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二章 火中救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锦簇刚一追上慕行秋的时候就想说出这件事,可是那时的慕行秋正处于极度兴奋之中,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想法,根本听不进灵妖的话,每次锦簇想提起杨清音,都会被打断。

    慢慢地,锦簇不想说了,他跟着慕行秋,想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值不值得灵王做出那样的举动。

    然后秃子来了,锦簇以为他会说,结果秃子的口风把得比他还紧。

    接下来就是追踪冰魁,一路回到冰城,锦簇卷入一场事关妖族生死存亡的战斗,他越来越敬佩慕行秋,却也因此更不想透露真相,他需要慕行秋留下。

    直到现在。

    “还记得你吐丹的情景吗?”锦簇问。

    慕行秋点下头,他当然记得,在一片潜龙之火的上空,他吐出内丹扔进火海,转身飞走,体验到纯粹的自由,结果自由却是虚假的,他真正抛在后面的其实是霜魂剑和里面的魂魄。

    锦簇长出一口气,虽然隐瞒这么久并非出于本意,他还是感到愧疚,“你走了以后,灵王跳进火海,她真的跳了进去,甚至忘了施法维持太阴之火和妖血伞。她救出了你的内丹,自己也受了伤……”

    愧疚一下子又消失了,锦簇想起自己当时是多么愤怒,因此不顾一切地追上慕行秋,想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想将他带回去见灵王,后来的发生了一系列事情都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锦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成另一群妖族的饭王,更想不到慕行秋的形象在他眼里会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慕行秋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自言自语,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杨清音。

    “我不知道。”锦簇却将这句问话当真了,“我只知道当初灵王跟我们一块离开庞山进入群妖之地的时候,她过得非常痛苦。她丢失了关于你的记忆,可是又想把它们找回来。我甚至不敢变成人形,因为每次看到我的模样,灵王都会头痛欲裂。她不停赶路,参加每一次狩猎和战斗,挖掘魔像的时候常常几天都不休息,就是害怕自己静下来的时候会受不了。”

    慕行秋扫了一眼,众妖大都没听说过灵王是谁,却被锦簇的话打动了,看向妖师的目光中兼具同情与责备。

    “杨清音去哪了?”慕行秋沉默了一会才问。

    锦簇摇摇头,杨清音率领道士与一群妖族提前离开了冰山。没有与冰魁作战,后来的妖族到的时候冰城与狼原就已空无一人。

    一只又矮又壮的妖族站出来,“你们说的灵王是不是跟羽王同行?”

    “羽王是灵王的部下。”锦簇纠正道。

    矮妖哦了一声,“我听说……听说而已,羽王和一群妖族去战魔山了。”

    “你是今天才来冰城的吧?”锦簇看这只妖比较陌生,猜他可能是白天赶来的少量援兵之一。

    “嗯,我本来也要去战魔山,听说这边有战斗,还有大量战利品可分。我就赶来,没想到……嘿嘿,我可真是开了眼界,今后我就是饭王和妖师的战士了……”

    锦簇冲他鼓励地点点头。又看向慕行秋。

    慕行秋身心俱疲,想了一会说:“跳蚤和一群小妖还在龙洞里,我得把他们先救出来。”

    锦簇正要开口,从申尚那里得到眼神示意。又闭上嘴,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接下来的事情得由慕行秋自己决定。

    跳蚤和小妖们出离龙洞时天已经大亮了。慕行秋需要休息,申尚和众妖的实力都不足以在斗转星移阵的范围内施展法术,不过申尚能通过墙壁进入洞内,给小妖们不少安慰。

    达到幻术第八层之后,慕行秋果然能够施法了,闪电击破了异史君设置的洞壁,跳蚤和小妖们终于重见天日。

    慕行秋没有立刻离去,反正只剩不到一天,他决定跟众妖一块坚守冰城,以防冰魁再次发起进攻。

    妖族损失惨重,经受不住再一次战斗。

    冰魁一直没来,周契虽然逃得性命,受伤却极为严重,能活着回望山就算幸运,显然没精力再组织一次进攻了。

    锦簇没再来打扰慕行秋,一整天都在忙碌,下午的时候,申尚来地洞拜访,“还不能救醒秃子?”

