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万敌心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冰魁提前杀来了,比任何预料都要早。

    数不尽的种子在空中飘飘荡荡,发出浅蓝色的光芒,贪婪地吞吃周围的雪花,就在众妖的眼前化成强壮的冰魁。

    这批冰魁跟慕行秋之前见过的不太一样,个头比较小,手里的兵器不只是剑,还有刀枪斧叉等多种多样的兵器,有一些背后生着透明的冰翅,飞在空中与地面的部队互相配合。

    成形的冰魁越来越多,落地之后立刻排成队列,挥舞着兵器,斩除面前的一切障碍,如同飓风一般扫荡面前的树木、花草和房屋,战魔山经营了数千年的妖术家园就在众妖面前毁于一旦,冰雪与寒冷趁虚而入,抢在冰魁之前占领了每一寸土地。

    妖族崩溃了,不可遏制的崩溃,名誉扫地的飞祖制止不了,众多妖王的命令无妖听从,道士们的激励毫无效果,成群地妖族向四面八方退去,结果总是撞见步步为营的冰冰魁,就连天空都没有出路。

    许多妖族像疯子一样挖掘洞穴,另外一些在走投无路之后干脆坐在原地不动了,兵器也扔在一边,看上去居然非常镇静。

    “天哪,天哪……”妖王飞祖只会重复这两个字。他被吓呆了,只觉得天塌地陷,一切都将毁灭,根本没有任何出路。

    慕行秋冲到飞祖身边,抓住他的一条胳膊,厉声道:“还相信这是异史君要你做的事情吗?”

    飞祖茫然地看着慕行秋,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道尊……我上当了,都是我的错……现在怎么办?战魔山……天哪,战魔山就要完蛋了,咱们都会完蛋……”

    慕行秋手上用力。用更严厉的声音说:“你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去把战魔山妖族组织起来,准备迎战冰魁。”

    “没用的……”飞祖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依然想摇头,可慕行秋突然变成了凶神恶煞。目光几乎能将他吞掉,飞祖对道尊的畏惧终于超过了对冰魁的害怕,“我这就去,迎战……开战,怎么都是死,还不如……”

    慕行秋松手,飞祖转身飞向地面,看到手里的魔掌。慌乱地扔掉,好像是那一块燃烧的木炭。

    慕行秋放眼望去,冰魁正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天上也有,数量少些,盘旋着缓缓下降,显然是在等地面的冰魁汇合。

    场面越来越混乱,可是也有一些力挽狂澜者:道士们正用辛幼陶写出的二流符箓和少得可怜的法器布置重重禁制;兽妖又一次证明他们是妖族当中最勇敢的一个群体,没有到处乱跑,而是集合在一起。朝各个方向发出吼叫,只是数量太少,没法改变众妖溃散的局势;万子圣母和她的几百名子孙在道士们照顾不到的方施放妖术禁制。小妖们颤抖着献出鲜血甚至生命,却没有一只逃离圣母;羽王带领着少数飞妖与天上的冰魁对峙,同时不停地观望慕行秋和杨清音……

    慕行秋飞到道士们中间,召出自己的全部法器分发下去,其中包括周契遗落的一批法器,它们的品级都很高,虽然当不了主法器,对设置禁制还是有不小帮助。

    秃子自动充当传令兵,在道士们中间飞来飞去。将慕行秋和杨清音的命令传达下去、询问他们需要何种法器。

    小蒿正努力再次组建鱼龙阵,可是只召到二三百名成员。其他妖族不是太恐惧就是各有想法,根本没法去除杂念加入阵法。

    慕行秋分发了全部法器。连霜魂剑也再次交给杨清音,芳芳的神魂与魂魄配合,力量会更大一些,他没忘补充一句:“借给你。”

    他手里只剩下洗剑池水,还没有化成任何法器。

    第一拨冰魁在西南方的一片草原上遭遇了道士的禁制,挥动兵器发起进攻,禁制看样子能守一会。

    大片的妖族仍处于混乱状态,虽然不再乱蹿了,坐在地上等死的妖族却越来越多,肯调头参战的还是少数。慕行秋再次扫视,在一棵红杉树下看到了左流英。

    左流英正面朝树干,举起手臂似乎在写什么东西,手指却没有碰到树皮。

    慕行秋飞过去,落在左流英身边,“我需要你的帮助。”

    左流英放下手臂,扭头看着慕行秋,他总是镇定自若,即使已经不是注神道士,脸上也没有一丝惊慌,“一和万孰多孰少?”

    慕地秋一愣,“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左流英却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说下去,“魔族法术聚集在一起,力量却不增加,这是为什么?对魔族来说,这有什么好处?”

