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夺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快要虚脱了,与此同时又感到精力充沛,就像经历整日的辛苦劳作之后又洗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全身无力,却很舒服,只想躺在柔软的床上一动不动地睡个好觉。

    他的绛宫、下丹田和经脉还是一片狼藉,可是一直以来牵绊他的力量令他无法达到幻术第八层的绳索不见了,即使内丹旋转缓慢,法力所剩无几,慕行秋却充满了信心。

    周契盯着慕行秋,如果是在刚开始斗法的时候,他对慕行秋的每一句话都会嗤之以鼻,现在却不敢掉以轻心。

    “念心幻术?”周契松开慕行秋的衣领,在同一时间施法了。

    一条五彩的法术击中慕行秋的胸膛,瞬间毁掉了外层的皮甲和里面的内衫,拼命地想要钻透他的身体。

    慕行秋没有任何法术发出来,站在那里微微摇晃,纯以血肉之躯抵挡强大的法术。

    在大数围观妖族看来,慕行秋的形势更显不利,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五彩法术在他们眼中就是一道比较醒目的光,可其中的力量与杀气,是每一只妖都见过或者听说过的,慕行秋没有立刻死掉,已经很令他们意外了。

    锦簇等妖族又要上前帮忙,申尚再次拦住他们,“等等。”他是唯一能看清斗法细节的人,也只有他知道慕行秋其实施法了,并非附着闪电的务实幻术,而是直透人脑的务虚幻术。

    申尚感到奇怪,因为务虚幻术显然不如闪电见效快,慕行秋的体质再好,也不可能长久承受注神道士的法术——周契的确变弱许多,可他手里有洗剑池水化成的法剑,弥补了一部分实力损失。起码还有吞烟以至餐霞境界的水平。

    等了一会,申尚担心了,慕行秋之所以施展务虚幻术。不像是胸有成竹,更像是力量衰弱时的不得已选择。申尚第一个迈出脚步。锦簇等妖族跟上,逐渐包围两名斗法者。

    对舍身国王子拓涛来说,这却是表露忠诚的最佳时机,心中甚至感谢将他带到此地的古怪吸力,越发觉得异史君的指点大有好处,“魔尊,我叫拓涛,是舍身国王子。舍身国老王病重垂危,诸王子正在争位,他们都向圣符皇朝和道统寻找支持,只有我知道人类大势已去,魔族很快就会重返世间。魔尊,我特意来寻找您,希望能得到我愿意把整个舍身国献出来,只当魔尊治下的一名小王……”

    即使是在正常情况下,周契也听不进去一名王子的谄媚之词。现在更是只觉得聒噪,厉声喝道:“闭嘴!”

    在拓涛听来这却是另一种含义,他向四周看了一眼。发现蛮妖正在逼近魔尊,显然是要帮助所谓的“妖师”,他知道这是立功的机会,做得好抵得上千百句效忠的话。

    “舍身国士兵,集合!你们这帮胆小鬼,都给我回来,我是你们的王子!消灭这些蛮妖,保护……为魔尊清场!”

    千余名妖兵听命跑过来,盔甲不整。兵器更是少得可怜,可是仗着数量众多。还是觉得己方更占优势。

    发现魔尊没有开口反对,拓涛心中一喜。知道自己这招使对了,接下来他就被一脚踢翻,摔在雪地里半天爬不起来。

    锦簇给舍身国王子一个教训,脚步不停,冲在了最前面,他没剩多少妖力,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心中的斗志。

    申尚一手托着秃子,另一只手发出了五行之金法术。

    周契感到愤怒与悲哀,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要受一群妖族和一名吸气道士的围攻,他分不出太多力量对付这些乌合之众,于是挥手召出灯烛等七件法器,施展了一道魂魄之术,即使是杀鸡用牛刀也顾不上了,何况他这柄牛刀已经钝得不成样子。

    一阵寒风扫过,申尚的五行之金法术离目标还有四五尺,居然凭空消失了,数百名妖族忽然觉得腿脚发软,一个接一个地摔倒,只有锦簇跑到了周契近前,刚举起拳头,也摔倒了,身不由己地滚出几圈,离周契越来越远。

    魂魄产生的寒风守住周契身外数十步的范围,进入者无不腿软,周契只能做到这一步,觉得那个谄媚的妖族王子或许真有点用,“杀死这些蛮妖,一个不留。”

    拓涛刚刚在侍从的帮助下站起身,闻言大喜,立刻催促汇集过来的妖兵,“上!养你们这么久,连一群软脚蛮妖也打不过吗?上!让魔尊看到你们的实力……”

    两伙妖族打起来了,舍身国士兵数量虽然更多,但锦簇一伙大都是身强体壮的兽妖,还有一名吸气道士相助,倒也不落下风,双方的兵器在飞来的过程中差不多都遗失了,全凭拳脚战斗。

