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二十七章 无拘的魂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孟元侯的魂魄在被吸入霜魂剑之前,曾经受过左流英的法术加持,因此变得可控,即便如此,慕行秋也得小心使用,每次都要想方设法收敛其中的力量,这一次却是例外,他自己不能施法,申尚无力施展强大的法术,只能召出玉斧,激发里面的魂魄,消除法术加持,然后一切顺其自然。

    孟元侯的魂魄终获自由,无拘无束的自由。

    吸力开始还比较弱,申尚的实力最弱,因此感受最为明显。慕行秋的幻术已经离开,申尚恢复正常,发现自己被一股力量带动着移向十几步以外的玉斧时,不禁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法宝?不分敌我啊。”

    慕行秋一把抓住申尚的胳膊,“别跟它争。”

    “我不争,估计我也争不过。”申尚老老实实控制自己的力量,越发觉得这场斗法不在自己的理解范围内。

    下一拨受到吸引的是两滴洗剑池水,一滴在慕行秋手心里,另一滴刚升起一丈多高,都是宝珠的形态,这时一起飞向半空中的玉斧,速度不快,却没有半分犹豫。

    慕行秋失去洗剑池的助力,务虚幻术立刻弱下去一大截,原本还只是略处下风,现在却是兵败如山倒,周契的幻术席卷而来,慕行秋除了收回自己的幻术,没有别的选择。

    这是最危险的一刻,如果被敌人的幻术攻入头脑,慕行秋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这也是局势发生大转变的一刻,玉斧里的魂魄不受控制,吸力迅速变强,洗剑池水失去宝珠的形态,恢复成两滴水的样子,在距离玉斧十余步的位置撞在一起,汇聚成为一滴水。

    慕行秋冒了一次险,打赌注神道士更在意法宝。还打赌孟元侯的魂魄连虚无缥缈的幻术都能吸纳。

    他猜准了第一项,周契的魔族幻术已经触摸到慕行秋的脑门,突然又收了回去,在立刻杀死慕行秋和夺取宝物之间,周契做出了一次选择。他了解洗剑池水的强大,也看出了玉斧中魂魄的与众不同,这两样他都想要,可是再晚一会,洗剑池水就会与玉斧融合,发生的结果难以预料。周契要极力阻止这样的事发生。

    慕行秋期望的第二件事却没有实现,孟元侯的魂魄对幻术的确产生了吸力,但是吸力还没有达到至高点,对某些法术影响不大。

    注神道士一心想要的东西,慕行秋和申尚是不可能阻止的。

    玉斧与一滴水同时飞向森林,周契终于现身了,他就飘在冰魁头顶数尺的地方,可能是刚飞过来的,也可能一直在这里。

    距离拉开。申尚感受到的吸力也减弱了一些,心中却更慌张了,扭头看着慕行秋,“这在你的计划之中吗?好东西可都被拿走了。”

    “再等等。”慕行秋盯着百步之外的敌人。

    周契一手握着玉斧。一手托着洗剑池水,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失了,黑色长须顺滑地垂在胸前,神情一如雕像般威严。声音却是轻蔑的,“曾经拥有这么多罕见的宝物,你一定觉得自己很特别吧?没错。高等道士一度都有过提携后进的热情,我也一样。六百多年前,我特别关注过一名年轻的道士,比你聪明,也比你有悟性,可惜他死了,他想创建一套强大的新法术,结果害死了自己,还不到三百岁。”

    周契并非纯粹的缅怀旧人,同时也在施展一系列灯烛科法术压制玉斧中的魂魄,要将它变成听话的傀儡。

    “那你的眼光可不怎么样,比不上左流英。”申尚没资格参与斗法,一心加入斗嘴中来,“慕行秋不到三十岁,做成的事情比你那个不到三百岁的弟子可大多了。”

    申尚根本不认得周契的弟子,只是嘴上不服输。

    周契仍然当他不存在,目光盯着慕行秋,突然又转到手中的玉斧上,“这就是琥珀道士的魂魄吧,有点意思,很有意思。”

    对孟元侯的魂魄,慕行秋只是引导,从来没有过压制,连试都没试过,既是因为实力不济,也出于一种尊重,在他心目中,孟元侯总是孟都教。

    周契精通灯烛科几乎一切法术,很自然地想要驯服魂魄。

    慕行秋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周契贪念一生,他就知道机会即将到来。

    慕行秋再次施法,严格来说这算不上真正的法术,是在他龙洞里受周契折磨时领悟到的吸力,与孟元侯的魂魄相似,只是更弱一些,因为他必须保留一丝清醒,防止自己也变成琥珀道士。

    吸力不算法术,因此也是不可控的,一旦生效就向四面八方辐射,申尚又一次感受到强劲的吸力,只好与慕行秋背靠背,“又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申尚已经很努力地控制内丹了,可是体内还是有一点点法力无论如何也消除不了,仍然会受到吸力的影响。

    “斗法还没结束。”慕行秋最先吸入的力量是弥漫在周围的禁制。

    周契轻轻摇头,“坚持是一个好品质,做过头就是固执和愚蠢了,慕行秋,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注神道士的法力跟你们不一样,你是吸不了的。”

