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六章 左流英解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流英入乡随俗,闭关的地方是一座妖族洞府,周围花木掩映,需得分开之后才能见到洞口所在,洞府高出地面的部分就是一座花架子,上面爬满了藤蔓与鲜花。

    慕行秋坚持要来见一次左流英,他胸前还有秃子没醒过来,不想一直等下去。

    仍然是黑凰带路,离她的住处倒是不远,景象却截然不同,一下子从初秋变成了暮春。慕行秋难以想象这是左流英自己选择的闭关地点,直到跳蚤冲进花丛,欢快地吞吃鲜花,他才有点相信了。

    “战魔山比冰城和狼原要舒适得多,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战魔山妖族不喜欢参与战争,除非这场战争关系到他们自己的家乡。”黑凰面容模糊是因为她戴着一张几乎透明的面具,这时已经又戴上了,“请道尊别将我的话太放在心上,不是所有妖族的想法都跟我一样,有些就相信灵王一点没变。”

    慕行秋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嗯了一声。他并非沉默寡言的人,可是跟黑凰待在一起总让他感到不自在,这只女妖身上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说的话好像也都戴着面纱。

    黑凰察觉到自己不受欢迎,微笑着躬身告退。

    “对不起,我刚才不该睡着的……”小妖飞飞的脸还是红的,对自己的失礼行为耿耿于怀。

    “那不是你的错。”慕行秋走到洞府门口,看着紧闭的柴门,没有伸手去敲,而是送出一段幻术,围着洞府飞了一圈,轻轻触碰禁制。左流英应该会接到信息。

    接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只能等待。慕行秋让飞飞坐在一边存想,他自己则练习锻骨拳。打得非常缓慢,如果有人在旁边观看。会被他的慢动作急死。

    慕行秋在学习如何操控自己的新内丹和新法力。

    他的内丹吸收了一部分妖力,在周契的压迫之下重新融合,到目前为止还都一切正常,产生的法力带有妖力的特征,能够浸润全身血肉,慕行秋可以用它们施展妖术和念心幻术,就是不能用在纯粹的道统法术上。

    慕行秋现在连飞行用的都是妖术,跟道统的御器飞行相比。速度要慢一些,最关键的是不可持久,连续飞行六七个时辰之后总得休息一会,即使体内的法力依然充沛也不行。

    慕行秋跟妖族接触不少,知道这是普遍现象。

    念心幻术施展起来倒是得心应手,不过慕行秋很想知道自己的第八层幻术是否真的相当于注神一二重境界,他的务虚幻术已经能摧毁对方的记忆,这是一个明显的象征,可慕行秋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只有左流英能为他解释这一切。

    慕行秋打完一套拳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跳蚤吃够了花朵,正百无聊赖地在花丛里钻进钻出,趁着飞飞还没醒来。偶尔跑到慕行秋身边蹭来蹭去,索要它更爱吃的金银屑。

    飞飞的存想有点特别,学的时候很慢,一旦学成之后状态却极深,慕行秋常常怀疑他会就此醒不过来。

    夜色渐深,战魔山的地下也有夜空,而且星月更加明亮,配合着四周的花香、虫鸣与微风,美得令人心醉。

    慕行秋还没见过战魔山的其他妖族。但是已经能猜到他们绝不会愿意抛弃这样的家园。

    明月升到中天的时候,洞府的柴门打开了。过了一会,身穿道服的左流英走出来。

    左流英脸上最后一丝苍老痕迹也消失了。完全恢复了注神境界时的模样,俊美得不像是真人,与战魔山的夜晚倒是十分契合。

    奇怪的是他的眼睛。

    左流英吐丹重新修行之后变老了几十岁,只有眼睛周围毫无变化,如今整个面容都已恢复青春,眼神却变得迷茫了,看上去与面容模糊的黑凰倒有几分相似。

    道士有疑惑,但不会迷茫,对于重新修行的左流英来说尤其如此,他有现成的道路可走,这条路上的每一个陷阱和障碍他了然于胸。

    左流英盯着慕行秋看了好一会,好像他们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跳蚤跑过来,在左流英身上仔细嗅了一会,也变得茫然了,扭头看向慕行秋,在问他这到底是谁。

    “很抱歉,打扰你的闭关了。”慕行秋说。

    “闭关结束了,你来得正是时候。”左流英开口了,说话还是老样子,慕行秋安心了,跳蚤也开始亲昵地在左流英手背上舔来舔去。

    “秃子……”

    慕行秋刚一开口,左流英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来到小妖面前,伸出右手拇指按在小妖额头上,“他很特别。”

    “他真有道根吗?”慕行秋问,既然左流英对飞飞更感兴趣,他也只能顺着来。

    “道根?妖族拥有道根虽然不是很多,但也并非罕见,这没什么特别的,但他们天生妖丹,没办法修行道统内丹,你带来的这只小妖,没有妖丹,血肉里也没有妖力,这才特别。”

