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三章 未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炽天使之羽翼”的飘红打赏。)

    狼原中间的一片雪地上留下了冰魁的战书,数十具残破不堪妖尸的肢体被拼成了简短的一行字:第六日正午此地决战。

    这些妖尸的伤口看上去还很新鲜,相貌陌生,四周没有脚印,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来的。

    “这回倒省事了,异史君说咱们坚持七天就能阻止斗转星移阵的第一位枢位,冰魁竟然主动给了咱们六天时间。”申尚也跟来了,四处看了看,“这里还真是决战的好地方,一马平川,谁也不吃亏。”

    第一仗打赢了,锦簇的神情却更加严肃,“这六天时间不是给咱们的,是留给冰魁自己的,他们正在调兵遣将,决战的时候就不是几十只冰魁,而是几百、几千。”

    慕行秋没吱声,默默地盯着那一行用尸体碎块摆出来的战书,他在想更多的事情。

    二十多名妖族首领在附近焦躁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发出一声怒吼,用本族语言厉声咒骂,挡住诅咒的影响之后,他们对冰魁的恨意更深。

    “大家的斗志已经不成问题了。”申尚瞧了一眼那些妖族首领,“咱们还剩下多少战士?”

    “男女都算上有八千多名,我打算让十岁以上的妖族全都参战,分担冰魁爆炸时的伤害,这样的话又能多出差不多五百名。”

    “太少了,冰魁已经摸清咱们的底细,肯定会派出足够的兵力。咱们得想办法找到一些援兵。”申尚又瞧了一眼众妖族首领,压低声音说:“还有,咱们的粮食不多了。顶多坚持三四天,你是饭王。可得名符其实。”

    锦簇眉头紧锁,他可以鼓舞斗志、身先士卒,可是寻找援兵和食物这两件事实在让他头疼,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来。

    “援兵……我待会就派出一批使者,分赴各个方向,以三日为限,看看冰城周围有没有其它部族,争取把他们带过来。回来也是三日,应该能赶上决战。至于食物,把冰城再搜刮一遍吧。”

    “出了斗转星移阵就能施法了,我们可以提供一些符箓,让使者跑得更快一些。你再给我调派一些帮手,我从东边来的时候看到过鹿群,没准可以弄些肉。”

    申尚的态度比任何时候都要积极,但他和锦簇都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起不了多大作用。于是一块看向慕行秋。

    慕行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指着妖尸战书说:“这些字是谁留下的?”

    “冰魁啊。”申尚有点失望,还以为慕行秋在想更重要的事情呢。

    “不对。咱们刚跟冰魁打过一仗,他们是一群没有血肉、不知疼痛的怪物,提前施放的诅咒已经失效,他们却一无所知,打法一点也不会变通,所以……”

    “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写字,不会调兵遣将,更不会布阵。”申尚已经明白慕行秋的意思,“冰魁只是一群傀儡。他们背后藏着一位或者几位首领,或者说是施法者。”

    锦簇握紧拳头。冷冷地说:“懦夫。”

    “懦夫总是很安全,也就是说不管咱们杀死多少冰魁。最后还是没办法赢得这场战争。”申尚抬起手在脑门上轻轻一拍,“异史君肯定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只希望咱们坚持七天,而没说让咱们获胜,狡猾的老家伙。”

    年轻的灵妖有点听糊涂了,“异史君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他完全可以提前说出来,咱们找出冰魁的首领,就能彻底打败他们了。”

    “大概是不信任咱们吧。”申尚对此倒不是特别在意,在慕行秋和锦簇脸上各看了一眼,笑道:“饭王,你还是戴上头盔吧,也好让大家马上就能分清谁是谁。好了,再多的主意我也想不出来,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去打猎了,希望能弄回几百头鹿来。”

    锦簇招呼三名妖族首领,让他们带领本部妖族跟随申尚去狩猎,又安排另外一批首领分别前往不同方向进发,连行三日然后调头,尽可能带一些援兵回来。

    申尚带着首领们离开了,他会分发一些纸符,让他们跑得更快一些,整支队伍里没有妖术师,只能由符箓客们提供助力了。

    锦簇有意支走所有妖族,只剩下他和慕行秋的时候,他说:“我看到你昨晚的表现了。”

    “嗯。”

    “我应该让位了,你才是真正的王,妖族崇敬你,即使听说你是道士之后,也没有减少这份崇敬。”

    “你真愿意让位吗?”慕行秋笑着问。

    锦簇的神情却更加严肃,“你以为我在试探你吗?我希望能为妖族做点什么,但我不是非得当一名妖王,相比于揣摩敌方的阴谋诡计,我更愿意冲锋陷阵。”

