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五章 凝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蒿对结缘做过不少研究,一部分是在乱荆山的时候从都教那里学来的,大部分是从不同道士嘴里得来的道听途说。

    “乱荆山对结缘特别重视,所有凝丹弟子都要去听课。”小蒿走在队伍最前方,好像她才是领路人,身后是既认真倾听又觉得可笑的慕行秋和杨清音,再后面是似听非听的左流英等人。

    慕行秋对结缘了解甚少,杨清音曾被父母指配给牙山道士申忌夷,因此一度对结缘深恶痛绝,从来不爱听这两个字,对之了解更少,因此两人不得不听小蒿的。

    “女弟子在结缘的时候比较容易吃亏。”小蒿首先想到的是乱荆山都教灌输的观点,“据说男弟子更容易斩缘度劫,而且他们急着修行,多等一会也不愿意,所以啊,女道士结凡缘的时候最好找一个普通人,这样的话什么时候度劫就由自己决定了,结道缘的时候呢,最好找那些修行快要到头的道士,主动权也在自己手里。”

    小蒿转身倒行,笑眯眯地看着跳蚤背上的左流英,“左流英,等我再长大一点,就和你结凡缘,你现在变成了普通人了,正合适!”

    左流英微微抬头,露出草帽下方的深邃眼睛,对小蒿的话无动于衷,似乎不觉得她在对自己说话。

    小蒿也不在意,对杨清音说:“你一定要小心,不能让慕行秋抢在你前面度劫,那样的话,你可就危险了。”

    “就像风如晦一样?”杨清音一下子想起了那个隐忍多年仍不能完全忘记庞山宗师宁七卫的乱荆山女道士。

    “没错,风如晦就是前车之鉴,她就是太骄傲了,结缘的时候非要选最优秀的男道士,结果斩缘的时候晚了一步,终生为情所困。再也没办法得到圆满,后来才酿成那么大的祸事。”小蒿倒行如飞,一点也不影响行来速度,“慕行秋……也算是优秀吧,比不上左流英,但是比一般道士强多了,所以你务必小心再小心。”

    慕行秋笑着摇摇头,正想说自己不是宁七卫那种人,杨清音冲他嘘了一声,示意不要打扰小蒿。她正听得认真呢,“既然左流英更优秀,他还没决定吐丹的时候你怎么就想跟他结缘?不怕他一天之内就斩缘吗?”

    小蒿笑得更开心了,“你忘了,我是念心科弟子啊,不都说念心科要靠频繁结缘、斩缘提升修行吗?我都想好了,左流英要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就让结缘维持一会,他要是再次凝丹又变成奇才。我们就提前商量好,一个时辰就斩缘,谁也不提前,谁也不拖后腿。”

    杨清音笑了一声。摇摇头,觉得小蒿所谓的结缘根本就是开玩笑,小蒿和左流英都是天生无情之人,根本就不着结缘斩缘。“先别管谁先斩缘的事情了,告诉我结缘双方都该做些什么吧。”

    慕行秋也听得更认真一些了,他正感到尴尬。跟杨清音结缘之后,两人之间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准确地说是变得更陌生、更隔阂,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情形。

    杨清音的感受跟他一样。

    秃子终于放下铜镜,飞到慕行秋身后,想听听小蒿怎么说,就连猛虎符师高伏威和小妖飞飞也竖起耳朵,不肯放过一个字,只有左流英仍然低着头,将大氅围得更紧一些,除此之外再无动作。

    “我先说道士跟凡人结缘的情况吧。”

    “我们两个都是道士。”杨清音提醒道。

    “你们两个情况特殊……”小蒿其实只了解道士与凡人结凡缘的情况,含糊其辞之后,马上接着说:“道士看中凡人的通常只是某一方面,比如容貌、性格、才华什么的,所以就只接触看中的那一面,可凡人不知满足,非要长相厮守怎么办?那就得想种种办法了,比如制造幻象、寻找替身、诱使凡人移情别恋,反正办法多得是,凡人意志不坚,很容易哄骗……”

    杨清音摆摆手,“你说的这些对我们两个都不适用,你干脆说说结道缘的情况吧,两个道士是怎么相处的?”

    小蒿仰头想了一会,脚下踩到一处坑洼,差点摔倒她也不肯转身正常行走,迅速恢复平衡,问:“你是要问生娃娃的那种还是不生娃娃的那种?”

