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五章 意外的叛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先是接连施展了三招魔族法术,小蒿控制的鱼龙阵巨人拥有七千多名成员,实力强悍,硬接了这三招,还用笨拙的锻骨拳发起了反击。£∝

    小蒿不管出手有多重,毕竟不是真打,慕行秋可没将这次打斗视为游戏,三招魔族法术之后,他用上了务虚幻术。

    小蒿也已接受再灭之法,而且是唯一兴高采烈接受的人,也是极少数在吸气境界就拥有道士之心并且保持原状的人,但她的三田护持之力消失了,对幻术的抵抗能力大幅减弱,尤其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慕行秋当然不会摧毁小蒿的记忆,只是通过小蒿控制整个鱼龙阵发出了一道最简单的魔行术,法术虽然简单,却必须得到阵法成员的配合,如果大家连魔族法术的最基本流程都不掌握,这道法术无论如何也施展不出来。

    事实上,巨人果然没有飞起来,魔行术只是在巨人体内转了一圈,连朵浪花都没掀起来,做了一次心不在焉的尝试,好像一个人要打喷嚏,刚张开嘴,感觉就消失了。

    但就是这么一点反应,让慕行秋找到了三个目标,他们都在鱼龙阵内,顺应魔行术提供了一点力量,但是相隔太远,力量无法连在一起,导致施法失败。

    鱼龙阵或许还有隐藏更深的奸细,但慕行秋不能再调查下去了,由于这次不成功的施法,本来就不太牢固的阵法受到了干扰,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慕行秋操控小蒿主动解散了鱼龙阵,与此同时,三道务虚幻术牢牢抓住了那三个目标——他们正在鱼龙阵内,对幻术的抵抗力比平时低得多。

    这次解散比较仓促,众多妖族乱七八糟地坠落,互相拥挤、干扰。落地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踩踏,惊叫、惨叫、怒叫、尖叫响成一边,飞妖慌乱地振翅飞升,兽妖不管三七二十一挥起拳头就打,妖术师们用种种手段自保,老弱的半妖处境最惨,不少都受伤了。

    场面一时间大乱。

    这不在慕行秋的预想之内,但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只是控制住那三个目标,让他们留在半空中的原位。

    “怎么回事?我的鱼龙阵……”小蒿冲出妖群。还没有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四周的道士们一半留在原地,防止有妖族趁机逃走,另一半则施法帮助众妖脱离混乱。

    终于,飞妖都落在树枝上,地面上的妖族从纠缠中分开,伤者得到了照顾,怒气得到了发泄,所有妖族都疑惑地看着半空。

    慕行秋收回幻术,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三只妖族。他们跑不掉了。

    慕行秋从无印象的一只妖族正在空中紧张地东张西望,他是半妖,穿着全套的皮甲,没戴头盔。浓密的胡须和头发掩盖了大部分面孔,只有眼睛显出走投无路的慌张。

    稍高一些的位置上飘着黑凰,她仍然面带微笑,好像被留在上面是一份荣耀。

    第三只妖族却让慕行秋吃了一惊。

    那不是万子圣母。而是战魔山妖王飞祖,他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阴沉,目光低垂。尽量不看慕行秋。

    杨清音从远处飞来,大声问:“就是他们三个吗?”

    “嗯。”慕行秋的目光落在飞祖身上,“为什么你要背叛自己的部族和家乡?”

    “道尊此言何意?这是我的战魔山,何来‘背叛’一说?道尊想要夺权,也该找一个更好的借口。”飞祖显然准备负隅顽抗,他这些话一说出来,战魔山数千名妖族立刻警惕起来。

    连其他妖族也糊涂了,飞祖是妖族当中最强硬的主战派,为此甚至得罪过一些不愿参战的部族,怎么会成为奸细与叛徒?

    慕行秋没有马上发作,而是向杨清音望了一眼,他承诺过绝不会抢夺指挥权,所以需要得到她的同意。

    杨清音了解这一瞥的含义,微微点头,在空中止步,向其他道士悄悄发出信号,让他们飞过来,堵住三名奸细的一切退路。

    直到这时慕行秋才对飞祖、黑凰以及另外一只妖说:“我能找出三位,就意味着我已经知道一切,你们可以选择死不承认,我会用法术找出真相,也可以节省时间承认自己的背叛,我会给你们机会做出解释。”

    慕行秋有点虚张声势,他不知道除了这三只妖族是否还有其他奸细,算不上“知道一切”。

    不知名的妖族全身颤抖了一下,飞祖冷笑一声,“道尊已经查过我的记忆了,这时候才说我有问题,未免做得太明显了吧?”

