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八章 吸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契消失了,先是化成一团烟雾,很快烟消雾散,人已不见踪影,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会留在这里枯等,而且他知道,地猴子不会立刻吃掉食物。

    只具有初级妖力的地猴子也有自己独门的本事,它们等了一会,慢慢爬向被周契定住的三个目标,居高临下冲暮行秋几人吐唾沫。那可不是随便地啐一口,地猴子个头虽小,嘴里分泌的东西可不少,他们吐出的是一团团的透明粘液。

    秃子呜呜了几声,然后用嗓子眼说:“都怪我,我让飞飞他们躲进来,才会……”粘液越来越多,他不能开口也不敢开口了。

    慕行秋当然不会责怪秃子,是他决定跟进洞的,他原以为冰魁首脑不会是太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会是一名注神道士,但他并不后悔,带进再多妖族也没有用,大家协力也不是注神道士的对手。

    而且慕行秋并不觉得毫无希望。

    他有几件事情想不明白:第一,周契几年前就已入魔,望山是否知情,祖师方寻墨封闭望山是否与此有关?第二,周契是注神道士,完全可以凭一己之力分批杀死冰城众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调集冰魁?第三,异史君去哪了?

    小妖们是在昨天夜里偷偷跑出来的,这表明异史君当时还在冰城,可是布局之后却又一次消失不见,周契显然还没有找到他。

    慕行秋不去想身上越聚越多的粘液,余光扫视,心想这就是一处陷阱,被粘液困住的他们则是诱饵,周契想借机除掉异史君。

    异史君是一只强大而狡猾的魂妖,实力与注神道士相差不多。花招却更多一些,左流英棋行险招才将他活捉,周契绝不会浪费一次杀死他的机会。

    异史君可能藏在任何一只活物的体内。周契找不出来,慕行秋也不能。他放弃这个可能的救兵,开始自己想办法。

    斗转星移阵肯定有漏洞能让某人施法,异史君找出来了,设置了一道能进不能出的石壁,周契施展的是魔尊正法,慕行秋于是试着存思正法的文字,却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周契修炼的是魔尊正法原文,慕行秋记住的却是翻译过来的人类文字。威力大减,而且没有草帽和秃子脑袋里的魔文相配合,这些人类文字更是没有任何用处。

    秃子离慕行秋不远,就在他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就这么一点距离,慕行秋却够不着,不过他觉得即使有秃子配合成功施法的可能性也不大,斗转星移阵的漏洞肯定跟法术种类无关,而在别的他不了解的方面。

    数百只地猴子停止了吐唾沫,慕行秋被裹在了逐渐僵硬的粘液里。只能屏住呼吸,可还是不由自主地变得困倦,秃子已经睡着了。睁开的眼睛里毫无神采,跳蚤还在挣扎,一红一黄的两只眼睛奕奕闪光。

    慕行秋将自己学过的所有法术、妖术全用了一遍,没一种生效,困意却越来越重,脑袋里像是有鸟在飞来飞去,一阵一阵地眩晕。

    周契和异史君没有出现,地猴子们的第一道美味已经准备好了。

    一只小妖身上的粘液正在变成微红色,表明他体内潜藏的妖力被吸出来了。地猴子争先恐后地围过去,为了争抢一个好位置大打出手。很快它们按实力确定了位置,一只个头最大的地猴子伸开四肢抱住了发红的粘液壳。其它地猴子则努力张开鼻孔,准备吸食妖力。

    慕行秋既恼怒又羞愧,他是来救众小妖的,结果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沦为怪物的食物。

    “错或落弱莫。”慕行秋从喉咙里念出了咒语。

    咒语若干次在危机时刻帮了大忙,慕行秋已经很久没有出声念过了,在最无计无施的时候,他又念了出来。

    咒语也没能产生效果,连让空气震动都没做到,但是慕行秋脑子里的困意居然减弱了几分。

    “错或落弱莫……”慕行秋不停地念诵,张不开嘴,只能发出一连串呼噜声。

    正准备吸食妖力的地猴子们暂停了,回过头,一块用褐色的眼睛盯着慕行秋,似乎在奇怪他为什么还能发出声音,然后它们又慢慢爬过来,轮流对着猎物吐出更多粘液。

    跳蚤的双眼慢慢暗淡下去了,慕行秋却不困,仍在努力发声,他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用,可他就是不想就这么睡过去,他还没有屈服,宁愿保持清醒状态看着一切发生。

    地猴子不是聪明的怪物,它们的思维很简单,既然猎物还能发出声音,就一定要用粘液将其彻底包裹住。慕行秋身上的粘液越来多,虽然它们很快就会硬化,可还是有一些慢慢滴向地面。

    慕行秋的左眼和脑子里面同时疼痛起来,由于离得太近,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同一种疼痛,过了一会才发现疼痛分别来自于左眼妖丹和泥丸宫里的内丹。

