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四章 饭王的演讲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拔魔》更多支持!

    天空飘着雪,锦簇召集冰城的全体妖族,包括那些年幼的小妖,他发表了一通将近半个时辰的演讲,而不是简单地告诉众妖真相。

    申尚和少量妖族已经出发去寻找救兵和猎物,剩下的妖族有千,他们站在雪地里,离昨晚的战场只有咫尺之遥,扭头就能看见那些巨型浅盘似的大坑。

    饭王锦簇站在一座用雪堆起来的高台上,手里握着一尊三首神像,高高举起,用一次长长的祈祷感谢古神赋予妖族力量,让他们击败了强敌,用词华丽而古雅,大多数妖族根本听不懂,反而更觉得这是神圣的语言。

    最后他说:“古神保佑,咱们结束了一个传说,从此以后,再有妖族说起冰魁的可怕与不可战胜,只有你们,站在这里的每一只妖,可以哈哈大笑,骄傲地说那是谎言。”

    慕行秋站在群妖后面听灵妖的演讲,虽然冰城不能施法,锦簇的话仍能清晰地传到每一只妖的耳朵里,声音响亮,虽然有失浑厚,却充满了感情,当他向三首神像祈祷的时候,感动得一些妖族甚至向他下跪。

    接下来,锦簇向众妖说起了斗转星移阵,描述它的强大与可怕之处,那是一种末日般的法术,覆盖整个世界,没有生物能够逃脱,它能令妖术失效,能让所有妖族失去斗志。

    他的说法有些夸张,但此地的妖族刚刚从一场恐惧与沮丧的迷雾之中走出来,对那种窒息感记忆犹新,因此对饭王的话没有任何怀疑。他们难得地保持安静。没有发出吼叫,全都紧握双拳,怒目圆睁,好像这就要走进战场。

    锦簇说起了七大枢位,没有任何隐瞒,但是在一些细节上做了夸大,尤其是冰城的重要性,在他的描述中,冰城不仅是第一位枢位,还能决定斗转星移阵的一半威力。守住七天,就相当于折断了冰魁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云云。

    然后他谈到了选择,众妖可以离开冰城,他们已经不受诅咒的束缚,想走就走,谁也无法阻拦,锦簇的语气从这时起变得苍凉而悲伤,假装也好。真情也罢,这种声音的确非常有感染力。

    “十几万年,妖族被道统压制了十几万年!咱们反抗,被打倒。又反抗,又被打倒,周而复始,好像这就是永远无法摆脱的宿命。有些妖族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魔族的帮助。可冰魁就是魔族的先锋,他们将妖族当成阵法的材料,连刚出生的婴儿都不放过。你们还指望魔族能打破这种宿命吗?要我说。抱有这种想法的妖族都是蠢货,妖族必须依靠自己!”

    “妖族为什么备受欺压?不是因为咱们力量弱小,恰恰相反,妖族拥有这世上最伟大的力量,昨晚的战斗足以证明这一点。可是妖族不团结,分裂和互相仇杀削弱了妖族的力量,很多时候,妖族宁愿看着同类被杀也不想伸出援手,最终,屠杀降到了自己头上。”

    “咱们可以离开冰城,将第一枢位让给冰魁,逃得远远的,换得几天、几个月、几年的安稳,理由则是现成的:这么多妖族,还有道统和人类,凭什么非得是咱们站在这里?”

    众妖鸦雀无声,雪势越来越大,大家却没有注意到,兽妖头顶两角之间堆着几寸厚的雪也不肯拂去,年幼的小妖脸颊涨得通红,不是因为寒冷,而是激动,雪遮住了许多目光,可众妖仍然望着锦簇,在等他的回答。

    为什么非得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抵抗冰魁,受益的却是整个世界?

    锦簇沉默了一会,语调急转直下,由高亢激昂变得轻柔和缓,但是仍然清晰,“因咱们已经站在这里。是冰魁把咱们逼来的,强占土地、屠杀妖族,他们会一直这么做下去,总得有一群妖族停止逃亡,转身战斗。这是一个开始,必须得有这个开始,才会有更多的妖族挺身而出参加战斗。咱们刚刚结束一个传说,能不能再创造一个新的传说?”

    应声雷动,震得空中的雪花都在微微颤抖。

    秃子坐在跳蚤的两角中间,这时转向慕行秋,露出奇怪的表情,好像有沙子瞇住了眼睛,“我要是有心,现在就会跳出来,我要是有眼泪,现在就会流出来。小秋哥,我没身体,你有妖丹,咱们也算是妖族吧?”

