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二十九章 飞天的妖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拜月山不高,从前是狼原的北方屏障,自从毒雾消失之后,它成了可以随意翻越的小山包,一群妖族此刻正站在山顶上,呆呆地遥望远处,前方虽无毒雾,却不敢前进半步。

    夜色几乎遮掩了一切,唯独挡不住一块区域,就在北方,离拜月山数十里,大团的灰褐色云雾在凝聚、在翻涌,膨胀的同时也在收缩,顶天立地,宽达二三十里,与之相比,拜月山就像是横在地上的一道门槛。

    一股风吹来,既不是极北的寒风,也不是南方的暖风,而是一股奇怪的风,好像从地下升起、从天空坠降,互相竞争互相融合,要将所过之处的一切生物都活吞下去,最奇怪的是,这股风连一片雪花都没掀起,就这么吹到了众妖面前。

    “妖师在与冰魁战斗吗?这、这……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一名妖族胆怯地问,然后所有妖族一块看向饭王锦簇。

    锦簇留下一部分妖族照顾伤者,自己带领五百余名强壮的妖族赶来北方,希望能给慕行秋提供一点帮助,他们行进的速度比较慢,刚来到拜月山,远方的斗法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玉斧和慕行秋正在同时吸收数十里之内的一切法术力量。

    锦簇和众妖无从了解即将到来的危险,他们只是觉得吹来的风很怪,北方的浓云有些可怕。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查看一下情况。”锦簇隐隐感到不安,但仍然没想到要退兵。

    众妖不愿饭王孤身涉险,纷纷请命要一块跟去,这时个子最高的一只兽妖大声说:“听,那是什么?”

    黑夜中先是传来的是隆隆的兽蹄声,随后才是长蛇般的黑影,黑影渐渐分开,原来是一队骑兵。正沿着拜月山南边的山脚驰来。

    骑兵很快赶到众妖所在的山脚下,呈扇形排列。一头巨大的震山牛走出队列,背上安放的鞍鞯比普通的轿子还要大,上面驮着五只妖,或坐或站,显然地位不同。

    这些骑兵都是半妖,相貌跟人类差别不大,连身上的盔甲也是以为钢铁为主,兽角、羽毛等物只是当作装饰。

    震山牛上一只站立的妖大声说:“舍身国拓涛王子在此,你们是何方妖族。报上名来。”

    此妖的语气颇为倨傲,他身后有数千名骑兵撑腰,没将山顶上的几百名妖族当回事。

    山顶上的几只妖族首领很不喜欢这种腔调,喉咙里发出低吼,锦簇挥手制止,向山下回道:“我们是极北之地的妖族,我是饭王锦簇。”

    “饭王?没听说过,哪个饭?”还是那名半妖说话,坐在他前面的王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吃饭的饭。”

    山下响起一片笑声。都觉得饭王这个称号实在不怎么动听,既无王者的威严,又没有特殊的含义。

    “好吧,饭王殿下。请你告诉我们这里的战事进行得怎么样了?北方的云雾又是怎么回事?我们带着不少食物,或许可以赏你一些,让饭王更名符其实。”

    山下妖兵的调侃意味十分明显,山顶众妖无不怒火中烧。锦簇仍然不允许他们发出咆哮,对山下说:“我认得你们,白天我们跟冰魁决战的时候。你们来过,然后转身逃跑了。”

    山下的笑声消失了,名叫拓涛的王子终于开口,他全身都裹在盔甲里,头上竖着高耸的羽毛,没有露出容貌,声音显然经过妖器的处理,不大,却很清晰,带着浓浓的慵懒,好像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就不得不跟低贱的仆人打交道似的。

    “这位饭王,白天的时候你或许看到了一些事情,但那是战术,你不懂,就不要随意评判。而且不要当着我的面说什么‘我们跟冰魁决战’这种话,你我都知道这是谎言,跟冰魁决战的妖族已经死光了,你们不过是一群过来抢功的卑鄙家伙。”

    山顶众妖再也忍受不住,同时发出怒吼,他们当中大都是兽妖,声音跟野兽一样,山下骑兵的坐骑纷纷后退,只有几只强壮的异兽还留在原地,其中就包括王子的震山牛。

    锦簇也怒了,但他没有发出吼叫,等身边众妖声音渐消之后,他说:“我前些天见过一位拓疆王子,跟你是一家吗?”

    震山牛背上的王子慢慢站起来,“拓疆是我弟弟,我正在寻找他的下落。”

    “不用找,他死了,他跟你一样带着一群妖兵,想去抢魔像,结果被道士们包围。拓疆王子比你勇敢,结果在道士的第一轮进攻中就死了。”

    在那次围攻战中,来自舍身国的妖族全军覆灭,反倒是经常被道士追杀的黑凰、飞祖等妖侥幸活下来。

    锦簇身边的众妖齐声大笑。群妖之地的妖族跟舍身国妖族向来互相瞧不起,锦簇不知不觉也卷入进来,对所谓的王子印象极其不好。

    拓涛坐下,“异史君让咱们来这里,果然是有道理的,山上的这只蛮妖见过拓疆王子,把他活捉,我要审问个清楚。”

    王子身后的一只妖族举起一面鲜红色的旗帜,一边摇晃一边高声下令:“列队!进攻!活捉蛮妖!”

