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三章 乌鸦送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棵松树长在白茫茫一片的雪地里,成为方圆十几里之内唯一的标记。

    一棵树下,小妖飞飞睁开双眼,像是在水里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才钻出来似的,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地喘息,过了一会才恢复正常,胆怯地抬头瞧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麒麟。

    “对不起……”小妖为自己的无能与错误感到羞愧,“我还是无法进入存想状态,太难了,我连呼吸都给忘了。”

    跳蚤打了一个威严的响鼻,从鼻孔里喷出两团白汽。

    飞飞缩了一下肩膀,他已经不是那个白白嫩嫩的蝉翼妖了,他们这一族的可爱外表本是妖力所化,并非真实面目,现在的他才算表里如一:腊黄的脸上生着细密的皱纹,稀疏的头发扎成可笑的小髻,鼻子不大却高高突起,嘴更小,紧闭的时候几乎显不出来,一旦张开就露出满口尖锐的细牙。

    唯有眼睛没变,又大又黑,长在这样一张脸上极不相衬,大概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目光总是躲躲闪闪。

    白嫩弹滑的外囊曾经是他遮风避寒的完美外壳,现在却只是一层松弛的普通皮肤,他穿上厚厚的皮袄,将柔弱的翅膀包在里面,仍被冻得瑟瑟发抖。按时间算现在已经是春季了,群妖之地的积雪一点也没有融化的趋》长》风》文》学,ww●∧≡t势,反而三天两头地降一场雪。

    做不到存想,飞飞只好练习锻骨拳,这是他跟一群小妖从秃子那里学来的粗糙拳法,不到三尺的小家伙在雪地里滚来滚去,不像在打拳,倒是像四处觅食的大松鼠。最后连跳蚤也看不下去了,一步跳到小妖身边,阻止他的手舞足蹈。

    “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总是打出头一拳就忘了后一拳。”飞飞不好意思地笑了,身上抖得更厉害了,打拳没有带来温暖,反而消耗了他体内不多的热量。

    跳蚤微微摇头,一红一黄的两只眼睛似乎要发怒,可它只是慢慢跪下,用胸膛将小妖护在下面。

    飞飞蜷缩在麒麟身下,双手抱腿,麒麟的鳞片即使是在冰雪中也显得微凉,可是慢慢地。随着它强有力的心跳,一股股暖流送进小妖体内,飞飞不再颤抖了,脸上也多了一层红晕。

    “对不起,跳蚤,给你带来麻烦了。”

    跳蚤抬头望着远方,一动不动,像是一只守卫帝王陵墓的雕像,它是左流英和慕行秋眼里的小兽。是秃子和小蒿的玩伴,在小妖飞飞的身边,它却是严厉的师父与看护者。

    飞飞僵硬的身体逐渐放松,尽量贴在麒麟身上。那些细密的鳞片一点也不坚硬冰冷,“你让我想起了妈妈,对不起,跳蚤。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我住的地方总是很冷,妈妈经常抱着我,我们住在树洞里。吃秋天收集的坚果,有时候也吃松鼠。都说人肉最鲜,可我从来没吃过。妖师是人类吗?他是道士,肯定也是人类,这么说人肉是不应该吃的……”

    “谁说人肉不该吃?一切肉都可以吃,人肉不错,妖肉才是顶尖,不仅味道可口,还蕴藏着许多知识呢。”

    陌生的声音从头顶响起,飞飞吓了一跳,还以为麒麟突然会说话了,可跳蚤警惕地站起来,喉咙里发出一声威胁的低吼。

    飞飞急忙爬起来,抬头看去,就在身边的一棵树上,比跳蚤还要高出一丈有余的树枝上落着一只乌鸦。

    乌鸦个头奇大,差不多有三尺高,身上的羽毛却没有多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飞来的,长长的鸟喙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斑点,说明它是一只很老很老的鸟。

    “你是谁?”从小生活在群妖之地,飞飞不会对一只能说话的怪鸟感到意外,反倒是跳蚤死死盯着乌鸦,蓄势待发,这点距离对它来说只是一跃的事,就算比试飞行,它也绝不输于任何一只鸟。

    “放松点,长角畜牲。”乌鸦随意地说,居然眨了眨眼睛,“你不记得我就算了,可你知道我没有恶意。”

    跳蚤仍然没有松懈。

    “它叫跳蚤,你叫它‘长角畜牲’,它会生气的。”飞飞对这只乌鸦很有好感。

    “嘎嘎,谁要是叫我‘跳蚤’,我才会生气。不理它了,趁着慕行秋还没回来,我要跟你说几件事情。”

    “你认识妖师?”飞飞的眼睛更亮了。

    “何止认识,他需要感谢我的地方多着呢。”乌鸦得意洋洋,然后又伤心地叹了口气,“可他也从我身上抢走许多东西,我可用的面孔没有多少了,必须节省一点,只好以现在这个样子飞出来,真是难堪啊。”

    飞飞听不懂乌鸦在说些什么,可他知道乌鸦不是来找自己的,“妖师去打听战魔山的位置了,很快就会回来,你可以等一会……”