    这样的场景跟慕行秋想象得不太一样,但他不得不佩服锦簇的鼓动能力,他想起自己断流城曾经做过的几次演讲,没有一次能跟这一次相比,锦簇化妖才短短几年时间啊,以出生算,才只有六七岁而已。

    或许锦簇并不是在演讲,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自己所深信不移的事实,或许他根本就被异史君的某只魂魄附体了。

    异史君是众魂之妖,每只魂魄都各有所长,没准就有一只最擅长演讲和鼓动。这一解释更加简单合理,慕行秋几乎就要采纳了,可是透过雪花远远望见锦簇那张天降使命般的陶醉面孔,他也和众妖一样,相信这就是饭王的真情流露。

    灵妖一族刚诞生不久,锦簇就迫不及待地扛起首领的大旗,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的渴望,他的父亲是一匹普通的枣红马,可他从来没有为此感到自卑,反而变得更加骄傲。

    这一回,他扛起了更大更重的旗帜,跟慕行秋不同,他不会追问这面旗原来应该属于谁,又是谁交到他手里的。

    锦簇最后以这样几句结尾:“道统藏起来了,妖术师们也不见了,只剩下咱们,一群普通的妖族。我知道许多妖族都在想,让咱们也藏起来吧,可是大难临头时候,只有强者才能及时脱身,对咱们这些所谓的弱者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可靠的藏身之处。唯有战斗,弱者才能互为依靠、互为藏身之处,唯有战斗!”

    不管是否理解了这番话的含义,众妖再次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未来的王者正在迅速成长,慕行秋意识到自己正在做左流英曾经做过的事情,但他还是在两人之间划出了一条界线:他更愿意像西介国公主一样,将一切事情都提前说得明明白白,而不是暗中推动,直到结果无可挽回的时候才说出真相。

    他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更高尚一点。

    无论怎样,大获成功的锦簇和激动不已的众妖。让未来在慕行秋眼里变得更清晰了一些,道统或许很久以后才会回来,异史君的计划或许只能保住极少数强者的性命,但是普通的人类和妖族也有希望,像公主和大良这些人不用非得躲藏起来。

    锦簇的演讲结束了,众妖一遍遍地高呼“战斗”,用以回应是走是留的疑问。连秃子也加入其中,跳蚤却冷静得好像一句也没听懂似的,晃晃头。差点将秃子甩下来。

    妖群从慕行秋身边涌过,同族的朋友们互相搂着肩膀,像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大叫大嚷,互相仇视的部族首领手挽着手。在一片嘈杂声中当众发誓尽弃前嫌,兴奋的小妖们蹿上蹿下,围着父母兄长转圈,希望能得一把武器。哪怕是骨制的匕首也好。

    锦簇走来了,身边跟随着一大群热情洋溢的年轻妖族,部族首领们都被挤到了一边。高大的兽妖在这种时候占尽优势,将普通半妖挤得几乎无处落脚,可他们给饭王留下了足够的空间,每只妖都想靠近他,但是谁也不敢真的挨着他。

    锦簇举起手中的神像,朝慕行秋点下头,“就算挖遍整个冰城和狼原,我也要将冰魁首领找出来,来一场真正的决战。”

    慕行秋点头还礼,侧身让出几步,看着众妖像翅膀一样簇拥着饭王远去。

    “我有点嫉妒了,小秋哥,趾高气扬走在那里的应该是你。”秃子望着众妖背影,艳羡不已。

    “趾高气扬?这就是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慕行秋笑着问。

    “呵呵,我总把你和二栓……沈昊弄混。”秃子也笑了,多少年过去了,他记忆里的慕行秋和沈昊还是野林镇的两个孩子头儿。

    锦簇的成功也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小妖们不肯离开,即使父母同意,他们也不肯走,连五六岁的孩子也要参加战斗。

    这件事解决起来可困难多了,锦簇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才将五百余名不到十岁的小妖分批送走,全由女妖护送,前往西南方十日路程以外的一个叫做卧牛湖的地方,据说那里的妖族是前些年从极北迁移过去的,应该会接纳投奔者,如果遇到意外,后去的小妖也来得及改变方向。

    慕行秋趁机对小妖们做了一遍检查,结果飞飞是唯一特别的小妖,只有他能吸走一部分法力。

    慕行秋决定有机会要带他去见左流英,以确定小妖体内是否真有道根。

    冰魁发出战书的第四天早晨,出去寻找援兵和猎物的申尚与妖族都还没有回来,留在冰城的众妖为了节省最后一点食物全体放弃早餐,以狂热的交谈充饥,一群小妖却惹出了麻烦。

    一共五十多只小妖,本应在天亮不久就由五只女妖护送离开冰城的,当天早晨,只有他们能享受一顿简单的早餐,可是女妖们端着食物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小妖们全都不见了。

    其中就包括飞飞。

    (求推荐求订阅)(小说《拔魔》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