    慕行秋没有收起笑容,“妖族从来不缺冲锋陷阵的勇者,缺少的恰恰是王者。”

    “群妖之地到处都是妖王,就是现在的冰城,也能找出二三十位来。”

    “他们只是部族首领,不是真正的王者,漆无上有坚强的意志,但是没有大智慧,异史君有大智慧,意志却不够坚定,他活得太久了,害怕一切危险,总是远离战场这样的地方。真正的王者要两者兼而有之。”

    锦簇想了一会,不自觉地像孩子一样咬了一下嘴唇,“这两样恐怕我都没有。”

    “那就从现在开始训练自己,做一个未来的王者。”

    锦簇缓缓地点下头,“你甚至不是妖族,为什么要做这些?”

    “因为我不能等到魔族杀到自己面前时才做出反抗,那样的话一切就都晚了,我也不想寄希望于奇迹,道统隐退之后总会回来。但是很多人都看不到了,这其中可能就包括我自己和我所在意的一些人。”

    “所以妖族对你来说是一面盾牌,用来缓冲魔族的进攻。”

    “实话实说。就是这样。”

    慕行秋没用任何所谓的大道理修饰自己的想法,他宁愿一开始就坦诚相待。而不是慢慢地互相猜忌,他相信灵妖能理解这一切,就像他必须理解自己一直以来遭受的种种“利用”。

    “你该庆幸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希望你能好好使用这些价值,而不是抱着它们自怨自艾。”这是西介国公主对慕行秋说过的话,他一直记在心里,过得越久越觉得有道理,他已经像公主所说的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这个台阶上他仍然遭到利用,但也可利用一下别人了。

    利用也有高尚和卑鄙之分,中间的差别就在于是否公平。

    慕行秋没将公主的话说给锦簇,因为此时非彼时,慕行秋不是高高在上的西介国公主,锦簇也不是前途暗淡的致用所弟子。

    “妖族这面盾牌应该掌握在妖族自己手中。”锦簇自己想通了慕行秋的话,不再推让饭王之位,而是说:“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会尽我所能,这次战斗结束之后,你得学会两仪剑盾。给其他妖族做一个榜样,我会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建立一个类似于道统的修炼场所。培养更多的妖术师。”

    “妖术师?”锦簇愣住了,“你不怕妖族在里面互相残杀吗?而且十年之内魔族就会杀到,这么短的时间……”

    “哪怕只剩一天,也要为未来着想,谁说魔族一出现就能吞并整个世界?所以咱们拥有的时间不只是十年,如果在这十年之内应对得当,还能争取到更多时间。至于妖族之间的仇杀,有开始就有结束,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人类最终会参加这场战争吗?”锦簇也开始着眼未来了。妖族可以当盾牌,但不能当唯一的盾牌。

    “到了最终。谁都没有选择。”慕行秋已经在思考这件事,甚至想再见到辛幼陶的时候应该让他回皇京。帮助公主争取皇权。

    “关于六天后的战斗,你有什么好主意吗?”锦簇的神情仍然严肃而高傲,但他是真心向慕行秋请教,希望得到帮助。

    “首先,你得向全体妖族说实话。”

    锦簇又愣住了,他以为慕行秋会说如何找到冰魁首领,结果却是这样一句,“什么实话?”

    “告诉他们不是必须留在这里,他们已经摆脱诅咒的影响,可以自由离开冰城。”

    “可是……妖族都走了,谁来打这场仗?”锦簇越发惊讶,甚至觉得慕行秋迂腐得过头了。

    “斗转星移阵有七大枢位,冰城只是第一个,如果众妖事后知道你没有说出全部实话,以后的仗就没法打了。”

    “可是我没有隐瞒,我最初就是要劝他们离开的,只是……”

    只是为了激发妖族的斗志,锦簇更强调战斗的重要,宁可战死不可等死,在锦簇的观念里,逃亡是可耻的、不可接受的。

    “起码将年幼的妖族从这里转移,我知道他们不愿意离开父母,你必须说服他们,妖族若想有未来,就不能再拿孩子冒险。”

    “让我想想,小妖倒是可以离开,可是让所有妖族选择是留是走……我得再想想。”锦簇一时间还不能接受慕行秋的建议。

    慕行秋让锦簇自己思考,转身向南边的冰城走去,十几步转身大声说:“冰魁这么快就送来战书,他们的首领肯定就在附近,找到他或许能让战斗变得简单。”

    慕行秋希望自己没给锦簇太多压力,可一位真正的王者总要接受磨砺,就像刀剑必须经受火与水的交替淬炼一样。

    (求推荐求订阅)(小说《拔魔》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