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二十八章 唯一的机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为了一颗头颅?”周契不能相信、不愿相信、不敢相信,目光越过奇形怪状的粘液壳,盯着慕行秋的眼睛,又问了一遍,“就为了一颗头颅?”

    “他叫慕松玄,来自野林镇,是我最好的朋友。”慕行秋轻轻收回秃子,托在胸前,在两种吸力的拉扯下,他还不能将粘液壳里的各种颜色送回秃子的头内,只能尽量保持外壳不破。

    秃子之所以能活到今天,是因为融合了各种力量,缺任何一种都可能造成致命影响,尤其是那滴洗剑池水,没有它的话,秃子或许早已一睡不醒。

    慕行秋必须让一切都原封不动。

    周契表面上没有多大变化,顺滑的胡须微微飘动,一丝不乱,其实他正在集中全力对抗手中的玉斧,想尽一切办法脱困,虽然明知越是对抗法力流失得越快,他却没有别的选择,这是一个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的过程,内丹早已不完全受他的控制。

    “咱们各退一步,你收回魂魄,我带走冰魁,放弃斗转星移阵的第一枢位。”周契的语气依旧威严,好像这不是建议,而是谁也不敢拒绝的命令。

    申尚张嘴都困难,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叫道:“这场斗法谁输谁赢啊?”

    “平局,以后有机会咱们还要再斗一场。”周契终究不肯认输。

    慕行秋的神情不如注神道士镇定,他既要用自己的吸力缓和玉斧里的吸力,又要分出一部分力量保护秃子和申尚,可没办法再做到镇定自若,此刻的他双眉竖立、两眼怒睁、两腮鼓起,条条青筋清晰可见,一副强弩之末的怪模样。

    “你觉得我能让魂魄停下?”慕行秋可以说话,只是不自觉地有点咬牙切齿。

    周契没有回答。目光向远处扫视,雪已经停了,四周却有乌云滚动,地面的积雪和树木冒出股股浅褐色的气体,这些都是不洁之气,连它们也受到魂魄的吸引,持续涌向玉斧。森林深处,隐藏其中的数只冰魁陆续爆炸,响声震落大量积雪,远处的野兽在惊恐地低吼。鸟类振翅发出莫名的哀鸣,它们体内没有魂魄感兴趣的力量,只是被四周的异象吓坏了。

    琥珀道士的魂魄加上洗剑池水,产生的力量远远超出周契的想象,平生从未体验过的恐惧也像头顶的乌云一样将他整个笼罩。

    入魔增强了他的力量,也让他失去了平静的道士之心。

    “你能让魂魄停下,因为你不想死。”周契的目光重新落在慕行秋脸上,声音重新坚定起来,“即使在这种时候你还想着保护头颅和你身后的道士……”

    “嘿。我叫申尚,道统申家的血脉!”申尚的声音越来越含糊,只能勉强让人听清,他从一开始就控制内丹。受到的吸力比较小,可是再这样下去,内丹早晚会被吸力带动着自己加速旋转。

    周契没有被打断,继续说下去。“你自己也不想死,我看得出来,所以。何必浪费时间呢?如果你一定要这个虚名,好吧,我认输,你打败了一名注神道士,念心科创造了又一个奇迹。”

    不洁之气越聚越多,将慕行秋等人笼罩其中,像是一只深褐色的巨兽在黑夜中呼呼大睡,小山一般庞大的身躯起伏不定。

    慕行秋的左眼已经变回普通的天目,借助浸润全身的道妖合一的法力,视力还是比一般道士要好些,能在一团不洁之气当中看到注神道士略显惊恐的脸孔。

    “只有一种方法能让魂魄停下来。”慕行秋一字一顿地说。

    “快说,什么办法?”周契没办法再装出镇定了,恐惧已经进到他的血肉和骨头里,再也赶不走了。

    慕行秋不吱声,只是盯着周契,只有一种方法能让魂魄停下来,但那不是周契所能接受的。

    周契一脸茫然,道袍被风吹得鼓起,胡须像成团的水草一样飘荡,突然他发出大笑声。周契修行一千多年,见识比慕行秋广博成百上千倍,可一旦身陷恐惧乱了心神,反应还不如一名年轻的道士,但他现在总算想明白了。

    即使没有提醒,他也会想通的。

    “魂魄是虚无之物,必须依靠实在之物才能产生吸力,从前是法力凝成的琥珀,现在是玉斧,玉斧一破,吸力自消……不对,普通的玉斧法器早就该破裂了,可这柄玉斧融合了洗剑池,吸入再多的力量也不会损坏,这是死路一条。”

    “嗯,那就是死路一条了。”慕行秋的面孔可以说是狰狞,声音却平静至极,好像自己犯了一个可以理解的寻常错误,。

    “你在戏耍我!”周契恐惧之外又多了一股愤怒。

    “我只想着怎么打败你,可没心情戏耍你。”慕行秋平淡地说。

    “你就不考虑后果,不怕搭上自己的性命?”周契怒意更盛,体内的法力流失得也越快,内丹的旋转早已失去控制,比鞭子狠狠抽打的陀螺还要快,照这样下去,内丹再过一会就将散尽法力,再也不能恢复。

