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九章 引蛇出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heathers的飘红打赏)

    拓涛王子率领三千骑兵进入群妖之地,或死或逃,只剩下不到两千,此时都站在道士们设下的无形禁制之外,个个呆若木鸡。

    他们刚把营地迁过来,帐篷还没有塔起来,就被道士营地中的奇异景象迷住了。

    一棵孤零零的雪松就在他们的注视下抖掉了一身的积雪,抽枝、长叶、开花,变成了不知名的美丽植物。这还不算完,绿意以此树为中心向外扩张,不急不徐,所到之处,冰雪变成了泥土,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滋滋地钻出来,迅速长大。

    绿地越来越大,唯独略过了那团由法术生出的篝火,左流英原本坐在一块石头上,这时石头变成了青草堆,可他不为所动,仍然紧紧裹着好几层皮袄。

    众人当中只有小蒿能在努力的情况下看破幻境,她却更喜欢虚假的景象,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在花丛中跑来跑去,追捕那些四处乱飞的昆虫。

    “哈哈,这肯定是念心科的法术,慕行秋原来还会这种本事,我以为他只会丢闪电、夺记忆呢。”

    “小秋哥本事大着呢。”秃子跟在小蒿身后,得意地吹嘘。

    高伏威也是目瞪口呆,他知道这是幻境,可是花草f√,ww●w.从脚下长起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让开,嘴里喃喃道:“道尊在做什么?我在记忆里只是变出几只蝴蝶啊……厉害、厉害。”

    殷不沉送来衣物之后仍然留在禁制之外,这时又匍匐在地上,发出类似于哭泣的呜咽声,只是一片单纯的幻境,也对他产生了极明显的影响。

    舍身国众妖都被幻境吸引住了,当绿地突破禁制向他们脚下延伸的时候,所有妖兵都在惊慌地后退,却又不愿离得太远。

    妖将罗云樵也在后退。脸色阴晴不定,慕行秋一念破万敌的场景他只是听说,多少有些怀疑,现在幻境则清晰地展现在他的眼前,不得不信。他能看出来这些幻境无害,但是能造出幻境的人和法术,却一定是强大无比。

    幻境扩张得不算太快,消失时却极为迅速,成片的绿意还映照在众多的眼睛里,白雪就已重新占据了自己的地盘。

    只有极少数眼睛能看到最后出现的城墙。

    慕行秋和杨清音出现在孤零零的雪松脚边。并肩站立。禁制外面的舍身国群妖突然一个接一个地跪下,好像看到了神灵显现,罗云樵无法制止,也不敢制止,他自己也不得不跪下,身上的重甲一点也不影响腿脚。

    小蒿走到高伏威面前,郑重地点点头,“你有点本事,我若是结缘。还找你帮忙。”

    “嗯……”高伏威没听小蒿说什么,目光紧紧盯着慕杨二人,觉得有哪里不对。

    “休息吧,天一亮就出发。”慕行秋发出命令。

    离天亮没有多久了。众妖也不搭帐篷,找个地方草草睡下,梦里见到的全是绿地与鲜花。

    杨清音默默地加强营地周围的禁制,阻止外面的好奇目光。同时也能挡住普通妖族的擅闯。

    殷不沉在最后一刻跳进禁制之内,贴边站立,两只眼睛惊恐地扫来扫去。只要有一点暗示,哪是小妖飞飞瞪下眼,他也会立刻跑出禁制。没人驱逐他,也没人搭理他,殷不沉松了口气,面露喜色,磨磨蹭蹭地逐渐向篝火靠近。

    慕行秋正好也走到篝火附近,准备坐下,殷不沉手疾眼快,卷起一堆没用的衣服垫在早就摆在那里的石头上。

    慕行秋盯着燃烧的五行之火,神情严肃得像是一块寒冰,雪地上的影子却在放肆地摇摆吞吐。

    所有人都预感事情不对,就连小蒿也没有凑上来询问结缘的情况如何,最后是左流英扭过头来说:“你还没有加固?”

    “什么?”

    “你已经引出情劫,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情劫会逐渐衰退,重新在心底隐藏起来,所以你得保持这种感觉,不要让它逃掉,直到你感到厌倦、疲惫,甚至深恶痛绝,然后才能将它从心底去除。斩缘度劫就是这个意思。”

    慕行秋当然了解斩缘度劫的过程,这是道统传授的基本常识,他只是没想到真到进行的时候会这么艰难。

    刚才他和杨清音的亲密接触绝不能算是成功,可他最初的目的达到了,他引出了心底最深处的情劫,那是对芳芳的怀念,由于芳芳已逝,只剩魂魄留在霜魂剑内,这份怀念成为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痛苦根源。

    度劫的第一步就是将劫引出来,高伏威说这是“引蛇出洞”,的确有几分准确,第二步就是巩固此劫,将它带来的种种情感长时间保留,直到能够彻底斩除。

    可慕行秋不愿将这份怀念当成“蛇”,更不愿当成将被斩断的情劫,他感到心痛,感到全身乏力,却又舍不得丢掉,他背负着怀念,就像守败奴扛着一大袋子金银,即使腰被压断了,只能在地上爬行,也不肯放弃其中的一两块。

