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四十二章 谁是控制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票惨淡,希望手里还有月票的读者能够支持一下,拜谢了。)

    慕行秋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何而笑,或许是因为小蒿刚才的滑稽模样,或许是因为自己终于回到了朋友们中间,更可能是因为杨清音一本正经的样子。

    辛幼陶等人更是不明所以,杨清音却竖起了眉毛,左手摘下草帽扣在腹部,目光越来越严厉。

    慕行秋好不容易忍住笑,“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我会把魔像找回来的,三天之内,如果我的判断没错,魔像还在战魔山,没有走远。”

    杨清音的神情仍然严厉,辛幼陶等人互相看了一眼,悄悄地转身要走,却被她迅疾如电的一道目光都给留下了,“魔像和里面的魂魄非常重要,没有它们,跟冰魁这一仗就没法打。”

    “我明白。”慕行秋真诚地说,还是想笑,但是能忍住了,嘴角却不自觉地微微翘起。

    杨清音也笑了一声,不是发自内心的欢快,而是一种防御性的手段,就像那些身处最尴尬或者最危险境地的人,故意发出笑声以减缓紧张的气氛,有点像是冷笑。

    慕行秋不知道自己平时的笑容是不是这个样子,但是在其他人眼里,这就是杨清音对他的模仿行为之一了。

    辛幼陶又向慕行秋使了一个眼色。

    “冰魁很快就会到来,我需要魔像鼓舞士气,三天太久了,我给你……一天。”杨清音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

    “那我可能需要一些帮助。”慕行秋则表现得更加客气。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帮助。”

    站在旁边的小青桃实在忍不住了,“小秋哥是‘道尊’,在冰城打败过冰魁,经验丰富,你是‘灵王’,为战魔山一役准备已久。你们两个配合……”

    “我很高兴能得到你的帮助。”杨清音不喜欢“配合”这种说法,立刻打断了小青桃,“这是我的战争,我不会将指挥权让给任何人。”

    “即使是在冰城,我也没有指挥权,我非常愿意协助你打赢这一仗。”

    除了刚才那不合时宜的笑声,慕行秋表现得一直非常谦逊,杨清音的眉毛终于回到原位,寻思了一会,抬手戴上草帽。然后解下腰间的长剑,“你的霜魂剑。”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右手自始至终藏在袖子里,连指尖都没露出来。

    霜魂剑即使配在慕行秋身边也显得过大,对杨清音来说就更不合身了,慕行秋早就看到了它,心情极为复杂。

    慕行秋还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居然想遗忘芳芳的魂魄。

    芳芳仍是他生命中最最重要的记忆,一丝一毫也不能丢掉,可居于剑中的魂魄和从前的芳芳到底是什么关系。慕行秋迷惑了。

    这种迷惑早就存在,日积月累,最后以一种极端的形式暴发出来。

    慕行秋慢慢伸出手,接过重新配鞘的霜魂剑。“谢谢。”

    杨清音无所谓地挥挥手,“说说怎么找回魔像吧。听说你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究竟怎么回事?”

    道士对守护自己的意识非常看重,慕行秋受到控制因此就显得不可思议。杨清音等人没有接连发出质问,已经算是很体谅他了。

    慕行秋简单讲述了一下过程,然后说出自己的猜测。“跟魔族幻术有关,我猜就是它让我露出破绽,给对方可趁之机。所以我希望能在一天之内封闭战魔山,这里还有一位擅长魔族法术的家伙,找到他一切迎刃而解。”

    “没问题。”杨清音一口承担下来,甘氏兄弟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说:“我们去安排一下。”两人飞出红杉林,去向其他道士传令,封闭战魔山不能只依赖飞祖和他的部下。

    “你心中已经有怀疑目标了吧?”杨清音问。

    “有三个。”慕行秋伸手示意大家跟他一块向林外走去,“第一个是万子圣母,她向我隐瞒了一段记忆,在之前就提醒我说魔像要逃走,而且她的妖力很强大,比我想象得要厉害得多。”

    “万子圣母的确有点古怪,但她总不会提前‘供出’自己要做什么吧。第二个是谁?”杨清音一边走一边帮着分析,身后的辛幼陶、小青桃和几名道士互相挤眉弄眼,都不敢发出声音。

    “第二个是黑凰。过去的几天里,我一直在这里存想魔族法术,黑凰有机会了解这一切,并找出破绽。而且她也向我隐瞒了一段记忆……”慕行秋扭头看了一眼杨清音,“她当时在洗澡。”

    “就因为这个你没看她的记忆?”杨清音摇摇头,表示不赞同。

    “看了一点,没有看全。”慕行秋咳了一声,指着前方的花丛,“第三个就是左流英。”

