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四章 再一次离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左流英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对好奇的几个人说:“我得记住自己长什么模样。”

    在他重新取得的最基本记忆当中,居然不包括自己的容貌。

    辛幼陶等道士发现禁制已破,也都飞过来,小蒿站在人群最前面,笑嘻嘻地问:“还记得我是谁吗?”

    “段采蒿。”

    左流英立刻说出她的名字,不等小蒿表示高兴,左流英目光扫过,又报出一连串的名字:“慕行秋,慕松玄,杨清音,铁麒麟,飞飞。”

    小蒿没什么可得意的了,辛幼陶却有点不满,“你不认得我和裴淑容吗?还有甘氏兄弟和这些道士?”

    左流英没吱声,慕行秋代为解释,“左流英要跟我一块去舍身国,所以他只记随行几个人的名字。”

    其他人既然要各奔东西,也就没必要记在心里。

    “也就是几个名字而已。”辛幼陶嘀咕道,心里对这件事其实并不在意,只是被勾起了离情别绪,有点不太好受。

    慕行秋看到大部分道士都来了,高声说:“战魔山没必要死守了,但是之前的那一战并非毫无意义,它证明了一件事:没有什么敌人不可战胜。”

    道士们静静地听着,慕行秋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现在应该是春季了,群妖之地还被严寒占据,“请诸位努力壮大队伍,联合一切力量,若有书信都送给皇京的辛幼陶,五年之后咱们在老祖峰故地再见。”

    慕行秋右手捏出道火诀,道士们也都做出同样的手势,异口同声地说:“道火不熄。”

    未来不可预测,除了五年之期,慕行秋无法给出更多的信息了。

    准备留在群妖之地辅助妖族的甘知泉走上前来。“我刚跟万子圣母谈过,她要见你。”

    慕行秋点点头,对杨清音说:“请你保护左流英。”

    杨清音轻轻地嗯了一声。神情还是很冷淡。

    万子圣母和她的子孙们选择了一处高地驻扎,与其他妖族分开。慕行秋和甘知泉走来的时候,环绕在圣母身边的群妖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勉强能让两人并肩而行。

    万子圣母站在最高处,如风中芦苇一般摇晃,显得更高了,脸上似笑非笑,“瞧,战魔山也毁了。”

    “比冰城要完整一些。”慕行秋停在几十步之外。这样就不用将头抬得太高了,出于礼貌,他和甘知泉都没有飞起。

    “听说你要去舍身国。”万子圣母也没做出什么特别的示意,圣母子孙全都默默退下,让出一大片地方来,“希望你能在那里多待一阵,舍身国地方大,得毁灭几次才能干净。”

    慕行秋微笑。

    万子圣母继续道:“难得你这么信任我,那我也难得说几句实话吧:我愿意统领众妖,但以后我未必愿意跟你一块参战。得看你到时候的实力如何。最后,我非常不愿意跟人类联合,你们是一群特殊的道士。代表不了道统,更代表不了所有人类,我不会因为信任你们就将十几万年的战争忘得干干净净。”

    万子圣母的这些实话的确难得,不仅尖锐,还很有条理,跟平时的古怪大不一样,慕行秋更觉得自己选对了,“你不用因为我或是某名道士参战,你会因为‘不得不’而参战。”

    “呵呵。或许吧,谢谢你留了一些道士给我。虽然我不太喜欢他们,觉得他们可能是来监视我的。但在目前的这种局势下,道士总是有用的。”

    万子圣母真是“实话实说”,慕行秋和甘知泉也不反驳,只是听着。

    “不管怎样,我总算离开了冰城,不用死在那里,既然如此,那就做点什么吧。道尊要往西去,那我就带着众妖往东进发,收编那边的部族,除非必要,我不会跟冰魁开战。”

    “很好,希望能一直听到你们的消息。”

    “彼此。”万子圣母微微躬身,“请转告左流英,不要被自己迷住,那是一座泥潭。”

    慕行秋很惊讶,左流英要镜子查看容貌才是不久之前的事情,除了飞飞并无其他妖族在场,万子圣母居然有所了解。

    她是一只奇怪的妖,比异史君还要奇怪。

    慕行秋离开的时候,对这一支妖军的信心更足了一些。甘知泉留在万子圣母身边,冲慕行秋点点头,算是辞别。

    殷不沉半路上从一处废墟里跳出来,踩着碎步跟在慕行秋身后,一言不发。慕行秋突然止步,转身看着他。殷不沉湿漉漉的眼睛露出湿漉漉的笑容,“道尊要去舍身国?”

    “嗯。”

    “我能为道尊做点什么?”

