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二章 顿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拔魔》更多支持!

    (感谢读者mmm1111的飘红打赏。)

    三十九只冰魁留下三十九座浅坑,像是从天外飞来的巨型盘子落在了冰城西、北两个方向,形状规整,几无瑕疵。

    二百多只妖族丧命,大都死于冰剑,只有极少数是被冻死的。

    申尚背对阳光,望着空荡荡的战场,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只要愿意,他仍然能唤起那股令人兴奋的燥热感——不用再说脏话,他已经能自如地控制这种感觉了。

    申尚转身走向营地,觉得妖族的南腔北调是这世上最美妙的声音,他想找熟人说会话,一块神采飞扬地回忆结束不久的战斗,可是看见昨晚被他站在肩上的高大兽妖热情招手时,申尚笑着摇摇头,看到符箓客们聚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时,他也没有加入。

    他在妖族各个营地里兜了一小圈,没发现锦簇,战斗一结束,饭王就带领一群妖族外出巡视,申尚于是走进冰城废墟。

    在一片残垣断壁包围的空地中,慕行秋正在向一群妖族青年传授两仪剑盾,他没有休息,也不想休息,可那些学徒却无法压抑心中的兴奋,总是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慕行秋,好像他是衣锦还乡的大人物,曾经的玩伴有心相认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慕行秋无奈地摇头,今天更不可能让这些妖族进入静心状态了。

    几十步以外的一堵墙下,秃子正在教一大群小妖存想修行,小妖们倒是像模像样地闭眼端坐,蝉翼妖飞飞也在其中,自觉地坐在位置不好的阴影里。

    慕行秋决定找时间对所有小妖都做一次检查,这样做可能没什么意义。妖族就算有道根也未必能修行内丹,慕行秋只是好奇妖与道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相通。

    慕行秋解散妖族学徒,走向两堵残墙之间的申尚,“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申尚已经是老年人的容貌了,这一笑更显苍老,两只眼睛却还有少年的灵动,与吐丹之后的左流英倒有几分相似,“他们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叫‘笑疯子’,给你也起了一个。”

    “是吗?”慕行秋不是很在意。

    “碎冰之矛。”申尚一直忍着不说。一旦开口就再也收不住,“我喜欢你的绰号,不过我自己的也不错,笑疯子,哈,不知道庞山道士们听说这个绰号会怎么想。”

    “他们也会说你疯了。”

    “能让道士们说出这种话,也算是难得了。”

    慕行秋盯着申尚打量了一会,“奇怪,你现在一点也不像道士。比我还不像。”

    “那是因为我看破了很多事情。”

    “你度过崩劫了?”

    申尚的确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不再是那个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申家长子,就连残破的白色墙壁都能让他多看两眼。

    “我没度劫,可我根本不在乎了。修行不是这世上唯一值得去做的事情,道士都被蒙蔽了:有道根就应该修行,修行就要勇攀高峰坚持到底,可是——为什么?”

    申尚之所以来找慕行秋。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人是道士,能够理解关于修行的体悟。

    “为什么我不能当符箓师、不能去放马、不能当士兵、不能做商人?为什么道根在我一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我的整个未来?为什么当我不能施法的时候比最普通的妖族还要软弱?瞧,没人想过这些问题。所有被选中的孩子都兴高采烈,以为自己就此成为天之骄子。结果呢,没能凝丹成功的人觉得自己是失败者,修行停止不前的也是失败者,于是道统里充满了失败者,只有寥寥几名成功者,他们却一点也不满意。”

    “就像左流英。”慕行秋说。

    “没错,左流英对自己的修行从不满意,因为一旦满意就会遇到叹息劫,他不停地折腾,就为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可是我就想知道,这一切都他妈的是为什么!”

    脏话让申尚又激动起来,嘴角冒出一串泡沫,“昨天晚上我明白一件事情,打败强敌一定得是注神道士吗?不,几千名妖族或者几千名普通人类也能,只是更麻烦一点,但这不是关键……”

    申尚有点语无伦次,眼珠转来转去,好像已经忘了慕行秋,全然是在自言自语。

    “有注神道士,也得有吸气道士,有道士也得有凡人和妖族,从境界上来说有高有低,可是所有人都必须去攀登道法的高峰吗?对于一名符箓师来说,自己的命就不如道士重要?一万名、百万名凡人的性命就不如一位注神道士重要?道统不总是说自己在保护这个世界吗?如果注神道士重要到视凡人如草芥,那这种保护又有什么意义?”