    “我不知道,或许能让魔族吸收更多的新成员吧。听着,冰魁提前来了,斗转星移阵还没有布置,咱们仍可以施法,或许能……”

    左流英用手指对着慕行秋点了几下,“你说中了一件事,你在泥丸宫里的记忆也说明了这一点,魔族最强大的法术不是移山填海,而是能不停地吸收新成员,有点像是异史君收集魂魄,十三万年前只有道士能够拒绝魔族的拉拢。可道士是怎么打败魔族的呢?当时的道统明明比魔族要弱小得多。”

    “据说魔族有叛徒。”慕行秋实在没法听下去了,这点时间他完全可以用来再激起一批妖族的斗志。

    慕行秋转身要走,左流英的一句话又将他留下了,“冰魁是魔族法术。”

    “冰魁是魔族法术?”慕行秋重复了一遍,隐约明白了什么,一时间又说不太清楚。

    “望山星云树一直以来都在协助镇魔钟封堵虚空,它们是魔种在虚空中唯一能接触到的生物,所以星云树就是魔种的新来源,所以祖师一发现有道士入魔才会仓皇退出望山,因为他知道星云树已经‘叛变’。可是道统退隐又有什么好处呢?祖师隐瞒了最重要的信息……”

    高等道士总爱隐瞒一些事情,左流英对慕行秋是这样,比他境界更高一层的祖师也是如此。

    慕行秋转身望去。他们需要防守的地域太大,道士和妖族的禁制加在一起也不够用,大批冰魁已经从缺口中进入妖族中间。正在展开无情的屠杀,一些妖族终于起身反抗。还有一大批仍然坐在地上不动。

    杨清音正率领道士和少数妖族前去迎战冰魁。

    “跟我走,先逃出战魔山再说。”慕行秋心中做出了决定,战魔山无论如何守不住了,冰魁数量太多,妖族即使斗志旺盛也打不过,何况冰魁背后的望山道士还没有现身,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带领道士们和少数愿意跟随他的妖族逃出去,能逃出多少是多少。

    “逃?星云树的种子以万亿计。只需派出极少的一部分,你一辈子也杀不完。”

    慕行秋愤怒了,“杀不完也要杀,如果你不想走……”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行走在魔途的边缘,被魔种侵袭过,被入魔道士攻击过,与魔种展开过直接的较量,现在甚至学习了魔族法术,连内丹也也跟道统不同,为什么你还没有入魔?你的道士之心甚至没有成型。情劫也没有度……”

    “够了,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击退冰魁?我不能再等了,前方需要我。”

    “办法就在这些疑问之中。”

    “我要现在就能用的办法。”慕行秋再次回头。望见杨清音已经施放了太阴之火,这是用道士之血施展的法术,不可能长久维持。

    秃子从一群妖族头顶飞过来,远远就冲慕行秋叫道:“老娘让你快点过去,她要用太阴之火冲出去。”

    杨清音的想法跟他一样。

    慕行秋用妖术升到空中,对秃子喊道:“告诉杨清音,我马上就到。”然后低头对左流英说,“等你想出了办法,去找我吧。”

    “魔族最强大的法术也是最明显的破绽。”

    慕行秋忍住挥拳揍左流英一顿的冲动。停在空中听他说下去。

    “三只妖族和你同时施展魔族法术,利用了你的法术击破了魔像的禁制。而你毫不自知,这是不是有点像鱼龙阵?”

    “鱼龙阵的力量能累加也能减少。魔族法术只显示最强的那一道,成员减少也不会变弱。”慕行秋快速说道。

    “但有一点它们是相似的,只有一个主脑、一个思维。”

    慕行秋又是一愣,有点明白左流英的思路了,“不对,鱼龙阵只有一个主脑,一旦被杀,阵法立破,魔族的一个主脑却杀之不尽,杀死一个,立刻就会有另一个代替,没远没了。”

    “冰魁不是真正的魔族,他们的主脑是一个或者几个入魔道士。”

    慕行秋转身向杨清音等人飞去,那里是最激烈的战场,他明白了,全想明白了,左流英真的想出了办法,他们不用逃走,完全可以与上万名冰魁一战。

    左流英的思路没有终结,仍在红杉树下继续思索,“念心传人被除掉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念心幻术分明是对付魔族最有力的法术,或许念心科也有破绽……”

    慕行秋以最快的速度飞向前线,一路上所见的妖族全都无心应战,十几冰魁就能在他们中间大事杀伐,只在靠近战场的地方才有一些妖族主动配合道士们作战。

    太阴之火熊熊燃烧,却只能挡住一小块防线,道士们围着杨清音,轮流奉献血液,而且都没有接受昏睡法术,就这么清醒着忍受血祭之痛。

    跳蚤和一些最强壮的兽妖守卫周围,击退太阴之火没有拦住的冰魁。

    之前设置的禁制全被攻破,冰魁正成群地涌来,对死亡毫无畏惧,倒下之后也不爆炸,显然他们这一次就是要凭数量优势取得胜利。

    慕行秋吆喝了一声,将跳蚤召来,站在它的背上,开始施展第八层念心幻术。

    这一次他必须做到万敌心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