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二十章 痛苦的境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刚刚举起拳头,周契的眼珠转了一下,冷冷地看着他,握着异史君魂魄的手掌突然攥紧,里面传出一声轻微的脆响,像是一只甲虫被捏扁了。

    不过是喘息之间,周契从小妖体内摄出了魂魄,并把它毁掉。

    慕行秋的机会就这么失去了,或许机会从来就没存在过,周契是注神四重的道士,断不会毫无防备地魂魄离身。

    “异史君到底在哪?”周契问。

    慕行秋应该为此感到惊恐的,可他却笑了,“你抓住的只是异史君无关紧要的一只魂魄,里面的记忆还够你塞牙缝的吧?”

    异史君的乌鸦本魂被左流英囚禁过一次,再也不肯轻涉险地,他的大部分魂魄都在魔像里,可洞窟众多的他,当然还有隐藏的备用魂魄。

    本魂一死,众魂皆亡,备魂消散,本魂却不受影响,周契找到并杀死的就是这样一只备魂,他只有异史君的一小部分记忆,周契从中找不到任何问题的答案。

    “或许我应该从你这里找找线索,异史君跟左流英一样,都很看重你。”

    周契对嘲笑毫不在意,他对慕行秋这个人就不在意,觉得这只是一个傀儡,但傀儡身上会留下操控者的痕迹。他的眼神暗淡下来,他要使用控心术夺取慕行秋的记忆。

    慕行秋仍然举着拳头,脑袋却像是被箭射穿了一样,痛入骨髓,本来就已破裂的内丹似乎又被劈了一刀,疼痛像一只从树冠上冲天而起的雄鹰,越飞越高,穿越了云雾仍不停止……

    疼就疼吧,慕行秋的意志也跟着飞了起来,想要超越这疼痛。即使不能阻止它,也要翱翔在它的上方,以留住脑海中的一线清明,他仍然记得本来要做什么,于是举起的拳头像倒下的山一样砸下去。

    慕行秋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一多半控制,只能做出极为简单的动作,他甚至不知道这一拳到底用上了多少力量,却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上面。

    拳头能打死注神道士吗?慕行秋相信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但这又能怎样?即使只剩下一根指头能动,他也要指向敌人。

    左流英总是料事如神。异史君总是备下无数后手,慕行秋却总是勇往直前,他也有意培养新的首领和未来的力量,可那都不是他真正擅长的事情。

    在最不可能、最没有希望的时候挥出一拳,才是他的强项、他的本事。

    连左流英都不能再随便进入他的脑子,一名入魔的注神道士更不能。

    慕行秋觉得自己只是轻轻地打了一拳,轻得像是羽毛拂过脸颊,可事实并非如此。

    望山禁秘科首座周契活了一千一百多年,并非左流英那样的胎生道根。也可绝非庸才,刚会走路的时候就被当成一名高等道士来培养,不要说拳头,连蚊虫都不能接触他的身体。

    可这一拳结结实实击中了周契毫无防备的脸上。他怎么会有防备呢?遭到控心术袭击的道士应该暂时失去意识才对,不要说挥拳,连挥拳的念头都不会有。

    一般来说,注神道士是不能对星落道士施展控心术的。可慕行秋自从吐出下丹田的内丹之后,根本隐遁之法已经消失,失去了最基本的三田护持之力。泥丸宫里的内丹虽是星落五重,却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不具有抵抗注神道士控心术的能力。

    周契了解这一切,所以才会有恃无恐。

    他想从慕行秋的脑子里找出线索的心情有多急迫,这一拳造成的意外就有多大。

    注神道士一歪头,意识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什么也没带回来,嘴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想了一会他才明白这就是疼痛,自从婴儿期结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周契抬起手在嘴角抹了一下,看到手指沾着一块血迹,他有点纳闷,自己的血居然跟普通凡人没什么区别。

    慕行秋恢复了对身体的全部控制,“想要线索就问我,别再随便进入我的脑袋。”

    周契仍然盯着手指上的血迹,在一千多年的修行中,他从来就没学过如何恼怒,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意外的一击,这些事情对他说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他能理解异史君的狡猾与分魂之计,却无法接受脸上挨的这一拳。

    周契伸出沾血的手,很慢很慢,慕行秋却躲不开,他又被定住了,定得更牢,连目光都无法移动。

    手掌扼住了慕行秋的咽喉,周契平静的双眼像火一样逐渐燃烧起来,一捧顺滑的长须变成了铁刷子,根根分立,好像即将被射出的箭矢。

    “魔尊正法让我无所不能。”周契一字一顿,手上的法力也随之增加一份,他要让对方明白,自己可以随意进入普通人的头脑。

    作为一名注神道士,这是他第一次用手扼住一个人的咽喉,他必须这样做,只是用法术将慕行秋杀死无法缓解他心中的愤怒。

    注神道士愤怒了,从未燃烧的木炭仍然是木炭,入魔让这块木炭更加干燥、更加易燃。愤怒也会带来快感,周契正在体会这种陌生的快感,他要一点一点地榨取慕行秋的生命,就像小孩子一口一口地舔舐好不容易才央求母亲买来的糖果。

