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六章 一念之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山道士向舍身国王子拓涛面授机宜,龙魔低头站在一边,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得津津有味。√∟

    “我就在……”道士的话才说到一半,慕行秋的幻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出了脑海,与此同时,他听到一片惊呼声。

    拓涛满脸通红,却又得意洋洋,右手高高举起一只骷髅手掌,“老君魔掌在此!”他在空中下坠了数尺,马上稳住身形,用更高的声音喊道:“老君魔掌在此,谁也不能动我一根汗毛!”

    不少妖族都认得老君魔掌,知道这曾经是异史君的信物,杨清音对它更是极为熟悉,而且觉得不可思议,立刻飞了过来,“你怎么也有魔掌?”

    杨清音亮出自己的老君魔掌,这是龙魔留给她的。

    拓涛脸色渐渐复原,冷笑数声,“你那是假的,我手里才是真的,认得龙魔吧,她现在是老君的阶下囚,你们这些道士一个也逃不掉。”

    舍身国王子更在意的对象还是慕行秋,“你还想偷我的记忆吗?我不怕你。你被我们控制了都不知道,真是可怜。”

    “给你下命令的人根本不是异史君,那是一名望山道士,他在哪?”慕行秋问。

    “哈,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你是不刚刚侵入我的记忆吗?”拓涛心中越发有底气,低头向众妖说:“别听慕行秋胡说八道,异史君千变万化,以望山道士的形象出现一点都不奇怪。我们已经将魔像送还给异史君,他找回了自己的全部魂魄,恢复了从前的实力,他让我告诉你们:远离道士,一块去远荒半岛,他在那里给你们准备了安居之地。”

    异史君在妖族中间的影响还是非常巨大,虽然在冰城他没守信用,令许多妖族陷入尴尬境地。但他的话仍具有号召力,尤其是大多数妖族本来就不愿意跟冰魁作战,任何能够逃脱道魔大战的说法都能深入妖心。

    连老撞和羽王也不吱声了。

    “既然如此,干嘛不让异史君自己出来说话呢?”慕行秋没有动怒,反而用目光示意杨清音不要跟拓涛纠缠,舍身国王子只是受到利用的小妖,如今战魔山里最强大的敌人是那个望山道士。

    杨清音悄悄飞开,用符箓向守卫出口和左流英那边的道士发出信息,让他们全都过来,这种时候道士们不能再分开了。

    “用不着异史君亲自动手。有真正的老君魔掌在手,我自己就能打败你们所有道士。”拓涛左右看了看,对黑凰和飞祖说:“你们两个,还等什么?”

    飞祖一咬牙,来到拓涛身边,亮出另一只魔掌,跟拓涛的魔掌恰成一对。

    黑凰却没有凑过来,反而向后飞出一段距离,“哎呀。你们都有老君给的宝物,成双成对的,我可是两手空空。你们这是老虎打架,我这只小猫还是躲远一点吧。”

    拓涛哼了一声。对慕行秋傲然说:“我也给你一次机会,带着所有道士离开战魔山,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想活命。自己找路去。”

    慕行秋再次微笑,目光扫动,发现左流英等道士都已经来了。稍稍放下心来,那名望山道士不管躲在哪里,显然还没有对任何人动手。

    “飞祖,你是战魔山妖王,几千只妖族的性命取决于你的决定,所以,仔细想想,拓涛真的是为异史君做事吗?异史君什么时候向妖族传授过魔族法术?”

    飞祖不是没有过怀疑,但他做出的代价太多,自觉已经没有了回头余地,晃了一下手中的魔掌,“不管是谁,都比道士可信。被你杀死、因你而死的妖族成千上万,别以为你装出一副同情妖族的模样,我们就会忘掉从前的旧事,我们不信任你。”

    “呃,我觉得道尊还是值得相信的。”靠树站立的万子圣母突然插了一句,“他真是到哪毁哪,我瞧战魔山也不会例外,就凭这一点,我也觉得道尊可信。”

    谁也弄不清万子圣母到底在替哪一方说话,众妖无所适从,他们对道士的确怀有戒心,可飞祖反复无常的举动更难以服众,就连战魔山妖族也不是完全支持自己的妖王。

    慕行秋察觉到了那股弥漫四周的摇摆情绪,他必须抓住机会,不能再等下去了,而且得尽快找到望山道士、救出龙魔。

    他再次使用务虚幻术。

    拓涛和飞祖手里的魔掌剧烈地晃动手指,指节嘎吱直响。

    “大家小心!”飞祖下定决心要与道士们决裂了,他的妖力更强一些,通过魔掌发出的力量也更大,甚至能直接挡住无形的幻术,“慕行秋在用幻术控制你们,这是他的惯用伎俩,记住,不管你现在有什么奇怪想法,都是他送进脑子里的,不要上当。”

