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九章 我要做这个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美梦从来不会自然苏醒,总是被叫醒、惊醒,美妙的景象还在脑海中萦绕不去,眼睛所见却是平淡无奇的现实,巨大的反差往往令人失魂落魄,既而涌出强烈的希望——宁愿长睡不愿醒。

    漫天的水珠消失,道士和众妖心中产生的就是这样一种失落感。

    “冰魁……这些冰魁……”好一会之后才有道士和妖族反应过来。

    万余只冰魁正在消散,身体化成了比雪花还小的冰屑,没有降落在地上,而是悄无声息地向空中升起,像一片氤氲的雾气,逐渐变成真正的雪花,重新飘向地面。

    前所未有的一场大雪,整个群妖之地的雪似乎都集中在了战魔山,铺天盖地,奇异的是,每一片雪花都闪烁着微光,整个世界既黑暗又明亮。渐渐地,雪停了,外面的天空终于显露出真容。

    又一个清晨,却是战魔山数千年来迎来的第一缕真实的阳光。

    阳光斜照在铁麒麟跳蚤的身上,反射出数丈长的光芒,令众多眼睛难以直视,可是站在麒麟背上的身影没有被光芒掩盖,反而越发清晰。

    战魔山无声,众妖感到失落之后,没有因为美梦中断而发怒,也没有因为强敌消退而狂喜,谁也不开口,难得有一次睁眼之后的现实比梦境更美好,恍惚间,现实反而虚幻:万只冰魁真的被消灭了吗?战魔山真的安全了吗?

    “这就是念心幻术。”一个清脆的声音骄傲地说,小蒿伸手指着空中的慕行秋,“以后我也会跟他一样厉害。”

    辛幼陶抬手在额头上摸了一下,杨清音用老君魔掌吸血时留下的小小伤口还在,他难以相信一场生死之战居然这样就结束了。

    “慕行秋……”

    “嘘……他还在施法。”小青桃及时阻止了辛幼陶。

    跳蚤身上的光芒渐渐散去,慕行秋手里握着的水流之鞭跟他本人的身影一样清晰了。

    他还在施展第八层幻术,但是没有水珠溅出,水流之鞭斜斜地指向天空。长五六丈,末端吞吐不定,它在与敌人进行最后的较量。

    慕行秋猛地收回鞭子,水流消失,化成一滴水,附着在他的手心里。

    两里之外的半空中出现了一道身影,他不是飞过来的,而是被硬生生拽过来的,由远及近、由虚入实,即使飘在空中也显得踉踉跄跄。像一只被箭矢射中的孤雁,奋力扑动翅膀,可还是越飞越低。

    身影终于稳住,离地只有数丈,下方就是一群幸存的妖族。众妖散开,惊恐地望着奇怪的道士,都不明白他是怎么出现的。

    这是一名望山道士,四十岁左右的相貌,跟大多数道士一样。虽不英俊,却自有一股儒雅威严之气,只是嘴边的一缕鲜血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一念之威,万敌心动……嘿。嘿嘿。”望山道士冷笑数声,对周围的妖族熟视无睹,目光只盯着慕行秋,“我该敬佩念心幻术。还是洗剑池水?”

    另一边的魔侵道士们互相看了一眼,谁都不认此人。慕行秋闭目调息,辛幼陶发现他根本没精力说话。于是上前一步代为应对:“怎么,你不服气吗?给你洗剑池水,你能一下子消灭这么多冰魁吗?”

    望山道士只是冷笑,脸上的高傲神情表明他就是不服气。

    “你叫什么名字?”慕行秋的这一口气终于缓过来,洗剑池是天下第一等的法器,对法力的消耗也异乎寻常,他的内丹只差一点就失去控制。

    “名字?这有什么意义?修行者不应该有名字,如果有也应该将它忘记。”

    辛幼陶扭头低声对小青桃说:“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成为高等道士,一定要正常说话,千万别学这个家伙,还有左流英。”说到最后几个字,辛幼陶的声音更低了。

    小青桃笑着摇摇头,她根本不认为自己有机会成为高等道士。

    “好吧,无名道士,把龙魔和魔像交出来,我可以放你回望山。”

    “你为什么不用念心幻术夺走我的记忆?”望山道士落在地面上,四周的妖族退得更远一些,“因为你夺不走,你可以摧毁记忆,但你看不到也夺不走,我们不会再犯周首座的错误,慕行秋,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能从魔道士脑海里获取一点记忆。”

    望山道士已经自称“魔道士”了,他显然用某种法术对自己的记忆动了一些手脚,慕行秋做过夺取记忆的尝试,可是看到的全是一堆不连续的碎片,拼不出任何可辨认的场景。

    “你胜了,但这只是战争的开始。”望山道士有着入魔者的显著特点——狂热的自信,即使一败涂地、身负重伤,他也毫无畏惧,反而更显高傲,好像他才是慷慨赴死的斗士,“愚蠢的道士们,你们,还有从前的我都被骗了,道统的修行之路根本就是错误的,修魔才是正途,等到魔族重返,错误会得到修正,整个世界都会被净化!”

