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段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几棵雪松围成一圈,树冠在上空合拢,共同组成了一座简陋的房间。

    “需要光亮吗?”慕行秋问。

    “嗯……先看看高伏威的记忆,咱们不是要模仿吗,需要什么都按记忆里的情形来。”杨清音感到一阵莫名的慌张,她不是第一次和男道士单独相处,可之前的每一次她都是主导者,牢牢掌控着事态的走向,这回却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她也在书籍中看到过男女情事,全当是笑话,甚至还有一点厌恶。

    高伏威说得对,这种事还是得男人主动,杨清音如是想,慌张感稍减。

    慕行秋也不是特别拿得准,他并非白纸般的傻小子,可是面对着杨清音,此前的些许经验全都没有用,但他手里有贮存记忆的宝珠,不至于无事可做。

    两人面对面站立,因为离得太近,所以都屏住了呼吸,然后是牵手,过了一会,杨清音觉得有些无聊,于是说:“可以了吧?”

    慕行秋抬起另一只手,托着宝珠,“好了。”

    为了观看方便,慕行秋施法将记忆调出来,这是一团颜色极浅的烟雾,需要天目和法术相配合才能看到里面隐藏的场景,杨清音用的是道统法术,慕行秋则继续用念心幻术。

    烟雾散去,露出一座小小的花园,一名身着长裙的少女正坐在秋千上慢慢摇晃,看上去若有期待,同时又满腹心事。

    这是高伏威的记忆,所以他立刻就出现了,趴在墙头上,没有马上跳到花园里,而是痴痴地看着那名少女。

    此时的高伏威还很年轻。看样子十七八岁,更瘦一些,穿着长袍。头上的符箓冠才是一重。

    时间大概是某个夏日的午后,蝉鸣一片。远处隐约有叫卖声传来,花园里熏风无力,残红遍地,少女在秋千上面轻轻摇晃,少年在墙头痴痴瞧望,很长时间里谁都不动,也不开口。

    这样的场景在慕行秋和杨清音看来实在过于枯燥,不明白这有什么可模仿的。

    少女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高伏威的记忆不像道士那么精准,这一声叹息格外悠长,像是放慢了动作,将心中的苦闷、哀怨、失落、期望等诸多情绪一一释放出来,慕行秋难以相信一个人的叹息会有这么多层次。

    这声叹息对高伏威显然意义重大,因为他就在这一刻轻轻跳进花园,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女身后数步,略显紧张地低声说:“宋小姐为何叹息?”

    少女跳下秋千,惊慌失措地转身,脸一下子红了。“你……你怎么来了?”

    少年高伏威眼神炙热,表明他跟少女一样慌张,可他还是坚定地上前一步。“七日前得见小姐,我一直念念不忘,记得小姐当时说希望有一张蝴蝶符,我给你带来了。”

    高伏威从袖口里掏出纸符,不是一张,而是一摞。

    少女吃了一惊,“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当时说不会写这种符来着。”

    “当时不会,现在会了。蝴蝶符并不难学,用心就好。”

    少女的脸更红了。少年居然专门为她学写一种符箓,这比他带来的蝴蝶符更显情意。

    “我不会祭符。”少女的声音细若游丝。

    “很简单的。只有那些高级符箓才需要祭符神印,蝴蝶符用不着。”高伏威走到少女身边。手腕轻轻一抖,一串五彩斑斓的蝴蝶凭空出现在他面前,扇动翅膀围绕两人飞舞。

    “蝴蝶符很贵吧。”少女既高兴又有些不安。

    “我是符箓师,这种东西多得是。”高伏威淡淡地说。

    慕行秋看出他在吹牛,即使是王子辛幼陶,也不能拿符箓当废纸玩,杨清音注意到的却是另一件事:高伏威在悄悄地深呼吸,嗅闻空气中少女的气息。

    接下来高伏威开始教少女如何祭符,两人之间的距离渐渐消失,少女头三次尝试都失败了,白白损失三张纸符,连一只蝴蝶也没变出来,高伏威一点也不恼怒,反而陪着少女一块傻笑。

    当他手把手传授祭符之术的时候,少女只是微微一躲就接受了。

    她终于成功了,一串新蝴蝶飞起,这时她已经依偎在少年的怀里,舍不离开了,“符箓蝴蝶虽美,却活不过落日之前,真是令人惋惜。”

    “能博小姐一笑,蝴蝶便得永生。”

    少女转过身,却没有离开少年的怀抱,“你会和这蝴蝶一样,悄然而来,翩然而去吗?”

    “我不是蝴蝶,我是小狗,守在小姐身边,至死不离。”

    高伏威在讨好女人方面的天赋不比学习符箓差,花言巧语一句接一句,开始还有些生硬,慢慢就自然纯熟起来,嘴里的话像山间的小溪一样清新曲折。

    少女听得痴迷了,仰头看着少年,当他吻下来的时候,全然忘了抗拒与躲避,直到前院传来一声叫唤,少女才如梦初醒,挣脱少年疾步而去,在花园门转身嫣然一笑。

    这一笑跟那声叹息一样,在高伏威的记忆中被人为地变长、变清晰了,少女脸上闪耀着法术才能创造出来的奇异光芒。

    佳人已去,少年在空园中驻足不动,看着仍在周围飞舞的蝴蝶,好一会才欢笑着离开,面对高墙一跃而过……

    记忆至此结束。

    慕行秋和杨清音面面相觑,半天没人开口。

    “需要光亮。”杨清音一甩手,几团火飘在了空中,树木围成的房间立刻亮如白昼,“还要秋千和蝴蝶吗?”