    “是那些地猴子。”慕行秋将潜龙之洞里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没想到初妖还有这种本事。”左流英抬起手,在跳蚤脖子上无意识地搔抓,“不过这只小妖的修行不会有结果,他顶多还能再活一年,在这一年之内他无法凝成内丹。”

    除了左流英这样的奇才,大部分道统弟子都要花费至少三年时间炼体、存想,然后才能凝气成丹,飞飞怎么看也不像是特别有悟性,一年之内凝丹对他来说太难了。

    “没有别的办法吗?异史君给了他一枚珠子……”

    “那不是珠子,而是一颗凤凰蛋,有了这颗蛋小妖才能活一年,要不然他坚持不过三个月。”左流英停顿片刻,“你为什么在意这只小妖?你们应该认识不久吧。”

    慕行秋被问住了,他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对飞飞的看重,“我想知道妖族修行内丹会有什么结果,或许这能帮我理解道火本源。”

    “啊。你抛弃了霜魂剑,可是还记得道火本源。”

    慕行秋脸上微红。左流英果然跟异史君一样,早就看出慕行秋情性骤变的真实原因,“这不是一回事……”

    “不用解释,你做得没错。”

    “我想请你看一看。”慕行秋摘下胸前的皮囊,飞飞的命运得自己掌握,左流英帮不上忙,他更帮不上,他最在意的是秃子。“他的情况更特殊。”

    左流英走过来,在早已坚硬的粘液壳上轻轻摸了一下,“洗剑池水是给慕松玄洗去了法器印记的,池水被吸出来,印记自然也出来了,瞧那一小团黑色,就是印记的力量。”

    慕行秋大大地松了口气,“这么说秃子不是非得与池水融合,只要别将印记送进头内就行了?”

    “多奇怪,初妖力量微弱。却拥有连道统都不具有的奇特本事,我应该带出一两只好好研究的。”左流英轻叹一声,显得很遗憾。

    左流英有点奇怪。慕行秋说不清是什么,也没有细想,他还有太多疑惑没问。将粘液壳里除了印记以外的各种力量送回秃子头内需要精细的操作,慕行秋没有马上动手,继续道:“我的内丹也有一些变化。”

    左汉英照样伸出手,按在慕行秋额头上,也不征求同意就输入一小股法力,现在的他应该是餐霞境界了,法力还是比慕行秋弱得多。可是走势却极为巧妙,绕过了一切障碍。

    “这是怎么回事?”

    慕行秋说得比较详细。因为他也不太清楚这些变化的具体原因,大都要靠猜测。

    左流英转身走出七步。再转身走回五步,“周契的法力将你的内丹与妖力融合,你觉得有力量使不出来,那是因为你一直以来修行的都是道统法术,已经习惯了三田配合、经脉周行的施法方式,经脉已经毁了,你仍然不自觉地寻找经脉。孟元侯的魂魄将大量力量硬推进你的体内,你在生死挣扎的过程中终于摆脱对经脉的依赖,得以发挥出全部力量,幻术达到了第八层。”

    慕行秋心中的一个结解开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达到了注神境界的实力,只是一重二重的样子。”

    慕行秋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自夸的意味,因为他才不到三十岁,就算是左流英也要二百多年才修到注神境界。

    左流英没有笑,“按照念心科传人的说法,第八层幻术应该相当于服月芒境界,你已经很弱了。”

    “这么说我真有注神境界的实力?”

    “实力?你弄错了一件事,内丹境界是实力的基础,但不是全部,一个人力气再大,也得有相应的兵器和丰富的战斗技巧,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对道士来说那就是法器和法术。周契说过注神道士要借用道统至宝修行吧,他们的法力早就超出了单纯的注神境界,至于法术之高深和法器之强大更是超出你的想象。你能打败周契,是因为有斗转星移阵的禁锢,还有洗剑池水与和孟元侯魂魄帮助,最重要的是你很幸运,靠着坚韧的体质,在重重压力之下突破了幻术第八层,更别提周契因为入魔而自大,给了你一次又一次机会。”

    慕行秋明白了,第八层幻术的确可能相当于注神甚至服月芒境界,但是意义不大,所谓的“相当于”是指没有任何帮助、纯粹靠存想提升境界的道士,现实中的注神道士却是全副武装的战士,每一件装备都能提升一点实力,远远超出了一无所有者。

    他摸了一下腰间的百宝囊,里面有周契逃走时扔下的不少法器,还没有仔细检察过。

    慕行秋更没有理由自大了,“如此说来,念心幻术即使达到第十一层也未必强过所有道士。”

    “没人达到过第十一层,念心科的法术也不只是幻术,其它法术早已失传,你根本没学过,所以一切都是未知。”

    慕行秋只剩下一个问题,他留在最后是担心听到不好的答案,“异史君给我留下一段记忆,说潜龙之火的烧伤只能用道士的活丹才能治好,是真的吗?”

    左流英垂下目光,“异史君说得没错,不过最难解决的是情劫,还很少有道士的情劫陷得这么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