    “你所谓的净化就是屠杀吧。”杨清音开口道,冰魁被消灭了,可周围还是留下大量尸体。

    “妖族本来就是施法材料,献祭是他们天生的职责与命运,至于人类,不过是道根的土壤,这片土壤越来越贫瘠,早就该被换掉。慕行秋,所有走错路的道士当中,你的路错得最严重,别以为胜利属于你,这都是洗剑池的功劳,念心幻术以后只会将你领入深渊。”

    望山道士右手捏出一种法诀,指向天空,“魔种永传,你们都将灭亡,永坠黑暗,我虽然先走一步,却将在未来重生。”

    慕行秋猜到了望山道士要做什么,提前发出一道闪电。

    众目睽睽之下,望山道士全身上下冒出团团黑气,皮囊却像腐烂的水果一样迅速萎缩坍塌,噗,一团绿光从道士头顶蹿出,正好撞上幻术闪电。

    闪电缠住了绿光魔种,魔种在做困兽之斗,不停地挣扎。

    数名手里拿着铜镜的魔侵道士同时将镜面对准了魔种,片刻之后,绿光炸裂,消失得干干净净。

    冰魁和他们的主脑彻底被击败了,龙魔和魔像却仍然不知下落。

    慕行秋离开跳蚤的后背,落在地面上。

    幸存的妖族慢慢汇聚过来,天空中,羽王与数百只飞妖盘旋往来。

    慕行秋先向道士们点点头,几步走到附近的一处小土包上,大声说:“你们看到了,也听到了,魔族无意解救任何一种生灵,他们只想毁灭,然后独占这个世界,该是你们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什么选择?妖族还有选择吗?无非就是死在谁手里的区别而已。”万子圣母站在众妖当中分外醒目,冰魁杀来的时候她没露出恐惧,危机解决她也不显得特别兴奋,也只有她敢在这种时候向道尊提出疑问,而且用的还是很随意的语气。

    “只要一息尚存,就有选择。”慕行秋突然想起了锦簇,年轻的灵妖肯定会比他说得更合理更激昂,可他也有对策,不提妖族孩子的未来,也不提古神的旨意,他只想是说出自己心中最真实的看法,“世上没有永生,有生就有死,可是所有生者都在努力活着,谁也没有因为有朝一日会老死就放弃这几十年、几百年的寿命。魔族带来的死亡会比老死更准时吗?今天咱们不就拒绝了冰魁带来的死讯吗?”

    “是你拒绝了,我们只是沾光。”万子圣母又一次插口,“我倒看见不少妖族伸长了脖子迫不及待地欢迎冰魁哩,他们现在肯定非常恨你。”

    不少妖族脸红了,他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才放弃反抗,没想到道尊会将他们救下来。

    慕行秋笑了一下,“只是伸长脖子,没有自己将刀架上去,就说明大家还想活下去。我只想问一句,你们愿意为活下去而战斗吗?别指着望拯救者,魔族不是,我也不是,瞧,许多妖族倒下了,我救不了他们。我知道魔族比冰魁和入魔者要强大得多,可是不去抵抗不去争取,就永远不会知道是否还有一线生的希望。这就是我说的选择,为一个渺茫的希望,比针眼还小的希望,站起来,拿起武器,对所有送来死讯的使者说一句‘不,我拒绝接受’。”

    众妖沉默了一会,然后不约而同发出山一般的吼声,他们从来就没有生活在光明伟大的希望中,一点点的希望就值得他们奋斗,哪怕这希望是天空中最晦暗的一颗星辰,他们也愿意仰望。

    慕行秋的话或许不如锦簇动听,但他本人就是希望。

    老撞冲出妖群,大声问:“我们选择希望、选择战斗,然后呢,该做点什么?去找冰魁决斗吗?”

    慕行秋向老撞点下头,目光转向周围的道士,挨个看了一眼,“我曾经说过要带着大家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旁观道统与魔族的战争,但是……抱歉,我要违反承诺了,这世上或许还有安全之地,但那里不是我想去的。妖族和人类必须联合起来,所有能够战斗的种族都得加入这场战争,为自己的生存做出努力。总得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告诉大家真相,告诉他们必须战斗,一切还有希望,等得越久,无辜死去的生灵越多,这个世界的力量就越衰弱。总得有这样一个人。”

    慕行秋停顿了一会,他在想自己配不配说这句话,还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自己最真实的感受,然后他说:

    “我要做这个人。”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