    “你可以回南海,想办法将海妖聚集起来。”

    “道尊竟然这么看重我,给我如此重要的任务!”殷不沉几乎要哭出来,可他的眼睛就像两座深井,多少水都能装下,泪水打转就是不肯流出来,“可我有自知之明,铁蛟一族全军覆灭,我的地位和实力不足以服众,海妖们不会听我的话。”

    慕行秋转身继续前行,“那我就没什么可要求的了。”

    殷不沉小跑着跟上来,“让我跟道尊一块去舍身国吧,我认识不少舍身国贵族,能为道尊牵线搭桥。”

    “用不着,我不是去跟舍身国谈判的,我只是要告诉他们真相。你去找异史君吧,或者找一找魔像的下落,有消息了就通知我。”

    “啊?”殷不沉呆在原地,望着慕行秋的背影,拿不准刚才这句话是不可违背的命令,还是可以商量的建议。

    道士们一旦做出决定之后,行动倒是干脆利落,甘知味带着一部分道士已经离开了,辛幼陶、小青桃和他们同路,却没有一块走,两人要为慕行秋等人送行。

    “其实我应该跟你一块去舍身国,王族的规矩都差不多,看那个叫拓涛的王子就知道了,我擅长跟他们打交道。”

    “事有轻重缓急,圣符皇朝那边更需要你。”

    辛幼陶明白这个道理,说服人类与妖族联合可不容易,即使是他的亲姐姐也未必能同意,“五年,原来觉得五年太短,现在却长得像是半生……”

    小蒿过来推他,“走吧走吧,不要啰嗦了,天都要黑了,你们两个既是道士又是男人,有什么话憋在心里就好了。”

    辛幼陶苦笑着告辞,小青桃倒没有那么多离别的话,深深地看了杨清音一眼,冲慕行秋笑了笑,跟辛幼陶一块飞到空中,去追赶之前出发的甘知味等人。

    慕行秋看着留在自己身边的人。

    杨清音的目光总是躲着他,这时也不例外,她的右臂经过治疗已无危险,但还没有完全好,仍然缩在袖子里。

    左流英的目光不看任何人,草帽低垂,遮住了多半张脸,他现在与凡人无异,那半张脸上的神情却比从前更像是深藏不露的高等道士,可是只凭身上的单薄道袍他受不得群妖之地的寒冷,在微微发抖。

    小蒿没注意到这一点,总是望向左流英,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秃子停在跳蚤的头顶,只盯着左流英手里的铜镜,他跟小蒿一样,对去哪里都没有意见。

    小妖飞飞坐在跳蚤的背上,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被选中要跟妖师一块同行。

    猛虎符师高伏威无精打采地站在一边,他被脑海中新出现的记忆搞糊涂了,弄不清自己到底该站在哪一边。

    这就是慕行秋的队伍,有人需要照顾,有人需要提防,真正能与他并肩战斗的只有杨清音,或许还有秃子和跳蚤。

    “出发吧。”他说,对未来仍然充满信心。

    左流英是被小蒿推上麒麟背的,他对自己的笨拙很不习惯,向小蒿道谢之后,又举起铜镜对照,好像总是记不住自己的容貌。

    杨清音施法将所有人都送到战魔山外的地面上,然后落地步行。

    回到冰天雪地里,左流英和飞飞显得更冷了,其他人都没有保暖衣物,只有高伏威带着一件厚实的毛皮大氅,左流英披在身上,飞飞不敢跟他挤在一起,就在后面背对着他搭个衣角,然后冲每个人微笑,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冷。

    走出没多远,众人就发现殷不沉跟在后面,不远不近,谁也不搭理他。

    失去记忆的拓涛在冰魁之战中被杀,加上之前死于道士之手的拓疆,两名舍身国王子死在群妖之地,慕行秋觉得此行舍身国不会太顺利。

    杨清音冲他使了个眼色,慕行秋扭头望去,看到左流英仍在照镜子,秃子在铜镜另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想找个机会让左流英将镜子转过来,却一直开不得口。

    “左流英,万子圣母让我转告你,‘不要被自己迷住,那是一座泥潭’。”

    左流英没吱声,寻思了一会,将铜镜递给了秃子,秃子用两缕头发接住,高兴地从跳蚤头顶飞起来,一边揽镜自照,一边飞行。

    “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模样给忘掉?现在又这么在意?”杨清音低声问,她刚意识到,左流英现在没办法听到细微的声音了。

    “他想一开始就做到忘我,看来不太成功。”慕行秋盯着杨清音,“考虑好了吗?”

    杨清音挪开目光,“嗯,情劫怎么都得度过,那就结缘吧。”

    “从现在开始?”

    “从现在开始。”

    两人都不说话了,默默地往前走,都不知道怎样才算“结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