    他的妖力和法力都在向外流逝,速度不快,却是前所未有的疼痛,他明白地猴子为什么要用粘液让猎物沉睡了,这种疼痛能杀人,人一死力量会消失大半。

    慕行秋自从修行以来受过不少苦,忍耐力远超常人,可这样的疼痛也让他受不了,左眼和泥丸宫像是被小刀子削成了薄片,一刀又一刀,永不停止。

    他仍然坚持在喉咙里念诵咒语,就是不肯向困意和痛意屈服。

    地猴子们的褐色眼睛里露出了明显的困惑,但它们不知变通,依然不停地吐粘液,几只最瘦小的地猴子甚至从洞壁上掉了下来,分泌粘液消耗太多精力了。

    左眼妖丹相对比较弱小,它最后疼痛了一下,眼珠好像被生生摘了出来,里面的妖力全被吸进了粘液里,慕行秋的妖丹就这么结束了。

    粘液变成了血红色,地猴子们全都变得焦躁不安。这红色对它们的吸引力实在太大,虽然已经有十余只小妖身上的粘液变成了红色,可是颜色太浅。都不如这一只猎物浓重鲜艳。

    个头最大的地猴子第一个扑上来,张开四肢牢牢趴在慕行秋的粘液壳上面。

    如果是一般的猎物。地猴子们愿意让最强的首领占先,可这只猎物实在是太美味了,产生的吸引力足以压过等级差距所带来的恐惧。

    数百只地猴子疯狂地冲向血红色的粘液壳,离得最近才能吸到最多,这个道理不用太聪明也能明白。慕行秋身上的粘液壳可容纳不了这么多的吸食者,其实他根本注意不到,在他眼里全是红色,左眼的疼痛虽然停止了。泥丸宫的折腾却还没有结束,他凭着本能在念咒语,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地猴子们在互相残杀,一只被杀死,立刻就被众猴分食。在这样的混战中,个头大未必占优,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第一只扑到粘液壳上的大猴子,一点妖力还没吸进去,就被数十只地猴子撕成了碎块。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地猴子的数量越来越少,个头却越来越大,慕行秋如果不是被泥丸宫的疼痛占据全部意识的话。就能听到地猴子们的尖叫声和身体膨胀时的爆裂声。

    将近半个时辰之后,三百余只地猴子只剩下十多只,全都是一丈多高的巨兽,它们终于达成了妥协,围着血红的粘液壳站立,距离都一样,然后一块翕动鼻孔,准备共同分食美味。

    星落五重内丹里的蕴含的法力还没有被吸完,慕行秋的泥丸宫疼痛依旧。可是地猴子开始吸食粘液壳中的妖力与法力时,他还是感觉到了。

    吸食过程并不难受。反而能减少疼痛,慕行秋的意志哪怕稍微再弱一点。也会心甘情愿地放走这些妖力与法力,可他只是一转念间就开始与那股吸力对抗。

    慕行秋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一边念咒语一边加快内丹的旋转。

    那个改变局势的念头是突然间出现在慕行秋脑子里的:孟元侯的魂魄拥有强大的吸力,可它被收纳在一柄玉斧法器上,受斗转星移阵的影响,即使慕行秋拥有自由身,也无法使用。

    可慕行秋用孟元侯的魂魄施过法,还曾经进入过霜魂剑亲眼见到过魂魄。

    为什么孟元侯能变成琥珀道士?

    慕行秋知道,决定一切的是那股不同寻常的意志,修行逆天之术的孟都教,在被群妖包围的时候,下定了决心,以极为强大的意志产生了不可抗拒的吸力。

    可这股吸力太强大,孟元侯自己也法摆脱,他再没有醒来,直到死后这股吸力仍然存在。

    慕行秋需要的是一股恰到好处的吸力与地猴子对抗,他不想变成琥珀道士,他还要醒过来。

    他继续念那五个字,与此同时集中全部意志争夺粘液壳里的法力与妖力。

    绝不认输。

    慕行秋又想起这几个字,这不是陌生的芳芳魂魄告诉他的,而是那个有血有肉的芳芳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他要夺回属于自己的力量!

    当这些力量被粘液慢慢吸出去的时候,慕行秋无处着手,当十多只地猴子贪婪地大量吸食的时候,慕行秋却在一片混沌当中终于抓住了力量的存在

    他牢牢抓住,他拼命往回拽,他在最胶着的一刻也不忘记念咒语,不是为了增加吸力,而是为了能在关键时刻还能清醒过来。

    不知过去多处,慕行秋终于挽回局势,法力与妖力开始回到粘液里,又慢慢流向泥丸宫,可是却发生了一件他无法控制的事情。

    法力与妖力混在了一起,同时进入纯净无瑕、不容杂物的内丹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