种行径的妖族,都不会向他们投降,我希望灵王和道尊能尽快到都城,或许还来得及劝说舍身王悬崖勒马。”

    “嗯,你还是一只头脑清醒的好妖,舍身国有你这样的将军,真是幸运。”

    “灵王过奖了,只是眼下事态急紧,是不是应该请道尊出来一块商量一下?”

    “怎么,你觉得我一个人对付不了入魔道士吗?”

    “当然不是,灵王法术通神,有目共睹,我怎敢怀疑灵王的本事?如果道尊不方便出来,有灵王定夺就好。”

    杨清音越发相信舍身国妖将是在试探自己,灵机一动,◎,▲随意地说:“慕行秋正在斩缘度劫,一时半会不能出来,我来迎战这位入魔道士,有劳罗将军排兵布阵,没准咱们的敌人又会带来一群冰魁,需要大战一场呢。”

    罗云樵一怔,心中越发患得患失,“真的不需要道尊出手吗?”

    “需要的时候他自会出手,不需要的时候用不着打扰他,快去传令吧!”杨清音挥手。一股风力吹向罗云樵等妖族,力量虽不是很强,他们却不敢抵抗,顺势后退,离开禁制。

    罗云樵在外面仍不死心,“灵王,请转告道尊,我们誓死守卫营地,他要是能出来给大家鼓鼓劲……”

    杨清音召出数件法器,强化周围的禁制。将声音挡住了,罗云樵并不知道,在那里慷慨激昂地说了好一阵才躬身退下。

    杨清音继续施法,让禁制更强一些,起码可以挡住普通妖兵的进攻,然后给其他人下达命令,“秃子,你去守慕行秋的幻境,小蒿留在原处。跳蚤,飞起来监视天空,不用太高。”

    “我们两个呢?”高伏威纳闷地问,“我的符箓之术不是白学的。对付几百只妖兵没问题。灵王想必也看出舍身国这群妖兵不怀好意吧?”

    “对对,他们不怀好意。”殷不沉有点紧张,双手握在一起搓来搓去,“可是灵王和道尊一出手。他立刻就得一败涂地、落荒而逃,灵王的太阴之火就很厉害,道尊的一念之威更厉害……”

    他的目光不停扫向慕行秋所在的幻境。更盼望道尊能亲自出来迎敌。

    杨清音还是不太相信这两只妖族,“你们就跟在我身边,见机行事。”

    高伏威点点头,取出几张纸符握在手里,祭出两张去远处查看情况,殷不沉的双手却搓得更用力了,“道尊没事吧,灵王这是诱敌之计,说道尊在度劫,其实道尊埋伏起来,就等着入魔道士进入陷阱,对不对?”

    “你还挺聪明的。”杨清音笑着说。

    “我……不聪明,呵呵,就是瞎猜……瞎猜,呵呵,待会不管什么人来,都给他好瞧的……”

    入魔道士没有马上出现,杨清音觉得可能是自己以实为虚的计策生效了,附近的入魔道士不敢轻易现身。

    周契虽然在望山拉拢了一批道士共同入魔,不可能个个都是高等道士,注神境界大概只有他一人,连他都败在慕行秋手中,其后派出的上万名冰魁也都被一念击溃,再来的道士自然要小心一些。

    杨清音暗中试过洗剑池水的威力,虽然以她的内丹境界还不足以完全驱动牙山至宝,只能用上极小一部分力量,但是对她的太阴之火仍然大有助益,所以她不怕找上门来的入魔道士,只是希望慕行秋能平安度劫。

    高伏威送出去的纸符传回了消息,“舍身国妖族根本就不是列阵备战,他们……把咱们给包围了。”

    杨清音也看到了,近两千名妖兵全副武装,表面上走出营地排列阵形,可是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分散各处,将道士们的小营地团团围住,只要转过身,就能形成围攻之势。

    “嘿,罗云樵快要装不下去了,你们两个想好要站在哪一边了吗?现在走还来得及,我不拦你们。”

    殷不沉缩起了身子,嘴里咕噜咕噜地不知在说些什么,高伏威却一脸惊讶,“灵王此言何意?难道是不相信我们吗?”