    “那就将它们当成垃圾扔掉。”

    禁制是法术,进入慕行秋体内却还原为法力,那是注神道士特有的灼热法力,除非有他本人允许,普通道士根本不能接触。

    慕行秋不是普通道士,而是经脉尽毁的道士,毁灭者正是周契。

    正常的经脉才值得珍惜,此时的慕行秋却无所谓,禁制化成的法力碾过破碎的经脉,像是一辆装载千斤的车子行过瓦砾遍地的街道,所过之处,留下深深的辙痕。

    慕行秋相当于又一次摧毁自己的经脉,痛苦丝毫未减,他只能忍受,圆睁双眼,绷紧的肌肉上青筋毕现,内丹无力吸收这股特别的力量。他就将它们引导至绛宫,积聚一会,再一古脑倾泄出去。

    注神道士的法力在破碎的经脉中兜了一圈,不再属于任何人,也没有转化成任何法术,就这么简单直接地进入到空气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彻底消失了。

    三声巨响之后,慕行秋的吸力变得更强,跟玉斧里的吸力发生冲突。双方互相拉扯,数里之内的无形禁制遭到破坏,竟然露出了可见形态,那是数百道流光溢彩的法术,互相增强,互相掩护,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如今分别流向慕行秋和玉斧。

    七声巨响之后,周契手里的玉斧动了一下。

    孟元侯的魂魄吸力更强。可周契在正在施法压制它的力量,反而不如慕行秋了。

    “嘿,斗法果然没有结束。你想自杀,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周契的眉毛微挑。渐渐放松对魂魄的压制,玉斧又稳定住了。

    慕行秋背后的申尚心中越发骇然,他也算是活过一百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识、没听说过这种斗法。

    玉斧渐渐占据上风。慕行秋吸入的法力越来越少,痛苦却因此减轻了。

    这次斗法持续的时间很短,玉斧的吸力没有按照周契的意愿平稳上升。在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它的吸力彻底爆发。

    这股力量爆发得太突然,慕行秋想不到,周契更是无从预料,他还没来得及施展任何法术,另一只手里的洗剑池水已经飞到玉斧身上,与它合而为一。

    吸力瞬间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连周契也不能等闲视之了,接连施展不同的灯烛科法术和魔族法术,想要控制住玉斧里的魂魄,他有一个简单的想法:慕行秋曾经控制魂魄为己所用,他更没问题。

    又是砰的一声,周契下方的冰魁爆炸了,冰魁受到法术制约不能离开原地,在两股力量的争夺中,除了爆炸别无选择,冰冻之力还没发出来,就被吸入玉斧。

    秃子嗖地升起,包裹在外面的粘液壳严重变形。

    慕行秋和申尚也被吸得飞起来,虽然相隔百余步,却只比秃子晚到一小会,慕行秋左手抓住秃子,阻止粘液壳破裂,右手按在玉斧上,抵抗里面的吸力。

    慕行秋与周契相距只有四五尺,四目相对,谁也不说话,谁也没办法攻击对方。

    周契实力强大得多,可他的法术一出来就被玉斧吸走,慕行秋以吸力对吸力,反而更轻松一些,但他分不出余力施展念心幻术。

    “这不可能。”周契终于开口了。

    “你奇怪为什么不能控制玉斧的里魂魄吧。”慕行秋猜到了周契的疑惑,“这就是你不如左流英的地方。”

    “我比乱荆山宗师更了解灯烛科法术。”周契冷冷地说,可他已经从试图控制魂魄变成了全力自保。

    “左流英比你聪明,他对魂魄使用的是幻术,营造了一个完美的修行环境。魂魄只有在存想的时候吸力才会消失,脱离存想就会产生吸力。灯烛科法术只能用来引导这股吸力,却不能控制魂魄。”

    慕行秋将孟元侯的魂魄收入霜魂剑的时候,左流英就在身边,施展了复杂的幻术,他从来没说过要如何对待这只魂魄,后来的使用与引导,全是慕行秋自己的揣摩。

    周契神色微变,因为他知道,与洗剑池水融合在一起的魂魄,已经不会再受任何幻术的影响了。

    “你也会死在这里。”周契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声音不要太愤怒。

    慕行秋头也不回地问:“申尚,你怕死吗?”

    “怕。”申尚说话很困难,声音变得古怪,却没有恐惧的意思,“可是能跟注神道士死在一块,还是挺合算的。”

    申尚的合算,正是周契的不合算,他想逃走,可是一切都晚了,法力正从全身每一个毛孔里外泄,根本没办法在绛宫里形成法术,他也来不及像申尚一样控制内丹不再产生法力。

    慕行秋将秃子举成周契面前,受到两股力量的拉扯,粘液壳变得像泡沫一样柔软多变,靠着微妙的平衡才没有破裂。

    里面的秃子早已进入沉睡状态,眼睛却睁着,呆滞无神的目光与周契相对。

    “不准欺负秃子。”

    即使同归于尽,慕行秋也要告诉周契这句话。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