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七章 魔族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将秃子和飞飞留在战魔山,左流英会亲自对秃子施法,因为要将黑色的印记单独分离出来,需要一道十分精细的法术,在这方面,曾经是注神道士的左流英更占优势。

    “三天。”左流英给出一个期限,没再多做解释。

    飞飞还在存想,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没有将他唤醒。

    跳蚤与左流英久别重逢,紧紧跟在他身边,根本不愿离开,总将自己变红的那只眼睛凑到左流英身前,表示自己也有问题需要解决。

    慕行秋得独自上路了,左流英解释了许多疑惑,但他对冰魁和望山入魔道士的了解还没有异史君多,即使在他恢复的记忆当中,当代祖师方寻墨也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

    慕行秋需要尽快了解战魔山前线的情况,好做出是战是退的决定。

    黑凰又冒出来,自告奋勇给道尊带路,“战魔山没什么可守的,只剩下千余名没用的老弱病残,他们都躲在地洞里,自己能照顾自己。道尊想先去哪儿?东北方有羽王,西北有飞祖,灵王在更北边一点。”

    “我要先见一下魔像。”慕行秋记得很清楚,魔像是黑凰从冰城带走的。

    “道尊想见魔像?”黑凰显得有些惊讶。

    “嗯。”

    “这可有点麻烦,魔像被灵王和道士们封禁起来了。”

    “封禁?”

    “听说是左道士提供的一个什么法阵,道士们施法,我们这些妖族还一块组成了鱼龙阵,也不知道帮上忙没有。”

    鱼龙阵里只有少数核心知道整个巨人在做什么,其他成员只是贡献力量,对过程一无所知。

    慕行秋还是去看了一眼。

    魔像被存放在一棵粗大的红杉树干里,离黑凰的寓所和左流英的闭关洞府都不远,周围飘浮着十几件法器。灯、烛、斧三样最多,显然是镇魂之用,看样子只能是左流英提供的。

    左流英已经不是注神道士,但大部分记忆仍在,他想出的法阵肯定不同寻常,慕行秋试着用幻术触碰了一下,结果幻术就像是划过水面的石子,没有钻进水里,而是一路蹦跳着飞到了对岸,连收都收不回来。

    “我还没有向道尊致歉。”黑凰说。

    “为何致歉?”

    “因为异史君的引诱。我们劫持了左道士,引发了后面的许多事情,我很后悔,希望道尊能原谅我。”

    “我并没有埋怨你,也就说不上原谅。”

    “呵呵,道尊的话跟左道士几乎一样,可我们还是感到愧疚,异史君辜负了我们对他的完全信任……”

    轰隆隆,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一连串雷鸣。黑凰抬头望去,“真巧,北方传来消息了。”

    一只鸟急速下坠,在黑凰头顶数尺的地方收势盘旋了一圈。然后落在她手里,变成了一卷纸。黑凰展开看罢,笑道:“还好咱们没有离开战魔山,道尊无需劳累了。灵王和各支妖军三天之内都会返回。北方发生了一场战斗,消灭了几只布阵的冰魁,不过灵王还是决定在战魔山决战。”

    黑凰将书信递过来。慕行秋摇摇头,表示不用看了,“我在这里留一会,你去忙吧。”

    黑凰告退,将要转身之际又停下了,“希望道尊不要在意,我得提醒您一件事。”

    “说吧。”

    “灵王对魔像非常在意,有传言说灵王打算用魔像迎战冰魁,她把我留在战魔山乃是一种极大的信任,我不想再次辜负这种信任。”

    黑凰说话总是拐弯抹角,这一次还算是比较直白的,慕行秋笑了笑,“虽然你们称我为‘道尊’,但我知道自己是战魔山的客人,绝不会越过这条线。”

    黑凰二次告退,转身离开了。

    慕行秋当然不会随随便便乱动魔像,尤其不会轻易放走里面的魂魄,他的确将自己当成客人,对妖族嘴里的“道尊”,他早就不认真对待了。

    还有三天,慕行秋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钻研一下周契的记忆。

    慕行秋坐在附近的一棵红杉树下,对现在的他来说,存想只是休息,对修行意义不大,泥丸宫内丹不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很难提升,吸入少量妖力之后,特征发生了重大变化,更是无法以正常手段磨砺,他以幻术进入自己的泥丸宫,观照内丹的情况。

    慕行秋在与异史君战斗的时候进入过许多道士的泥丸宫,全都是洁白无瑕的房间,中间飘浮着一个白色的人形,只有他和小蒿是例外,有房间而没有人形。当时在自己的白房间里,他也没看见内丹。

    后来他又数次进入泥丸宫仔细寻找,终于发现内丹不在正中间,而是偏居一处角落里,颜色与房间毫无二致,极难发现,只能隐隐感觉到它的存在。直到吸入妖力之后,内丹变成了浅红色,慕行秋才看到内丹的真容。