    “我想不用。”慕行秋说,感到一阵轻微的窒息,好像空气突然不够用了,要不就是胸里压了一块石头,他直觉到那段记忆里的环境并不重要,无需模仿。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杨清音又感到那种熟悉的慌张,似乎有一件大事即将发生。或者永远也不会发生。

    “我想……”慕行秋收起宝珠,伸出双手,绕过杨清音的双肩。在她的背上交叉,尽量留出一些空隙。这和高伏威的姿势不太一样,可他只能做到这一步。

    杨清音的身体一下子僵硬得跟石头一样,慕行秋甚至怀疑她会对着自己的胸膛发出一记大火球。

    可她没有,身体慢慢变得柔软,然后向他倾斜,一寸一寸地靠近,终于,她的脸枕在了他的胸膛上。带来一股温热,逐渐融入他的心里。

    慕行秋的手臂也在缓缓用力,将她抱得更紧一些。

    “咱们做得对吧?”杨清音问。

    “你……也应该抱住我。”慕行秋发现自己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变得有些沙哑,少年高伏威可没有这种情况。

    杨清音犹豫了一会才抬起双臂,手掌停在慕行秋的后背上,没有合拢,而是一上一下,过了一会她开始轻轻地摩挲。

    这是高伏威的记忆中没有的动作,杨清音的手比脸颊稍凉一些,可是当它们移动的时候。慕行秋觉得非常舒服。

    两人互相拥抱了一会,慕行秋觉得可以吻她了,就像高伏威对少女做的那样。这就算是最后一步了,至于过后要不要相视一笑,他还在考虑。

    可杨清音枕在胸膛上,他没办法低头,只能嗅到淡淡的发香,道士们修行到一定程度之后不惹尘埃,身体能够自洁,所以不用特意梳洗打扮,也不用涂抹胭脂。一切气味都是天然产生。

    慕行秋喜欢这种味道,觉得可以一直嗅下去。所以没有刻意去亲吻她。

    香味进入他的鼻子里,在脑间萦绕。他突然想起少年高伏威用符箓变化出来的蝴蝶,没错,香味就像蝴蝶,色彩复杂却很明快,翅膀在动,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我还留着你给我的礼物?”杨清音开口了,声音有点怪,显得很温柔,还有一点发颤,好像在透露一件重大的秘密。

    “礼物?”慕行秋想不起自己曾经送给杨清音什么礼物。

    “皇京五彩缎、江南千雪瓷、浮海城凝脂,前两样在庞山被毁掉了,只剩一盒凝脂,我一直收藏着。”

    慕行秋想起来了,这些东西都是两人在庞山致用所第一次见面时杨清音索要的“礼物”,他通过辛幼陶从公主那里弄到的。

    “那也不是……”

    “嘘,能为我施展幻术吗?”

    “那一种?”

    “不要什么务虚务实的幻术,就要……好看一些的幻境。”

    慕行秋明白了,幻境其实更容易制造,而且瞒不过天目,但此时此刻并非斗法,他问:“你想要什么样的幻境?”

    “都行。”

    慕行秋的想象力反而不够用了,尝试了一会,他干脆放弃想象,正如高伏威所说,他可以稍稍地随心所欲一下,不去想自己要什么,而是让幻术在脑海中自己寻找幻境的材料。

    四周的雪松发生了变化,先是抽出枝条生长嫩叶,很快就绿意盎然,却不再是松树的模样,倒有几分像是望山的星云树,然后幻境继续变化,地面上涌现出更多更绚丽的花草树木,花朵和叶子离开枝头,摇身成为美丽的飞虫。

    杨清音根本没有抬头观看美景,好像连眼睛都闭上了,可她的身体变得更柔软,几乎要融进他的身体里。

    幻术在慕行秋的记忆里搜寻材料,景象变换得越来越快,突然间,在慕行秋意识到之前,整个场景发生了巨大变化,花草树木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迅速升起并朝各个方向延伸的城墙。

    起风了,互相拥抱的两人站在一座破旧的城楼上面,脚下的砖块摇摇欲坠。

    杨清音眼开眼睛,惊讶地看着这不合时宜的幻境,突然明白了什么。

    慕行秋已经明白了。

    从遥远的过去射来的一支箭穿透了他那颗正在蓬蓬跳动的心脏。

    这是断流城,这是那座无人看守的城楼,就是在这个地方,慕行秋第一次紧紧拥抱了芳芳。

    幻境崩塌,风声远去,慕行秋推开杨清音,脸部因为突如其来的悲伤而扭曲成一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640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