    蛮横的法力冲入慕行秋经脉,所过之处势如破竹,肆无忌惮地毁灭,但是有意放慢了速度,让每一寸进展都成为刻骨铭心的折磨。

    慕行秋无法移动目光,也不想移动,他就盯着对面那双燃烧的眼睛,痛苦越多,他的意志越坚定,右手居然慢慢又握成了拳头,可这一拳击不出去,人力终有极限,他能控制手指,却控制不了整条手臂。

    他还可以吸取法力,周契将法力主动送入经脉,倒是省下不少麻烦,泥丸宫里破裂的内丹奋力加速旋转。至于吸入这些外来的法力之后会造成什么后果,已经不是慕行秋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可慕行秋这回弄错了,注神道士的法力不是几百名地猴子汇集在一起的妖力,更不是他这个境界的道士可以接触的。

    慕行秋泥丸宫内丹产生的吸力明明抓住了经脉之内的外来法力,却动不了它分毫,它像山一样稳固,像熔岩一样灼热,稳稳前进,继续摧毁经脉。

    “吸我的法力,你想吸我的法力?”周契的怒火并没有因为敌人受到折磨而稍减。声音更显威严,“我是注神道士,得到过魔种亲自传授的法术,你居然想吸我的法力?”

    “注神境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不只能吸收更多的天地灵气,还能得到九大道统至宝的帮助,我们的内丹和法力跟你们低等道士,甚至跟星落道士都大不一样,你想吸我的法力。就跟喝海水解渴一样愚蠢。”

    周契的法力冲进了慕行秋的下丹田,这里已经没有内丹,却还贮存着大量法力和少量还没有被消耗掉的天地灵气,在灼热“海水”的逼迫之下。全都迅速后退,通过残存的经脉进入泥丸宫避难。

    “怀念根本隐遁之法了吗?它的护持之力起码能帮你阻挡一下。”周契一点也不着急,他感觉到慕行秋被定住的身体正在发生不可遏制的微微颤抖,这表明痛苦已经达到极高的程度。但是还能再增加。

    这就是入魔的好处,用不着绝情去欲,用不着压制心中的愤怒。可以尽情报复,从一只蚂蚁身上也能得到大象般的好处。

    “认命吧,屈服吧。”周契劝道,一部分愤怒正转变为好奇,他想知道这个普通的道士到底能承受多少痛苦。

    周契的法力闯入慕行秋的绛宫。

    痛苦没有止境,如果非要给它定一个标准的话,慕行秋觉得自己现在承受的大概是“服月芒”境界的痛苦,他没有定为最高的服日芒,因为他知道待会这痛苦还会增加。

    痛苦占据了一切,慕行秋根本没法产生吸力了,仅存的法力全都退缩到泥丸宫,明知这最后一道防线终究会被突破,他还是决定在这里进行一次反抗。

    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可各种各样的痛苦还是源源不断地传到脑子里,这些痛苦并非混在一起同时到达,而是排着队陆续进驻,你踢一脚,我打一拳,后面还有林立的刀枪剑戟等待着。

    慕行秋的力气不足以挥起拳头,但是还能让他露出一丝微笑。

    这就是他现在唯一的武器,他用笑抵挡无坚不摧的法力,也用笑回答注神道士的“劝说”——他不认命,也不屈服。

    周契的怒火重新上升,输入的法力不小心快了一些,一下子就从绛宫冲到了泥丸宫面前,只要一下,轻轻一下,这个敢打自己一拳的小子就会变成一堆死肉。

    周契及时止住了这最后一击,还有事情要做,这个小子敢拒绝自己的控心术,那就一定要用控心术夺走他的每一分记忆。

    记忆里是否有异史君的线索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要让慕行秋明白强大与弱小的区别,乖乖接受强者的支配,乃是弱者的本分。

    慕行秋终于体会到“服日芒”境界痛苦,奇怪的是,这种感觉更像是一种放松,好像从悬崖坠落,不停坠落,以至于最后产生了某种平衡。

    太多的法力和天地灵气聚在泥丸宫里,慕行秋本打算用它们与外来的法力进行决战,结果根本动不了,它们凝滞了,紧紧包围着已经停止旋转的内丹。

    啪。

    一声脆响。

    只有慕行秋能听到,因为它来自内丹,破裂的内丹,在终极的痛苦之中,重新融合了。

    箭一样的控心术再次射来。

    慕行秋又一次挥出了拳头,这回他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力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