    慕行秋笑了,怎么也想不到会从申尚嘴里听到这样一番话,“左流英恐怕不会同意你的看法。”

    “谁在乎?”申尚摊开双臂,一脸的无所谓,“左流英想当服月芒、服日芒道士,想保护整个世界,那是他的追求,也是他的本事,我没这个能耐,为什么一定要模仿他呢?我为什么不能……模仿张十三?他是三水岭最有名的猎手,捕获的猎物比符箓客还多。”

    慕行秋在一瞬间理解了申尚的意思,最具说服力的不是他的话,而是他的神情,那是一个人终于认识到自己的价值,选定了方向结束徬徨时的激动与喜悦,好像笼中的野兽重获自由,眼中所见仍是熟悉的一草一木,心情却飞到了天上。

    “恭喜你。”慕行秋说。

    “谢谢,我就知道只有你能理解,因为你也不是真正的道士。”申尚意犹未尽,他还没想好自己的路,目光就已经转到慕行秋身上,“你也希望变强,但你跟左流英那些真正的道士不一样。他们为变强而变强,你有其它目标。记得吗,在庞山致用所你带着一群没希望的弟子修行内丹,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找到了你,那时我就想,道统沉寂如死水,像你这种人注定要被埋没。可是谁想到之后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呢?你有自己的道路,而且已经走在了上面。”

    “你把我说得比注神道士还厉害。”慕行秋笑着摇摇头,“说实话,我从来看不到自己的道路在哪。走来走去,每次都是死路,就像这一次,打败了几十只冰魁,可我仍然看不到希望,因为我知道还有更多冰魁,他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马上就会全力以赴。”

    “谁也不能保证你能一直幸运地活下去,但我知道这条路是你必须要走的。就算待会有一万只冰魁出现,把你把我把所有妖族都杀死在这里,你还是会走这条路,你是天生的领袖。对别人是乱世和困难,对你却是机会和未来。”

    慕行秋微微皱眉,“你不会还在替异史君说话吧?”

    申尚大笑数声,然后也皱起眉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很快眉头舒展,“异史君可能给了我一点提示,但这些话是我自己的。”

    大概是觉得慕行秋不甚热情。申尚不想再唠叨了,转身准备告辞,又有一点想法不吐不快,于是指着不远处的众多小妖说:“道统更强大,异史君也比你强大,可你更适合当领袖,因为你不会蔑视单独的一条弱小生命。道统为了胜利可以暂时放弃整个世界,不在乎在这一失一夺的过程中有多少生灵涂炭。异史君为了施展强大的妖术,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一大批妖族,一点不比冰魁仁慈。可能我站得不够高,但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跟着你去闯刀山火海。”

    “你选择我,可能是你站得不够高,我没有随意牺牲他人,可能是因为我不够强,而不是我更仁慈。”

    申尚摇头,却没有再争辩,后退两步,转身向废墟外面的营地走去,冲着远处的跳蚤说:“铁皮畜牲,你小时候还吃过我手里的金屑呢,怎么见我这么冷淡?”

    跳蚤扭头在墙上蹭来蹭去,好像根本不知道申尚在对自己说话,该糊涂的时候它总是糊涂。

    申尚走了,慕行秋却没法将他的话一笑置之,他坐在一块石头上存想,以去除心中的杂念,他的确得弄清自己要走哪道路了,不能总是被危险追在屁股后面,要么躲得远远的,要么主动迎上去。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野林镇居民的下落、龙魔所谓的真相、芳芳的魂魄孜孜追求的道火本源,这些事情与魔族的威胁和道统的隐退纠缠在一起,看似不相关,细究的话又好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慕行秋什么也不想,当他醒来时候心境平和了许多,甚至可以冷静地思考自己对芳芳的感情了。

    数十名小妖安静地坐在他面前十几步的地方,崇敬地看着他,好像他刚刚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秃子坐在跳蚤两角之间,以一种略带神秘的炫耀语气说:“瞧,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存想,这是修行的第一步,谁能做到谁就能拥有内丹。”

    秃子的介绍是错误的,小妖们却齐刷刷地唔了一声。

    慕行秋就在这一刻顿悟:魔族和道统都在规划十年以至百年以后的战争,异史君也在尽其所能预先安排对策,他想摆脱被追逐的命运,就得早做准备。

    未来就在他面前,他已经着手在做,却没自觉地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必须保住这些小妖,挫败冰魁的下一次进攻,对慕行秋来说就有了更多的意义。

    好像是为了迎合他心里刚刚萌生的计划,饭王锦簇出现在废墟边缘,对他说:“冰魁发来战书了,他们要来一次决战。”

    (求推荐求订阅)(小说《拔魔》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