    慕行秋就在泥丸宫里查阅他从周契那里夺来的记忆,这里是他的地盘,可以随意召取任何一段记忆,还能直接观察施法时内丹的反应。

    除了魔尊正法,周契还从魔种那里学到了十三种法术,其中却不包括斗转星移阵。魔族法术的施展方式跟道统、妖族都不相同,魔族也有内类似于道统内丹的东西,正式的名称就是“魔种”,所有魔族一出生就会得到魔种,对他们来说施法即是修行,每施展一次法术,身体就会从魔种当中吸纳一点力量,直到魔种解散与身体完全融合为止。

    奇怪的是,一旦魔种彻底解散,该魔族就会在自己最强大的时候死去,身体里的力量重新凝成魔种,由下一只魔族继承。

    整个过程跟魔尊正法基本一致,根据周契的记忆,魔尊正法其实是魔族的本源之法,一切法术都从那七篇文字当中生发演绎出来,比如魔族的一种飞行术就是从减花那篇文字经历十多次转变才形成的。

    魔种有大有小,完整的一粒唯有魔王才能继承。最低级的魔族只有万分之一粒,周契得到的魔种是百分之一粒,漆无上在庞山得到的魔种全加在一起也不到百分之一粒。

    慕行秋回想自己小时候在野林镇遇到的魔种,据说那是魔王级别,却挡不住庞山宗师宁七卫的一击。

    十三万多年前的魔族是如何战败并失去形体的,魔种又是如何被关进虚空的?周契的记忆中没有相关内容,他只学会了一些魔族法术,慕行秋倒是可以从中猜测出一些事情。

    他发现自己很早以前就犯了一个错误。

    周契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他得到魔尊正法以后当晚就忍不住修炼了一下,可他体内没有魔种可以提供力量。于是很自然地使用了内丹。

    周契是注神道士,他不只是施展魔尊正法,而是形成了真正的魔族法力,在一次次的尝试中,内丹的力量一点点地融入到身体里,周契觉得自己更强了,其实内丹已在不知不觉间削弱,等他察觉到真相的时候,人已经入魔。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渴望能得到真正的魔种。

    慕行秋当初没将飞跋的魔尊正法吸到自己体内是正确的,但他之后毕竟多次施展再灭之法——这就是魔族的修炼方法,他没有入魔。可是内丹仍不知不觉地分出一部分力量融入身体里。

    当他本人接受再灭之法以后,身魂分离,内丹与身体也分离了一次,结果是体质变强。内丹变弱,甚至施展不出第三层以上的幻术,直到在潜龙之洞里受周契的压迫。内丹吸收妖力才再次与身体融合,变得更强,于是他又能施展幻术了。

    慕行秋恍然,怪不得自己在冰城对申尚施展再灭之法时感到非常顺利,还很舒服,原来他经历了一次纯正的魔族修炼,除了没有魔种,整个过程完全一样。

    内丹完全解散之后自己会死吗?融入体内的力量会重新凝成一颗新内丹,还是变成魔种?

    慕行秋感到一阵惊慌,退出泥丸宫,起身跑向左流英的洞府。

    半路上他突然想起杨清音也施展过魔尊正法,内丹肯定也在分解,关键是魔纹草帽在她手里,如果她不小心吸收了里面的力量,就有可能跟周契一样——因法入魔。

    花丛里,小妖飞飞睡得正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左流英相处的,似乎一点也不紧张。

    跳蚤守在小妖身边,看着飞飞的时候表露出十足的威严,转身瞧向左流英时却又眨眼显示出稚嫩的一面。

    左流英没在修行,他在花丛和洞府之间的一块狭小范围内来回踱步,背负双手,好像在思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秃子不知被放到哪去了。

    “关于魔族法术……”

    “不要对我提起任何魔族法术。”

    慕行秋一愣,“你钻研魔族多年,对他们的法术不感兴趣吗?”

    “我钻研魔族和魔种的弱点,但是绝不触碰魔族法术。”左流英止步,“周契就是因为一次好奇而入魔,我不能步他的后尘。”

    “我不仅接触魔族法术,还施展了很多次。”

    “我知道,我一直观察你,你没有入魔,这是好现象,如果最后你也没有入魔的话,我到时候应该会很想知道你的一切经历,现在不行,你和杨清音仍然可能变得跟周契一样。”

    这果然是左流英的做派,如果说慕行秋心里还有一丝疑惑的话,现在也消失了,而且他也没有为此恼火,道路是他自己选的,左流英只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

    “我会继续修炼魔族法术,让你看到结果,可杨清音还来得及停止吗?”

    “那是杨清音本人应该考虑的问题,她拒绝回庞山,就已经走上一条独特的道路,怎么走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左流英停顿片刻,“既然你要继续修炼魔族法术,就把念心幻术加进去,做一次追根溯源。”

    追根溯源?慕行秋像是被闪电击了一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