    数千名骑兵排成队列,山势不陡,他们在数量上又占据绝对优势,都觉得这一战很好打。

    “咱们拼死拼活跟冰魁作战,就是为了保护这帮家伙吗?”一只兽妖往地上啐了一口,举起手中的巨斧,准备再战,斧刃已经残缺不全,在他手里却仍然是一件强大的兵器。

    锦簇厌恶舍身国妖族,却不太想打这一仗,正要开口劝说拓涛王子停止进攻,身边的一只妖族低声说:“饭王,你看后面。”

    锦簇回头望去,奇怪的风消失了,不洁之气形成的浓云越来越近,离拜月山只有里许。

    就在这时,锦簇等几只妖力较强者感受到明显的拉扯力,这让他们深感诧异,拜月山还在斗转星移阵的范围之内。不应该存在法术。

    锦簇就是这时候感觉到危险在即的,“撤退!”他向众族下令,然后向山下的舍身国骑兵喊道:“快跑吧,北方正在进行一场斗法,余波将至,咱们都挡不住!”

    拓涛率军赶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北方的浓云,他本来有点担心,可是听蛮妖说起,反而一笑置之,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侍从说:“瞧这只蛮妖。居然想吓退咱们呢。”

    侍从们回以恰当的笑声,持旗者下令:“进攻!”

    让这群骑兵吃惊的是,山顶的蛮妖没有据势固守,居然抢先发起进攻,一个个大呼小叫,像是疯了一般。

    吸力不是特别强大,众妖还能逃离。

    舍身国骑兵开始冲锋,坐骑刚跑出几步,还没来得及加速。就被背上的主人拽停了,包括拓涛王子在内,所有舍身国妖族都抬头望着天空,就连密实的头盔也遮不住他们的惊讶。

    就这么一会工夫。之前还离着很远的浓云竟然已经到了眼前,正占领山顶,跟着一群蛮妖向山下席卷。

    舍身国骑兵本来准备了一点时间,足够逃离浓云。可是谁也没想到浓云会突然加速,而他们一直停在山下,没有看到情况的变化。

    锦簇等妖族跑下来了。许多妖连滚带爬也不停下休整,他们来势凶猛,却都无心战斗,从骑兵中间穿行而过,宁可丢掉手中的兵器,也不跟骑兵纠缠。

    舍身国妖族则呆呆地留在原地,也忘了发起攻击,突然间,没有命令和指挥,所有骑兵不约而同地调转坐骑,准备逃走。

    数只震山牛本来是骑兵中的精锐与核心力量,转身却最困难,任凭背上的妖族如何抽打,也只能摇头晃脑地缓缓转身。

    锦簇等妖已经穿过了骑兵,身后传来各种惊呼声也不回头,可他们还是感到吸力越来越强,锦簇原本跑在最前面,却第一个被吸上天空,身不由己地向北方飞去,紧接着其他妖族也被卷上天空。

    转过身来,他们看到舍身国骑兵一个也没跑掉,已经抢先一步飞在空中,在一片惊呼声中,拓涛王子的声音依然清晰可辨,只是没有了那股慵懒劲儿。

    奇怪的是那些坐骑,震山牛一类的异兽,不管多大多重都被吸上天空,不明所以地叫唤着,反倒是那些普通的牛马一类,全都没事,虽然吓得瑟瑟发抖,甚至倒在了雪地上,却依然留在原处,没有跟着骑主一块上天。

    “大家别慌!”锦簇大声道,发现吸力虽强,暂时并无明显伤害,“这是妖师跟冰魁首脑在斗法,妖师肯定会获胜救下咱们的。”

    妖师两个字具有神奇的力量,众妖冷静下来,能够平衡身体,不再绕来绕去,甚至有妖族觉得很有意思,“咱们成飞妖啦,就是不能随便飞。”

    前方的舍身国妖兵却越来越惊慌,不少妖兵放声大哭,令后方的“蛮妖”心生不屑,还有一些妖族的妖力太弱,很快就被吸光,没飞到尽头就掉了下去,软弱无力地躺在雪地里,没死,一时间却动弹不得。

    数千只妖族和异兽在空中的速度逐渐加快,地面的坐骑想追也追不上了。

    锦簇一直在向北方观望,终于,他望见了一团身影。

    一个带有明显疯狂意味的声音响彻四方,“慕行秋,你说得没错,斗法还没结束!该是一决生死的时候了!”

    被吸来的众妖还没看清具体情况,一次激烈的爆炸发生了,比几千只冰魁站在一起同时爆炸的声势还要壮大,却没有附加特别的力量。

    浓云骤散,众妖从空中跌落,大都手忙脚乱地自救,可是谁也错不过那一慕:

    妖师慕行秋与黑胡子道士面面相对,全身光芒四射,照得数里之内亮如白昼。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