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九章 逼问异史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不知苦味”的飘红打赏。)

    十几只巨大的地猴子凄厉惨叫,这不是它们期盼的结果,自己明明是猎食者才对,怎么会变成食物?没等它们想明白,惨叫声渐渐消失了。

    黑暗的龙洞里无法计时,很久之后,烟雾缥缈,周契又出现了,这不也是他期盼中的场景:数百只地猴子一只不剩,全都死了,有些被撕成了碎片,有些完整无缺,身上没有半点伤痕,地猴子在互相吞噬的过程中口味发生了改变,从血肉变成了纯粹的妖力。

    最后十多只胜利者围成一圈,呆呆地蹲在那里,早已死去多时,褐色的眼睛里暗淡无光,妖力也已被吸光。初妖还不是真正的妖族,妖力一失,妖身随之死亡,反倒是那些看似软弱的小妖,妖力被粘液吸出来,身体却还活着。

    洞壁上所有小妖的粘液壳都变成了浅红色,像一颗颗饱满的初熟果实,微光闪烁,共同照亮了一小段龙洞。

    麒麟身上的粘液壳也发生了变化,不是红色,而是金黄色,在一片红色当中颇为醒目。

    头颅的粘液壳则有些怪异,好像蕴含着各种力量,每种力量却都不纯,以至于五颜六色,显得又脏又乱。

    周契对他们都不感兴趣,目光很光落到慕行秋身上。

    他的粘液壳最厚,已经失去了人类的形状,呈尖塔状,里面的颜色——没法用颜色描述,因为变化发生的太快:这一刻还是浓浓的血红色,下一刻就变成水晶般透明,显露出慕行秋凝重而痛苦的面容,随后血色再次像墨汁一样充满整个粘液壳。

    他在不停地吸收法力与妖力,又不停地吐出来。

    道士的内丹完美无瑕,不能容纳驳杂的妖力。可是又无法将纯粹的法力从中区分出来,只能一遍遍地吸收、吐出。

    慕行秋还在念诵咒语以保持清醒,在普通人听来那是一阵呼噜声,周契却听得一清二楚,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凡人的痛苦无穷无尽,所以才有道士,道士终究不能圆满,所以才有魔。慕行秋,你的坚持并无意义。只不过在延长自己的痛苦而已,但这也说明你还是凡人,连道士都算不上。”

    因为慕行秋的不肯屈服,能与冰魁相媲美的地猴子战士都死光了,周契有点失望,但这点小事不足令他愤怒,他移动目光,开始挨个打量洞壁上的小妖。

    “异史君,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就在这里……附身在某只小妖体内。这一战对你来说太重要了,你不会躲在远处观看,我给你机会让你现身,可你偏偏不肯。地猴子的粘液已经吸出了所有妖力。我只需要一道简单的法术就能把你揪出来。非要如此吗?”

    洞穴里沉默了一会,然后一个声音从洞顶传来,“唉,注神道士怎么都这么难对付。”

    周契的目光恰好盯在那里。一只长翅膀的小妖从淡红色的粘液壳里破茧而出,振翅飞在半空中,壳内的淡红色如烟雾一般缓缓流出。逐渐消失在空气中。

    “我给你机会让你救出慕行秋,附在他身上,你或许还有机会与我一战。”

    “施舍的机会总是不太可信,所以我决定给慕行秋一次机会,没准他能自己挣脱这恶心的东西,用谁也想不到的招数打败你。”

    “呵。”周契的不是一个爱笑的人,收起脸上若有若无的微笑,目光转向了黑暗的洞穴深处,“第一眼见到慕行秋,我就知道他不是真正的道士,他缺了一点什么。庞山肯定也看出来了,所以他们把他当成一种尝试,让他修行念心幻术。尤其是左流英,就因为真幻,他对这名弟子简直是着迷了。慕行秋是创造过不少奇迹,可是每一次奇迹的背后都有左流英的影子。”

    周契停顿片刻,“左流英吐出了内丹,远在千里之外,慕行秋还有什么‘想不到的招数’?”

    “我不知道,我要是能想到,就不叫奇招了,对不对?”小妖飞飞体内的异史君说。

    “我一直想与你见面,异史君,你隐藏得其实并不是那么完美,我一直在关注你,比其他注神道士都要早,但我决定暂时不打扰你,让你随心所欲地推进自己的计划。”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真是惭愧啊,难道你故意让老祖峰倒掉吗?”异史君语带讥讽,推动漆无上偷袭老祖峰是他最成功的计划之一,他可不觉得有任何人对此提前知情。

    果然,周契摇摇头,“我只是远远观望,无从了解你的每一个计划,老祖峰的毁亡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一开始甚至有传言说漆无上夺走了祖师塔……”

