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一章 战场上的疯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拔魔》更多支持!

    活了一百多年,申尚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腿软。

    斗移星移阵对法术的禁锢已经覆盖了冰城周边,道法、妖术、符箓全都施展不了,申尚和二十多名符箓客只能凭双腿跑动。符箓客还好,他们虽然是普通的非妖与半妖,天生体质一点也不比人类强,但是自小生长在艰苦之地,倒也练出一身力气,反而是道门出身的申尚一旦失去法术的帮助,就变得软弱无力。

    道士炼丹之前先炼体,申尚的体质比普通人类和妖族都要好一些,但他犯了一个简单的错误,不懂得保存体力,从一开始就全力奔跑,速度比谁都快,没多久就感到气喘胸闷,肺部像是要炸开一样。

    离开庞山这些年,申尚以为自己受了不少苦,他去往最荒凉最贫瘠的山区,跟最纯朴的妖族生活在一起,可是直到暂时失去法术,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辛苦,之前的一切经历不过是走马观花而已。

    两条腿像山一样重,又像棉一样软,他不明白这两种感觉怎么会同时出现。

    “聚在一起!”他的嗓子也哑了,声音再也压不住兽妖的吼叫,心中忍不住佩服这群丑陋野蛮而不知疲倦的家伙。

    斗转星移阵若是真的布满整个世界,让法术失去用武之地,道统岂不是要一败涂地?申尚心中一惊,觉得道统真不应该就这么隐退,起码应该阻止冰魁布阵吧。

    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是一大群妖族的惊呼。

    申尚个子矮,什么也望不见,看到附近有一只高大的兽妖。跑过去说:“借你的肩膀用一用。”

    兽妖的个头是申尚的三倍,比他粗壮好几圈,根本没听到来自下方的话,仍在昂首翘望,直到矮小的人类像猴子一样爬到肩上,他才转过长满胡须的脸孔,惊讶地看了一眼,用力甩了几下,没甩掉,也就顺其自然了。

    战场上的火堆还没有完全熄灭。申尚的天目也还有点作用,他看到了远处冰魁炸出的大坑,不是很深,面积却极广,直径足有三四里。百余名妖族被困在雪坑的范围内,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奔跑、转身、前扑等各种姿势,身上却裹了一层冰,像是一群栩栩如生的雕像。

    饭王锦簇就在其中,手里还拎着重锤。

    申尚的目光继续远望。看见了离爆炸中心点最近的慕行秋和跳蚤,心一下凉了,连他们两个也被冻住了,麒麟的两条前腿还在空中。慕行秋身体前倾,一条腿也已抬起,却动不得分毫。

    众妖失去了主心骨,有的站立不动。有的不明所以,却已感受到情形不对,茫然四顾。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数十只冰魁大都已经成形,正挥舞冰剑在妖群中收割,动作简单而平缓,既无花招也不着急,好像这一生的工作就是斩杀妖族,他们早已熟练到有些厌倦。

    申尚身子一晃,差点从兽妖肩膀上掉下来,伸手抓住一只冰凉的兽角,才勉强稳住身形,可他觉得腿更软了,真想这就坐下,让别人去操心冰魁,他只想安静地休息一会。

    还是老祖峰的生活更舒服啊,申尚突然怀念起从前无所事事的日子来,一切都有条不紊,一切都有人负责,他只需要打开台院的大门,跟初次来访一脸惶恐的小道士们说几句玄奥的话就行——那太容易了,他就算说天气很好,激动的小道士也会自行理解出更多的含义。

    在战场上一切却都简单得让人愤怒,非生即死,冰魁砍杀生命就像园丁修剪树枝那么悠闲而无趣,意义呢?壮烈呢?选择呢?申尚从来没感觉到自己如此渺小,面对冰魁的屠杀,有些妖族还能做出反抗,而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一只冰魁正在步步逼近,手中的冰剑扬到半空中时,申尚甚至能看到上面的血迹。

    腿软不再是问题了,申尚感到全身发冷,真希望能变得更小一些,钻进兽妖浓密的头发里,那里既隐蔽又温暖,只是味道不太好……

    兽妖大吼一声,用申尚听不懂的语言喊了一些什么,然后迈开脚步,冲向了比他更加高大的冰魁,高高举起一根头粗尾细的木棒,肩膀起伏,差点将人类甩出去。

    申尚不明白这只兽妖要做什么,更强壮的妖族都被杀死了,他拎着一根木头怎么可能打败冰魁?就算奇迹发生打赢了,又怎么可能躲过强大的冰爆?

    可申尚仍然紧紧握着兽角,没有逃跑也不打算参战,他不想做选择,而是将这项权利交给了脚下的兽妖。

    兽妖没有这么多念头,他有过恐惧和沮丧,可是天生的斗志还是占据了上风,他才不管死亡是否有意义,只想将手中的木棒砸在那块可恶的大冰坨身上。

    申尚站在兽妖肩上仍比冰魁矮了一大截,他抬头望着那张刀削斧砍出来的面孔,鼻孔里喷出的白汽和白茫茫的眼窝全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像是诱人纵身跳下去的深渊。

    兽妖的身体剧烈晃动,接着向后仰倒,申尚仍然没有松开兽角,他要一块倒下、一块死亡。

    可事情跟申尚想得不一样,倒下的不是他和兽妖,而是对面的冰魁!