    “不不不,我就是不想跟慕行秋直接说话,才选择这个时候过来让你帮我传话。”

    “我?”飞飞开始紧张了,“对不起,我不行的,我记性差、胆子小……对不起,你还是再等一会吧。”

    “行不行由我判断,就算你真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笨蛋……”

    跳蚤噌地一跃而起,长角挑向乌鸦。乌鸦没有飞起躲避,它消失了,无影无踪,一点不剩。跳蚤停在半空中,四处张望。

    “长角畜牲,落到地面去,是慕行秋求我来的,可不是我自己多事。”乌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跳蚤回到地面,站在飞飞身后。

    乌鸦在同一根树枝上出现了,抖了抖光秃秃的翅膀,张嘴整理一下所剩无几的羽毛,见小妖一点也不着急,终于开口道:“告诉慕行秋,战魔山是斗转星移阵第二枢位,可这一战他打不赢,无论如何也打不赢。”

    “咦?为什么这样说?有妖师在,没有打不赢的战斗,你到底是谁?”飞飞诧异地问,他是一只生活在极北之地的小蝉翼妖,见识短浅。没法猜出乌鸦的身份。

    “只是让你传话而已,哪来这么多问题?我说什么你记住就好了。”

    “对不起,我记住了,请你说下去。”飞飞从来不会争论,只会道歉。

    “嗯,这样子才像话。总之告诉慕行秋战魔山不可守。趁着冰魁轻敌,准备不充分,他侥幸赢了一场,破坏了第一枢位,这就够了。道统不出手。谁也挡不住斗转星移阵,慕行秋不可以太骄傲,只要肯听我的,前途还是光明的……”

    飞飞一边听一边嘀咕着什么,乌鸦不高兴了,“小妖,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的话?”

    “啊?我认真听了,我在努力将它们背下来,好一字不差地转述给妖师。”

    “嘎嘎。傻妖,倒是挺认真。”乌鸦停了一会,让飞飞有时间背下它之前说过的话,然后继续道:“告诉慕行秋。去西边的止步邦,那里是妖族与人类最后的希望。”

    “止步邦、止步邦……”飞飞重复了几遍,没敢问乌鸦这是什么地方。

    “告诉慕行秋,如果真想跟我联手对付冰魁和魔种。就把我的东西放回来,像现在这个样子,我可没办法相信他。更不能相信左流英。”

    飞飞越听越糊涂,却没有开口询问,只是努力记住乌鸦说的每一个字。

    “不过这一次慕行秋实现了诺言,我也不会忘记当初许给他的好处,接着,把这个交给他。”

    飞飞伸出双手,接住一片缓缓飘落的黑色羽毛,实在忍不住了,问道:“这就是你许给妖师的好处?”

    “这才只是开始,告诉慕行秋,如果他表现得好,我会给他更多更大的好处,比如魔族法术。左流英或许是道统最了解魔族的道士,可他并非无所不知,而且道士的眼睛注定会漏过一些东西,它们看上去不起眼,没准却很重要。”

    飞飞不停点头,开始觉得这只乌鸦很不简单。

    “好了,就是这些。还有,告诉慕行秋,别不服气,出力最多得到也会最多,也别洋洋自得,这是风云际会的时代,今天的帝王明天可能就是一堆枯骨,真正的领袖或许正在泥淖里打滚,突然之间却会一飞冲天……”

    乌鸦张开没几根毛的翅膀,也没做出起飞的动作,就已在半空中盘旋,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又折返回来,“没准连你这种傻乎乎的小妖也有出头之日呢,修行不能只靠笨功夫,就算是最伟大的道士也得有丹药相助。张嘴,小妖,我送你一件礼物。”

    飞飞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不敢接受礼物,刚要拒绝,嘴巴张开口之后却闭不上,而且不由自主地仰起头,嘴巴对着天空,吃进大团的冷空气。

    跳蚤警觉起来,做势要跃上天空,乌鸦却已抢先一步从嘴里吐出一颗小小的珠子,转身消失了。

    珠子掉进飞飞嘴里,顺着喉咙进肚,再想吐已经来不及。

    珠子不凉不热,入肚之后倒也没有特别的感觉,飞飞专心记忆乌鸦说过的话,暂时将珠子忘记。

    半个时辰之后,慕行秋飞回来了,仍然是妖族的打扮,胸前挂着一只皮囊,里面盛着秃子,“离战魔山不远了,大概还有十天……有谁来过?”

    飞飞急忙将乌鸦说过的话一字不错的背了一遍,然后将羽毛递给慕行秋。

    慕行秋接过羽毛,半天没有说话。

    离开冰城已经有一阵了,飞飞对妖师不像一开始那么害怕,壮胆问道:“羽毛很特别吗?”

    慕行秋点点头,“这里面藏着很重要的线索,有了它我或许就能找回家人。”他盯着羽毛又看了一会,“它还告诉我如何帮助一个被潜龙之火烧伤的人。”

    (求推荐求订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