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六章 猛虎传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伏威拥有丰富的情史,对皇京的青楼了若指掌,随口就能说出某某姑娘的特点,来到群妖之地的这些天,他在苦寒之中不怀念从前的上司和符箓师在凡人中的崇高地位,也不怀念当初的锦衣玉食,只是每晚都梦到那些风情万种的女人。

    可惜猛虎符师是妖族出身的传言已经满城皆知,高伏威仍然能找到愿意为钱接待他的女人,但从前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惊恐表情和指指点点令他兴致全消,因此一发现龙宾会的新首席不太喜欢妖族符箓师,他立刻逃至群妖之地。

    在这片冰天雪地里,高伏威收敛了许多,原因种种,最重要的一点是女妖实在不合他的口味。

    女妖有两种:一种是跟男妖一样的强壮战士,光凭吼声甚至分不清有多大区别,相貌更是让高伏威知难而退;另一种是会妖术的战士,通常美艳超群,但她们的容貌不会用来讨好任何人,而是拿来当武器,比普通女妖更凶残,高伏威宁可打自己两巴掌,也不敢招惹这种女妖。

    但这不影响猛虎符师自由幻想,在他的记忆中有着丰富的细节,加上黑凰等女妖的绰约风姿,能随意组合出各种各样的场景。

    可小蒿路上的唠叨把一切都给毁了,现在他脑子里全是道统结缘的那一套东西,所有的幻想都停留在“见面”这一步,再也进行不下去了,他和一只又一只女妖在幻想中对视,每当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响起小蒿清脆欢快的声音“你输啦”。

    高伏威终于忍不住了,大步向几个“小孩子”走来,可是等他看清慕行秋、杨清音等人的相貌,胆量一下子全没了,惊恐地在心中咒骂自己:你这是怎么了。疯了吗?居然敢对道士大喊大叫,其中两位还是大煞星,躲都躲不及。猛虎啊猛虎,你可惹下大祸了,跪下求饶还来得及,跪下吧,反正腿也发软了,反正也没几个人看着,这些道士比较好说话……

    在慕行秋等人眼里,猛虎符师却是另一副模样。大步流星,满面怒容,就像是严厉的大人突然走向四个正在玩泥巴的小孩。

    “你也懂结缘、斩缘和度劫?”小蒿被高伏威的气势压住,先有几分不自信。

    “唔……”高伏威此时色厉内荏,所谓的气势只是来不及换下来的空壳子。

    慕行秋这时要是用上幻术,立刻就能发现对方的心里装满了恐惧与后悔,可他没有,“我想起来了,你在皇京的确挺擅长男女之事。”

    慕行秋二十好几岁了。大部分时间不是在修行就是在闭关,其它时候则处于一场接一场的逃亡与战之中,在情感上几乎跟小蒿一样单纯。按道统的标准,他这种年纪的确也就是个孩子。

    他曾经有过情愫暗生怦然心动的时刻。那是跟芳芳在一起偶尔会产生的情感,两人心有灵犀,谁也不挑明,一切自然而然。对慕行秋现在的状况全无帮助。

    “啊……”高伏威止住脚步,他想起来了,自己是在烟花巷里被道尊揪出来的。老底根本瞒不住,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一直还没跪下是因为太紧张,两条腿软得像棉花,关节却僵硬得跟生锈的铁棍一样。

    几双眼睛都盯着他,高伏威却张着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只有杨清音察觉到猛虎符师的表里不一,上前一步说:“想好你接下来要说什么,真懂结缘,我感谢你,不懂装懂——对你用不着太阴之火。”

    杨清音精通各种火法术,高伏威是见识过的,可是怕到极致他反而将心一横,大声说:“道统所谓的结缘跟凡人的情爱其实没有两样。”

    发现道士们不是很认同这个观点,高伏威马上补充道:“度劫度劫,不就是为了斩除心里的七情六欲吗?七情六欲不就是凡人才有的吗?结缘不就是为了引出自己心里属于凡人的那一部分情感吗?斩缘度劫不就是将露头的凡情去除然后专心修行吗?”

    高伏威脸都红了,不是因为羞愧和害怕,而是激动与自得,他对自己的这番见解佩服得五体投地,正常情况下,就算苦思十年,他也未必能总结得这么清楚。

    这番话果然见效,不仅慕行秋微微点头,杨清音也嗯了一声,只有小蒿还有点不服气,大声向火堆旁边询问:“左流英,你什么都懂……哦,对了,你把大部分记忆都给去除了,那你留没留一点关于结缘的记忆呢?”

    左流英居然点点头。

    “那这个高伏威说得对不对啊?”