    慕行秋正捧着秃子发呆,将粘液壳里五颜六色的各种力量送回秃子头内很简单,可是那滴洗剑池水却是个大麻烦,没有它,秃子又会变得嗜睡甚至失去活力,可是怎么送进去慕行秋却不得其法。

    秃子当初得到这滴水既有自身的独特情况,也有牙山神工科道士不知情的帮助,慕行秋对神工科法术一无所知,不敢轻易尝试。

    申尚是五行科道士,也帮不上忙,“又多了一个理由去战魔山,左流英肯定也在那里,没有他不懂的法术。”

    慕行秋点点头,“必须去见左流英,这滴水属于牙山,该怎么处理也是个问题。”

    慕行秋摊开手,那滴洗剑池水正在手心里晃悠,它以这种方式离开秃子,不在任何人的预料之内,可牙山一旦知情,必定以最快的速度跑来索要。慕行秋找不出借口拒绝,也没有实力拒绝。

    第八层幻术据称能够媲美注神道士,可慕行秋觉得要么这个说法太过夸张,要么自己的幻术不够完善,第八层幻术在他手里顶多相当于注神一二重的水平,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能够傲视绝大多数道统弟子,但是斗不过整个牙山,何况牙山的索求会得到其它道统的一致支持。

    跳蚤早就挤进了地洞,一直蜷缩在慕行秋身边,困惑地看着粘液壳里的秃子,对慕行秋手心里的水滴也很感兴趣,总想添上一口。

    慕行秋握起手掌,“咱们只是阻止了第一枢位,斗转星移阵并未毁掉,战争还得继续。如果我猜得没错,战魔山很可能就是第二枢位。”

    异史君没有介绍其它六个枢位,慕行秋觉得杨清音等人去战魔山肯定不是随便的决定,左流英既然在冰城留下一群地猴子,就是对斗转星移阵有所了解,他同意去的地方不会与阵法无关。

    申尚其实也猜到了,却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长叹一声,“以后的战斗会没完没了,打完冰魁还有望山入魔道士。打完望山就是魔族,除非道统退隐之后能尽快回来,否则的话这场战争会一直打到咱们都死光。”

    “咱们或许选择不了生死,但是还能选择死法。”慕行秋心里已经不再犹豫了,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曾经是他想躲避、想抛弃的做法,经历过冰城之战以后,却成为唯一的选择。

    必须让自己做过的事情具有一些意义,半途而废跟认输没有区别。

    “呵呵。锦簇真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连我听着也热血沸腾。”申尚还以为这句话来自锦簇,“听说了吧,锦簇要留下当饭王。这些妖族离不开他,他要带领众妖去卧牛湖接走小妖,然后找个地方休养一阵。但是他说了,只要跟冰魁战事再起。无论多远他都会前去支援,就是希望下一战的参加者能再多些,别总让他们孤军奋战。”

    慕行秋笑了一下。他没料到锦簇会成为一群北妖的领袖,而且如此的称职,他想,锦簇或许也是在找借口不去见杨清音,年轻的灵妖似乎觉得自己与慕行秋回去一个就够了。

    “你要跟我去见杨清音吗?”

    “当然,我还有一枚纯净的内丹要处理呢。唉,也不知道我接受再灭之法以后能不能活个百十来年,我可是一把年纪啦。”

    申尚一百多岁,对一名吸气道士来说已算是老年。

    “或许现在就能试试。”慕行秋说。

    申尚睁大眼睛,“你是说真的?”

    “我从周契那里夺得关于魔族法术的记忆,里面有魔尊正法和其它一些法术,从前我不懂魔文,必须从草帽和秃子头里吸取力量。”

    “现在你懂魔文了?”

    “没那么快,不过我将再灭之法这一篇单独学成了。”慕行秋在地洞里没有浪费时间,根据周契的记忆硬生生学会了再灭之法的全部读音。

    “我不在乎冒一次险,可是你想好了吗?学习魔族法术需要的可不只是机缘、勇气和法力,你要是变成第二个周契,我立刻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死,再也不参加任何战斗了。”

    “总得试一下,总得试一下。”慕行秋喃喃道,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想法:道、妖、魔之间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可调和,他的经脉已经毁掉绝大部分,用不上道统法术,必须另辟蹊径。

    不能只依靠念心幻术。

    申尚撇下嘴,“好吧,就先拿我尝试吧,万一成功,我就不用去见杨清音,可以留在锦簇身边了。虽然你很厉害,可是饭王更需要我。”

    慕行秋一笑,他对再灭之法有分把握,成功绝不是“万一”,但他没有马上施法,而是对着门口说:“是飞飞吗?进来吧。”

    他听到了外面的呼吸声已经存在好一会了。

    飞飞从门缝里踅进来,因为皮肤暗淡松弛,显得更小了。

    “我的父母都死了,我能跟你走吗?”小妖飞飞的声音难得有一次如此坚定,只是微微发颤。

    在这场战斗中成为孤儿的小妖不只飞飞一只,慕行秋唯独对他更加看重,“你跟我走。”然后他转向申尚,“你留下,战魔山如果还有战斗,我需要你们。”

    “给老娘带个好,希望她的伤势不会太严重。”申尚说。

    慕行秋没有向锦簇详细询问杨清音的伤势,也是为了存有一个“希望”。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