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五十三章 情劫未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除记忆比单纯摧毁记忆要难得多,慕行秋哪怕只是出一点点小错,都会导致左流英当场一睡不醒,或者变成脑中一无所有的白痴,相比这下,用活丹给杨清音治疗手臂反而更容易一些。

    左流英亲自施法,设置了重重禁制,然后花了很长时间讲解应该如何施法,由于慕行秋施展不了道统法术,只能用念心幻术去除记忆,这就让事情更复杂一些,好在左流英已经想了好几天,将困难一一解决。

    异史君教给慕行秋的治疗方法是妖术加活丹,只要有活丹,很轻松就可以完成。

    杨清音接受了这次帮助,她自己也知道,下一次碰到自愿献出活丹这种事,大概要等道统要收回魔侵道士内丹的时候了,而她坚持不了那么久。

    左流英提前施展了一系列法术,好让自己的内丹消失之后不会立即死去,接下来他就要靠慕行秋保命了。

    又来了几名道士,跟杨清音等人一块在外围守护,向禁制以内望去,只能看见左流英和慕行秋端坐在地面上的身形,道士们都知道,这是幻象,两人的真身即使用天目也看不到。

    “去除记忆?”辛幼陶真是吓了一跳,“左流英性子够疯,慕行秋的胆子也够大。我真是搞不明白,魔族十年之内就会到-↓长-↓风-↓文-↓学,.c∧fwx.来,光是眼下的冰魁就够难对付的了,左流英干嘛这么着急重新修行呢?他要是晚点吐丹,还能保持注神境界,对咱们的帮助更大一些。”

    “别去猜左流英在想什么,他跟咱们不一样。”小青桃不担心左流英,更在意的是小蒿,笑着对她说:“小蒿,左流英就要变成普通凡人了,你还要跟他结缘吗?”

    小蒿靠在跳蚤的一条前腿上。笑眯眯地说:“他那么聪明,很快就会赶上来,我们一块修行,结缘更容易了。就有一件事不妥,他只留下很少的记忆,也不知道里面包不包括他愿意跟我结缘的承诺。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我想让慕行秋重新灌输记忆的时候把这句话加入去,改成‘一定要和小蒿结缘’,可惜”

    小蒿收起笑容,叹了口气。“慕行秋不近人情,连这点忙也不肯帮,他自己情劫未度,竟然也不体谅别人一下。”

    小青桃忍住笑意,“小秋哥情劫未度?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

    小青桃的目光很自然地转向了杨清音,小蒿抢着说:“左流英说了,慕行秋斩断了对霜魂剑的留恋,度的是债劫欠债的劫,就是总觉得自己亏欠某人。人情债没还。”

    小青桃当然知道债劫是什么,“可小秋哥的情劫……他还想着芳芳吗?”

    “不是芳芳,左流英说慕行秋的情劫没有目标,就好像辛幼陶死了。你能忘记他,但你忘不了当时的情意,移情别恋吧,又迈不过去心里那道坎。总之他的情劫非常复杂。”又是小蒿抢着回答,杨清音站在一边冷冷地听着。

    “咦,为什么说我死?拿别人举例不行吗?”辛幼陶皱起眉头。可心里还有点好奇,“那慕行秋怎么才能度劫,左流英说了吗?”

    “说了。”小蒿笑嘻嘻地看着杨清音,她胆子再大,这时也不敢乱说话了。

    杨清音脸上的神情更冷淡,一副谁敢开口询问就对谁发怒的架势,没人开口,可目光都停在她身上。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杨清音只好自己主动做解释,“没错,我情劫未度,没错,我的情劫目标是慕行秋,现在我承认了,你们再也不用偷偷笑话我了。”

    道统杨家人的高傲在她脸上清晰地显露出来,杨清音整个人从里到外地紧绷着,好像一场生死攸关的决斗正进行到关键时刻,只要稍微松口气就会一败涂地。

    “没人笑话你。”小蒿瞪大眼睛左右看了看,其他人都点头,她也点头,“我还羡慕你呢,起码慕行秋会对你笑,左流英大概到死也不会对我露出笑容……”

    小青桃使眼色让辛幼陶等人先离开,可小蒿和秃子不懂眼色的含义,仍然留在原处不走,一块盯着杨清音,小青桃只好对两人说:“你们两个到别处玩会去。”

    秃子在空中转了一圈,“战魔山已经毁了,能有什么好玩的?我要在这里等小秋哥。”

    小蒿也笑着说:“哦,你们俩想说悄悄话,没关系,我们就听着,不乱说话,除非你们需要我的建议。”

    小青桃无可奈何,“那个叫飞飞的小妖,你们去把他找来,我想检查一下他的道根是不是真的,而且他既然会存想,就算是咱们这边的人了,应该跟咱们待在一起。”

    这算是一个理由,小蒿和秃子不太情愿地答应下来,转身走出没多远就高兴起来,不约而同加快速度,要比一下谁能先找到飞飞。

    只有跳蚤还站在附近,但它对人类的谈话不感兴趣,专心盯着禁制以内的虚幻人形。

    “你想说什么?”杨清音戒备地说。

    “我就是想问问左流英怎么说的?”