    左流英抬起头,露出草帽下的那张俊美面孔,眸子在火光的映照下奕奕闪光,“对,也不对。”

    小蒿笑着对慕行秋和杨清音说:“我就喜欢他说话的腔调,呵呵,让人寻思,却怎么也寻思不明白。”

    左流英继续道:“你不能只引出情感,你得投入其中,感受到情的虚无,并将这种感受牢牢记住,从而得以解脱,这就是度劫,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为此情所困。”

    慕行秋的念头转了一下,心想左流英自愿退回到凡人的状态,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吧。

    “道士干嘛非得绝情弃欲呢?大部分散修都不用。”高伏威很早以前就对此心存疑惑,终于有机会问出来。

    道士们全都盯着高伏威,好像他说了一句特别愚蠢的话。

    “我就是随便问问……”

    “我知道答案。”秃子抢着回答,“七情六欲平时对道士影响不大,可是在突破境界的时候,就是从吸气到餐霞、餐霞到吞烟这样的提升过程中,内丹和思绪都会发生严重混乱,这时必须全神贯注,不能有一点分心。可七情六欲却是分心之本源,若不去除,它们会突然蹦出来干扰修行,轻则伤身,重则毁丹。比如……你有身体,你就想着穿衣,还要挑选样式,像我,没有身体,就根本不用关心这些琐事。”

    秃子瞥了一眼两缕头发抓着的铜镜,他不关心衣饰,只在意镜子。

    小蒿趁机插口,“诸劫当中情劫最难,因为它扎根最深、最难去除,一旦发作,心事都在别人身上,不仅不能突破境界,原有的修行还可能降低呢。”

    高伏威大致明白了,庆幸自己只是符箓师,而不是道士,双手举在胸前阻止小蒿和秃子再说下去,“我懂了,道尊和灵王想斩缘度劫首先就得结缘,这个简单,我有的是经验,我认识不少女人,开始都是蜜里调油,目光都舍不得移开,几天工夫就厌倦了,只想拔腿就跑……”

    “你经验这么多,怎么没斩缘啊?”小蒿奇怪地问。

    “呃……我不是道士,不用斩缘,只要有一个时辰的欢愉,也值得付出几天甚至几年……”高伏威打量小蒿,觉得她太年轻了,“接下来的话我只对道尊和灵王说,你和秃子得回避一下。”

    小蒿和秃子可不上当,一块摇头,小蒿尤其不想走,“小青桃撵过我们一次了,这回休想把我们打发了,我正要学习结缘,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在道士面前没什么话不能说,若是能被语言所惑,我们也就不配修行了。”除了重要的秘密,慕行秋也不觉得有什么事情非得私下里说。

    高伏威尴尬地咳了两声,对道士们的心态既好奇又觉得可笑,“那我就直说了,咳……这个……”高伏威还是觉得别扭,支吾了一会终于想到了该怎么说:“先来简单一点的吧,你们可以先牵手。”

    这个要求果然简单,慕行秋和杨清音伸手互相握住,可是另一只手却不约而同捏出了法诀,像是要并肩施法。

    小蒿认真地牵住秃子的一缕头发,牢牢记住了这一步。

    高伏威真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可他不敢甩手离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离得近一点,肩并肩……但也不要太近,若即若离就好……松开手上的法诀,别想着施法,这是结缘,不是斗法……对了,放松,放松,结缘嘛,得想着对方,眼睛不看心却在看,轻轻呼吸,在空气中嗅闻对方的香味,感受对方的肌肤与体温……再放松一点,有没有特别的感觉?”

    “秃子一点也不香,也……没有体温。”小蒿说。

    “小蒿,你拽痛我了。”秃子歪着头,试图从小蒿的手掌里挣脱出来,“还不如互相对视好玩。”

    “这样就行了?”杨清音也很迷惑,慕行秋的手掌握上去跟平时的确有所不同,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你们得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只有你们两人,然后……慢慢地让……接触更多一些,总之别紧张,这不是斗法,随心所欲就好……”

    “随心所欲是魔族的做法。”慕行秋说。

    “你们就当这是引蛇出洞,先模仿魔族的做法,再将它一刀斩掉。”高伏威已经明白道士的思路,知道怎么顺着说。

    慕行秋和杨清音果然点头表示赞同,正想再多问几句,外面突然传来殷不沉的大呼小叫。

    “了不得啦!舍身国来报仇了,道尊小心!灵王小心!我挡一阵,你们先退。”

    慕行秋和杨清音互相看了一眼,一块飞到禁制边缘,向远方望去。

    高伏威暗自松了口气,觉得这比自己当初学习符箓还要艰难,但总算有所成果,起码慕行秋和杨清音的手还握在一起。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