    与站立不动的两名斗法者相比,妖族的战斗混乱不堪,像一大群在雪地里撕咬的野兽,事实上真有不少兽妖张开嘴用牙齿当武器。

    拓涛光想着在魔尊面前立功,忽略了对自己的保护,身边只有几名侍从,很快他又被某只兽妖一脚踢翻。

    等他努力从雪地里再次爬起,摘掉头盔透口气的时候,战斗已近尾声,大部分妖族都已停手,保持着战斗的姿势,却都扭头望向不远处的两名斗法者。

    拓涛抬手在脸上擦了一下,发现鼻子出血了,这让他又怕又怒,正要下令将蛮妖杀光,终于察觉到周围奇怪的沉默。他也顺着众多目光一块望过去,心中的吃惊比得上魂魄产生的寒气,他的腿也软了

    那柄法剑正在发光,忽长忽短,可是已经离开魔尊的手掌,正飘在半空中,似乎对自己的归属犹豫不决。

    最关键的是魔尊的法术不见了,他在发抖,胡须像波浪一样轻轻起伏,脸色忽红忽白,要说他还占据上风,谁也不能相信。

    慕行秋胸前黑了一大块。可他站得更稳了,右手正慢慢伸向周契。

    手掌终究没有触碰到注神道士,周契发出一声尖叫。像是正在经受火刑,叫声未绝。人消失了,留下一身道袍,还有一地法器,不只是开始召出来的七件,还有瞬间多出来的其它法器,达三四十件之多。

    慕行秋好像失去了倚靠,向前迈出一步,手臂一转。正好抓住那柄光芒吞吐的法剑。

    光芒立刻消失,法剑又变成了水滴。

    那尖叫声在众多耳朵里持续了一会才彻底消失,申尚晃晃头,问道:“结束了吗?周契死了没有。”

    “斗法结束了,但是周契逃走了。”慕行秋疲惫不堪地说,低头看着地上的法器,竟然没法弯腰去拣,也不能施法将它们召起来。

    “老混蛋运气真好。”申尚知道并非慕行秋手下留情,而是实在没有余力,至于他和锦簇等妖族。甚至找不到周契的痕迹,注神道士在最衰弱的情况下也能施展出高深的法术。

    申尚飞到慕行秋身边,双手托着秃子。像捧送王冠一样递过去,“你算是星落道士吗?哎,不管怎么说,你都创造了一个奇迹,周契可是真正的注神道士,这件事我一定要好好宣扬一下,给庞山写信的时候值得写上十页。”

    慕行秋露出虚弱的笑容,连谦虚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抬起手在秃子的粘液壳上摸了一下。根本没办法将洗剑水送进去,只好暂时放弃。

    锦簇等妖围了过来。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妖师,他们不知道慕行秋接近油尽灯枯。只记得他刚刚打败冰魁首脑。

    尴尬不已的是舍身国众妖,效忠没多久的魔尊居然说跑就跑了,看上去摇摇晃晃的“妖师”反而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拓涛转身,悄悄走向陷在雪地里的震山牛,觉得这段距离真是长啊,一辈子可能也走不完。

    “等等,拓涛王子。”

    妖师的声音传来,拓涛身子一晃,被身后跟来的侍从扶住,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嘴巴翕张了几次,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所跪拜的魔尊是望山道士,名叫周契,入魔已有数年,他的计划是将整个世界都覆盖上冰雪,舍身国也不例外。回去吧,告诉你的臣民,准备迎接战争,不是跟我们,是要对抗魔族的前锋力量,他们不会对任何族类开恩的。”

    拓涛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从嘴里吐出来的却只是嗯嗯的两声,好不容易控制住僵硬的脖子,点了一下头,算是做出了回应。

    慕行秋挥手,示意舍身国众妖可以离开,他实在太累了,不想再进行一场意义不大的战斗。

    看着拓涛的背影,锦簇冷冷地说:“真是便宜了他们。”

    “异史君的眼光可太差了。”申尚摇摇头,他对狼王漆野茫的事情了解不多,否则的话更会看扁异史君,“慕行秋,我还是没搞懂,你最后是怎么击败周契的?他好像吓得不轻啊。”

    “记忆就是力量。”慕行秋重复了一句异史君的名言,“我夺走了周契的一部分记忆,周契有一段时间不能施展魔族法术了。”

    申尚大吃一惊,道士们能用法术看到他人的记忆,可是夺走就是另一回事了,“你是说夺念之术吗?那可是注神道士才能施展的法术。”

    慕行秋了笑了一下,他的内丹没有变化,还是星落五重,但是他的幻术终于达到了第八层,能与注神道士媲美,要不是法力枯竭,他能夺走并摧毁周契的全部记忆。

    “还有一天。”慕行秋抬头看了一眼黑暗的天空,难以相信时间过得如此之慢,“咱们还要在冰城再守一天。”

    锦簇摇摇头,“我们在这里守一天,你应该去找灵王。”

    慕行秋疑惑地看着锦簇。

    “我很早就想告诉你,可你当时不想听,后来有了冰城的事,我不想让你太早离开……灵王因为你受了重伤,就算你帮不了她,也该去看看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