    异史君纵声大笑,飞飞白嫩而羞怯的脸上出现这样神情,看上去很是古怪,“原来这才是你入魔的原因,你以为祖师塔落入妖族手中,一着急,就修炼了魔尊正法,哈哈。”

    周契没笑,也没生气,“原因并不重要,关键是我看到了真正的圆满境界,道统的修行方法存在严重的缺陷,我们太注重斩情度劫,于是越接近成功,心里剩下的东西越少,最后一无所有。那不是真正的圆满,我在魔尊正法里看到了另一种境界,跟道统的服日芒境界一样纯净,却不需要斩断七情六欲。”

    “说下去。”异史君笑吟吟地鼓励道。

    “老祖峰倒掉的当天晚上我选择入魔,我知道我是孤独的,必须创建自己的势力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所以我毁坏了一些星云树,造成大批魔种出逃的假象。祖师回来了,乱荆山已经令他满腹疑惑,望山的变化又给他一击,他认为这是某家道统的阴谋,所以强行留下当时赶到望山支援的所有道士,关闭了瞬息台,想找出是谁动的手脚。”

    周契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遥望百里之外,“就这样。我给自己争得了一点时间,领悟了魔尊正法更多的奥妙,甚至找到一些志同道合者,没错,望山的入魔者不只我一个,我们是一群人,强大到足以和虚空中的魔种直接联系,能与道统祖师分庭抗礼。”

    “祖师是个聪明人,一发现入魔有漫延之势,立刻带领没问题的道士离开了望山。他知道战斗会破坏镇魔钟,于是干脆将它带走了。”

    异史君长长地哦了一声,“怪不得方寻墨声称十年之内魔族就会重返世间,原来就是他自己搞的鬼,没有镇魔钟,魔种当然很快就能冲出来。望山发生的事情还真是精彩,可惜我没有亲眼得见。方寻墨离开望山之后为什么要躲起来?几年之后还要整个道统跟他一块隐退,他就这么害怕入魔道士吗?”

    “不,祖师不怕我们这些入魔道士。他有本事将我们全都杀死,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祖师掌握着道统最重要的秘密,关于道统命运的一切决定都不是他自己能做出的,历代祖师已经安排了一整套计划。水到渠成,他只需要照做就行了。”

    “道统的祖师当起来还真是轻松。”

    周契的目光转到异史君脸上,穿过皮肤与骨骼,似乎在直接凝视小妖身体里的魂魄。“只有祖师才知道的秘密,只有祖师才了解的计划,你知道我有多想弄清楚这件事吗?方寻墨跑了。却给了我狠狠一巴掌。”

    “我一生都在追寻这个世上的秘密,我跟你一样好奇,嘿,咱们或许可以联手,你想在魔族面前立功,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互不干扰。”飞飞露出妙计一桩的默契笑容,拒绝显示自己的魂魄。

    “当然,咱们可以联手,几年来我一直在找你,为的就是这个,可是你一直躲着,直到魔像将你吸引出来。听说你被左流英活捉,真是让我吃了一惊。还好,一些都来得及,你终于还是落在我手里。”

    “这可不像是要联手的意思。”异史君笑眯眯地说。

    周契伸出右臂,手心冲着异史君,“告诉我真相。”

    “什么真相?你知道的事情比谁都多,我还想向你讨教呢,比如方寻墨向其他道统说实话了吗?左流英神神秘秘的,知道多少……”

    周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五指微弯,飞飞脸上不属于自己的笑容突然凝固,翅膀的扇动速度大幅降低,四五下之后,掉在地面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契握住空空的手掌,对着虚无说:“你不如我想象的强大。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将魔尊正法流传出来?你明知它早晚会落在道士手里。你对道统祖师和他的秘密到底了解多少?还有你的来历、你的目的、你的计划,统统交出来。”

    周契不动了,他进入魂魄的记忆之中,要将它霸占并摧毁,异史君会因此而死,周契并不在乎,他什么都不在乎,整个世界加在一起也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一心只想进入魔尊正法的纯净之湖里,洗去身上的一切灰尘……

    粘液中的慕行秋一直都很清醒,甚至能听到外面的声音,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契会亲自来布阵,为什么总是不肯现身,原来他在等异史君。

    看到周契眼中无神,慕行秋知道这是一次机会,他强行阻止混在一起的法力与妖力再离开内丹,结束了周而复始的一进一出。

    砰!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裂开了,其实是泥丸宫中的内丹,它无法承受涌入其中的妖力,自行破裂,旋转速度大幅降低,像是在碎瓦砾上滚动的辘轳。

    慕行秋管不了这么多,他必须掌握住这次机会,于是拼力一挣,凝固的粘液壳裂成几块,他从里面挤了出来。

    周契不是魂妖,身体死亡他也会死亡。

    慕行秋一跃而至,半点时间也不想耽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