    “他还能怎么说?即使吐了内丹他也还像是注神道士,一切都计算精准,他说我的情劫是慕行秋,慕行秋的情劫没有目标,那我们两个结缘一块度劫就是最省事的方法。”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啊。”小青桃靠近杨清音,对她的高傲既同情又迷惑,“你能得偿所愿,还能帮小秋哥度劫。”

    杨清音双眼瞪起,小青桃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出乎她的意料,杨清音没有发怒,眼睑很快低垂,顷刻间就从高傲的道门之女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普通女子,只是她的可怜当中也有一股倔强,跟慕行秋出奇地相似。

    “得偿所愿?我哪来的得偿所愿?”杨清音又抬眼看向小青桃,憋在心中的话终于倾泄而出,“我要的不是度劫、不是修行,而是……而是……”

    杨清音毕竟说不出口,小青桃轻叹一声,替她说下去。“而是小秋哥能像喜欢芳芳一样喜欢你。”

    杨清音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声音平静如初,“咱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不是秦凌霜,永远也做不到像她那样一心一意、眼里只有他一个人,我做不到……做到了也没用,他不会需要第二个秦凌霜……”

    小青桃一直受到芳芳和杨清音的照顾,此时此刻却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爱护之情,像是母亲对女儿、师父对得意弟子的那种感情,她张开双臂轻轻抱住杨清音。低声说:“你是杨清音,你是老娘,你是庞山道士。道士果然不能生情啊,瞧瞧咱们现在可怜的样子,嫉妒、心酸、哀怨,完全就是普通的凡人女子,可咱们不仅不想摆脱,还高高兴兴地接受这一切。”

    “咱们的情况可不一样,你跟辛幼陶……挺好的。”杨清音绝不想成为小青桃嘴里的“可怜女子”。所以她挺直身体,微微昂首,目光钉进左流英设下的禁制,盯着里面的两个幻象。拒不接受自怨自艾。

    小青桃感受到杨清音的强硬,一下子从安慰者又变成了被安慰者,“挺好的,是啊。一切都挺好的,我们会一起去皇京,一起帮助公主夺得大权。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然后参加一场空前惨烈的战争。只有不到十年啊,多少人会在战争中死去?多少相亲相爱将沦为幻影?所以我们必须‘挺好的’。你为什么不能想开一点,将要求稍稍降低一点呢?”

    杨清音微微一笑,推开小青桃,“傻瓜,我又没说不同意跟慕行秋结缘。”

    小青桃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帮小秋哥度劫。”

    “他必须度劫。”杨清音坚定地说,“他必须度劫,大家都需要他。”

    “那你的情劫怎么办?”小青桃在这种事情上是敏感的,一下子就猜出了杨清音的真实想法:她会全力配合慕行秋度劫,却将自己的情劫抛在一边。

    “就像你说的,只剩不到十年时间,我的情劫度与不度并不重要。”

    “小秋哥早晚会……喜欢上你。”

    杨清音笑了一声,“别把我说得那么可怜,我要做的事情多着呢,可没工夫专心等他。左流英教给我一些法门,等我领悟之后,没准不用道士之血也能施展太阴之火,这样一来不度情劫我也会很厉害,吐丹之后如果没法重修,那我就炼散修之丹,总之有路可走。慕行秋想要联合各方力量,我可不会一直跟着他,我自己要当一方势力的首领。”

    小青桃也笑了,杨清音还是老娘,即使心中爱意汹涌,也不会变成多愁善感的小女人,“这么说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会有一堆王号加身了。”

    “妖族的王号不值钱,我得弄一个人类与妖族都认可的称号才行。”杨清音认真地说,眼睛突然一亮,“要不然你别去皇京了,留下来跟我在一起吧,我帮你也弄一个威风的称号。”

    不等小青桃开口,杨清时就笑着否决了,“去皇京吧,当你的皇亲国戚,胆子别总是这么小,他们地位再高也是一群凡人,你和辛幼陶应付得了。”

    小青桃只是笑,心中对离别生出一股恐慌,可她忍住了,只是笑。

    小蒿和秃子带着飞飞回来了,小妖对自己得到召唤既惊喜又惶惑,在小蒿身边唯唯诺诺,连大气都不敢喘。

    跳蚤动了动前蹄,禁制与人形幻象同时消失,慕行秋走了出来。

    “怎么样?”小青桃有点担心地问。

    慕行秋点点头,“一切顺利,左流英这就会醒过来。”

    小蒿整整衣裳和发髻,“你说他还会认得谁?”

    慕行秋没有回答,目光看向杨清音,发现她正冷漠地望着附近的一棵断树。

    不久,左流英出来了,这一回他的相貌居然没有发生变化,还是十岁的青年模样,小蒿冲秃子挤挤眼睛,表示很满意。

    左流英目光转动,好像在寻找什么,慕行秋从百宝囊里召出一顶没用过的草帽,递了过去,左流英接在手里,戴在头上,说出第一句话:

    “镜子。”

    (求推荐求订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