    “不生。”杨清音马上回答,瞥了一眼慕行秋,重复道:“不生。”

    “其实你们两个可以生一个啊,小孩很可爱的……好,你们说不生就不生。这样说来倒也简单了,两名道士结凡缘的例子其实也有,结道缘更普通一些,持续的时间一般都不长,通常是三四个月到三五年,据说有延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乱荆山可没有。”

    庞山有,申准和杨宝贞就是这样,小蒿对此了解不多,因此没提他们,她嘴里说着没用的话,心里其实在整理自己道听途说的内容,“你们两个在斩缘之前得定时见面。”

    “我们现在就见面呢,今后一段时间大概总得见面吧。”杨清音对第一条有点失望。

    “见面和见面不一样啊……”

    一直与几人若即若离的高伏威这时候咳了两声,“左道士和小妖好像快要坚持不住了。”

    道士也有粗心的一面,经常会忽略普通人的脆弱,即使是慕行秋和小蒿也是如此,两人从前都是普通人,修行时间也不算很长,可是凝丹之后很少在意冷暖一类的小事。

    左流英真是冻坏了,毛皮大氅挡不住群妖之地的冰冷,头上的草帽更是不合时宜,除了让他显得怪异之外没有别的用处,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得几乎透明。

    在左流英身后,小妖飞飞瑟瑟发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紧紧靠在左流英背上,睫毛结冰,脸色已经发青了。

    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这才发现自己犯下的错误,正好天也黑了,于是决定停下休息。搭帐篷、生火、设禁制。三人着实忙了一阵,高伏威插不进手,但他带着食物,也是左流英和飞飞最需要的东西。

    火焰生起来了,这火十分奇特,无木自燃,底部与雪地同温,越往上越热,因此雪几乎没有融化,却能给周围的人都带来温暖。

    殷不沉在远处逡巡着不敢走近。他是妖术师,耐得了饥寒,因此也没有人叫他过来。

    小蒿更关心左流英,直到他脸色恢复红晕,才过来找慕行秋和杨清音,继续教两人如何结缘。

    “只是见面还不行。”小蒿倒还记得自己说到哪了,纠正慕杨两人的站位,让他们面对面,中间相隔五步。然后说:“每人向前迈一步。”

    距离本来就近,两人各自迈了一小步,离得更近了,近得有些不自在。两人互相凝视了一会,同时将目光移开。

    “瞧,问题就在这里。”小蒿拍着手说,“你们得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多看一会才行。”

    “一会是多久?”慕行秋得问个清楚。

    “呃,越长越好吧,这样。秃子过来。”

    秃子就停在慕行秋身后,立刻飞到小蒿对面,很高兴能参与到游戏中来。

    “我和秃子互相看着,你们两个也互相看着,都不准眨眼睛,直到我说结束才算结束,听到没有?”

    “听到了!”秃子开心地说,打定主意就算有刀剑刺过来自己也不眨眼睛。

    四个人分成两对,互相凝视。

    不远处,左流英坐在火堆边默默吃一张饼,不知在想些什么,他身边的小妖飞飞好奇地望着四人,却不敢走过去,跳蚤守在左流英身后,替他遮挡风雪。

    高伏威背朝四人,像值夜的卫兵一样望着黑夜。

    慕行秋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着杨清音,借助火光与天目,甚至能看清她脸上的汗毛,不过他遵守游戏规则,只盯着她的双眼。

    她的眼睛很大,平时被高傲与威严所掩饰,这时才逐渐显示出来,一开始的眼神充满了抗拒,好像这次对视是一场决斗,表现得软弱就会被击败,慢慢地,抗拒变成了慌乱,极少的慌乱,让她的眼睛显得更大。

    如果这真是一场决斗,她离输掉不远了。

    慕行秋不想让她输,所以尽可能让自己的目光温柔一些,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露出一丝笑意。

    “你笑什么?”杨清音却不领情,“你最好快点斩缘,好结束这一切。”

    “咱们得一块斩缘。”慕行秋说。

    “不准说话,说话算输。”小蒿正跟秃子互相瞪视,他们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的全是竞争。

    又安静下来,杨清音的眼神在继续变化,抗拒已经完全没有了,慌乱还在,除此之外多了一些复杂的东西,慕行秋看不懂,他甚至想用幻术分析这些情感,觉得这对提升修行或许会有帮助。

    但是杨清音很早之前就说过不准对她随便使用幻术,所以慕行秋忍住了,继续凝视,隐约觉得看到了一丝胆怯,不仅心生迷惑,杨清音怎么会胆怯?这只是一次凝视而已。

    正是这丝胆怯将慕行秋的目光往深处引导,杨清音的眼睛越来越大,逐渐汇成一座幽深的寒潭,慕行秋得强硬地控制自己才能不使出幻术,他真想跳进潭中一探究竟,看看里面藏着多少秘密……

    “受不了啦!”站在远处的高伏威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疯,大叫一声,然后迈着大步走过来。

    慕行秋、小蒿和秃子都被叫声惊动,几乎同时扭头,小蒿和秃子哈哈大笑,互相指责对方输了。

    只有杨清音的目光仍然停留在慕行秋脸上,发现小蒿要转身才急忙垂下目光,随后又抬起头,也跟大家一块望着高伏威。

    那双眼睛里的情感风起云涌,比一年四季的气候变换还要复杂,然后迅速消退,直到恢复高傲与冷硬。

    高伏威走过来了,满脸怒容,“不是我夸口,老子交往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们这叫结缘?哈,这是小孩子过家家,来来,让猛虎符师教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