    慕行秋露出微笑,突然想起杨清音不久之前也露出过同样的微笑。

    他正要说话,黑凰开口了,“算了,飞祖,承认就承认吧,难道你还怕死不成?这里是战魔山,你做得了主。”

    飞祖恨恨地扫了一眼笑吟吟的黑凰,没有向慕行秋承认,而是低头对战魔山妖族大声说:“是我们三个盗走了魔像……”

    众妖哗然,战魔山妖族个个呆若木鸡,其他妖族议论纷纷,甚至发出吼叫。

    飞祖抬高声音,“但是我们没有背叛大家,我找到一个更好的立足之地,比战魔山更安全、更适合居住,最关键的是那里不会受到冰魁和魔族的进攻。道统都要跑了,咱们为什么要在此卖命?冰城的确击败了冰魁,可是几万妖族只剩不到一千存活下来,妖族的牺牲让谁得到了好处?还不是道统……”

    飞祖夸大了冰城妖族的惨状,杨清音有点听不下去了,可是看了一眼保持镇静的慕行秋,她将质问的话咽了回去。

    飞祖发表了一通冗长的演讲,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盗走魔像,以及这样做对所有妖族的好处。可他这番变脸实在太快了,众妖还是没法全盘接受,虽然有叫好声,沉默者却更多。

    飞祖最后才将目光转向慕行秋,“道尊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强迫我们留在这里等死吧。”

    慕行秋又笑了一声。“当然不会,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所说的安全之地在哪呢?”

    飞祖说了半天,全部根基都在这块许诺的安全之地上,如果只是从战魔山逃走,不过延缓了死亡时间而已,可他一直没有透露这块地方的详细信息。

    “这是秘密,我怎么能随便说出来?”飞祖的眼神有些闪烁。

    地面上传来老撞粗犷的声音,“你已经骗过我们一次,说话一点都不靠谱。这回得给我们一句实话才行!”

    不少兽妖用成片的吼声对此表示赞同,飞祖不理这些愚蠢的兽妖,可一棵红杉树上又传来羽王伐东的声音,“飞祖,你起码应该再多说一点,我们不可能因为你的几句话就放弃战魔山,跟道尊、灵王分道扬镳,不管你怎么说,这都是一种背叛。”

    羽王本是主退一派的妖王。这时却没有站在飞祖一边,因为他对盗走魔像一事毫不知情,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羽王在飞妖各族当中影响巨大,他的话得到红杉树上此起彼伏的支持。

    飞祖看向黑凰求助。她却像事不关己一样笑吟吟地旁观,什么也不说。

    “我不知道具体的地方在哪,他知道。”飞祖指向那只不知名的半妖。

    半妖又颤抖了一下,这给众妖的印象很不好。都觉得此妖胆子太小,比飞祖还不值得信任。

    “有一个现成的藏身之地,足够容纳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妖族。就是远荒半岛。”

    大多数妖族没听过这个地名,对它稍有了解的妖族却齐齐发出嘘声,又是羽王开口,“你是什么来头,敢说这种大话?谁都知道远荒半岛根本无法生存,那里的地火能把你烧得连骨头渣都不剩,这么多年来,就没有妖族活着进去又活着出来。”

    四周嘘声更响。

    慕行秋想起自己曾在一幅地图上看到过这个地名,那是大陆极西方的一块半岛,东边紧挨着止步邦,飞跋曾经远涉重洋,兜了一个大圈想去那里,异史君也曾经通过飞飞提醒慕行秋,止步邦才是最后的希望。

    半妖更慌乱了,几下扯掉了脸上的胡子和乱蓬蓬的头发,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我乃舍身国王子拓涛,难道还会骗你们一群普通的妖族不成?”

    慕行秋终于认出来,这就是那个在周契面前口称魔尊乞求帮助的舍身国王子,慕行秋放过他一马,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面。

    “舍身国王子多个屁!”兽妖老撞不客气地顶了一句,“什么时候舍身国能管我们群妖之地的妖族了?”

    “是异史君派我来的!”拓涛声嘶力竭地大叫,“异史君说了,所有道士都不可信,跟着道士你们必死无疑!异史君许给你们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只有相信他、追随他的妖族,才能进入远荒半岛,那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道士进不去,魔族也进不去……”

    慕行秋不能再放任拓涛胡说八道下去了,这根本不是异史君的话,拓涛没有死心,必然又跟望山的入魔道士联系上了。

    “拓涛。”慕行秋叫出舍身国王子的姓名,在他转过头的一刹那,以务虚幻术侵入他的脑海,快速寻找这几天来的记忆。

    慕行秋看到了,拓涛跪在一名陌生道士的面前,不是周契,但头上的簪子显示他也是望山道士。

    望山道士向拓涛下令,可慕行秋只注意到一件事:龙魔居然站在道士身边,脸上仍然挂着惯有的慧黠微笑。

    她的双手却被逍遥索捆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