    最不可能的嫌疑人,也最不需要多做解释,左流英了解陀螺阵法和魔族法术的弱点,要说谁能在不知不觉间控制慕行秋,他绝对是最无异议的人选。

    “那就先找左流英问清楚。”杨清音加快了脚步。

    “你们在北方遭遇了冰魁?”慕行秋问。

    杨清音嗯了一声,辛幼陶赶上来兴致勃勃地抢着回答:“三只,他们挟持一小群妖族要在雪地里布阵,被我们提前发现,一举歼灭。你真应该看看老娘当时勇猛的样子,她直接冲到冰魁肩膀上,用火球轰掉了大家伙的脑袋,将整个大冰块打得粉碎,远远看去就跟……可惜你没看到。”

    辛幼陶想说当时的杨清音跟慕行秋的打法很像,被小青桃斜了一眼,及时忍住了。

    慕行秋能想象到杨清音拼命的样子,冰魁尚未布阵成功的时候可以施法,可是有一件事他感到不解,“冰魁没有爆炸吗?”

    “用太阴之火就不会。”杨清音平淡地说,然后加上一句,“那不是我一个人的本事。”

    杨清音学会太阴之火的时候,慕行秋正处于“半死”状态,可是事后想起当时的场景。他能猜出太阴之火必然要用到道士的血液。

    小青桃插口解释道:“太阴之火需要道士之血,我们每个人只需献出一点,完全没影响。”

    “还好只有三个冰魁,这要是一群……”辛幼陶嘿嘿笑了两声,真要是遇到上百只冰魁,他们这几十名道士的血怕是不够。

    慕行秋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可是他们已经走到左流英的洞府,没时间细说,只来得及匆匆地告诉杨清音:“那顶魔纹草帽,千万不要吸入它的力量……”

    杨清音却已经带头走进花丛。

    洞府外只有左流英一个人。仍然在小径上来回踱步,秃子和小蒿带着跳蚤不知跑到哪去了,连小妖飞飞也不见了。

    左流英对来者视而不见,继续踱步,偶尔低头看一眼手中的宝珠。

    “左流英,我们有事情要问你。”杨清音直来直去习惯了,道士们也不讲究虚礼,她不用着假装客气。

    “嗯。”左流英对此更不会在意,仍然低头观察宝珠。脚步也没有停。

    慕行秋跟其他道士站在一起,安静地旁观,他想看看,杨清音还在哪些地方模仿自己。

    “慕行秋受到控制。糊里糊涂地放走了魔像,你一定知道点什么。”

    “我知道很多事情,多到我的脑子装不下。”左流英收起宝珠,停住脚步。抬头看着杨清音,“你想知道什么?”

    杨清音认真地想了一会,“你有本事控制慕行秋。对吧?”

    “我知道如何控制他,但我做不到,因为那需要我不会的魔族法术。”

    “对,你就给我解释一下这一点,为什么慕行秋学会了魔族法术就会被控制?这样的话魔族也太弱了吧。”

    这也是慕行秋最大的疑惑之一,所以听得更仔细。

    “我只有一些猜测。”

    “你的猜测总是很准,我们都相信你。”

    “魔种跟内丹不同,可以分割,可以融合,所有魔种其实是一个整体,照此推测,魔族之间、魔族法术之间必然也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慕行秋没有魔种。”杨清音不太确定,扭头问道:“你没糊里糊涂地又被魔种侵袭吧?”

    “没有,你可以用法器检查我。”慕行秋跟冰魁和周契战斗之后,自己就用法器检查过了,毫无问题。

    “待会再说。”杨清音又转向左流英,“没有魔种也会被控制吗?”

    “我刚才所说都是事实,从这里开始就是猜测了:慕行秋是从周契的记忆里得到魔族法术的,这些法术来自魔种的传授,魔种不会信任任何人类,即使是入魔道士也不例外,所以很可能在法术中留下了控制手段。”

    “难道控制慕行秋的是魔种?”辛幼陶惊讶地左右瞧了瞧,觉得说不定哪里就会有绿光冒出来。

    “这是最可能的解释,祖师从望山带走了镇魔钟,魔种比从前更容易逃出来了。”

    杨清音点点头,突然双手一拍,对辛幼陶等人说:“还等什么!去找魔种吧,辛幼陶,多写几张符箓。”

    魔侵道士们法器奇缺,得依靠纸符寻找魔种的踪迹。

    “好。”辛幼陶领命,跟其他几人转身向花丛外面跑去。

    “小心点,别又被魔种沾上!”杨清音提醒道。

    杨清音的确发生了一点变化,做决定更快,更有首领气质,可慕行秋还是很难相信别人眼里的杨清音居然跟自己很像。

    他正要追赶辛幼陶等人,杨清音把他叫住了,“等等,咱们三个要互相做一次检查,确保谁都没事。”

    杨清音身上还有法器,召出一面铜镜,右手握持,举在肩膀高度,不小心露出了袖子里的手掌。

    焦黑的手掌,像是一截烧过的木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