    死亡的深渊消失了,申尚如梦初醒,耳朵又能听见战场上的呼叫,眼睛也能看到更多细节:妖族并没有他想象得惊慌失措,他们正按照符箓客们传递的命令聚在一起,向冰魁发起前仆后继的进攻。

    就在申尚面前,那只看上去从容不迫的冰魁,其实双腿已经因为无数次劈砍而伤势严重,兽妖的大木棒给予最后一击,冰魁腿折而倒。

    成群的妖族跳上冰魁的身体,用他们微不足道的兵器继续击刺,冰屑像风吹碎雪一般扬撒在空中,遮蔽了视线。却激起了更强烈的斗志。

    然后冰魁爆炸了,好像一记响亮的耳光,可是脸上没有火辣辣的感觉,而是生出一股透骨的寒意。

    方圆数里之内的三四百名妖族被冻住了。

    申尚也在其中,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终结,恰恰是在死亡临身的时候,他不想死了,也不想再将选择的权利交给别人,他想靠着自己的努力活下去。

    法力运转缓慢。毕竟还在运转,身体疲惫不堪,毕竟还剩下一些体力,申尚拼命挣扎,想不到自己还有这么多的力量。

    啪的一声脆响,身上的冰层出现一条裂纹,申尚又生出一股力量,然后他像最粗野的兽妖那样,从腹腔、胸腔。从心底最深处,大喊了一声。

    冰层碎裂,申尚又能动了,他感到全身由内而外地热。那是舒适的热,好像刚刚酣畅淋漓地跑了一大圈,腿也不软了,身体也不沉重了。他从袖子里取出自己的玉如意,随手砸向兽角上的冰块,根本不管这柄主法器有多么珍贵。

    还好。如意上加持的力量还在,比冰更坚硬一些。

    兽妖身上的冰一旦出现缺口,他自己就能挣脱了,也发出一声吼叫,更浑厚高亢,比冰魁爆炸的声音悦耳得多,却也震得申尚耳膜发麻。

    申尚跳到地面,帮助更多妖族摆脱身上的冰,他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兴奋,冲着经过的每一只妖族大叫:“咱们没死,用数量真能打败冰魁!哈哈。”

    他像疯子一样又跳又叫,即使有些妖族已经凭自己的力量挣脱冰层,他仍然冲上去用如意敲打一下,只是为了告诉他一句:“咱们没死!”

    申尚兴奋得简直过头了,看到锦簇带着一群妖族跑来,几步迎上去,举起如意又要敲下去,却被锦簇一把握住了手腕。

    “你在干嘛?”锦簇莫名其妙地问。

    “咱们没死,哈哈!”申尚大笑,仍然不足以宣泄过剩的精力,于是扭头冲着远处一只正在倒下的冰魁,喊出他这辈子第一句脏话,“我草你祖宗!”

    锦簇愣住了,犹豫着要不要甩一巴掌将申尚从疯狂中打醒,他在远处看得很清楚,打倒冰魁的根本不是这个家伙,申尚站在兽妖肩膀上,几乎没出力。

    申尚自己冷静下来了,逐渐收起笑容,“慕行秋呢?他没事吧?”

    “他也疯了。”锦簇冷冷地说,忍不住又加上一句,“慕行秋吐丹了,你可是庞山道士啊。”

    “哈哈,道士算个屁?”申尚浑身又冒出一股热气,脏话就像神奇的丹药一样,不仅能产生热量,还能激发潜力,申尚挣开锦簇的掌握,跑向最近的一只冰魁。

    他相信,真正的疯子都会在冰魁身边。

    申尚猜得没错,慕行秋和跳蚤正跟冰魁打成一团,跳蚤蹿来蹿去,吸引冰魁的注意,它的角甚至能与冰剑一拼,慕行秋手里多了一柄匕首,插在冰魁胸前,另一只手握拳,四五下就将坚冰击碎,从里面抓出微小的种子。

    冰魁倒下,然后爆炸,寒袭数里,冰裹众生,可他周围的活物太多了,力量分散,形成的冰层薄得像纸,最弱的妖族也能凭自己的力量挣脱。

    申尚追上慕行秋,与他并肩奔向最后几只冰魁,大声说:“咱们打败冰魁啦!他们还以为诅咒生效,妖族会乖乖等死,没想到会遇到反抗。哈哈,咱们赢啦!”

    “还没有,这才是第一天。”慕行秋望见了天边正在升起的太阳,脑海中出现的却是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数不尽的星云树种子连成一条条发光的线,为了争夺一次落地生长的渺茫机会而互相吞噬残杀。

    不知道它们还剩下多少。

    (求推荐求订阅)(小说《拔魔》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