    对道士来说,这就意味着丹毁人亡。

    慕行秋又没吱声,相当于默认了周契的说法。

    “呜呜,呜呜……”申尚发出一连串的讥讽,随后发出风啸般的大笑,这就是他认识的慕行秋,打起架来根本不想退路,跟当年的吸气道士约架时是这样,如今跟注神道士斗法也还是如此。申尚遗憾自己没法说话了,否则他真要大声赞美几句,而且表明自己一点也不后悔跟来。

    周契还是不相信,他见过道士平静地面对死亡,见过妖族为了获得一点可怜的力量不惜自杀、残杀,可是谁也不会在还有退路的时候选择拼命,慕行秋完全可以不应战,躲在斗转星移阵的范围内,依靠顽固的拳头和身体逞强。

    周契又看了一眼粘液当中的头颅,沉睡的头颅呆滞得不像是活物,“难道你连头颅也不想救吗?你已经替他报复我了,不想让他活下去吗?”

    “他跟我共存亡。”

    慕行秋并非不知死活的鲁莽之徒。但也不是料事如神的高等道士,他原以为有了洗剑池水就能打败周契,发现不能才召出孟元侯的魂魄,一步接着一步,他只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做出必须的选择。

    此时此刻,他还抱着一点希望,虽然周契不相信,他仍然坚持产生吸力,与越来越强大的魂魄抗衡,同时还在保护胸前的秃子和背后的申尚。

    他相信秃子会理解自己的做法。申尚的笑声则表明已经理解了。

    周契终于明白,想活下去的话,必须自己想办法了,他活了一千多年,精通道统和魔族的大量法术,阅读过浩如烟海的书籍,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在记忆中搜寻脱身之法。

    琥珀道士世间罕有,不受控制的琥珀道士更是独一无二。周契找不到直接的破解之法,只能慢慢推论。

    “有洗剑池相助,玉斧已经成为强大的法器,可它毕竟只是一柄普通的玉斧。不可能无限地承载力量……慕行秋,你是活人,为什么吸力还不如魂魄强大?”

    “因为我不想变成琥珀道士。”慕行秋不敢使出全力,一旦全部意志都用来产生吸力。他就将失去对自我的控制,从而变成无思无想的琥珀,再也无法苏醒。当年的孟元侯就是这样不知不觉死去的。他最初的目的很可能是想用这种方法消灭占据老祖峰的妖族,结果却为巨妖王所用,成为与道统对抗的强大妖器。

    慕行秋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他若此刻变成琥珀道士抵消魂魄的吸力,活下来获益的人只会是周契。

    周契想露出笑容,脸上肌肉不听使唤,显现的却是一副扭曲的怪脸,“你想等我死了以后再变成琥珀道士,好救下头颅吗?”

    慕行秋感到惊讶,一名注神道士居然因为恐惧而无知到这种程度,“我若变成琥珀道士,根本分不清敌我,会继续产生吸力,将慕松玄和申尚全都杀死。”

    “嗯嗯……”申尚的声音连他自己也听不清了。

    周契的内丹越转越快,几乎就要破腹而出,四周的不洁之气已经由乌云变成了狂暴的旋风,争先恐后地进入玉斧。

    玉斧长不盈尺,看上去弱不禁风,可是在洗剑池水的强化下,它源源不断地吸入力量,自身却没有丝毫变化。

    周契曾经迫不及待地将它抢过来,如今握在手里却是甩也甩不掉。

    “漆无上曾经控制过琥珀道士,他是怎么做的?”周契仍不死心。

    “漆无上用的是大型妖阵,你和我都不会,这里也没有那么多的妖血。”慕行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契,观察他的每一个变化,注神道士正在走向末路,全身都在冒出丝丝黑烟,那是法力与不洁之气结合之后的产物。

    恐惧让周契失去了平静,也在最后一刻让他醒悟,他终于从慕行秋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信息,“你想用我的力量填充玉斧,然后……然后你趁机打碎玉斧!”

    只有注神道士的法力多到能让玉斧承受不住,这就是慕行秋的计划,“我会试试。”他要等周契的法力全部被吸光的一刹那,再倾泄自己的力量,令玉斧无法承受,至于这个计划能否成功——所有的冒险都无法得前得到保证,对慕行秋来说尤其如此。

    对于拥有吸力的慕行秋来说,坚持的时间总会比纯粹流失法力的周契长久一些。

    周契即使在最恐惧最愤怒的时候也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失态,“真是个好主意!”他将情绪灌注在雷鸣般的声音里,“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呢?让我帮你一把。”

    周契一直在控制内丹,现在改了主意,他要放纵内丹,能转多快就要多快,他早该如此的,那样的话舍弃半身修行或许就能击破玉斧,现在却要拼上全部力量才有可能逃过一劫。

    可是没关系,周契相信自己还有机会活下去,而这个不要命的小道士和他的伙伴,周契真是要趁机“帮一把”,送他们跳进死亡的深渊。

    慕行秋也准备好了,谁胜谁负、谁死谁活,就看谁能掌握住那微妙的、千钧一发的机会。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