    这句话只是让众妖更加慌乱,绝大部分妖族什么也察觉不到,东张西望寻找迹象。

    拓涛驱走过一次幻术,因此十分自信,“不要对我用同样的法术,慕行秋,你不知道异史君有多强大,你从前抓住的只是几只幻影,真正的异史君……”

    “中!”慕行秋喝了一声,他没对全体妖族施法,幻术只针对面前的两只妖。

    幻术之前被拓涛逐出脑海,是因为慕行秋根本未用全力,这一回他却不再手下留情。

    拓涛脸上还挂着明显的讥笑,信心满满地自以为会立下奇功一件,然后他将带着无妖可敌的强大帮手重返舍身国,毫无争议地登上王位,从此开疆扩土,再也不用向圣符皇朝俯首称臣……

    他有许许多多梦想,多得几乎要溢出脑海,突然之间,连眨眼的工夫都不到,这件事竟然真的发生了,上一刻他还牢牢抓住幻术,令它寸步难进,下一刻他脑子就像是遭到火攻的蜂巢,里面的东西蜂拥而出。

    舍身国王子笔直地坠向地面。

    事发突然,众妖和附近的道士们大都以为这是拓涛的怪招。直到王子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他们才明白过来,拓涛是被“怪招”击中了。

    没有妖族上前,就连拓涛带进来的几名舍身国侍从这时也悄没声地后退,不敢站出来暴露身份。

    一片寂静当中,只有万子圣母发出轻笑,“有意思,原来道尊一直对咱们手下留情啊,下回我可不敢让他再检查我的记忆了。”

    此时此刻。最意外、最尴尬、最恐慌的妖族莫过于飞祖,他的全部信心都建立在拓涛身上,可这位得意洋洋的王子居然轻易落败,一下子让他陷于意想不到的绝境之中。

    飞祖手里仍然握着魔掌,却再也不觉得自己是在抵抗幻术了,万子圣母说得没错,这明明是慕行秋在手下留情,“道尊……”

    慕行秋伸手阻止飞祖说话,他夺得并摧毁了拓涛的记忆。此刻正在从中寻找至关重要的片段。

    舍身国王子并没有死,他只是变成了白痴,而且受惊过度晕了过去。

    拓涛最近几天的记忆并不复杂,他向黑凰和飞祖分别许以不同的回报。引诱他们入伙,在这之前,他带领残军遇上了望山道士,接受了一项任务。他心里有底,因为望山道士就在——

    “准备作战,冰魁就在附近!”慕行秋大声叫道。他一直都保持着镇定,这是第一次露出一丝急迫。

    一连串意外早已让众妖不知所措,听到慕行秋的命令居然都没有动。

    杨清音第一个做出反应,“道士,去查看山外的情况;羽王,守卫天空;万子圣母,让地上的妖族布阵……”

    杨清音的所有命令都得到了遵守,地面上的妖族数量更多,她飞来飞去,帮助万子圣母指派阵位。

    慕行秋无需分心了,但他还是收回了幻术,“你是战魔山妖王,我不会反客为主,但是看看拓涛向你许诺的‘安居之地’是什么吧。”

    飞祖当然不敢趁机反攻,可也不相信慕行秋的话,“不对,这不可能,你弄错了,你在骗我……我们是为异史君做事,异史君不会带来冰魁,他会带我们去远荒半岛……”

    一直很安静的黑凰开口了,脸上仍然露出半是诱惑半是不以为意的微笑,“请允许插一句,我不是战魔山妖王,也不是舍身国王子,我只是一名单纯的背叛者,道尊是不是要狠狠惩罚我呢?”

    慕行秋不能立刻除掉飞祖,因为还有几千只战魔山妖族看着这一幕,必须得到他们的谅解与同意,杀死飞祖才不会引起怀疑与叛乱。

    黑凰不同,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大妖,身边没有忠诚的追随者,大敌当前,慕行秋不会放过她,微笑和容貌对她毫无帮助。

    “接招吧。”慕行秋说,幻术直奔黑凰而去。

    “请道尊以后经常看一下我洗澡的记忆……”黑凰咯咯笑道,毫无惧意。

    慕行秋觉得黑凰的镇定有些怪异,可他的幻术的确击中了黑凰的脑海,他没有夺取任何记忆,而是直接摧毁。

    黑凰也像拓涛一样坠向地面,离地数尺的时候,她变成了一根羽毛。

    真正的黑凰无影无踪。

    慕行秋一愣,随后恍然,黑凰的孪影之术终于造出了有血有肉的分身,这就是她背叛妖族所得到的回报。

    飞祖脸色惨白,慕行秋没工夫搭理他,就在黑凰化为羽毛的同一时间,战魔山下雪了。

    妖术形成的战魔山同时拥有春夏秋三季,唯独不要冬天,这里下雨下雹,从来不下雪。

    雪花意味着不祥。

    头顶没有乌云,天空在缓缓崩裂,露出外面真正的黑夜。

    伴随着雪花,星云树种子飘然而至,成千、成万……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