    “我用不着相信,等慕行秋出来,用幻术自能查出真相。”杨清音不想于假装无动于衷,将怀疑直接说出来。

    “我问心无愧,不怕检查。”高伏威梗着脖子说。

    “我也问心……”殷不沉的后半句消失了。

    “我要是弄错了,会向你们道歉的……嘘,有人来了。”杨清音右手拿着老君魔掌,左手握着水滴,有了洗剑池水的协助,她可以直接用自己的血施法,只要一点就行,用不着再从小蒿那里取血了。

    看装扮,来的是一名望山道士,很老,鹤发鸡皮,小小的发髻不堪重负,长簪插在里面摇摇欲坠,身材矮小,微微驼背,显得更矮了,右手拄着一根比他高出半头的拐杖,走路踉踉跄跄,速度却极快,没多久就到了近前,停在禁制以外十余步的地方。

    东方日出。

    老道士打量禁制,在别人眼里无形无色的法术,他却看得清清楚楚,像欣赏书画一样边看边点头,“不错不错,一名餐霞道士就能布置出这样的禁制,很了不起,法术精湛。法器也很强,尤其是法器。”

    老道士的目光轻松穿透禁制,盯着杨清音右手里的魔掌,很快又转到她的左手,“果然是好法器。”

    “周契这是饥不择食吗?连你这么老的道士都拉入伙。”杨清音知道手心里的洗剑池水暴露了,却也不惧,暗自做好施法的准备,同时向其他人使眼色,让他们不要乱动。

    “闻道不分早晚,再老也是道士。求道之心不变。”

    “求道?是入魔吧。”

    “呵呵,只是一个说法而已。你是庞山的杨清音?”

    “这还用问,外面的妖兵肯定已经全告诉你了。”

    “我见过刚出生几个月的你,就这么大点。”老道士抬手比划了一下,“当时很多道士都对你做出了评判,我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这个小丫头属火,而且是熊熊之火,根骨虽然奇佳。恐怕静不下心来修行,长大之后若能与属水之道士结合,或许能诞下奇才。’”

    杨清音不是左流英,记不住婴儿时代的事情。可老道士的讲述却解开她心中的一个疑惑,“哦,原来就是因为你的胡说八道,庞山杨家总想让我跟牙山的申家子弟结缘。你到底是谁?”

    “我姓安,叫安象形。”

    “没听说过。”

    “很正常,我原是望山洞府科道士。在你出生那一年遍游九大道统之后就隐居了。”

    “原来是个老书虫。”杨清音还是不记得自己曾经听过安象形的名字,但她知道洞府科是专门保存道统经典的一科,人数不多,庞山甚至没有设置这一科。

    “呵呵,从小书虫到老书虫,我可是熬过了八百九十三年的岁月,跟我同龄的星落道士几乎都死光啦。”

    星落道士能活到九百岁的确算是高寿了,杨清音却没有敬老之心,脸色一寒,“这么大岁数,为什么不老老实实隐居,非要跟入魔道士混在一起?他们能让你活得更久吗?”

    “嗯,至少还能再活四五百年。”安象形倒是没有否认,“唉,越老越怕死,年轻的时候热血沸腾,恨不得能发生点什么大事好让自己献身,现在却只想留住这把老骨头,道火不熄嘛,我也不想油尽灯枯啊。但这不是我来找你的原因,让我看看你手里的洗剑池水。”

    “对不起,宝物不可轻易示人,就算是道统也得遵守这个规矩。”

    安象形也不恼怒,双手握住拐杖,像是体力不支快要站不住的样子,“听说牙山允许洗剑池水流落在外,我们还都不肯相信,直到周契差点丢了性命,才终于证明此事非虚。”

    安象形抬头望天,好像谈话对象已经飞了上去,“都说牙山道士像商人,以狡诈闻名,他们为何会允许至宝一分为二?要知道一滴水也拥有整个洗剑池的力量,两者同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毁掉这滴水,洗剑池也就完蛋了。”

    “牙山很相信你和慕行秋吗?我看不见得,如果传言可信,牙山应该非常憎恶你们两个才对,尤其是在道统即将整体退隐的时候,洗剑池水就更不应该分离。此中有诈,此中必定有诈……你和慕行秋从来没有怀疑过吗?”

    安象形收回目光,直视杨清音。

    “只要能打败你们这些入魔道士,谁管它有没有诈?你是老来怕死,我们还年轻,正到处找死呢。”杨清音讥讽道,她和慕行秋早就有过怀疑,只是找不出破绽,左流英也说不出所以然,这事就放下了。

    “那就让我来帮你吧。”安象形叹息道。

    杨清音知道战斗即将开始,可是出乎她意料,进攻并非发自对面的安象形,而是来自天上。

    跳蚤发出一声低沉的麒麟吼。

    (求推荐求订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