    这些道理慕行秋都懂,只是做起来太难,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让他迟迟不肯进行斩缘的下一步:杨清音似乎还没有将情劫引出来。

    用不着精通道法,也用不着高伏威的指点,慕行秋能够感觉到杨清音喜欢相拥,在最后一段时间里完全沉浸在幻境之中,即使当幻境变成城楼的时候,她也没有显露出深切的痛苦。

    痛苦是斩缘的前提,杨清音还被情劫所操控,比慕行秋落后一步。

    “我再等等。”慕行秋说,他不能像庞山前宗师宁七卫那样,只顾自己斩缘。

    左流英没有劝说,他披着好几层皮袄,坐在一堆五行之火的附近,看上去仍然很冷,而且也不肯摘掉草帽,像一名刚从冰水里被救上来的落难者。

    禁制加强完毕,杨清音也走到篝火边。“不能再等了,你得继续下去。”

    “可是你……”

    “慕行秋,有时候好心会办错事的,你总想着要跟我一块度劫,这让我怎么感到痛心?怎么引出情劫?你越这样,我越……喜欢你啊。”

    杨清音没有半分高伏威所欣赏的温婉气质,有话直说,也不管周围是否有其他人在场,“你的情劫没有目标,所以容易引出来。我的情劫都在你身上,你越做好人,岂不是让我陷得越深?所以,你还是赶快巩固情劫吧,对咱们两个都有好处。”

    慕行秋无话可说,他必须一步步走下去了。

    将情劫的痛苦时刻留在心里并不容易,慕行秋得一遍遍勾起刚才的回忆,他想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厌恶这段回忆,但他终会疲惫。终会斩缘。

    慕行秋伸出手,杨清音走过来,握住他的手,很快松开。像是在达成某种协议,其实在悄悄交接洗剑池水。

    在巩固情劫的阶段,慕行秋连存思法术细节都很难,更不用说直接施法了。杨清音一下子成为他和所有人的保护者。

    杨清音不动声色地收起水滴,突然向慕行秋露出一抹笑容,“好了。这次模仿算是完成了,真是麻烦,希望斩完凡缘之后我永远也不用再结道缘了。”

    慕行秋也笑了一下,他毕竟是道士,虽然又勾起了对芳芳的怀念,却不至于再将痛苦表现在脸上。

    小蒿走到左流英身边,蹲下来问:“你将度劫当成最基本的记忆吗?”

    小蒿对慕、杨二人的表现很满意,只是纳闷左流英居然最先看出慕行秋已经引出情劫。

    “嗯,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记忆,我得牢牢记住凡人的痛苦,才能在第三次修行的时候勇往直前。”

    小蒿点点头,表示明白,这跟斩缘度劫的确有点相似,都是先引出痛苦,然后记住痛苦、体验痛苦,直到从中完全解脱,“可凡人也有凡人的快乐啊,万一你沉迷其中了呢?”

    “那我就会一败涂地。你好像跟我很熟,我只记得你的名字,不记得你做过的事情了。”

    “咱们曾经很熟,熟得……都快糊了。群妖之地没意思,以后我带你去江南,在那里你才能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凡人,他们的痛苦和快乐你都得见识一下。”

    左流英点点头,目光转向篝火,不想再说话了。

    杨清音没事找事,将禁制又加强了一遍,悄悄试用了一下洗剑池水,觉得帮助很大。

    她看到高伏威一直像木头人似地站在那里,想起了他提供的记忆,“你和那位宋小姐最后怎么样了?”

    “啊?宋小姐……哦,你是说她。”高伏威如梦初醒,“她嫁给了一名官吏,生了两个小孩儿,然后在三十一岁那年生病去世了。我们是凡人,命运无常,所以天生就有独特的本事,情感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用不着特别努力就能……斩缘。”

    高伏威呵呵笑了两声,那段记忆好像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影响。

    杨清音只想知道一个结局,发现还不如一无所知。她转身准备走开,高伏威却突然发怒了。

    这阵怒火来得颇为突兀,事前没有一点预兆,连高伏威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他就是要发怒,根本不受控制,如果不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他觉得自己会被憋死。

    “为什么?”他大喝道。所有目光都转过来,尤其是杨清音,一脸的莫名其妙,还有一点恼怒。

    “道士就不是人吗?非要将七情六欲斩得干干净净才算厉害?瞧瞧你们,爱情才刚刚开始,就急急忙忙地要将它斩断,你们、你们简直……愚蠢、不可理喻。什么巩固痛苦、斩缘度劫,都是骗人的鬼话!”

    “我艹,老子快要气死了。慕行秋,你知不知道一个人爱到最深的时候会愿意付出一切?灵王……灵王为了你根本没想度劫啊。”

    (求推荐求订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